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啦!爸爸,有些事可不能全用金錢來衡量,您還記得前段時間的董事會議嗎?他在合約上可是跟您寸步不讓,一點便宜都不讓我們占,真不像個後輩。」

「原來你是指那件事吶!我倒是覺得挺好,繪美,你們女孩子看事就是單純,當時會議上不止我們兩個合作方,他如果一味迎合我說話的話,就會得罪其他投資者,在項目上面,悅達與我們是平起平坐的,他當然要據理力爭闡述自己的意見。」

「他很有主見,做事交流情商智商都在線,於你也是一個好歸宿,繪美,不要錯過機會,這兩年來,他對你的好我也都看在眼裡,試著交往一下,爸爸不是想干涉你,只是想看到你幸福。」

「我知道,爸爸,您再給我一點時間,只要一點時間就行,好嗎?」

「我是沒問題,可要是他等不及呢?」

「那就沒辦法嘍,他要是真的愛我,我相信一定會等我的。」

「就像你當初等羅意凡一樣?」

「是。」

「好吧,爸爸就再給你一點時間,不過,你也要遵守自己的承諾,不可以再對羅意凡有任何心思。」

「放心吧,爸爸,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你呀!」

最後還是陸董事長做出了讓步,他點了點女兒的鼻尖,給了女兒一個晚安吻,向房間外面走去,陸繪美目送父親離開,在對方看不見的時候,她眼中的溫柔被悲傷代替。

羅意凡不是她想忘記就可以忘記的,也許,這種傷痛將伴隨她一輩子,可身在遠方的男人,卻像那血紅的彼岸花一樣,永遠都不會為她盛開,為她付出哪怕是一點點的愛意。 整整一夜,陸繪美在空蕩蕩的房間里睜著眼睛等待天亮,與羅意凡在一起的一幕幕像電影一樣在她腦海里回放,但她不是在回憶,而是在反省,反省自己在這段感情中的執著。

那種執著到底是對還是錯?為什麼最終卻只傷害了她自己?羅意凡確實對她很好,除了愛情之外,什麼都可以給她。可她呢?她除了愛情什麼也不缺,也正因為如此,才導致了他們之間的分歧和矛盾。

心痛到無法呼吸的時候,陸繪美就會用反省來治療自己,她努力去想身邊人的好,羅意凡對她的好,用此來平復傷口,度過漫漫長夜。

有時候,一個女人的執著會出乎她自己的想象,如果是極端一點的人,那就有可能做出傷害別人的事情,幸好,陸繪美不是個極端的人。

諾大的房間里,只有陸繪美一個人的呼吸聲,顯得空曠而又冷清,躺靠在床上的女人直到接近天明,才閉上眼眸沉入夢鄉。

此時,家裡已經傳來了傭人忙碌的聲音,沒有人去打擾她,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家小姐沒有工作的時候一定會晚起。

——

時間回到過去

又過了幾年,羅芸已經小學畢業了,在她的小學畢業典禮上,班主任安排了一段舞蹈,全班女生都要參與,羅芸因為漂亮,被安排在了最前面的幾個。

葉悠寒沒有去,羅意凡硬拉著父親一起去參加了,小小的羅意凡一踏進校園,就成為矚目的焦點,不光是各個年級的女生,甚至連女老師都被他吸引。

那時候的他,已經初步具備了將來『赤眸鬼神』的氣質,身材也比小時候健碩了不少,配上逆天的大長腿,簡直就像發電機一樣。

羅芸跳舞的時候,為了替姐姐助威,羅意凡在台下也跳起來,他的舞蹈很有張力,尤其是高難度的側翻,引得全場尖叫不斷。

羅意凡的父親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什麼,只是迎合著兒子鼓掌、微笑,他很內向,也不健談。

