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還是一樣,速度極快!

四個小時后,林楠登上七萬層台階之處!

速度之快,哪怕是之前的戰也不如。

廣場上,一群天仙境仙王境高手,以及煉心路上的五十多人,這一刻都咋舌了!

「這……」

在場不少人天仙境強者也是闖過煉心路的,但和林楠這速度相比,也自愧不如。

是遠遠不如,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他應該是就這兩三年的飛速突破,按理說心境應該不是太高才對,怎麼會如此輕鬆?」一些天仙境強者好奇不已。

他們想到了林楠不會太差,但這太強了,同樣超乎他們的預估。

「是不是他得到過什麼特殊造化?先前那第一階的造化?」

一眾天仙境強者猜測不已,即便是雷鳴仙王也是一樣好奇。

「因為他是人皇,而且雖然修為提升的超快,但本身有著皇道之氣滋養,更是在不斷殺伐征戰之中成長起來的,所以根據很穩,心境也極高!」無痕仙王做出評價。

林楠的資料,他先前再度確認了一遍。

確實不愧是天驕之子,天選之子!

一座祖星的人族之皇!

煉心路上,崔慶眼中滿是震驚與喜色的看向身邊的林楠,追上自己了。

其他一些人,諸如菏澤等人,諸如寶公主雷動肖聰等人,此刻一個個臉色都不好看,不自然。

即便是九萬六千多層的戰,也不由看了過來,臉色很凝重。

「兄弟你真猛,我是服了!」崔慶臉色依舊有些煞白。

這煉心路對他而言,是個坎,很難。

雖然他很想沖,也不怕壓力,不怕受傷,但心裡的那種衝擊感太強烈了,讓他無法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林楠沒有多說,一團蘊含濃濃生機的仙氣融入崔慶體內。

「別著急,哪怕是無法登頂也不要緊,這對你而言,本身也是一次極為難得的機緣造化,可以讓你的心境得到極大的提升!」林楠開口說道。

在第一階的時候,林楠的心境再度得到一次特殊的淬鍊提升,這才讓他有著如此輕鬆的抵禦之力。

想登上這煉心路,需要的是心境。

實力崔慶是足夠了!

「沒辦法,這是硬傷,這幾年跟著你,確實飛速提升,但根基終究是欠缺了一些!」崔慶無奈。

在這五十多人之中,他幾乎倒數了。

「別急,不到最後一日,你都還有機會,你別急著沖,先嘗試著慢慢提升境界,儘可能的完全轉化為自己的東西,或許能夠帶給你驚喜。」林楠說道。

崔慶重重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接下來,崔慶繼續埋頭盤坐,開始按照林楠所言來提升自己的心境,嘗試煉心。

而林楠再度邁步而上。

對於崔慶而言,每一步的提升都極為極難,在這七萬多層上,有著二十多號人,基本上都是如此。

寶公主也在這一層!

有人盤坐恢復,有人努力邁步前行,一個個臉色煞白,甚至是潮紅帶著血色。

唯獨林楠,依舊是淡然,筆直的身軀,不帶任何停頓,均勻邁步而上。

不快不慢,但每一步都好似帶著特殊的律動。

不知不覺中,彷彿與整個煉心路都融入到一起。

沒有任何氣息波動,甚至到最後若非林楠從其他人身邊經過,其他人甚至都感覺不到林楠的存在。

轉眼間,林楠登上八萬層台階!

以及還在繼續!

「厲害!」

下方廣場上,一群天仙境高手佩服了,不少人暗暗點頭。

「真正的天驕!」天痕仙王再度開口。

這一刻的林楠,震驚世俗! 葉一朵聽到秦未央笑著回答:"我一開始哪裡能想那麼多呢,我只知道,我壓根不可能直接去找他,挑明我的身份,一方面,我不想被他當成神經病,當然了,還有一方面特別重要,你們可能都不知道,朵朵一年前生日晚宴的時候,我跟路彥昭分手了,那個時候,路彥昭剛剛恢復記憶沒多久,對我心裡可能是充滿怨懟,可能又放不下喜歡,但是,最終還是覺得,我們倆之間隔了太多的愛恨情仇,他跟我說了分手,我當時很難過,他可能也沒想到,我當天晚上出了事,所以,我們就以那樣一個方式分開了,他記掛了我一年多,我自己大夢一場,醒來之後,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所以,在我們分手的情況下,我怎麼可能還去主動找他呢!"

