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鄭嬤嬤垂眸應道。

等回了謝家,韶華便去了書房,再未出來過。

次日,鄭嬤嬤便得了消息。

「大小姐,公主殿下……」鄭嬤嬤說著便將手中的書信遞給她。

韶華抬手接過,等看過之後,瞭然道,「看來她是不願意的。」

「公主殿下公然頂撞陛下,龍顏大怒。」鄭嬤嬤看著她,「將她幽禁與公主府。」

「嗯。」這也是意料之內的。

慕容清月要的便是皇帝如此的態度,故而才會觸怒龍顏。

「大小姐,公主殿下如此做,當真是惹怒了陛下。」鄭嬤嬤看著她說道。

韶華淡淡道,「嗯。」

「大小姐,那……」鄭嬤嬤記得,日後公主府的事兒與大小姐無關。

韶華看了一眼她,接著說道,「此事兒日後莫要再提了。」

「是。」鄭嬤嬤恭敬地應道。

韶華微微點頭,抬眸看著她,「大夫人的事兒可有眉目了?」

「沒有。」鄭嬤嬤斂眸道。

「二皇子呢?」韶華想著,慕容清月拒嫁,那麼皇帝既然答應了二皇子,必定會再選一位公主的。

難不成?

韶華仔細地想著,可是不料,此時,謝歡匆忙趕了過來。

「大姐,求你救救我。」謝歡連忙跪下。

韶華愣住了,「四妹妹,怎麼了?」

「大姐,此事兒有些蹊蹺。」謝歡仰頭看著她,「適才父親接到聖旨,讓我遠嫁北蠻。」

「什麼?」韶華怔愣了半晌,雙眸眯起,「為何會讓你遠嫁呢?」

「我也不知。」謝歡搖頭,「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韶華也不知曉,想著慕容清月難道只是個幌子嗎?還是皇帝原本便打算讓謝家出一個女兒遠嫁北蠻呢?

她扶起謝歡,抬眸看向鄭嬤嬤,「聖旨是何時到的?」

「就是適才。」鄭嬤嬤看著她,「宮中來了人,並未說明詳情,不過讓三老爺前去接旨的。」

「看來事情嚴重了。」韶華低聲道。

「大小姐,倘若四小姐遠嫁北蠻,那麼謝家與北蠻便也有了牽扯。」鄭嬤嬤看著她說道。

「我知道。」韶華當然清楚,只不過,這下子,謝家怕是也要被牽連進去了。

拓跋碩真正的目的是謝家,既然拓跋碩娶不到她,那麼娶一個謝家的女子也是成的。

而如今,謝蘭與謝芝都在守喪,那麼便只剩下謝歡了。

她暗自思忖了良久,只覺得此事兒似乎是有人在背後算計。

此人是誰呢?

韶華仔細地想著,看來要從長計議。

她看了一眼謝歡,接著說道,「四妹妹,這幾日你便好好地待在府上,哪裡都不許去。」

「是。」謝歡並不想遠嫁北蠻,更何況還是二皇子呢。

她忐忑不已,不過聖旨一下,三夫人倒是極高興的。

連忙便來尋謝歡,卻被謝歡擋回去了。

三夫人以為是韶華挑唆的,當即便要尋韶華。

韶華已經外出了,無奈,三夫人便去老夫人那處哭訴去了。

奈何,老夫人如今身子抱恙,反倒將她呵斥了一頓。

三夫人憋屈不已,可是想著謝歡日後便成了二皇子妃,聽說日後二皇子也極有可能成為大王,三夫人便開始盤算起來。

韶華直接去了拓跋碩那處。

拓跋碩似是在等著她,見她前來質問,便笑道,「你大可以換人。」

「你這是逼我就範。」韶華淡淡道,明白了拓跋碩的用意。

她知曉謝歡與她姐妹情深,她自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謝歡遠嫁,更何況還是拓跋碩呢?

