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還是搖頭。

「還有……」

葉靈發現頭搖不動了。

羅曦丹還在偷笑。

按在葉靈頭上的大手允許她轉動,雖然已經知道是誰,葉靈也有那麼一瞬心虛,但是……想想自己沒說他壞話呀~

葉靈拿下人的手握著,滿臉笑容:「師父,你去哪了?都沒見你~」

「哼~」余天景冷哼,不被她的臉騙到。

「師父~」仗著年紀小,仗著圓臉可愛,搖一搖,把剛才聽到的都搖掉~

誰知,手被抓住了。

不知何意,暫時沒掙脫。

余天景卻頷首告辭:「謝謝羅小姐的款待,這徒弟有什麼不當的,你多多擔待,我們先告辭了?」

「噯?我沒說走啊,師父,我和丹姐姐~」

葉靈想拯救自己的手,非常用力,卻看見余天景驚搐了一下,她才想起人受了傷。

填房重生攻略 余天景不說話,抿嘴,皺眉。

「師父你沒事吧?」

葉靈一把就扶住了人。

余天景向她靠了靠,滿眼的控訴。

葉靈立馬投降:「是我不對是我不對,我和你回去~」

余天景才順了氣。

羅曦丹看著眼前的兩人有點啞然。

直到葉靈跟她道別才回過神來。

羅曦丹下意識看了一眼比武的那邊。

葉靈嘿嘿一笑:「你心裡都有想法了,誰輸誰贏也沒關係啦。」

羅曦丹輕笑:「那倒是~」

然後吩咐人給了葉靈一個包裹,大大的,有點重。

「裡面是我讓管家準備的一些小吃食,給你山上沒事的時候磕磕牙~」

「哇,丹姐姐知道我喜歡吃,好貼心喔~」想去抱人,但被人挾持住。

葉靈無奈的抬頭看人,他卻一副啥都沒做的樣子。

壓得她走都走不了,不故意誰信?

但是當著外人的面,她就不揭穿了,免得又腦羞成怒什麼的。

告別羅曦丹,余天景卻把她肩上的包裹拿下來一手提著。

「師父我來吧?」

葉靈伸手要拿回,余天景卻往後移了些,追隨包裹的葉靈差點把人給抱了。

當事人還笑嘻嘻一副得逞的樣子。

看得火氣的葉靈拋下他自己走人~余天景想留人,用空著的手往前一伸……

「哎呦~」完全不顧周圍的人,大喊大叫……

葉靈回頭把人拉走!

在車上大眼瞪小眼!

「君君~」

竟然學她平時說話的口氣?!

可惡!

會讓人更氣好嗎?!

「君君?」

余天景卻像發現好玩的事一樣繼續逗著她。

「君君真生氣了?那怎麼辦?師父去買烤雞?」

看著他摸摸錢袋,準備行動的樣子,葉靈一手把人拉住…… 「少爺……沒事的。」鬼真人抬了抬眼眸,有些感動的看了秦毅一眼。

因為他能夠感受到,因為對方針對他這個老不死的一些話,讓秦毅生氣了。

實際上沒有必要,這青年說的是實話,他這種年紀,若不是因為修鍊法術,可能已經死了,或者是卧在床上完全失去行動能力。

他現在還能生龍活虎的在外人看來確實有點不可思議。

「少爺?」

那青年怪異的看了秦毅一眼。

「你還是個少爺?行啊兄弟,厲害啊,金衡市哪個家族的?說來聽聽,我在金衡市還是有點人脈的。」

聽到這個稱呼,青年一瞬間就像是來了興趣一樣,盯著秦毅,臉上掛著笑容,如同碰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附近坐著的不少人也是看到這邊的吵鬧,投過來許多異樣的目光。

不過看到鬼真人的面貌衣著后,都是訝然一笑。

這半隻腳邁進棺材板的老頭子,還能給當管家? 魅影隨 當下人么?這人家也太窮了吧,不能花錢請個好點的么,這一大把年紀的老頭子能幹什麼?指不定還要別人照顧著呢。

「行了文浩,你坐你自己的位置不行嗎?誰又沒規定非要坐一起。」那坐在秦毅旁邊的大眼睛長頭髮,叫著玲玲的女孩子皺了皺眉頭。

「是啊小夥子,對上了年紀的老大爺要懂得尊重,這麼多人看著呢,影響不好。」旁邊也是紛紛傳來聲音,大多都是勸他的,也偶有正義感爆炸的指責了幾句。

青年臉色有些不好看,顯然也意識到自己做法有些不妥,訕訕一笑,朝著秦毅說道,「不好意思啊兄弟,大不了我將就一下,就不為難這老大爺了,馬上飛機要起飛了,你快去我的位置坐吧。」

