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得見山神一面,能得到山神的祝福,這一次的盛況將在巴蜀之地成爲傳奇永遠流傳,能夠親身經歷這種傳奇。就是再累幾個月也是值得的。

謝文昌也踏入了家門。

“巫女們都安排好了嗎?”他一疊聲的問道。

“二老爺放心。都安排好了。”身旁跟隨的管事答道。

謝文昌臉上抑制不住的笑。

“我去看看清兒。”他說道,“一定累壞了。”

“是啊是啊,三小姐一個人可是撐過全祭的打鼓啊。”管事激動的說道。說道這裏還忍不住激動的擦淚。

經過這一場祭祀,大家的情緒似乎都變的脆弱亢奮,忍不住就想流淚。

“是啊,她日常練的可辛苦了。”謝文昌說道。“總算是不負巫清娘娘所託啊。”

說着話已經來到位於祠堂旁邊廂房外。

巫女們就在這裏歇息,此時傳來飯菜的香氣。不過一場祭祀下來累的幾乎脫力的女孩子們被伺候着洗漱之後都躺着歇息,根本就沒胃口吃飯,當然也有例外。

謝文昌從窗子裏看到屋子裏長長的餐桌前,一個女孩子自己坐在那裏正大口大口的吃着。

她身上的祭祀服還沒換下來。頭髮也散着,渾身被汗水打溼,顯然還沒進行洗漱。看起來狼狽不堪。

“清兒。” 禁愛彌漫 謝文昌喊道。

謝柔清的動作一頓,旋即卻又接着吃起來。似乎根本就沒聽到謝文昌的喊聲。

謝文昌又喊了一聲,謝柔清這才轉過頭,卻並沒有走過來的意思。

“清兒累壞了吧,你好好休息,你母親哥哥他們此時不便來看你,等明日回家大家都會來接你的。”謝文昌含笑說道。

謝柔清嗯了聲沒有再說話,放下了碗筷,徑直向內走去。

“三小姐要去洗漱了,洗漱後好好休息。”管事忙說道,“三小姐真是累壞了,話都不能說了。”

謝文昌笑着點點頭。

“讓她們好好歇息吧,緊張了這麼多年,以後就可以輕鬆自在了。”他說道。

管事連聲應是。

“二老爺,官府那邊來人了。”外邊有人尋來稟道。

謝文昌在管事的恭送下意氣風發的走開了。

第一豪婿 謝柔清洗漱出來,女孩子們已經緩過一些力氣開始吃飯,臉上也浮現笑容,激動的議論着今日的事。

看到謝柔清大家忙都站起來問好,眼神裏有敬畏有好奇,再沒有以前的鄙視和嘲諷。

多少年了第一次有丹女跳出全祭舞,而且還引來了山神顯靈,雖然她們也都親身參與,但只有謝柔清是陪同丹女歷經全程的,就算謝家再苛待她,她的親事也不會差,因爲她曾經萬衆矚目。

“二老爺來看你了?”一個女孩子主動寒暄說道。

謝柔清嗯了聲。

“真好,明天啊肯定會有很多人來接咱們。”另一個女孩子興奮的說道。

“是啊是啊,我爹我娘我哥哥,還有出嫁的姐姐們都來了,我嫂嫂們也把她們孃家的人叫來了。” 律政甜妻:總裁老公你好壞 又有女孩子說道,歡喜的眼淚都要下來了。

所有的辛苦都爲了這一刻,女孩子們激動的說笑着,卻看到謝柔清一言不發的走開了。

“三妹妹。”一個女孩子忍不住說道,“你不高興嗎?”

謝柔清轉過頭笑了笑。

“高興啊。”她說道,“不過如果我沒跳好,我的家人還能這樣來接我,我會更高興。”

…………..

謝文昌急急走出來時,謝文興謝文俊等人已經在門外了,正陪着一個年輕人說話。

這是官府的人?

只有一個人,身邊由四五個護衛圍着。

年輕人穿着湖藍細布袍子,夕陽下如玉的面容蒙上一層霞光,雙目沉靜讓人不由心生敬畏。

謝文昌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就是那位東平郡王。

祭祀結束的時候,官員們就來道賀,他們也還禮了,按理說這些人都該已經離開了,怎麼東平郡王竟然沒走,還來到他們家門口了?

