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殿知道吧?

不知道也沒關係,現在我告訴你,朝霞殿乃是中宮三十六殿中排名第三的存在,殿中天驕雲集,強者如雲。

今日,我就是代表朝霞殿前來完成對你的審判,話說,你現在有何感想?

若早知今日,你還會那般囂張么?」

整個人看上去輕鬆得不像話,完全沒把林昊放在眼裡。

而事實上,他似乎也的確有這樣自傲的資格。

當下這一紀元的現狀,註定了體修之路無比艱難,想要提升需要承受的危險,需要耗費的時間精力,都遠遠超過元修。

是以,能用短短兩千年時間完成飛升,並爬到如今的位置,當得起天驕之名。

林昊也沒在這方面找什麼優越感,聞言搖頭道:「沒有感想。」

頓了頓,又道:「如果沒別的問題,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直接開始吧!」

浪費時間?

直接開始?

這是自暴自棄,這是求死的節奏嗎?

還是說,此人當真狂妄自大到以為能撐過王方十招?

心中想著,人群啞然。

王方也微微怔住,回過神來頓時哈哈大笑:「好,好,果然好膽色,面對我王方,面對我朝霞殿,尚能如此鎮定自若,難怪能有那等狂妄行徑。

若是換個時間地點,你我必定是志氣相投的朋友,可惜啊——」

說著說著,一臉嘆息狀,最終沉聲道:「造化弄人,你終究還是站在我朝霞殿對立面了。

雖然此事並非你所願,也非你本意,然你現在是我朝霞殿的敵人,乃是不爭的事實。

如此,哪怕再欣賞你,今日我也註定不會留手,今日,你註定通不過測試,今日,你註定慘淡收場。」

目光變得冷冽。

面容變得剛毅。

話語間,一股磅礴而暴虐的氣勢升騰而起,隨之而來的罡風肆虐全場,將無意間飄到此處的落葉絞得粉碎。

林昊不是很理解。

面對那逼人的氣勢,他也沒當回事,只好奇道:「你能不能不要總是強行給自己加戲?

你以為是算什麼東西?欣賞本帝,與本帝成為志氣相投的朋友,你配嗎?」

的確是很可笑的。

若果真他是弱者,那麼王方這些話可能沒有任何毛病,可他是弱者嗎?

分明他就不是。

既然不是,這樣的言語豈不滑稽可笑?

可事實是,先入為主的情況下,這一刻沒人覺得王方的話可笑,反而一個個都道林昊狂妄,不知死活。

王方也不再廢話了,冷哼一聲,目光冷厲道:「你盡可以逞口舌之快,放心,我不會與你一般見識,更不會動怒,因為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

不論你從前是何等的天賦縱橫,張揚無忌,我要說的是,今日之後,你這一生就廢了。

放心,我不會殺你,三招,若三招之內不能廢了你,我轉身就走。」

極度自信。

原本按照規則,撐過十招,便算通過考核,而今他卻打算只用三招廢掉林昊。

可真要說起來,對於修鍊者來說,被廢是比死亡更加可怕的。

懾於王方駭人的氣勢與決心,場面異常安靜。

這個時候,不少人看向林昊的目光都戴著同情,就連銀鈴兒,此刻亦不禁搖頭,只道要另外尋覓人手了。

林昊這時也明白了,對於王方這種人,完全沒必要廢話,因為說什麼都沒用。

與其說這種人自信,倒不如說自大,自大得近乎盲目。

是以他也沒再多言,淡然道:「既然你那麼自信,那就試試吧,我倒是想看看,三招之內你怎麼廢了我!」

語出,真正的大戲很快上演。

本以為沒什麼懸念,可結果卻跟人群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一拳!

一爪!

又一拳!

一共三招,如果說第一拳心存輕視未盡全力,第二爪也沒有完全展現真正實力,那麼第三拳,絕對是竭盡全力,發揮出了身為中宮前百的真正實力。

但結果其實是一樣的,一連三招,林昊站在原地動都沒動,任憑拳爪落在身上,紋絲不動,不傷分毫。

靜!

看到這一幕,人群都傻眼。

除了鳳舞忍不住激動得死死捂住嘴,生怕叫出聲來,就連王方本人此刻心中都滿是震驚。

可怕!

