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這時,「嘟」,汽笛聲響,泥路盡頭開來一輛小車…… 「爸爸,是我爸爸!」

「看,是我爸爸的車,我媽媽都在對我招手了!」

「……」

時隔多年,村裡終於迎來第一輛小轎車,可惜,不是二丫姑姑的,而是小胖子爸媽買的。

對於村裡的小孩子們來說,美與丑無所謂,他們心裡也沒那個概念。

在他們眼裡,四個輪子,然後是小轎車,那就已經很美,很了不起了!

小車開過來,老遠就在鳴笛。

這邊小胖子興奮得滿臉通紅,不斷招手呼喊,旁邊一群小孩子也激動得不行,只喊小胖子爸媽厲害,連這麼漂亮的小轎車都買得起。

假婚真愛:甜妻別想逃 那車上,鳴笛之時,女人也從車窗鑽出頭來,不斷招手呼喊著兒子的名字。

一切看上去都那麼美,只可惜是別人家!

二丫滿身塵土站起來,哄著哭鬧不止的弟弟,一邊委屈流淚,一邊暗暗羨慕。

不過很快她的心還是重新堅定起來!

「你爸爸媽媽買了車,我姑姑也買了車,我姑姑的車一定是最漂亮的,一定比你爸爸媽媽買的好一百倍一千倍……」

心裡不是很有底氣的安慰著自己。

接下來的時間,她就默默看著小胖子爸媽把車開過來,抱起小胖子舉得高高的,又拿出好多糖果分給大家。

然後,村裡面也出來了好多人,上前打招呼,誇獎不斷,笑聲不斷。

真的好羨慕!

她在想,如果被高高舉起的是她,如果被誇獎的是她爸爸媽媽,那該多好!

然而一切都只是幻想。

彷彿一個透明人一樣,這個時候根本沒人理她,而她的爸爸媽媽,也根本買不起車!

一出歡樂與喜悅,足足上演了近半個小時。

等大人們陸續散去,小孩子們得了糖果拋開,小胖子終於看到一邊孤零零的二丫。

來到二丫跟前,他笑著遞過來一根棒棒糖。

二丫吞了吞口水,正猶豫是不是要接,忽然小胖子哈哈一笑。

「這是棒棒糖,沒吃過吧?」

「窮光蛋就是窮光蛋,你吃不起棒棒糖,你姑姑也買不起漂亮的小汽車!」

簾幕卷清霜 「……」

神氣十足。

一邊說,一邊撕開彩色糖紙,而後二丫眼睜睜看著糖果進了小胖子嘴裡。

幼小的心靈並不知道何謂羞辱!

小胖子心裡大約也不存在羞辱的概念!

但是,小胖子下意識就這麼做了,然後,二丫也委屈壞了。

看著這一幕,不遠處小胖子父母兩個大人非但不管,反而笑得很歡,只當兒子有出息。

也就這個時候,「嘟嘟」,汽笛聲再起,低沉而渾厚。

聞之,一家三口呆了一下,下意識就扭頭往後看。

二丫也跟著往後看,當發現有車開過來,似乎意識到什麼,突然她一張小臉就紅了,很激動很激動。

「姑姑!」

「一定是姑姑!」

「爸爸,媽媽,阿公,阿婆,你們快出來看啊,姑姑回來了,姑姑開著漂亮的車回來了!」

「……」

天底下最開心的事莫過於此。

儘管並沒有看到車主是誰,但此時此刻,小姑娘幼小的心靈里已經固執的認定,來的一定是姑姑。

她很激動!

她也很驕傲!

「誰說我姑姑買不起車的?」

「看,我姑姑開車回來了,她的車比你們家的好看一百倍!」

「……」

的確好看很多。

同樣四個輪子,可價值百萬的寶馬光外形就比小胖子家那輛不超過十萬塊連流線型車體都沒有的方殼子不知吸睛多少。

聽著二丫的話,小胖子父母沒做聲。

小孩子可能不大懂,可作為大人,尤其還是有車的大人,一輛寶馬七系意味著什麼他們還是知道的。

儘管並不認為那會是二丫姑姑的車,可這並不妨礙他們心裡震驚,鄭重。

被二丫的呼喊聲驚動,很快,村裡又出來不少人,大人孩子都有。

小胖子卻氣不過。

二丫還在揚眉吐氣的說,他衝過來就是一腳,直接踹在二丫肚子上。

不出意外,二丫又倒下了,而這一次,痛苦要比上一次強烈得多。

只是這一次,她不用再受委屈了!

時間剛過十二點,歷時近四個小時,糖姨終於開車回到闊別已久的老家。

她也是很激動的!

父母,兄弟,蹣跚學步牙牙學語的小侄女……

有些人,有些事,註定是不能想,因為一想就忍不住心痛,一想就禁不住渾身發抖。

尤其當車子開上這條熟悉而陌生的泥路,那近鄉情怯的感覺湧上心頭,她都沒法開車,只能讓女兒江未雨代為駕駛。

如二丫所想,當先的寶馬七系的的確確是她姑姑的,只是她不知道,開車的不是姑姑,而是完全沒印象的表姐。

但是沒關係!

開車的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小胖子那一腳,糖姨,她的姑姑,看得清清楚楚。

有些東西是不需要問的!

