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在衆人眼裏,小毛尖牙利爪,蒼白的皮膚沒有一絲血跡,深陷烏黑的眼眶裏,兩隻泛着微紅的眼珠子怎麼看都不是正常人。

“快,抄傢伙,抓住他!”

一聲呼呵,幾個殺豬漢子抄着血淋淋的殺豬刀衝過來,看到着,小毛嚇得腿都軟了。

就在這時,周海從不遠處拎着兩大瓶豬血衝過來,與小毛不同,他兇狠至極,青黑色的眼眸迸射出陣陣殺氣。

由於人血的作用,周海力大無比,行動迅速,不等這些殺豬漢反應過來,他已經扔掉血瓶,衝進人羣,三寸長的利爪肆意捅進他們的胸膛,面對這些人的驚恐,周海撲倒其中一人身上,對準的他脖子一口咬下,拼命吸食他的血液。

幾分鐘後,數具蒼白乾硬的屍體倒在地上,周海一抹嘴邊的血跡,回身拎起血瓶,走到小毛跟前,一把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毛子,咱們早就不是人了,你得改變,不然咱倆活不下去的,豬血,給你!”

小毛聞着空氣中的血腥味,他的性情在不明中緩緩變化着,看着周海遞上來的血瓶,小毛一咬牙,奪過瓶子,大口喝起來。

深夜,毅瀟臣跟隨夙梟四人再次進入NC的地界。

身後,岐倉小聲對彌惡抱怨着。

“他這個廢物,從這鬼地方逃出去不感到幸運,竟然還要回來!”

彌惡沒有發話,倒是旁邊的驂斐應了幾句。

“我們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與其要挾威逼着他,不如相互協作,一同前行,至於能否找到那些大族暫且不說,但是他預生判死,鑄基續命的能力在關鍵時刻就能救我們一命!”

“驂斐,這話說得可不像你,堂堂守靈人,御生者竟然怕死!”

面對岐倉的嘲笑,驂斐毫不在意,看着前面的毅瀟臣,他有種感覺,這個另類的鑄命者不僅是傳說中的毅姓族人,在他的命數裏,或許還有更多的未知等待着。

行進過程中,對於身後的碎語,毅瀟臣毫不在乎,現在,他更在乎的是煌倪那個女孩,爲什麼她那麼憤恨自己,自己與她不過一面之緣吧了,還有,那個叫做於兆清的老妖怪爲何要奪取自己的妖靈,現在,身後的四個傢伙又再次說出自己的是毅姓族人的話,這些亂七八糟的問題就像大山一樣壓在胸前,讓他無法喘息。

這時,毅瀟臣一個激靈停下腳步,身後四人不知發生什麼,頓時警惕起來。

“好濃厚的死氣!”

毅瀟臣釋放魂力,儘可能的感受空氣中的死氣之味。

彌惡走上前,透過斗篷,她血紅的牟子在黑暗中散發出微弱的紅光。

“是從那邊傳來的!”

擡頭看去,大概數裏外,有一個村鎮,隱隱約約閃着光亮。

看到這,毅瀟臣也不答話,從大路上下去,順着田間小道往鎮子走去。

“他這是要幹什麼?”岐倉問道。

夙梟盯着這個沉默異類的小子,陰聲道:“不管幹什麼,跟着就對了,那麼多廢話!”

此時屠宰場四周停了好幾輛警車,在警戒線外面,上百名村民伸着腦袋,試圖看看裏面發生了什麼事。

屠宰場裏,一名老婦女哭哭啼啼的向警察訴說,只是對於他的證詞,這些警察陰晴不定,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把工學院的殭屍案壓下去,現在這裏又冒出一件,帶隊的警察叫老李,小五十歲,把幾具屍體檢查完以後,他臉色陰沉。

技術人員小趙看到這,小跑過來,低聲說:“這該不會真是殭屍乾的吧?”