當天全場最高興的人就是羅芸了,她沒想到養父和弟弟會來參加畢業典禮,還給他帶來了禮物,所以一下台,她就哭得稀里嘩啦,緊緊擁抱著羅意凡不肯撒手。

羅意凡則連瞳孔里都透著驕傲,一直緊緊拉著姐姐的手,弄得大家都開始妒忌他們姐弟倆的感情了。

散場之後,羅意凡的父親塞給姐弟兩個十塊錢,然後說:「爸爸今天要去上晚班,你們兩個可以在附近玩一會兒,但不能太晚,媽媽下午五點回家,小芸你必須在五點之前做好晚飯,知道嗎?」

「爸爸我知道了。」羅芸點頭。

羅意凡催促著他的父親,「快走吧!姐姐會照顧我的。」

「你也不能全讓姐姐照顧,都九歲了,要學這幫姐姐干點活兒。」

「嗯。」羅意凡比出大拇指,他的父親才推上停在學校門口的自行車,趕去上班。

(羅意凡父親的名字,在故事前半部分不會提起,至於原因,後半部分會說明。)

接下來的時間,姐弟兩個就自由了,羅意凡拉著姐姐到處閑逛,那時候的物價與如今相去甚遠,十塊錢可以買好多小零食了,羅意凡買了一大堆的簡裝話梅和棒棒糖,還有小貼紙。

他們一路吃一路往前走,羅芸把弟弟吐出來的話梅核捏在手心裡,不時往路邊的垃圾桶里扔,還用小手帕幫弟弟擦嘴,自己卻不怎麼去拿吃的。

「姐姐,給。」羅意凡趁著姐姐不注意,把一顆圓形糖果塞進她嘴裡,還順道舔了一下碰到姐姐嘴唇的那根手指,咧開嘴笑得很甜。

羅芸完全沒有料到他會這麼做,糖果磕到牙齒,往後縮了一下,問:「意凡,你幹什麼?」

「給你吃糖啊!」

「你留著自己吃就行,姐姐不需要的。」

「切,就會給自己找借口,媽媽給我買糖的時候,每次你都一副想吃的樣子,又不敢開口,現在就我們兩個人,多吃點。」說著,羅意凡從袋子里抓出一把糖果,塞進了羅芸手心裡,還朝著她眨眼睛。

羅芸也是很無奈,只能把糖果收進口袋裡,不過,嘴裡那甜絲絲的味道確實很好,她平時因為葉悠寒偏心,根本吃不到這種東西,所以此刻不由得多咽了幾口帶著甜味的口水。

「怎麼樣?味道好嗎?」羅意凡不失時機地問道。

「好吃。」

「我就說嘛,姐姐一定是想吃的,以後媽媽給我買零食,我有機會就跟你藏一點,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哦。」