他只是在賭,在韶華的心裡,這個妹妹是否比她自己還要重要。

韶華看著他,「看來二皇子的謀士居多啊。」

「不過是一件小事兒罷了。」拓跋碩洋洋得意道。

她知曉,拓跋碩這處是沒有反轉的餘地,看來要另想法子了。

坐在回謝家的馬車內,韶華卻是愁眉不展。

「大小姐,難道真的要讓四小姐遠嫁?」鄭嬤嬤低聲道,「依著四小姐的脾氣,自然無法忍受,到時候萬一想不開?」

韶華擔心的便是此事兒,不過如今卻也是沒法子的。

她沉默了良久之後,才說道,「去一趟袁家吧。」

「是。」鄭嬤嬤連忙應道。

聖旨已下,自是無法收回成命的。

眼下,京城內消息已經傳開,謝歡嫁給拓跋碩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兒。

毒吻醉妻 這也是袁陌塵始料未及的,不過他卻暗自慶幸,並非是謝韶華。

可是他也清楚。在韶華的心中,是當真將謝歡當成了妹妹看待。

謝詁正好過來,與袁陌塵正在商量著此事兒。

韶華看向袁陌塵,低聲道,「看來二哥與袁大哥也知曉了。」

「妹妹,此事兒怕是沒有迴旋的餘地了。」謝詁看著她說道。

「我知道。」韶華點頭,「可是四妹妹不能這樣嫁過去。」

「那該如何?」 婚後試愛:老公,請接招 袁陌塵覺得,難道要違抗聖旨嗎?

慕容清月之所以脫身,那是因著還未下聖旨,陛下為了節外生枝,這才先傳聖旨的。

謝歡是一定要嫁給拓跋碩的。

韶華明白,可是想起謝歡倘若真的嫁過去了,拓跋碩自然不會對她好,怕是還會以此來作為要挾,又或者是報復,那麼謝歡的下場呢?

這無疑是逼謝歡去死。

韶華看向袁陌塵,「袁大哥,我一定要救四妹妹。」

「那麼我們再想想法子吧。」袁陌塵見韶華心意已決,那麼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只不過幾人商討了一番,卻也沒有更好的法子。

韶華與謝詁便回去了。

謝詁看著她,「妹妹,反正還有些時日,我們再想想。」

「嗯。」韶華點頭。

謝詁繼續道,「你先回去歇息吧。」

「好。」韶華知曉,除了讓謝歡發生意外死了,眼下沒有其他的法子。

更何況,拓跋碩是鐵了心,要讓謝家嫁過去一個女兒的。

她還從未被逼迫到這個地步,可是她也不能讓謝歡去遭受折磨。

等到了院子,巧鳳上前,「大小姐,八小姐來了。」

「嗯?」韶華挑眉,想著謝芝怎麼這個時候過來?

「八小姐要見您。」巧鳳繼續道。

「我去看看。」韶華低聲道。 韶華在想,謝芝這個時候過來為了什麼?

謝芝見她過來,上前福身道,「大姐。」

「八妹妹。」韶華見她氣色不錯,想來在那處倒是沒有受委屈。

「大姐,聽說四姐姐要遠嫁北蠻了。」謝芝看著她問道。

韶華低聲道,「是啊,聖旨已下,已成定局了。」

「可有迴旋的餘地?」謝芝看著她問道。

「沒有了。」韶華搖頭,「我如今也在想法子。」

「那二皇子想來未見過四姐姐的。」謝芝看著韶華說道。

韶華盯著謝芝,「八妹妹這是?」

「代嫁。」謝芝低聲道。

韶華愣了愣,沉默了良久之後,「八妹妹,在我的心裡,你與四妹妹是同樣的,我既然不允許她嫁過去,也自然不會讓你也去。」

「既然註定要犧牲一個人,不如讓我去吧。」謝芝看著韶華道。

韶華盯著她,「八妹妹,你知曉拓跋碩是何人?他心思詭詐,倘若知曉你並非是四妹妹,又該如何待你?更何況,上次我們前去邊關,拓跋碩未必不知曉四妹妹是誰?倘若事情敗露了,你到時候怕是會……」