秦未央的聲音里,帶著些許苦澀,雲夢恬頓時自責不已:"未央,你要是不想說,我們就換個話題,你別難受了!"

看著雲夢恬小心翼翼的照顧自己的情緒,秦未央笑了笑:"傻丫頭,你說什麼呢,就是一些回憶,過去的事情,其實說起來,都是好的,畢竟,都是一路經歷的,你別擔心,我沒事!"

秦未央說完,笑著繼續道:"雖然我成了秦夭夭,又想到我們之前已經分手了,可是,我當時大火焚身太突然,我還是很想再見到路彥昭,我當時又變成了秦夭夭,我就想著,以這個身份,加入盛世集團,我當時真的沒有別的想法,我更是以為,路彥昭真的放下我了,我就是想看看他,我看看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了,只不過,我沒想到的是,路彥昭對我,原來不是真的放下了,我就算是變成了秦夭夭,沒有告訴他我的身份,他還是把我認出來了,你知道么,他一直不相信我死了,固執的監視我的賬戶,我正好遇到了點事情,當時需要用錢,就把賬戶里的錢轉出來,結果,被他發現,人贓並獲,我……"

秦未央臉上的笑容,霎時間變得格外甜蜜:"我就沒有狡辯,我承認了之後,他真的很開心,我以為他對我,只是死而復生的開心,卻沒想到,他其實也沒有放下我們之間的感情,後來的事情,就不跟你們兩個小丫頭說了,反正,就是相互救贖吧,這輩子,我們就這樣走下去吧,我自己覺得,現在挺好的,遠離原來的生活和紛爭,換了個身份,經歷了生死,我們把之前的那些仇恨,誤會,還有不能化解的隔閡,全都消除了,這樣真的挺好!"

雲夢恬看著秦未央,她點了點頭:"對,這樣的確挺好的,我這次回來,就是來參加兩個表哥的婚禮,你們一定都會很幸福的!"

對於秦未央和路彥昭的股市,雲夢恬其實並沒有對葉一朵和路彥琛那麼熟悉。

她大概知道的是,秦未央口中的仇恨,誤會,隔閡,大概指的是什麼,當時,她非要跑去倫敦,跟著大表哥接手暗夜組織的時候,她就知道,小表哥不見了,小表哥的手下死傷眾多。

尤其是許沫兒和小表哥身邊最得力的助手,這個怕是小表哥最不能接手的。

他最親近的人,因為他喜歡的人死了,這個人還是修羅門安插到暗夜組織的探子,這樣的事情,他與其說是沒辦法原諒秦未央,還不如說是沒辦法原諒自己。

不然的話,何至於後來讓秦未央死了之後,他那樣折磨自己呢!

他要是早早原諒秦未央,秦未央或許對於危險,也沒有那麼無所謂。

想到這些事情,雲夢恬心裡,當真是非常感慨。

只不過,現在好多了,秦未央不僅重生一次,還再次跟小表哥在一起了,雲夢恬真心祝福他們。

這時,葉一朵突然一邊開車,一邊問雲夢恬:"對了,小夢,我之前聽小白哥哥說,你其實一早想回來的,只不過,因為躲一個人,所以,就一直沒回來,直到我給你打電話,你才下決心!"

葉一朵的話剛說出來,秦未央就眼尖的發現,雲夢恬的小臉,一下子紅了。

她挑了挑眉,這小丫頭莫不是也有喜歡的人了!

只不過,雲夢恬都二十歲了,有喜歡的人也正常。

秦未央興緻頗濃的看著雲夢恬,雲夢恬聽到葉一朵的問題,有點窘迫:"什麼啊,誰躲著他了,是他一直沒事找事,這些年,我以為他都閉關了,誰知道他突然跑了出來!"