「嗯,兩個人的秘密。」

羅芸跟著弟弟一起笑了,笑的比對方還甜,大大的眼眸如同星辰一般,小羅意凡盯著她都不願意挪開目光。

也許從此刻開始,某些朦朧的東西已經在羅意凡心中生根發芽了,只是他自己還沒有發現而已。

他們一直玩到兩點多鐘,附近社區和小公園都兜了一圈之後,才回到家裡,羅芸拿出掛在脖子上的鑰匙開門,羅意凡連拖鞋也懶得換,就跑進房間里去拿玩具。

羅芸趕緊關門跟上他,幫他一起把玩具箱拖到客廳里,然後給羅意凡打開電視,換上拖鞋,才走進廚房去準備晚飯。

晚飯的食材一般是昨天就買好放在冰箱里的,為了方便,葉悠寒會買一個星期的菜,將冰箱放滿,然後關照養女哪個先吃,哪個后吃就行了。

接下來的事情,全部都是羅芸的,她不用操一點心。

羅芸從冰箱里拿出一把莧菜,還有一點切好的肉片和花菜,看了看客廳里的掛鐘,已經2:48了,她得抓緊點時間,葉悠寒一般回家都很準時。

為了避免弄髒衣服,她把外套脫下來,然後套上掛在廚房門背後的圍裙,圍裙很寬大,是葉悠寒和她兩個人共用的。

小姑娘雖然已經12歲多一點,但個子依舊矮小,只有一米四左右,所以圍裙穿在她身上,都快要拖到腳背了,行動很不方便。

但羅芸也有自己的辦法,她把圍裙下半部分摺疊上來,塞在褲腰裡,才開始忙碌,動作的嫻熟程度,跟大人一模一樣。

羅意凡則在外面拆卸著機器人玩具,沒過幾分鐘,玩具零件和糖紙就被扔的到處都是。

羅芸要從廚房裡出來拿東西,就會順手幫他收拾一波,要不然,就只能隨他去,等煮完飯菜再收拾。

快要接近四點半的時候,羅芸總算是忙完了廚房裡的活,然後收拾乾淨客廳,坐到弟弟身邊,默默看著他組裝機器人。

對於養母買給弟弟的東西,羅芸從來不伸手要,只有羅意凡給她的時候,才會玩一會兒,沒有任何原因,也不是因為她特別成熟,只是一種從小養成的習慣而已。

看了一會兒之後,羅芸的目光漸漸轉移到了羅意凡身上,她專註的看著那張帶著童稚的迷人臉龐,問:「意凡,今天姐姐跳的舞好看嗎?」

「好看啊!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問而已。」

「姐姐就是動作太拘束了,再放開一點就好了。我老師說,跳舞一定要有張力,也就是有力量,不能軟綿綿的。」

「哦。」

「還有,你在踢腿的時候要踢高一點,那個樣子彎著不好看,落地時最好要腳尖先著地,然後再轉半個圈,那裡姐姐沒有跟上大家的節奏,以後要改哦。」

「哦。」

「哎!下次放假的時候我示範給你看,姐姐一定能學得很好的。」

「我們一言為定,你不能忘了哦。」

「不會的啦。」

「媽媽快要回來了,我幫你把玩具收起來吧。」

「嗯…等一下,還有幾個零件沒裝上去呢!媽媽回來就讓她先吃好了,反正我也不餓。」

如嬌是妻:貪歡總裁不放手 「那今天請假的事……」

「什麼請假的事?」小羅意凡放下手裡的機器人,回頭看著羅芸,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羅芸是什麼意思。

「今天是爸爸幫我請假的,媽媽要罵,也會去罵爸爸,跟我無關。要是媽媽罵你,我就幫你懟她。」

「意凡,我不是想要你幫我懟媽媽。」羅芸趕緊說:「我是想找個好一點的理由跟媽媽說這件事。」

「姐姐,你怎麼總是擔心?我可不覺得這種事需要解釋,弟弟去看姐姐的畢業典禮,難道錯了嗎?」

「可……」羅芸想說,可媽媽會覺得我耽誤了你的學業,但話到嘴邊,她又咽了下去,因為再說,羅意凡就該生氣了。

時間此刻已經接近5:05,一向準時的葉悠寒還沒有回來,羅芸不由得有些擔心,他站起來伸手摸了摸桌上的菜碗,還是熱乎的。

心裡想著養母很快就會回來,羅芸走到門邊去等待,他們家的玄關很小,一個塑料鞋架靠在門邊,看上去有點寒酸。

羅芸站在玄關前面左等右等,一直等到5:20,還不見養母的身影,這回她是真的著急了,囑咐一聲弟弟之後,就跑到樓下去等待。

(90年代初期應該電話不是很普及,裝一部挺貴的,手機功能也簡單,基本上就是大哥大一類的,也不是所有的小學都有九年制義務教育,應該是到2000年之後才全部開始普及的,我記得不是很清楚,文中就不去探究細節了。)

他們家雖然有一部座機,但葉悠寒身上沒有手機,所以她即便打電話,也不可能找到養母。 說來也巧,羅芸人還沒有到達樓下,就已經聽到了養母的聲音,不是呼喚,那是沉重的呼吸聲,好像是在做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一樣。