“多嘴,去,趕緊把屍體收走,對了這女的也帶回去!”

屠宰場不遠處小商店旁,毅瀟臣買了幾瓶水和火腿腸,用來填飽肚子,找錢時衝老闆問道:“叔,這是怎麼回事?大半夜的,哪來這麼多警察!” 老闆一臉小心的說:“娃子,趕緊回家,這有殭屍,魏屠夫一家被殭屍吸了血,死絕了,就剩他家的老孃們兒還活着!”

聽到這,毅瀟臣心裏一驚,腦海裏直接閃出那具清屍的樣子,該不會是哪個玩意兒跑到這了吧?

吃你上癮:女人,你被捕了 “嘿,小子,想啥呢?給,找你的錢,趕緊回家去!”

回過神來,毅瀟臣接過東西和錢向外走去。

只是心底不安讓他忍不住回頭看去,在屠宰場附近,成羣的黑靈飄蕩着,這些殘念玩意兒最喜歡在死人附近出現,爲的就是吞噬亡者的人氣,滿足靈念中骯髒的。

不遠處,夙梟四人看着鬧哄哄的景象,夙梟很厭煩的唾了一口。

“無趣的傢伙,不過是隻殭屍罷了!”

毅瀟臣來的四人身前,驂斐上前一步,說:“小子,看也看了,怎麼樣,走吧,去找你那個什麼煌倪小姑娘。”

“等等!”

毅瀟臣拒絕道。

“那隻清屍是二重墓裏的東西,既然你們先前是跟着於兆清的,那麼你們一定知道這其中的陰謀!既然如此,我想知道三重墓裏是什麼玩意?”

“小子,奉勸你一句,不該管的別管,免得小命不保!”

岐倉不屑地了他一句。

聽到這話,毅瀟臣不再搭理這些混蛋,轉身就走。

見此,夙梟快走兩步,擋住去路。

“小子,你是不是過於放肆了?”

眼看躥火的毅瀟臣就要動手,還是驂斐叉開矛盾。

“毅瀟臣,其實咱們現在無非是個互利互助關係,你想找到很多問題的答案,而我們想借用你可能存在的身份賭一賭,攀上傳說中的家族,求得生存之地,既然這是個明白對等的問題,那我們就應該好好商量一番,這對雙方都有好處,你說呢?”

毅瀟臣推開夙梟,滿腔火氣說道:“這一切都是你們這羣雜碎搞出來,罪責在己,卻又恍若無辜,老天真該降下天罰,劈了你們,現在我要去找這隻殭屍,你們願來則來,不願滾蛋,想要攔我,可以,要麼我死,要麼你們死!”

“你…”

岐倉怒意飆升,只是彌惡一聲冷哼,制止了岐倉。

“走吧!鑄命師!”

聽着彌惡陰冷無情的話,毅瀟臣不自覺的打了個冷戰,他側臉看了一眼如死屍般的女人,隨即轉身順着那股死氣追查走去。

茅草屋內,小毛將兩大瓶豬血喝的一乾二淨,末了還用舌頭使勁着瓶口的血跡。

只是豬血雖能暫時止住飢餓,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對殭屍而言,人血飽含生靈意念,居尊六道之首,畜生骯髒下賤,它們的血也骯髒污穢,完全無法提供爲殭屍提供足夠的欲惡。

身旁,周海眯着眼睛靠在草垛上,一副自在模樣,好像他一也不爲變成這番鬼樣感到惶恐。

“海哥,咱們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以前聽村裏老人說有些道士能斬妖除魔,要麼咱倆找個道士,看看他能不能把咱倆治好!”