聽到雲夢恬這話,葉一朵更好奇了:"閉關,這年頭還有人閉關啊!"

雲夢恬抿了抿唇:"哎呀,你不懂了,他們家是神醫世家,他從小受到父母熏陶,特別喜歡研究中草藥,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實驗,說什麼世上千萬藥草,可解所有疑難雜症,你都不知道,他當年才十八歲的時候,跟我說什麼大話,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治不了的病,只有沒本事的醫生,他小時候專攻中草藥,十二歲的時候,中草藥配藥研製新葯的造詣,就已經很高了,十二到十八歲,他就讀完了世界上最出名的醫科大學,拿到了博士文憑,然後,就回家跟著他父親繼續研究醫術了,他就是個醫獃子而已!"

葉一朵聽完雲夢恬的話,頓時嘖嘖嘖了好幾聲:"原來,是這麼個醫獃子啊,你怎麼就這麼了解人家呢,雲夢恬啊雲夢恬,虧我一直以為,你就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呢,我沒想到,原來你有喜歡的人啊!"

雲夢恬頓時小臉通紅:"葉一朵,要不是你在開車,我早就撲上來咬你了,說告訴你我喜歡他啊,我才沒喜歡他,我們最多就是個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緣分,你別胡說啊!"

秦未央這會好不容易插一句話:"對了,你說的這男孩子,多大啊?"

雲夢恬咬了咬嘴唇,有點不好意思:"二十一了!"

秦未央笑了:"那跟你一般大嘛,果然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葉一朵壞笑:"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果然是好啊!"

雲夢恬的小臉更紅了:"不理你了,你們都胡說八道!"

葉一朵見雲夢恬惱羞成怒,頓時笑著開口:"好好好,是我們胡說八道,只不過,你能跟我說說,你這是什麼情況嗎?為什麼躲著人家,聽你的詳細介紹,這人就是個醫學天才啊!"

雲夢恬輕哼了一聲,可是,說話的時候,明顯有點小驕傲:"他算什麼醫學天才啊,跟他父親比起來,還差點呢,再說了,他父母都是醫學天才,他繼承了優良基因,要是還是個醫學傻子,那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葉一朵輕笑:"別找借口了,你先說說,為什麼躲著他,我跟你認識也好幾年了,我怎麼不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呢?"

雲夢恬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我之前不是跟你說了嘛,他閉關三年了,一直在研究中草藥,尋求突破!"

葉一朵聽到雲夢恬這樣說,覺得還挺神奇的,忍不住接話:"所以,他現在這是突破出關了?"

雲夢恬伸手捂了捂臉:"差不多吧,我又沒跟他聯繫!"

秦未央有些好奇:"所以,你們青梅竹馬都不聯繫的嘛,我一直以為,青梅竹馬都是關係很好的那種!"

雲夢恬有些羞澀:"沒說關係不好啊,我十七歲之前,都是一年在他們家神農莊園住半年,國內陪著家人住半年時間,我們……我們關係一直很好的,就是……就是十八歲的時候,我回國上大學了,他閉關研究中草藥了,這不……這不是這麼幾年,就沒聯繫嘛!"

雲夢恬說的這麼簡單,可是,秦未央和葉一朵都知道,事實肯定沒這麼簡單。

不然的話,按照現在的生活,就算是那位天才醫生要閉關,也不可能真的跟外界完全沒有聯繫,三年不理雲夢恬啊!

還有,雲夢恬躲著人家,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秦未央從來都沒覺著,自己像今天這麼八卦:"小夢,你這會一直都在迴避一個問題啊,你為什麼躲著人家,既然從小都關係很好,那就更沒有道理躲著了啊!"

雲夢恬不好意思的捂著臉,不說話。

葉一朵有些詫異:"沒看出來啊,小夢,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雲夢恬知道,這個問題要是今天不回答,這倆人肯定會好奇死的。

可是,實話她也不可能說,她隨便掐了謊:"他這麼久跟我沒聯繫了,我就不知道……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這不,我就……我就一直躲著他嘛! 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

秦未央似乎有些不相信:"就這麼簡單?"

