魚魚異常乖巧的叫了她一聲。

翻了翻聊天記錄,了解情況后,余淺也放下了心。

只要不會危及爺爺奶奶或者嚇到他們就行。

【淺水魚】:「爺爺奶奶還好吧?」

【洪荒異獸小魚魚】:「好的!奶奶現在拄著拐杖也勉強能走幾步了,爺爺精神很好,趕集時候比那些年紀小的老人都有精神。」

奶奶能走了?!

余淺眼睛亮了。

奶奶癱瘓這麼多年,她從沒想過奶奶還有能走的一天。沒想到這些帶靈氣的食物還能修復奶奶的身體。

看了看自己手機格子里,孫悟空給的靈果,二郎神給的靈獸肉還有不少,乾脆全發給了文秀。

她還在比賽中,肯定沒辦法回家,只能讓文秀回去的時候給爺爺奶奶帶上。

讓爺爺奶奶多吃點,身體棒棒的。

希望爺爺奶奶能多活幾年,能看到她結婚。

前世爺爺奶奶去世前一直在說,要看著她結婚生子才放心。結果沒等她這個最小的孫女結婚,爺爺奶奶就在同一年相繼去世。

【崔判】:「沒用的,除非真正延壽,否則還是會在那個時間去世。」

余淺愣了一下,才想起每個人生死簿上命數都是定了的,身體好不代表就能延壽。

要延壽,還是得靠功德。

余淺啊,什麼都缺,最不缺的就是功德。

果斷決定比賽完就回老家一趟。

【崔判】:「余爺爺他們情況和你爸媽不一樣,他們是自然死亡,就算延壽也延不了多少。」

【淺水魚】:「最多幾年?」

【崔判】:「十年。」

十年的話,爺爺能活到103歲,奶奶也能活到97歲。

足夠他們親眼看到她結婚了。

……

日常聊天完,余淺的午睡時間也結束了,又在床上打滾賴了下床,才起來出房間。

孟蘿沒有午睡,她還在訓練室琢磨著自己的台步。

風格這東西,只能慢慢啦,但是穩定性就全靠練。

所以在余淺和明美都睡午覺的時候,她還在練。

從頂著書到頂著碗,再到碗里裝著水。

從站著到平底鞋走路,再到高跟鞋走路。

她的進步肉眼可見,也讓電視機前的觀眾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孟蘿這幾天的人氣排名處於直線上升的狀態,從中層到前層,越來越逼近前十。

「孟蘿,你又沒睡午覺。」皺了下眉,余淺有些擔心她。

這幾天的孟蘿就跟瘋了似的,晚上睡得遲,早上起得早,中午也不睡。

再這麼下去,不用等到全國決賽,她的身體就會受不了垮掉。 「沒事。」孟蘿笑了笑。

她很累了,可是穩定性依然不如余淺,肩始終有些晃。

「你這樣下去,不用等省決賽最後一場開始,你身體就會垮掉!」余淺依然皺著眉。「你是想慢慢來,然後長久的發光發熱還是只想走這麼一場,然後退下舞台?」

孟蘿愣了下,語氣驚訝:「我肯定是想長長久久的走下去啊,你從哪覺得我會甘心走那麼一場就算了?」

「既然想長久,那你現在在做什麼?模特最重要的就是這一雙腿,你現在怎麼做的?不好好休息包養反而過度使用?你這樣憑什麼讓我相信你是想長久站在T台上的?」

氣氛一瞬間安靜下來,孟蘿不說話,也不再練習,而是獃獃的坐著想什麼。

明美進來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她有些奇怪,疑惑的看向余淺。

余淺搖了搖頭,也不說話。

雖然還是好奇什麼情況,但是別人不願意說,明美也不勉強。

省決賽第三場,也是最後一場的考評要求已經出來。

這一次考的,是台步。

也正是因為考台步,孟蘿才急著最快速度讓自己穩起來。

這一次台步考評要求,是替國內一個三線品牌走秀。而場地也不再是電視台演播廳,而是省城天府廣場。

到時候來看的,除了節目組請來的嘉賓和一百位觀眾,還有其他路人在外圍看。

其他省也是給各品牌走秀,都選擇的是三線品牌,不算差但也不算好,但是配省決賽也堪堪夠用。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同樣的,也都是在戶外走秀。

戶外走秀,把鏡頭表現力、肢體協調性、應急能力等一系列都包含在內,任何一點點沒做好,都會在鏡頭中、觀眾路人的眼中放大。

特別是選手心態,如果連這種場合都無法面對,那還想走上國際?