聽到這話,周海睜開眼,咧嘴一笑,漏出兩顆白兮兮的犬牙。

“治好?老子有什麼可治。”

周海直起身子,看着已經屍化的身體,他很滿意的說着:“毛子,聽哥的,咱們這樣比以前強太多了,人還會生老病死,可是我們不會,永葆青春,與世長存,這可是神仙才有的本事。”

“但是海哥你知不知你已經殺了多少無辜的人,喝他們的血來滿足自己活下去的需要,你不覺得這…”

不等小毛說完,周海神情驟變,他猛然起身,一手卡主小毛的脖子,將他提離地面,伴隨殺意涌現,周海的皮膚竟然在屍氣的刺激下緩緩變綠。

“海…哥…我…我…”

被周海卡主脖子的小毛拼命掙扎,數秒後,周海一個激靈,鬆開手,將小毛放下。而後他衝自己狠狠扇了一巴掌,不知爲何,他的情緒越來越難以控制。

“毛子,哥剛纔頭昏了…”

小毛捋順呼吸,看着陰晴不定的周海,心裏滿滿都是害怕。

“毛子,聽哥的,有哥在,就有你在,咱倆肯定能活下去!”

說完,周海很疲倦的靠在草垛上,一旁的毛子看着自己的越長越長的爪子,心底就像被針扎一樣。

聽到毛子的哭泣聲,周海勸慰道:“毛子,這就是命,老天爺捉弄咱倆,讓咱們變成這熊樣,要怪就要怪老天爺,那些被我殺了的人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老天爺讓他們撞上我!”

“海哥,我想回家…”

此時,周海心中悲憤狂躁,他奮力壓下那股勁兒,用力按在毛子肩頭。

“毛子,看看咱們的樣子,咱們還有家可回麼?”

毅瀟臣順着屍氣的味道一直追到數裏外的小樹林,看着林中的微亮,他停下腳步,心臺之上,炎妖縹緲無形的虛尊纏繞在他的周圍。

“奇怪,爲什麼這股屍氣的味道有人的氣息?”

對此,炎妖也無法解答,因爲它也未曾遇到半屍人。

身後,彌惡盯着小樹林,她微閉眼眸,周圍,數只黑靈在她的操控下向樹林飄去,半晌,黑靈回來,這些骯髒的殘念在彌惡身前懸浮片刻便消散了。

“小子,林子裏有兩隻殭屍!”

“兩隻?”

聽着彌惡的話,毅瀟臣有些意外,他記得從博物館逃跑的只有一隻清屍,現在怎麼會變成兩隻了?

“囉嗦什麼?進去一看便知!”

夙梟性急,當即閃身走到前面,身後,岐倉跟隨上去,那架勢簡直就把這兩隻殭屍放在眼裏。

茅草屋裏,周海與小毛正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突然,一陣細微響動從外面傳來,周海一驚,神情冷了下來,他的模樣讓小毛嚇了一跳。

“海哥,怎麼了?”

“別說話!”

周海示意小毛安靜,他走到門口,透過門縫往外看去,結果一陣刺眼的白光從外面射進了,也就是周海反應迅速,閃身躲開,即便這樣,白光還是劃過他的肩頭,留下一道深刻見骨的傷痕。

“砰”的一聲。

門被一腳踹開,岐倉渾身纏繞着微黃的靈暈大步衝進來,身後,夙梟手持屍靈劍奔着小毛攻去。 面對莫名的攻擊,周海憤怒不已,一聲怒嚎,他的身軀迅速暴漲,在屍氣的充斥下,他揮爪朝岐倉殺去,結果岐倉不躲不閃,硬生生扛下,巨大的反力讓周海後退數步,險些摔倒。

身後,小毛看着陰森嚇人的夙梟,大叫一聲,翻身向後滾去,躲開屍靈劍,這讓夙梟有些意外,看着眼前不人不屍的小子,他重重唾了一口,再次揮劍刺來。

眼看小毛就要被逼近身前的屍靈劍斬斷腦袋,情急之下,周海不顧眼前的岐倉,雙腿發力,縱身一躍,朝夙梟的後背殺去。

感受到背後的陰風,夙梟身形微側,周海的爪子擦着他的長袍劃過,撤下一截破布。

看準時機,夙梟陰冷一笑,屍靈劍夾着白光呼嘯一閃,周海只覺得背後一冷,緊接着那股陰冷如冰的氣勢直衝心魂。

“噗通”一聲,周海快速飛撲的身子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岐倉看着兩隻殭屍,巨大宛如鐵錘的拳頭握的咯吱咯吱響。

門口,毅瀟臣看着周海和小毛,心下一驚,急聲喊道:“等等!”