謝文昌急忙忙走過去站在謝文興身後,豎耳聆聽。

東平郡王正向他們說恭喜。

“祭祀大成。山神有靈。這是比鳳血石還要大的祥瑞啊。”他含笑說道。

謝文興等人忙施禮。

“也是皇恩浩蕩,郡王代陛下前來觀禮,纔有我謝家如此榮耀。感天動地,山神顯靈。”他說道。

東平郡王笑着頷首,視線看向四周。

遠處山野空地人羣還在聚集,人數比起祭祀時似乎沒有少反而多了。

“這些人都是等明日再散去的嗎?”他問道。

“以往都是祭祀結束就散去了。但現在大家都說山神有靈,想要明日親自送丹女入城。”謝文俊笑道。

原來如此啊。東平郡王笑着點點頭。

“神有靈,民有信,這是你們謝家的福氣,也是朝廷的福氣。”他說道。

謝文興等人再次施禮拜謝。

“這一次祭祀民衆也辛苦了。”謝文興笑道。想到什麼看向東平郡王,“既然大家今夜不肯散去,那就今晚犒賞大家。吃肉喝酒,與山神同歡。”

九重行 東平郡王含笑點頭。

謝文昌等人立刻安排。當然說的是皇帝使者的犒賞,消息傳開漫山遍野響起歡呼聲。

“多謝山神!”

“多謝陛下!”

“多謝郡王!“

聽着這喊聲,東平郡王忍不住笑了。

“原來被民衆齊聲高呼感覺真是不錯。”他笑道。

“殿下說笑了。”謝文興等人笑道。

東平郡王搖搖頭。

“不是說笑,這些高呼是真心實意的,聽起來很是震撼。”他說道,看向謝文興等人,“真心實意最難得,當惜福。”

謝文興忙整了整面容衣衫,帶領衆人躬身施禮。

“謹遵殿下教誨,當不負陛下厚愛。”他說道。

東平郡王點點頭不說話了。

“殿下,宴席已經擺好了,請入席吧。”謝文俊在一旁說道。

“跟惠惠說了沒?待會兒要拜見郡王殿下。”謝文興又側頭低聲詢問旁邊的管事。

她叫惠惠啊。

東平郡王微微垂目。

信步而行來到這裏,的確是想見見這個大小姐。

可是現在說要見了,他又想到今日一場祭祀下來她肯定疲憊不堪,來見自己還要梳妝打扮一番。

畢竟是個小姑娘,肯定很累很累了,而應酬和見客又是很累人的事。

也不是非要今日就見,讓她好好的自在的歇息吧,東平郡王擡手製止。

“不,不用了,我就是自己隨便走走,恰好走到你們這裏來,至於宴席待明日吧,明日回城再擺宴同歡。”他含笑說道。

既然他開口了,沒人敢強邀請,謝文興等人忙施禮恭送。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四周點燃了幾十個篝火,謝家的下人們從側門裏推出小山一般的酒和肉,說話聲笑聲歡呼聲風一般散開,還有人圍着篝火唱起了歌,跳起了舞,天地之間一片歡騰。

東平郡王看着千人同歡的場面,又回頭看了眼燈火通明的謝家大宅,臉上帶笑在這一片歡騰中穿行而過。

夜色裏山下的居所也是燈火通明,還未進門,周成貞就衝了出來。

“十九叔,你去幹什麼了?”他問道。

“隨便走走。”東平郡王說道,翻身下馬。

“你不讓我隨便走,你自己就隨便走,還這麼晚了。”周成貞挑眉說道。

東平郡王從他身邊越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頭。

“誰讓我是你叔叔呢。”他笑道,大步向內而去。

周成貞愕然,又失笑,轉身跟上去。

“我是侄子,可我也不是傻子啊,你纔不會隨便走走,你到底幹什麼去了。”

……………….

現在什麼時候了?