夢呢。

……

余淺並不擔心自己,她擔心孟蘿。

還有,明美。

文秀說,如果可以,明美她也想簽。

寂寂如風夜雨默 但是要看明美這次比賽的表現,如果入了眼她會找明美簽約。

孟蘿的壓力隨著比賽時間的靠近,越來越大。

比賽前一晚,孟蘿抱著枕頭來到余淺房間。

「余淺,我今晚可以跟你睡嗎?」

抬頭看了孟蘿一眼,余淺心裡嘆氣,看來今晚不能去小洞天玩了。

惹火萌妻 「進來吧。」

放下枕頭躺好,余淺關燈后也躺下。

「你睡了嗎?」迷迷糊糊快睡著了,孟蘿突然開口。

「嗯?還沒有。」

「我發現你真的每一次比賽都不緊張。」

再次在心裡嘆口氣,孟蘿太緊張了。

這一場關係到她能否進入全國決賽,一次次提醒自己不要緊張,好好休息備戰就好。可是卻壓不下心裡那股緊張感。

「有什麼可緊張的呢,又不是這一次比賽輸了就不能再走秀。再者,我相信老師的眼光,也相信我自己。」孟蘿想談心,余淺也不再睡覺,轉而配合她。

「可我不行。」眼睛在黑暗中盯著天花板,語氣里有些絕望。

「為什麼?」余淺驚訝,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

翻了個身,孟蘿背對著余淺說話:「我爸一直不同意我做模特,這是他給我的最後一次機會。走到全球決賽或者這期間由公司願意簽我,那麼就不再干涉。可是如果失敗了就要乖乖回去按照他的規劃生活。」

亂世芳華 頓了下,擦掉眼淚又說:「我喜歡模特這個工作,我也真的不想回去回去考個公務員拿著死工資然後隨意選個合適的男人就嫁了。」 「你怎麼就知道自己不行呢?你很厲害啊,說不定就真代表華國去比賽了。」

「我有幾斤幾兩,自己還是清楚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連你都比不了怎麼比得了其他人呢。」

繼承者的千萬新娘 「那你又怎麼知道沒有公司找你簽約。」

「如果有,上次拿到手機那天就會有人聯繫我了。」

余淺沉默,在想要不要告訴她文秀要跟她簽約的事。

如果提前告知,孟蘿應該會安心的吧?

「我跟你說件事,你別說出去啊。」

「嗯。」

「省決賽完會放一天假,可以出山莊那種。到時候秀秀會找你簽約。」

孟蘿愣了,反應過來了迅速起身打開燈:「你說什麼?」

「秀秀會找你簽約,模特經紀約。」余淺也不逗她,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

「你怎麼知道?!」深吸一口氣,孟蘿又問她。

猶豫了一下,沒說她和文秀的關係:「老師上次過來,一個是想看看我情況,還有個是應秀秀要求來看看你資質夠不夠。」

「所以……」聲音有些顫抖:「我這是合格了,對嗎?」

「對!」余淺語氣肯定。

送她去醫院那天,文秀明確告訴了她會簽下孟蘿。

「真的嗎?」

看到孟蘿一下子眼淚就流出來了,余淺有點慌:「誒,你別哭啊!這是好事,有啥哭的!」

將眼淚擦掉,又流出來:「沒事沒事,別擔心,我這是高興的。」

在哭哭笑笑中睡去,第二天醒來孟蘿眼睛有些微腫。

幸好川省賽區的比賽時間在下午,余淺去煮了兩雞蛋出來讓她自己揉揉,趕緊把腫消了,不然上鏡肯定不好看。

確認自己就算技不如人被淘汰,就算無法闖進全球決賽,也不會影響簽約后,孟蘿終於心安。

中午走出別墅時已經精神奕奕一點看不出昨晚的焦躁不安了。

川省賽區要走的品牌叫明悅,是一家專做OL風的小眾品牌,在國內比較受白領歡迎。

而這批選手都是小姑娘,年齡最大的也不過22、23,面容稚嫩,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白領麗人們。要想符合衣服特徵,一要靠化妝二要靠選手自己去改變自身氣場。