不明所以得岐倉和夙梟定住身形,悶聲發問。

“小子,又有什麼事,這種不人不鬼的東西,留着只會禍害世間!”

一聽這話,毅瀟臣沒來由的生出一股厭惡。

扶明錄 “禍害?你們這羣自私骯髒的傢伙禍害的無辜者還少麼?”

說着毅瀟臣越過兩人,走到小毛和周海身前,通過魂力再次感知着那股屍氣,確實是從二人身上釋放出來的,只是明明歸屬殭屍的他們爲何還有殘存着一絲生格。

這時,彌惡和驂斐兩人來到毅瀟臣身前,看着地上的二人,驂斐冷笑起來。

“人不人,屍不屍,介於生死之間,真是可悲。”

望着突然闖進來的人,小毛烏黑的牟子裏流淌出血淚,隨着血淚越流越多,小毛的膚色急速變暗,也就幾個呼吸間,他全身的皮膚已經化爲烏紫,就像有一層死皮覆蓋在身軀上。

周海一把將小毛推到身後,他紅着眼睛,衝着毅瀟臣低吼。

“媽的,你們這些混蛋,想殺老子,沒那麼容易!”說罷,周海奮力從地上爬起,朝着毅瀟臣就撲過來。

彌惡見此,眉頭緊皺,一絲靈識直射周海,瞬間,周海乾硬的身軀就像被無形的鎖鏈禁錮一般,跪倒在地,無法動彈。

“你們這些妖人,滾開,滾出我的身體!”

周海奮力大吼,可是彌噁心如堅冰,絲毫不做理會,看到着,小毛壓下膽怯,他急速喘息,當體內的屍氣衝擊到腦袋時,小毛好似野狗一般衝過來,妄圖殺掉眼前的混蛋,救出周海。

“夠了!”

毅瀟臣大吼一聲,瞬間,一股威勢從他身體內迸射出來,彌惡已經,靈識消散,而周海就像被抽乾力量一樣癱軟在地,定睛看着衝過來的小毛,毅瀟臣眉眼怒挑,強大的魂力好似颶風一樣衝向小毛,與此同時,數只炎靈從身體內飛出,沒入小毛的身體,感受着那股炙熱,小毛體內的屍氣被炎靈快速吞噬着,須臾之後,小毛同樣力竭倒地。

看到這,驂斐走到二人身前,他幹黃好似鷹爪的手在二人身上來回摸索片刻,起身道:“這兩小子已經半化入屍,另外,他們身上有一絲老鬼的味道!”

“於兆清?”

夙梟疑聲發問。

“沒錯,是於兆清的味道!”說到這,驂斐陷入沉思。“跟他這麼多年,我對他的味道很熟悉,只是我困惑,兩隻半屍的身上怎麼會有他的味道!”

就在驂斐四人陷入他們的困惑時,毅瀟臣蹲下身子,看着兩個年歲比自己小不了幾歲的傢伙,心底沒來由的生出一絲憐憫,儘管這絲善者的情感讓他心魂猶如刀刺,他仍舊伸出手按在周海胸前。

“滾開!別碰老子…”

周海死死盯着毅瀟臣,悶聲大罵。

只是毅瀟臣絲毫不搭理他,透過周海的軀殼,順着那股屍氣一直延伸到他殘存的心魂深處,毅瀟臣看到十分模糊的畫面,漆黑而夜,一隻清屍,突然地襲擊,讓兩人深陷死境,只是天造弄人,兩具本該不如死亡的身軀竟然意外沾染上清屍的毒血,加之命格弄人,兩人便從人到死,再從死到半生不死的屍。

收回神思,消散魂力,毅瀟臣起身衝周海和小毛道:“那個村子的人,是不是你們殺的?”