這叫做文浩的青年臉上不易察覺的露出一絲嫌棄,想著一路上都要跟這麼個老頭子靠著,一股噁心的感覺從心頭浮現出來。

可是為了拉近跟玲玲的關係,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跟我朋友道歉。」秦毅聲音不容置疑的說道。

聲音雖然不大,可是附近的人都能很清楚的聽到。

「朋友?」鬼真人鼻頭微微一酸。

以少爺的實力,夠資格跟他做朋友的幾乎不存在,以他的實力加上潛力,可以說跟秦毅當僕人都有些不夠格,可他卻從秦毅口中聽到了朋友這兩個字。

得如此主子,他餘生何惜?

「兄弟你別開玩笑了,他是你朋友?」文浩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

可他看到秦毅微微漸冷的面色,也是面色一收。

這裡是飛機,鬧起來不好,估計馬上乘務都會過來,到時候座位換不了,不能跟自己心儀的美女交流,那損失可就大了。

「行行行,我道歉我道歉!」

「老爺子對不起了,剛剛是我說話沒大沒小,您可千萬不在意啊。」文浩極度敷衍的碎碎念說完,隨即朝著秦毅攤手,微微皺眉,「行了吧?趕緊的。」

文浩讓出了自己的位置,方便秦毅出來。

可他剛剛讓出來,秦毅卻徑直坐回了自己位置。

「滾吧,這次饒你一次。」

隨即秦毅再次閉上了眼,如同老僧入定,平穩的呼吸,吞吐元氣。

彷彿不再理會外界一切。

他這話讓客艙附近一靜。

乖乖……脾氣不小啊,動輒讓人滾,雖然這青年之前說話不好聽,可是也道歉了啊,於情於理不該說話這麼難聽的。

而且還什麼饒你一次,你當你是誰啊?這裡可是飛機上,大家既然都坐在客艙,肯定家世背景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否則商務艙、頭等艙都在等著你呢。

坐在秦毅旁邊的玲玲以及那個短髮妹子都是驚訝的盯著秦毅。

不知道他說出這種話的底氣到底在哪裡?

文浩雖然不算特別厲害的人物,但是在金衡市確實人脈不小啊,跟不少公子哥都認識,而且家產也有近千萬,已經算是很厲害的家族了。

至少她們兩姐妹都是比不上對方的。

「小子,你剛剛說什麼?你有種再說一遍?」文浩臉色一瞬間就冰冷了下來,眼睛就像是能夠把人吞噬進去,無比的嚇人。

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被人說滾?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受不了,更不要說他文浩了。

「少爺說,讓你……滾!」

鬼真人抬頭,在說出最後一個字的時候,聲音化作滾滾音波朝著對方衝擊過去,這聲音在旁人聽來並沒有什麼特別,可是落在文浩耳中,卻如同晴天霹靂轟然炸開,他整個人被沖了回去,在過道上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狼狽不堪的扶著兩邊的座位,雙目獃滯。

「再對少爺不敬,便把你從這飛機上扔下去。」鬼真人抬了抬眼,面露寒色。

如此一幕讓眾人短時間都驚呆了。

這老頭子還這麼精神?這一吼之下直接把對方嚇得屁滾尿流,真是牛逼啊!

不少人看向鬼真人都開始敬佩起來,這把年紀了真不容易。

這個時候飛機已經緩緩起飛,要是被扔下去可就直接嗝屁了,眾人也都以為鬼真人是在開玩笑,說說氣話。

畢竟這種事……以他們的見識,還是沒辦法理解的。

乘務過來之後文浩老實了一點,可是眼中閃過的陰毒讓人知道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跟女神出來玩,結果遇到這種事,讓他還怎麼抬起頭來做人?