余淺分到兩套衣服,一件是藍色刺繡中長款連衣裙,她要穿著這條裙子開秀。還有一套是正常的白色襯衣加黑色A字群,樣式簡單大方,細節處的刺繡花紋又很有特色。

化妝師給她化妝是朝成熟向化的,在看到化完後鏡子里顯出來那張臉時,余淺有些不習慣。

和前世24歲時的長相有幾分相似,但卻更精緻。

她眨眨眼,鏡子里的人也眨眨眼。

有些懷念前世那個普普通通的自己,但是眼前這個漂亮的自己她也很喜歡。

畢竟,沒有哪個女人不愛美。

人多眼雜,今天出門的時候就沒有穿鮫紗服,現在也在後台中換上了那條藍色的連衣裙,再穿上高跟鞋,余淺瞬間就改變了自己的氣質,一絲青澀感也沒有了。

一眼望去,就是一個在職場中混得風生水起的精英白領女性。

化妝師眨眨眼:「你好厲害。」

被誇獎,余淺不好意思的笑了,這一笑又讓她臉上再次出現符合年齡的那股青澀活潑。

化妝師再次驚呼:「哇塞,你氣質變化好快啊。」

其他人聽到她的聲音也好奇的轉過頭,然而此時的余淺依然一副青春洋溢的樣子,眾人也就撇撇嘴轉回去了。

顯然並不相信化妝師說的話。 余淺台步好這一點她們不否認,但是讓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表現如白骨精一般,真的太看得起她了。

不得不說,她們在這一場是真的不看好余淺。

也不明白為什麼要讓余淺開場,想來一場人人秒大開的秀嗎?

在她們疑惑不解的同時,現場某個房間里也在就這個問題進行探討。

品牌方對余淺並不放心,他們答應節目組要求來做這場秀的贊助方是為了讓品牌擴大名氣更受歡迎的。如果余淺撐不起衣服氣場,這場秀就會整段垮掉,而品牌方目的也達不到。

讓余淺開秀,是付綰綰找大賽組織做的交易。

余淺開秀,她做評審。

不僅僅是川省這一場的評審,而是一路到全國決賽,她都會做為主評審出現。

但是,不得徇私。

對於大賽組織強調的這點,付綰綰只想笑。

也太看不起她付綰綰的人格了吧,她像那種會徇私的人嗎?

她們也明顯低估了余淺,做為付綰綰精心教導的徒弟,余淺只會超越她而不會止步於某一步。

「我的徒弟,水平是什麼樣我最清楚,如果今天她做不到,我重新出來免費幫你們走一場秀。」翹著二郎腿,付綰綰悠哉悠哉的說了一句。

爭吵中的品牌方和節目組瞬間安靜下來。

「成交!付小姐,說到做到。」不等節目組說話,品牌方的人搶先開口,語氣間的驚喜顯而易見。

余淺如果撐得起這場秀,品牌方擴大名氣的目的能完成。如果撐不起,還能有付綰綰這個大神給徒弟收拾爛攤子,還是免費的。

怎麼算,品牌方都不會虧。

……

付綰綰的出現,讓現場的觀眾和路人尖叫連連。

這裡不少人都是付綰綰的粉絲。

後台的女孩們面面相覷,好奇是哪位大人物的出現讓現場的人這麼激動。

很想伸出腦袋看看,但是轉頭一想,出場后就能看到,現在也沒必要慌,還不如好好做自己的準備。

這一次也有主持,不過並不露面。

到川省直播時間,主持在控制室宣布川省最後一場決賽的規則,以及感謝贊助方后,就請評委坐下。

在三位評委坐下那一刻,音樂響起。

余淺深吸一口氣,在心裡對自己說:「加油,余淺你能做到。」

編導卡著時間,在音樂開始五秒后叫著:「余淺,走!」

瞬間,余淺整個人的氣場就發生了變化。

如文秀一般,幹練而又強大。

走出來站在T台上那一刻,她看到了評委席正中間的付綰綰。余淺挑了挑眉,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不讓自己看起來太過驚訝。

在音樂節奏點最低那一刻,她動了。

每一步都踩在節奏點上,配合被她甩成一朵花的裙擺,給了所有人一個驚喜。

她真的撐起了一場秀的開場。

付綰綰笑的很開心,也很欣慰。

她就知道,余淺不會讓她失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