不閃不避,硬受三招,毫髮無損,這等實力,儼然已經足夠排入中宮前四十了。

而中宮前四十,那可都是三十六殿殿主級別的人物,連他都必須仰望,心存敬畏。

可他到底是朝霞殿的人。

固然林昊的實力出乎預料,他自認不及,可相比整個朝霞殿,區區一個林昊還是不夠看。

是以他很快恢復平靜,冷笑道:「很好,你的實力比想象中要強,既然三招已過,我王方說話算話,轉身就走。

不過也請你記住,這場戲才剛剛開始,朝霞殿,沒你想象中那麼簡單。」

不是不想繼續,而是知道繼續也沒用,與其食言還得不到效果,不如大度一回,直接走人。

只是這就想走,未免也太過想當然了。

王方說完,都還沒來得及轉身,林昊淡然道:「你似乎誤會了,本帝說讓你走了嗎?

看在你沒動殺心的份上,本帝也不殺你,一拳,本帝只出一拳,至於後果如何,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根本不給人多話的機會,言罷,隨手一拳轟出…… 完全不在一個層面,過程也沒什麼可說的。

即便只是隨手一拳,可這一拳出,依舊呈碾壓之勢,直接讓王方重傷,渾身經脈盡斷。

若單純只是經脈盡斷也就罷了,體修文明存在了如此漫長的歲月,不單單斷肢重生,即便是經脈盡斷這種問題也早已有了解決之法。

可經脈盡斷之外,血脈焚毀的問題就嚴重了。

人體有些東西可以再生補救,可有些東西一旦損毀,便是徹徹底底的廢掉了。

血脈焚毀就是這一類!

林昊這一拳下去,那是從根本上將王方打廢了。

此時的人群尚未意識到這一點,此刻人群只是驚訝於林昊的實力,居然能不動聲色一拳將王方打成重傷。

如果說此前還有那麼一絲懷疑,畢竟林昊只是展現了抗擊打能力,並未真正展現力量,那麼此時此刻,無人懷疑,這絕對是中宮三十六殿殿主級別的人物。

可王方太清楚了!

此刻他心中的恨無與倫比,此刻他心中的殺意滔天。

這不是因為羞辱,這是實實在在的痛恨,因為他分明感覺到體內血液沸騰,如烈火在燒,他更能感覺到,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血脈在焚毀消逝。

這意味著他完了!

本該有大好的前程,未來成就一方霸主不是沒有可能,可現在,一切都已經成為黃粱美夢,再無變成現實的可能。

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他此刻根本說不出話,對上林昊那淡漠無情的眼神,他也根本不敢說話。

最終,痛苦的煎熬中,「噗」,一口鮮血狂噴,他萎靡暈死過去,面孔猶自扭曲,那是致死都無法釋懷的痛恨。

然後場面徹底亂了。

「王方暈了,王方師兄暈了!」

「來人,快來人,快扶王方師兄回朝霞殿!」

「林昊,你好大的膽子,王方師兄已經讓你通過考核了,你竟痛下毒手,朝霞殿不會放過你的!」

「林昊,識相的就趕緊隨我等前往朝霞殿請罪,看在你主動的份上,或許殿主師兄會准你一條生路。」

「好強,真的好強,這應該是天狐宮有史以來最強的新人弟子了。」

「一拳敗王方,天啦,這是要即刻入主中宮三十六殿的節奏么?」

「……」

……

晉陞考核就這樣結束了,林昊成功從一名新人弟子,晉陞為中宮弟子。

只是相比之下,這個結果反而是無足輕重了,倒是一拳擊敗王方之事在整個天狐宮範圍內都驚起軒然大波。

尤其當朝霞殿方面傳出王方已經淪為廢人,連中宮乃至內宮長老們都拿不出解救之法時,無數人都沉默了,心底發涼。

林昊並不在意這些事。

成功晉陞,拿到象徵中宮弟子的身份令牌以及一系列其它,對他來說,這件事就算結束了。

沒有去百岳群峰排名靠前的山峰挑戰,也沒有去嘗試入駐中宮三十六殿,他依然回到飄雪樓中。

這讓不少人心底悄悄鬆了口氣,也讓不少等著看熱鬧的人微微有些失望。

與此同時,得知這一切,剛剛重新長出雙臂的胡晨鮮血狂噴,直接咬碎一嘴鋼牙。

恥辱!

絕對的恥辱!