有種愛我試試看 不過現在,他卻是老老實實的做回了位置上。

「喂,你是金衡市的吧?」

飛機飛了十多分鐘以後,玲玲蹭了蹭秦毅的胳膊。

秦毅有些莫名其妙的睜開了眼,點了點頭。

「你小心點文浩,他肯定會找你麻煩,他在金衡市人脈不小的,很多公子哥都是他朋友。」玲玲忍不住提醒。

秦毅沒有說話,還是淡淡點了點頭。

「行了玲玲,人家不領情你就別說了,免得覺得你自作多情,讓他吃吃虧也好,這個世界太大了,這裡不吃虧在別的地方還是會吃虧。」那短髮小臉蛋的女孩拉了拉玲玲說道。

「小雲,我也就是提醒他一下,文浩什麼性格你不是不知道,萬一出了什麼事,對誰都不好。」玲玲嘟著嘴。

……

兩個多小時的航程,從金衡市國際機場到東南亞T國國境內,飛機緩緩降落,秦毅也終於睜開了眼睛。

「少爺,這吉普島市就是龍堂外圍最大的勢力根據地,拔除了這裡,龍堂幾乎是斷了兩條手。」鬼真人也睜開了眼,透過窗子看向了外面。

「嗯,我知道,那麼就從這裡開始吧。」秦毅站起了身。

「你們要去哪啊?」玲玲下意識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秦毅看了她一眼,隨即跟著鬼真人下了飛機,文浩從後面投過去陰狠的目光,他摸出了手機。

他的人脈不光是在金衡市,這T國普吉島市他也認識不少人。

畢竟他常年都在這裡玩,否則這一次也不會帶著兩位女神來這裡。

「文浩,人家一老一少也不容易,你別找人家麻煩。」玲玲皺著眉頭說道,看到文浩的臉色她就知道不妙,現在也只能勸勸。

「呵呵,我不會找他們麻煩,只要他們乖乖在我面前道歉,我也懶得為難他們。」

文浩已經跟了上去,他在普吉島市已經聯繫好了人,對方是這裡最大的最大的混混頭目,常年搞一些灰色地帶的生意,手上權勢很大,想要在這裡看住兩個人,再簡單不過。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

「少爺,那些人一直跟著,要不要……」鬼真人眼中掠過一抹殺意。

秦毅站停了腳步,雙手背在身後,面色淡然。

「浩子,對方好像發現我們了啊。」一名華裔青年滿身紋身,靠在街道一邊,笑著說道,他招了招手,幾個小弟圍了過來。

他口中的浩子自然就是文浩。

「差不多了吧?這裡應該是治安盲區,出了事也沒人知道。」文浩淡淡說道,他轉過頭看著兩名美女,「放心吧,我就是找個場子,不會特別為難他們的。」

文浩只想在兩位美女面前把場子給找回來,對方識趣的話少挨一頓,不識趣……呵呵,他會告訴對方這裡不是華國,沒有華國那麼好使的法律。

玲玲跟那短髮美女互看一眼,都是有些著急,可是她們清楚,文浩這人不聽勸,屬於不達目的不罷休的那種。

這一老一少慘了,她們只能儘力在邊上勸勸。 余天景也沒打算真的去買,可看她拉住自己,於是故意使了下力,果然又抓緊了些。

他嘴角翹起,徒弟果然還是很好騙呀~

看著她凶凶又沒有一點凶氣的樣子,又想捏她的臉~

想了就做。

結果,被葉靈瞪了。

余天景有些訕訕的說:「看你這裡好像有點灰塵……」

葉靈會相信嗎?

「真的!」為了證明,他用力一擦,結果……

皮膚紅了。

然後下意識就做了個動作:拿手背輕撫她的臉~

做完有些尷尬。

「君君相信為師……」

「不信!」

葉靈撇開臉去。

余天景一激動又扯到痛處。

喊痛也不理他!葉靈倔強著內心!

然後聽見他緩慢的調整了動作,伸了腳,動了身,發出不想打擾她般輕微的舒緩聲……

葉靈咬牙切齒!明明是他自己弄的,為什麼非要她有愧疚心! 拒嫁豪門:高冷韓少低調愛 又不是她的錯!

在他n次轉換身姿的時候,葉靈終於面對人!

上山的路遠!

非要跟來!

又不租寬敞的馬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