就像二丫認定那是姑姑的車一樣,只是一眼,糖姨便認定,那單薄瘦小被一腳踢倒的小女孩不是別人,正是上次她回來時抱過,當時尚牙牙學語的小侄女。

便是因為這種認知,突然間那股子近鄉情怯的緊張就沒了,只剩下滿腔怒火。

根本不等車子停穩,她便解下安全帶怒氣沖衝下車。

「二丫,二丫,你沒事吧?」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快點告訴姑姑,姑姑帶你去看醫生!」

「誰家的小孩子,到底還有沒有點家教的,放縱行兇,沒大人管的嗎?」

「最好祈禱我家二丫沒事,要不然,這事沒完!」

「……」

火大。

人總是身不由己,儘管多年未歸,可這並不代表她不想家,不思念故鄉的親人。

跟過來的江未雨也很生氣。

她對二丫沒什麼感覺,但基本的同情心,對親人基本的維護她還是有的。

母女倆這一出面,當真是嚇到不少人。

然而小胖子一家也不是省油的燈!

儘管糖姨開著寶馬七系歸來讓他們震驚,可作為地頭蛇,他們又哪裡會怕一個外面回來的女人?

是以,短暫的錯愕震驚后,很快他們開始反駁,非但不認為自家兒子有錯,反而認為他做得對,做得漂亮。

場面就這麼亂了!

等村裡二丫父母爺爺奶奶聞訊趕來,小胖子奶奶也跟出來,場面更加混亂,鬧成一鍋粥。

直到某一刻,林昊與白婉秋牽著小丫頭的手走進人群…… 「林昊,你冷靜點,別亂來……」

走進人群,看林昊面色冷峻,沒來由的,白婉秋有些緊張。

「放心,我不會亂來的!」林昊點頭,罕見的回應了一句。

白婉秋一怔。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她心裡越發沒底了,總覺要出事。

林昊也不理她。

說完便蹲下身子,摸了摸小丫頭腦袋,一指那猶自趾高氣揚的小胖子,道:「看到那個小胖子了沒有?」

「看到了!」小丫頭點頭,眸光閃亮,說完又道:「叔叔,宸宸要揍他嗎?」

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白婉秋再次怔住!

林昊亦不免呆了一下!

不過他還是趕在白婉秋之前回神,笑道:「沒錯,揍他……」

沒有理由,就兩個字——揍他。

小丫頭也不需要理由。

對她來說,林昊的話就是聖旨,林昊讓她揍那小胖子,那她絕對拿拳頭揍,不會用腳踢。

見她果真就掄起拳頭風風火火衝過去,白婉秋頓時急了。

只是還不等她上去阻攔,林昊已經死死將她按住。

又急又氣,她怒道:「林昊,你這樣會教壞小孩子的……」

老生常談了。

林昊面前,她通常都是逆來順受,受虐上癮的,可獨獨小丫頭的教育問題,她無法聽之任之。

從前那麼乖巧懂事的女兒,現在……

她會不寫作業了!

她會欺負幼兒園的小朋友了!

她會挑食嫌棄她這當媽的煮飯做菜不好吃了!

就是這樣,總而言之,林昊的一切她都能忍受,獨獨對於女兒宸宸的教育,她沒法忍受。

然而也沒用!

如同此前很多次一樣,林昊根本不理她。

她這邊剛說完,還沒等到答覆,另一邊,「砰砰砰」,小丫頭已經給那小胖子揍翻了。

這下就更熱鬧了!

「媽媽,嗚嗚,媽媽,她打我……」

「好狠的臭丫頭,說,誰讓你打人的?」

「隨便動手打人,還有沒有家教,你家大人呢,讓他出來!」

「反了反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是欺負我們老王家沒人是吧?」

「死丫頭,連我孫子都敢打,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

年紀不大,可小丫頭是練過的。

她這幾拳下去,哪怕沒盡全力,力道也絲毫不比十歲的孩子差。

如此,那小胖子是神氣不起來了,就知道哭著喊著叫媽媽。

與此同時,小胖子父母大怒,怒罵連連,詰問不斷,一些跟這家人有親戚關係或者比較親近的村民也跟著聲討。

尤其是那小胖子的奶奶,罵著罵著,竟伸出一雙枯瘦的爪子,要來抓小丫頭。

小丫頭還是聰明!

深諳打完就跑的道理,根本不給人逮住的機會,抽冷子幾拳揍完,她就麻溜跑到林昊身後躲著了。

「嚕嚕嚕——」

「來呀來呀,醜陋的老妖婆,宸宸才不怕你,有本事你來抓我呀!」

「……」

抓著林昊褲腿,卻也沒忘了吐舌頭做鬼臉挑釁。

那小人得志的模樣,若非林昊護著,不用別人來,白婉秋首先就忍不住要打她一頓屁股。

而被她這麼一逗,那老太婆更加氣不打一處來,哇哇大叫著要讓她好看。

結果林昊也沒客氣!

啪——

一巴掌甩過去,輕描淡寫,毫無壓力。

便是這一巴掌,喧鬧的場面終於安靜下來,只是也沒維持太久,短暫的安靜后,鬧得更凶了。

「打我?」

「小畜生,你敢打我?我,我老太婆跟你拼了!」

「打我老娘,你好大的膽子,大家都看見了,是他先動的手,這樣也就別怪我不客氣!」

「打,給我打,欺負我老王家的人,天王老子都不行!」

「開四個輪子的車就了不起了?

老子教你個乖,來了我們大竹鄉,是龍你得好好盤著,是虎你得乖乖趴著!」

「……」

窮鄉僻壤,民風彪悍。

加上多多少少有那麼一絲親戚關係,林昊這一巴掌,不光小胖子一家被激怒,周圍還有不少村民被激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