苦心算計,不惜尊嚴下跪,不惜在朝霞殿主心目中留下惡劣的印象,他為的是什麼?

難道就是為了成全林昊,難得就是為了讓他看上去更加可笑?

「廢物!」

「全都是廢物!」

「什麼中宮前百,什麼朝霞殿精英,廢物,全都是廢物。」

「……」

這一日朝霞殿某處,胡晨神態癲狂,咆哮如雷。

也就是這一日,朝霞殿正因為王方的突然敗北被廢措手不及之時,胡晨悄悄消失了。

該走了!

再不走就晚了!

原本就算計了朝霞殿一回,若是這次王方順利也就罷了,最多以後將功折罪。

可問題是王方不但失敗了,而且整個人都被廢掉了。

這不但讓朝霞殿承受了巨大的損失,同時也讓朝霞殿蒙受了巨大的羞辱。

而這等損失和羞辱,與其說來自林昊,倒不如說是來自於胡晨。

如此,此時不跑何時跑?

難不成真的要留在朝霞殿等死嗎?

只是如此一來,對林昊的仇恨是越發深厚了,堪稱仇深似海。

拋開胡晨潛逃與朝霞殿方面的反應不談,此事引發的風波終究是傳到了內宮。

內宮是天狐宮核心,換句話說,內宮才是天狐宮真正的底蘊和實力所在。

內宮之外,不論外宮還是中宮,其實都是為內宮服務的。

如同外宮有百岳群峰,中宮有三十六殿一樣,內宮一樣有凌駕於普通內宮弟子的地方,名四絕峰。

四絕峰,四大絕峰,排名不分先後,代表的乃是天狐宮四脈傳承,乃是天狐宮的顏面,同時也是骨幹。

不同於外宮百岳群峰和中宮三十六殿,內宮四絕峰並非某個人的四絕峰。

四絕峰,靈月、逐日、魅影、血煉,每一峰都不少人,成員個個都是漫長歲月中聚集起來的天之驕子,天之驕女。

白月靈,在天荒域同輩之中名聲不小,尊號玉面靈狐,擁有十分精純的白狐血統。

她便是四絕峰之一靈月峰的一員,不過排名很低,以金仙巔峰實力,排在一千開外。

老實說,她根本都不知道林昊是誰。

我的愛情,你的籌碼 當時她帶林昊回來,並不是因為存有多少期待,她只是單純的不想白等那麼久,什麼都得不到。

其實這些天過去,她早就忘記這事了。

是以當消息傳來,她只是微微有些驚訝,好奇,其它就沒什麼了。

她承認那個叫林昊的小傢伙很強,至少當初的她做不到他現在達成的一切。

只是,單純的天才是沒有意義的。

只有存活下來,能一步一步走得高遠的天才,才是真正的天才,否則沒有任何意義。

遠的不說,就說她自己,這些年見過形形色色出色的天驕不少了,比她出色的不在少數。

可那些人要不就是隕落了,要不就是一去不回,再無音訊,現在真正還活躍著的,少之又少。

就目前的情況看,以那個叫林昊的小傢伙的行事風格,她並不覺得他能走多遠,更不覺得他有機會與她產生交集。

她沒想到的是,這個明明是她帶回來,卻被她輕易放棄忽視的「小傢伙」,引起了一位同在四絕峰的死對頭的注意。

而之所以會特別注意,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她…… 銀鈴兒的動作比想象中迅速,林昊成功晉陞的第二天,她便來到飄雪樓。

簡單盤桓過後,又匯合了幾個早已聯絡好的成員,一行人啟程離開天狐宮。

三月之後,天狐星,血色苔原深處。

「總算是到了,林昊,還好有你,要不是幾次關鍵時刻你力挽狂瀾,估計這次要吃苦頭了。」

峰頂,眺望著前方群峰環抱中浩蕩的血色湖泊,血氣氤氳,於陽光之下宛如鑲嵌大地的瑰麗寶石,銀鈴兒心情無限好。

就連幾位同來的人,哪怕多多少少對林昊心裡有偏見,也不樂意聽這話,這個時候心情也不禁明朗起來。

前方血湖就是此行的終點站了。

為了來到這裡,過去的三個月,幾乎每一日都在苦戰之中度過。

而實際上,因為常年肆虐的血色罡風,這血色苔原根本就是一處禁地,縱然是天狐宮內宮四絕峰的成員,等閑也根本不敢擅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