她對細微的聲音很敏銳,不太會聽錯,所以朝著下面喊道:「媽媽,是你嗎?」

「小…芸?」葉悠寒語氣很驚訝,明顯她沒有料到羅芸會跑下來。

「你怎麼下來了?意凡呢?」

「意凡在玩玩具,我們一直在等你吃飯,但左等右等都不見人影,我和意凡都急壞了。」

「沒事,路上發生點狀況,小芸,你幫我過來扶一把車子。」

「好。」

羅芸趕緊加快腳步衝到樓下,葉悠寒正在人家停汽車的位置上擺弄著什麼,此時天色已經很晚了,羅芸看不清楚她到底在幹嘛。

見小姑娘下來,葉悠寒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然後把自行車把手交給養女,說:「扶穩了,千萬別倒下。」

「哦。」

葉悠寒騎的是28寸大自行車,車頭都快要超過羅芸頭頂了,不能像葉悠寒一樣扶著自行車,羅芸只能用整個身體頂住,等待養母解決問題。

其實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自行車鎖鏈鬆掉了,葉悠寒一路推回來沒注意,與路邊汽車擦過,正好汽車的前擋風板也碎了,鎖鏈中間部分被掛住,卡在了擋風板碎裂的缺口裡面。

雖說拉出來就沒事了,但拉的時候真的很麻煩,自行車鎖鏈上有黑色油污,死死繞在擋風板上面,葉悠寒幾次用力,都滑脫了,倒弄得身上、手上都是機油。

好半天之後,因為自行車一直在晃動,羅芸感到肩膀都酸了,她不知道養母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開口問:「媽媽,自行車壞了嗎?」

「只是鎖鏈卡住了,你扶穩車,不要多啰嗦。」

「可意凡一個人在家,我有點擔心。」

「那麼大個孩子了,一個人在家不會由是,你煤氣灶、電源都關了嗎?」

「關了,但意凡還餓著肚子。」

「你幹嘛剛才不讓他吃,以後不管發生什麼,到時間就讓意凡吃飯知道嗎?」

「媽媽,我知道了。」

突然,自行車猛地晃動了一下,差點把羅芸壓倒,小姑娘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惹來葉悠寒不耐煩的回應。

「叫什麼叫?弄好了,你讓開!」話音還未落下,葉悠寒的手就伸過來扶住了自行車龍頭,把羅芸推到一邊,吃力地把自行車往車庫推去。

小羅芸並沒有傻愣愣站在邊上看,她很快反應過來,追到自行車後面幫著葉悠寒一起推。

車軲轆由於鏈條鬆脫的關係,發出難聽的摩擦聲,母女倆一個拉一個推,倒也沒有花多長時間,就把車推進了小車庫裡面。

葉悠寒顧不上在意女兒,剛放好自行車,就三步並作兩步跑上樓去看羅意凡。

小羅意凡根本沒有被外面的聲音打擾,他還趴在沙發上組裝玩具,葉悠寒進門,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意凡,快洗手吃飯!」