她不想冒這樣的險,更沒有用一個人去替換另一個人的道理。

除非……

韶華挑眉,看向八妹妹道,「如今戴孝在身,不成的。」

謝芝見韶華斷然地拒絕了,她斂眸,感動不已,未料到在大姐的心裡,她竟然如此重要。

她上前握著韶華的手,「大姐,那現在該怎麼辦?」

「放心吧。」韶華繼續道,「我已經想到了法子。」

「什麼?」謝芝繼續道。

韶華知曉,距離婚期極近,如今拓跋碩已經在準備了,不日便會將聘禮送來,只不過這一路上倘若出了什麼事兒,那也是與人無尤的。

韶華決定試一試,她看向謝芝道,「八妹妹,你且回去吧,讓三妹妹也莫要擔心,更不要做出什麼傻事兒來,我這處有主意了。」

「好。」謝芝見韶華已鎮定不已,微微點頭道。

謝芝不宜久留,當即便回去了。

韶華入了書房,「請四小姐過來。」

「是。」巧鳳垂眸應道。

謝歡也聽說了謝芝過來,只是不知八妹妹與大姐說了什麼,還來不及與她說話,便走了。

等她入了書房,看向韶華道,「大姐,倘若真的沒有旁的法子,大不了我一死了之。」

韶華看著她,「四妹妹,現如今有一個法子,不知你敢不敢?」

「大姐,你說。」謝歡看著她。

「這嫁給拓跋碩。」韶華看著她。」

「嗯?」謝歡盯著韶華,雙眸閃過驚訝。

韶華走了過去,盯著她道,「你過來。」

謝歡走上前去,等韶華說過之後,她雙眸微動,接著說道,「大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同意。」

韶華點頭,接著說道,「既然如此,此事兒越少人知曉越好。」

「嗯。」謝歡看著她,知曉倘若真的如此做了,那麼她日後便無法示人了。

她沉默了良久之後,才說道,「大姐倘若真的如此,我還能與你見面嗎?」

「能。」韶華握著她的手,「也許你會比現在過得更自在。」

謝歡嚮往無拘無束的日子,而現在有這樣的機會,而且還能夠不用嫁給拓跋碩,她自然是答應的。

「對了,八妹妹做什麼來了?」謝歡看著她問道。

「她想要代替你出嫁。」韶華直言道,「八妹妹是個重情義之人。」

「八妹妹是個傻子。」謝歡也未料到謝歡竟然願意替嫁。

她冷笑了一聲,接著說道,「大姐,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嗯。」韶華點頭。

「母親雖然有些自私,可是終究是很疼我的,日後還望大姐多多照顧。」謝歡看著她說道。,

韶華點頭,「放心吧,只要三嬸莫要做出出格的事兒來,我是不予她計較的,更何況,三嬸甚是疼愛你,倘若知曉你的事兒,怕是也會有所頓悟。」

「這幾日,我會好好準備的。」謝歡低聲道。

「好。」韶華點頭道。

謝詁那處還在想著法子,一時半會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等謝歡離去之後,韶華便暗中前去安排了。

她剛與鄭嬤嬤吩咐下去,深深地鬆了口氣。

「此法,是一步險招。」沈煜清冷的聲音響起。

韶華也只是淡淡地掃了他一眼,「可也是最好的法子了。」

「你當真要與拓跋玦通氣?」沈煜看著她問道。

韶華知曉,此事兒倘若不用拓跋玦說,那麼後頭四妹妹便無法安全脫身。

「嗯。」韶華點頭道。

「倘若我有更好的一步呢?」沈煜低聲道,「不用與拓跋玦同謀,你可知曉,這難免日後不會成為拓跋玦威脅你的棋子?」

韶華當然清楚,可是眼下,又有誰能夠前去呢?

沈煜只是盯著她,「難道每次你出事兒,首要想起的都不是我?」

「啊?」韶華盯著他,「你行蹤飄忽不定,我如何知曉你能不能去?」

沈煜雙眸漸漸地凝結成冰霜,「我不是給了你能尋到我的法子,是你笨而已。」

「沈煜,有事兒說事,沒空跟你扯淡。」韶華冷聲道。

沈煜見她惱了,卻不知為何,瞧著她炸毛的樣子,心情甚是愉悅。

「我去。」沈煜低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