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安全了,你們可以回家了!」秦思雨再次說道。

淚水也是止不住的往下流著。

然而,那些女人再也沒有給出反應。

忽然,顧銘的身影出現在地下室內。

見到顧銘后,那些女人瞬間聚集在一起,相互擁抱,恐懼的看向顧銘。

「把衣服穿上吧!天雲觀的人已經全部死了!」

顧銘手一揮,鎖在地下室內一個房間內的衣服全部飛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那些女人短暫的呆傻之後,瞬間放聲嘶吼哭泣起來。

而此時的顧銘在她們眼中就好比是神仙一樣,憑空變出那麼多衣物來,不是神仙又是什麼呢?

她們放聲的哭泣,顧銘和秦思雨、方正瑩默默的站在一旁。

「老公,你能抹去她們的記憶嗎?」秦思雨傷感的問道。

顧銘點點頭,「這個要徵求她們的意見,如果她們同意,我會將那段記憶給她們抹除。」

這時,一個女人爬著跪到了三人面前。

「謝謝神仙救命,謝謝神仙神仙救命!」

「我們被救了,我們可以回家了……」

……

隨後眾女紛紛跪下向顧銘三人跪拜。

「我已經報了警,相信他們很快就會趕過來。如果你們不想留下這段記憶的話,我可以幫你們抹除!」顧銘淡淡的說道。

同時,拿出一顆療傷丹藥交給了方正瑩,讓她用水化解,給這些女人喝了下去。

眨眼的時間,她們的外傷全部好了,連道疤痕都沒有留下。

這讓她們更加認定顧銘三人就是神仙。

「神仙,你真的能夠抹除我們的記憶嗎?」一個女人大膽的問道。

「當然能,只要你們想我就可以幫你們!」顧銘說道。

「我不想留下這段記憶!」

「我也不想……」

「我不想……」

……

上百名女子全部想要抹除這段記憶。

顧銘說到做到,讓她們全部穿好衣服后,將她們的記憶全部抹除。

在她們的記憶中,顧銘發現,她們竟然全是外地人,沒有一個是南閩當地的。

她們全是獨自前來旅遊,才被天雲觀給抓起來了。

時間最長的竟然已經在這裡呆了五年之久。

顧銘把她們的記憶統一定格在被抓住的那一刻,往後的一切全部抹除,但是根據她們的要求,將自己三人救她們這幕留了下來。

做完這一切,顧銘瞬間帶著秦思雨和方正瑩閃身離開。

離開天雲山不久,便有大批警員和記者沖向了天雲觀。

當看到已經成為廢墟的天雲觀,全部傻眼了。

特別是看到那上百年輕女人時,更是震驚不已。

雖然她們被抹除了記憶,但是她們被抓的事情並沒有忘記。

便是至於她們是被誰救的,她們卻是異口同聲的說不知道,而且就連外面所發生的事情也全部做了統一的回答。

不管那些人怎麼問,她們的回答都是一致的。

就在顧銘回到方家后,突然感覺一股奇異的力量傳遍全身,最後融入識海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

顧銘頓時大吃一驚,急忙檢查,發現除了精神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后,再沒有別的感覺。 「信仰之力!這怎麼可能?」

就在這時,龍千兒那驚訝的尖叫聲響徹顧銘的腦海。

「你大呼小叫的幹什麼?」顧銘揉著疼痛的腦袋,憤怒的問道。

「你告訴我,這信仰之力是哪來的?」

龍千兒激動的問道。

顧銘一愣,「什麼信仰之力,我哪知道它是哪來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龍千兒再次叫了起來。

她發現這股信仰之力非常的精純,而且還在繼續的擴大著。

「顧銘,商量件事情可以嗎?」龍千兒嬌滴滴的說道。

突然的聲音,讓顧銘有些無法適應,雖然很好聽,聽的渾身骨頭都發酥,但是他知道,龍千兒一定是在打信仰之力的主意。

「什麼事?」顧銘明知故問。

「能把你的信仰之力與我共享嗎?」龍千兒問道。

顧銘一聽笑了,還真讓他猜對了。

「你以為這是共享單車呢,還共享!我把它跟你共享,那你跟我共享什麼?」顧銘問道。

而顧銘不知道的是,如果放在以前,他要是這麼說的話,龍千兒早就收拾他了。

可是現在,龍千兒想要再收拾顧銘,已經不可能了。

「那你想讓我和你共享什麼呀!我都在你們身體里,怎麼說算是你的人,你不會這麼摳吧!」龍千兒咬牙切齒,可聲音還要保持著嬌滴滴的樣子。

沒辦法,她實在太需要信仰之力了。

顧銘想想也是那麼回事,如果沒有龍千兒沒有先天神珠,也就沒今天的他,做人不能忘本是不是?

「那好吧,我需要怎麼做?」顧銘答應了。

龍千兒在先天神珠中,激動的兩隻纖細的小手胡亂的舞動著。

「你只要引導信仰之力向先天神珠靠近就行了!」龍千兒激動的說道。

顧銘按照龍千兒所說的,慢慢的引導信仰之力向先天神珠靠近。

忽然,先天神珠劇烈顫抖,瘋狂的運轉。

神珠內的龍千兒瞬間昏了過去。

而此時顧銘感覺到渾身的靈力在快速流失。

「龍千兒,這是怎麼回事?」

叫了十幾次,可就不見龍千兒回答。

顧銘暗叫不好,急忙閃身離開別墅,再次出現時,已經身處大山之中。

他的體內靈力還在被瘋狂的吸收著,先天神珠好像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從小天內取出數顆靈力果,直接吞服下,可是靈力果的所產生的靈力,瞬間就被先天神珠吞噬乾淨。

一氣之下,顧銘直接取出上千顆靈力果。

「你不是能吸嗎?那我就讓你吸個夠!」

顧銘拿起靈力果就往嘴裡塞!