「媽媽,姐姐呢?」

「在後面,趕快,把玩具放起來,洗手吃飯。」重複一遍自己的話語,葉悠寒大踏步走進了衛生間,將門砰的一聲關上。

羅意凡沒有挪動,視線轉向門口,羅芸剛剛從外面進來,她也聽到了葉悠寒的話,換好拖鞋之後,立刻跑到沙發前拉起弟弟,把他拉到廚房水龍頭前面。

「意凡,媽媽今天自行車壞了,她是一路推回來的,你聽話,乖一點,不要再惹媽媽生氣知道嗎?」

「哦。」

羅意凡算是很聽話,洗完手之後,羅芸給他盛了碗飯,讓他坐在飯桌前,自己則匆匆忙忙將沙發聲的糖紙和玩具都收拾乾淨。

葉悠寒在廁所里待了很長時間,十幾分鐘之後,她才出來,但沒有馬上吃飯,而是回身進了房間,走路還有點跛。

羅芸正在給羅意凡舀湯,看到養母的樣子,很擔心,拿著勺的手也停了下來。

「姐姐,怎麼了?」

「媽媽好像不舒服,意凡,你能不能去看看?」

「不要,她會罵我的。」

「但我很擔心她,拜託,去看看行嗎?在門口看一眼就可以了。」

「可媽媽把房門關了。」羅意凡用小勺指了指葉悠寒房間,羅芸這才發現葉悠寒的房門緊閉著,她剛才只顧著擔心,居然連葉悠寒關門都沒有發現。

羅意凡說:「媽媽要是關上門的話,就說明她不想被人打擾,姐姐讓我現在去看,我會挨罵的。」

「對不起,意凡,姐姐沒注意到。」

「我們吃飯乖一點,媽媽就不生氣了,姐姐,我要吃花菜里的肉片,你給我挑。」

「嗯,好吧……」羅芸收回目光,開始給羅意凡挑揀肉片,他們這邊沒有什麼大事,但房間里的葉悠寒卻截然不同。

她正雙手死命抓著座機話筒,與什麼人通電話,對方好像很兇,而她則頻頻點頭,發出嗯嗯嗚嗚的聲音,淚水還掛在臉頰上。

其實今天自行車掉鏈只是小事,真正的大事葉悠寒並沒有說出口,甚至連她丈夫都不知道。

兩個孩子的學費本來就緊張,葉悠寒與丈夫手頭的閑錢也不多,可她卻常常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幾個月前,她瞞著丈夫把家裡所有錢都拿去投資了。

一開始還有些回報,但最近幾周才得知被騙了,所有錢都打了水漂,這讓葉悠寒天旋地轉,羅芸馬上要上初中,羅意凡的舞蹈課學費是一周一結的,她在工資發放之前,已經一毛錢都沒有了。

為了維持面子,葉悠寒曾經想過借錢,但最終她沒有走出這一步,還算是理智,此刻,她正在打電話給自己的母親,聽到女兒被騙之後,老人又氣又急,在電話里罵她不爭氣,太虛榮,葉悠寒沒辦法,只能滿腹委屈地聽著。

但罵歸罵,問題還是要解決的,葉悠寒想讓母親出錢幫她一把,無奈娘家條件也不好,通話結束之前,她的母親才鬆口,答應幫女兒去親戚那裡想想辦法。

葉悠寒自己受委屈倒不怕,最重要是羅意凡的學費,兒子在她眼裡就是天才,無論如何都不能半途而廢的。

至於羅芸上初中的事情,實在周轉不過來,她打算看情況而定,就不知道丈夫能不能同意。

也許是心裡愧疚的緣故,葉悠寒從房間里出來之後,對羅芸的態度好了很多,還往她碗里夾了塊肉。

羅芸問:「媽媽,你的腳沒事吧?」

「沒事,剛才推車時扭到了,你們倆趕緊吃飯,今晚我不用加班,待會兒你跟意凡回房去做作業,家務我來做吧。」

「媽媽……」

「怎麼了?小芸。」

「今天是我的畢業典禮。」

「我知道啊。」

「爸爸帶著意凡來看我了。」

「嗯?意凡,你去姐姐的學校了嗎?那你自己的課程呢?」

「爸爸給我請了一天假,」羅意凡回答說:「他說我們要鼓勵一下姐姐。」

「算了,你們開心就好。」葉悠寒表現得輕描淡寫,根本沒有責怪的意思,這讓羅芸驚訝之餘,心裡還是很開心的。

飯後,葉悠寒給羅意凡布置了一些家裡的習題冊,讓羅芸陪著他,自己一個人在廚房裡洗碗,兩個孩子不在身邊,她才敢嘆出心中濁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