小毛被吞噬了屍氣,已經虛弱無比,倒是周海硬聲還口。

“是老子做的,媽的,老子要活下去,就得有人死!”

這話讓毅瀟臣心生狂怒,在至善之根的禁錮下,魂炙隨首束縛,但是它散發出的欲惡就像潮水般衝擊着他的理智,盯着狂妄不知悔改的周海,毅瀟臣緊咬牙關,一股恨意好似烈火涌上頭顱。

“卑賤的畜生,罪不可恕,去死!”

說着,毅瀟臣就要動手,結果小毛咬着牙閃身撲過來,他蒼白掛滿血跡的臉頰充滿哀求。

“別…別殺我們,我們不想死…海哥他…是爲了給我找吃的…才殺人…求求你…別殺我們…我們也不想這樣…”

聽着小毛的哀求,毅瀟臣的憤怒隨着理智的恢復逐漸暗淡下去,在他身後,夙梟四人盯着毅瀟臣的變化,心裏生出少許的驚訝。

對於生活在黑暗裏的他們而言,在腐朽腥臭的世界中,理、義、憐、恥這些情感幾乎消亡殆盡,更別說是掌控生死的鑄命之徒了。

限時婚令:帝豪的VIP夫人 由此一點,他們四人已經將毅瀟臣劃歸爲黑暗族羣的異類,也正是這樣,驂斐越發覺得自己的想法可行,如果與一名尚存憐知的鑄命之徒在一起,能否入附那些大族暫且不談,當下如果遭遇性命之憂,如果對毅瀟臣耍弄心計,續命衍生將是十分合理的事情。

收回殺心,看着可憐的二人,毅瀟臣深深吐出一口濁氣,以此緩解心中的憤懣。

見到毅瀟臣不願下手,夙梟和岐倉紛紛後退,不再沾惹毅瀟臣這個異類,驂斐走到兩人身前,笑着說:“不錯,你們命不該絕!” 說着,驂斐取出匕首,在二人肩頭刻下一隻紋落,封住他們體內的屍氣,儘可能將延緩他們對血液的。

隨後幾人休息片刻,便要啓程。

“他們怎麼辦?”

出發前,岐倉開口。

毅瀟臣看着兩隻半屍玩意兒。

冷先生,請戒色 “帶上他們!”

一聽這話,小毛慌忙說道:“別,我們不敢見陽光,要麼會沒命的!”

“無礙,我既然已經暫時封住你們體內的屍氣,一定程度上,你們還算人,走吧。”

兩不相見,兩不相欠 另一邊,司馬明和方天化回到東山附近,此時周圍已經有不少人。

“這個化魃墓不一般,於兆清既然敢將自己屍化,那他一定會回到這,開啓下面的墓穴,完成他的計劃。”

對於司馬明的話,方天化應道:“都這麼多年了,他竟然還深陷往事的仇恨中,真後悔當初沒有解決掉他!”

不遠處的醫療艙內,煌倪斜靠在窗戶邊發呆。

“煌倪,感覺怎麼樣了?”

身後,雲泉一臉興奮的從外面進來,手裏還拿着一束野山花,遞給煌倪。

“放那吧!”

面對煌倪的冷淡,雲泉也不不失落,囉裏囉嗦說個不停,只是煌倪此刻心煩意亂,所有的思緒都在那個鑄命之徒身上。

“雲泉,關於祭靈者,你知道多少?”

本來還說個不停地雲泉猛地聽到這話,整個人一愣,不過片刻,雲泉麻溜的起身就要走,看到這,煌倪怒了,她大聲吼道:“如果你這次再敢轉身就走,從今往後,我到死都會理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