反正靈力果入嘴即化,根本不需要他做什麼,只要往裡塞就行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先天神珠的運轉速度也慢慢的降了下來,可對靈力的需求卻沒有減弱。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此時,龍千兒也醒了過來。

「顧銘,你的靈力還夠嗎?」龍千兒問道。

顧銘剛想發火,可是感覺龍千兒有些不對,她的聲音很虛弱,完全和之前是兩個樣子。

「有著靈力果,我想應該夠用。龍千兒,你怎麼了?」顧銘問道。

「我沒事,只是剛才被震昏過去了。我需要一部分靈力恢復,你加大靈力的輸出,我叫停的時候,你再停下!」龍千兒說道。

「好!」

顧銘說完,看著面前所剩無幾的靈力果,再次從小天地內取出一部分。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取出靈力果了,而小天地內的靈力果已經減少了一半。

半個小時后,龍千兒終於喊住了。

也就是在這裡,先天神珠也停止了旋轉。

「終於結束了!龍千兒,你恢復過來了嗎?」顧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急忙問道。

「我恢復過來了,我已經感受到信仰之力了!」龍千兒激動的說道。

「是嗎?那太好了!」

顧銘一聽,心中也在替龍千兒高興,雖然過程痛苦一些,但是感覺這一切都值了。

正當他準備離開時,忽然,識海中傳來了猛烈的疼痛,一瞬間,顧銘便昏死了過去。

「怎麼會這樣?」

龍千兒驚呆的看著顧銘的識海。

只見顧銘的識海正在不斷的壓縮,從白色正在慢慢的變成金色。

而顧銘的金丹瞬間爆裂,所有靈力蔓延全身,最後融入到骨髓血液以及五臟六腑之中。

識海依然在慢慢的壓縮,最後成形一顆金色的珠子,懸浮在原來識海位置。

突然,先天神珠竟然動了,是被那顆金色的珠子給吸了過去,隨後懸浮在金色珠子的上方。

「咦!我竟然能夠出去了!」

龍千兒驚訝的大叫。

下一秒,她的身影出現在了顧銘面前。

可惜此時的顧銘已經昏死過去,根本看不到這一幕。

「靈力不夠!」

龍千兒皺眉,掃了一眼旁邊的靈力果后,扶起顧銘,強行掰開他的嘴,將靈力果塞了進去。

當塞到第十七顆時,顧銘體內的靈力終於達到了飽和。

「沒想到你竟然機緣之下產生了神格。可是這顆神格卻把我們緊密的綁在了一起,你生我則生,你死我則死。或許這都是命吧!」

龍千兒看著依然昏迷的顧銘嘆了一口氣,隨後消失,回到了先天神珠之內。

兩個小時候后,顧銘終於蘇醒過來。

「龍千兒,你沒事嗎?」

顧銘醒來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檢查自己的身體,而且詢問龍千兒的情況。

龍千兒聽到后,心中一暖,輕聲回答:「我沒事!你還是先檢查一**體吧!」

「檢查身體?」顧銘一怔,但還是按照龍千兒所說的去做了。

當檢查完身體后,頓時嚇了一跳。

丹田沒了,金丹消失了,但是渾身的力量卻還在,而且感覺比以前還要強大了一倍。

「龍千兒,這是怎麼回事?」顧銘問道。

「這件事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楚,反正對你有好處就是了!對了,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獲得信仰之力!」龍千兒說道。

「獲得信仰之力,怎麼獲得?」

「行醫治病!這是你獲得信仰之力的最快途徑!」

「行醫治病?」

顧銘不由一怔,他是會治病,可是那是先天神珠的賦予給他的慈悲手。

可是真正的醫術,他哪裡會呀! 「沒錯,就是行醫治病。我現在就將所有醫術傳授給你!」

龍千兒的話音落下后,大量的信息便出現在顧銘的腦海中。

顧銘有些懵,不明白龍千兒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是他想龍千兒總不會害他。

整理完所有信息后,顧銘才離開這處大山,返回了別墅。

第二天一早,顧銘和秦思雨剛剛起床不久,正準備吃早餐時,方正瑩便大呼小叫的從外面跑了進來,直接將電視打開。

「主人,你快看,昨晚的事情上電視了!」

「上電視?」顧銘一愣,不由的看了過去。

此時電視中正播放著昨晚天雲觀的事情。

原來昨晚的事情,被幾個戶外驢友給拍了下來。

不過由於距離比較遠,畫面並不是很清晰,但是龍吟聲卻是有著許多人聽見。

而畫面中最為清楚的就是那條火龍。

令顧銘沒想到的是,天雲觀的事情一夜間傳遍,就連網上都在盛傳。

最後越傳越離譜,什麼神仙下凡,有人度劫之類的全部都出來了,更有的人傳言,天雲觀因為惹了天怒,這才被毀。

結合從天雲觀內救出的一百多名的女人,大家還是選擇相信最後一條。

畢竟就連那些女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而昨天晚上趕到現場的記者,記錄下了天雲觀毀滅的樣子。

所有房屋倒塌,被大火焚燒,雖然天有異想,但是誰又能說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就連當事人都不知道,更何況是他們。

最後事件被定性為一場意外大火。

而那條火龍則是由火光照耀下形成的自然現象。

對此,許多人都是不相信的,可是他們不相信又能怎樣,只能當做一件奇異事件來講。

當聽說天雲觀在觀內囚禁上百名女人後,其震撼程度,比天雲觀發生的奇異事件還要引人注意。

南閩的許多人可都去過那裡,而且他們經常前去上香求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