遠在城內的謝家大宅的地下,有人用力的推了推牆壁。

牆壁紋絲不動。

謝柔惠知道這是徒勞的,爲了避免出現意外,謝文興告訴她將地道兩邊的門都關上了,只有他能打開。

等祭祀開始時,就會來接你,這樣祭祀結束進了祠堂的時候你們就可以換回來了。

父親母親這樣告訴她。

那也就是一天一夜又半日之後。

謝柔惠在地道里的夜明珠下扳着手指算了又算。

可是怎麼現在了還是沒人來接她?

難道是沙漏壞了?

謝柔惠又轉身蹬蹬沿着臺階跑下去,地道里几案上燈下的沙漏還在緩緩的流動着。

沒錯啊,沒錯啊。

謝柔惠咬住下脣,伸手捂住嘴。

已經過了時候了,現在外邊都要黑了吧?馬上就要兩天一夜了,怎麼還沒人來接她?

難道祭祀沒跳好?出了事了?

謝柔惠來回走了幾步。

她心裏有時候是期盼着祭祀出事的,但真要出了事,卻是自己的名字,雖然母親一定會懲罰那個用着她名字的替代者,但丟人還是她啊。

所以她又期盼不要出事,可是,是不是不出事,他們,他們就不想把自己換回來了?把那個替代者當成寶貝嗎?自己就要在這個地道里過一輩了嗎?

謝柔惠擡起頭環視四周,這是挖出的一間小居室,佈置的得體妥當,牆壁都是粉刷過的,甚至還做了個一個假窗戶,乍一看就好像是在夜裏的室內。

可是這個室內,永遠都是夜裏,永遠都不會看到日光。

謝柔惠只覺得窒息,她不由大口大口的喘息。

不,不,不。

她不要一輩子都呆在這裏。

謝柔惠轉過身向外跑去,沿着臺階直衝到牆壁前,哭着伸手拼命的敲打着牆壁。

來人,來人,來人啊。

而在另一邊,謝大夫人將謝文興揪着帶進內室,雙目發紅的盯着他。

“你怎麼能還沒把她接來!”她咬牙低聲吼道,“你想怎麼樣!”

ps:這不可思議的,一天將近四五百粉紅票,我真的被嚇到了,唉,我何德何能啊。

謝謝,謝謝,謝謝。

加更在晚上十一點後。

柳暗花溟終於發新書啦,書名《我愛陌生人:與狼同眠》,書號:3504352。

背景是現代,類型是懸疑言情。

簡介:住豪宅,開名車,嫁給高富帥,做人生贏家?

暖婚溺愛,厲少的盛世寵妻 事情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與陌生人共枕,與狼同眠?這到底是鬧哪樣!

噓,他有祕密……r580 謝文興被謝大夫人揪住拉進後院屋子的時候,前院正一片熱鬧。

謝家大宅外篝火歌舞不斷,謝家宅內的也同樣擺起了宴席,雖然因爲祠堂所在不能飲酒,但氣氛同樣熱鬧。

看着這夫妻二人離席,大家都笑起來。

шшш◆тt kán◆¢O

“養出這麼好的女兒,夫妻兩個去慶賀了吧。”謝存禮還打趣說道。

“大小姐如今已經是丹女了,他們也該再生個兒子了。”謝老太爺笑道。

這話說出來周圍的老爺們都不說話了。

其實身爲長房生女兒就行了,生了兒子嘛…

作爲丹女的親兄弟們,自然得利也是最大的,那他們的兒子們獲利就少了。

於是聽了謝老太爺這句話,老爺們有吃菜的有喝茶的有乾笑的,只有謝文俊笑着應和。

“是啊,爲了教養兩個孩子,大哥大嫂耗費了心血,現在惠惠終於成爲丹女了,他們也可以輕鬆一些。”他笑道。

謝文昌瞪了他一眼。

“說什麼呢,在這裏說什麼生孩子。”他說道。

謝文俊哈哈笑了。

“二哥,有什麼不能說的,大家都是成了家的人。”他擠擠眼笑道。

謝文昌哼了聲。

“是啊,除了你。”他說道。

謝文俊一口茶喝嗆了。

“對啊,文俊啊,你可不能再拖了,你又不打算出家當和尚,幹什麼一直不成親啊?”

“如今三月三結束了。我們謝家又出了吉兆,你快趁機尋個親事。”

“哎哎,我上次說過的,你嬸子她孃家的侄女,今年十八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