雲夢恬悶悶的恩了一聲:"就這麼簡單!"

她能說什麼,她難道能說,十八歲的時候,那個人跟她表白了,她就跑回國了。

那個人追著她回國,她立馬滿世界的旅遊,躲開那個人了。

那個人大抵也是知道,自己躲著他,他就離開了南希市。

雲夢恬得知那個人走了,這才安心回來上大學。

其實,雲夢恬本來是想在那個人所住的國家上大學,但是,當時被突然告白,雲夢恬心裡慌的要命。

他們不是青梅竹馬嘛,他幹嘛要跟自己告白啊,搞得她心裡好亂啊! 煉心路上,林楠展現出了極其特殊的一幕。

哪怕是先前的戰都沒有這種情況。

一步步邁上,林楠顯得極為有節奏感,不曾停頓,不曾被壓垮,身形依舊筆直,哪怕是雷動這種強者都難以輕易動彈,但林楠依舊彷彿沒感覺一樣!

實力的差距,不言而喻,一目了然。

尤其是林楠此刻的狀態!

好像完全陷入了一種特殊的狀態之中,無聲無息,毫無任何波動,與煉心路融入到了一起。

七萬層!

八萬層!

九萬層!

不到半日的功夫,林楠直達九萬層!

速度之快,比戰快了兩倍以上。

最重要的是,此刻的林楠依舊在繼續,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這個死變態,怎麼那麼厲害?」寶公主臉色發白,很是不滿的怒罵道。

一旁肖聰雷動無語,一時間看向上方的身影,滿是複雜。

這一刻,他們確認無疑。

他們和林楠相差不小。

臉色最難看的,自然是菏澤等人,先前還在嘲諷林楠,甚至在來的路上,林楠菏澤等人相互還動了殺機。

此刻看到林楠如此之強,他們的臉色可想而知了。

而除此之外,就在天宮的正中央位置,一位身著黃袍,頭戴天冠的中年男子靜靜的坐在皇位上,一臉有趣的打量著煉心路所在位置,隨即頗為滿意點頭。

「孺子可教也,論悟性,可能比天賜還要高一些,不愧是下界人皇!」中年男子自語道,多少年了,這是第一次中年男子如此夸人。

此人,天庭之主,青帝!

林楠不知道,就在這一刻,他成功的引起了這位仙界超強者的注意,並且讓一位帝尊強者稱讚!

一日後,林楠從第一階踏上了九萬八千九百九十九百層位置,距離煉心路巔峰,只剩下最後一千層。

此刻,他和戰都處於這個位置。

戰靜靜的站立著,他可以再度前行,但眼看著林楠追上,他停了下來。

「佩服!」戰輕輕開口。

除去對天賜他說過這句話,對於其他任何人他都沒有說過。

林楠是第二個!

「機緣巧合罷了,若沒有第一階的特殊機緣造化,我也做不到!」林楠開口說道。

在第一階上,他得到的機緣不小。

「除去天賜,你是唯一一個!」戰開口說道,言語中帶著一絲羨慕之意。

他知道第一階有機緣造化,但他沒有得到。

甚至林楠此刻與煉心路的融合,他也是完全沒有這種特殊大造化,甚至天賜也沒有。

之前好像沒人說過還能這樣。

「有機會,我希望能夠和戰兄交流論道!」林楠輕笑一聲,沒有多做解釋,道出了之前心中所想。

自己的空間一道,跟多的還是自己的悟道,以及部分從賀蘭身上學到的。

眼前的戰,比賀蘭更強,而且有帝級強者指導,在空間一道上的造詣更高。

尤其是一些強大的神通之術,林楠相信更能給自己帶來驚喜。

學習百家之長,這是林楠此刻的態度。

他不介意分享交流。

「好!」戰直接開口應了下來。

隨即,兩位最強天驕,同時動了,一起繼續邁步而上。

最後一千層,林楠的那份淡然自若終於沒了。

這一千層的壓力,遠比之前的壓力大,心中的那種特殊的心靈上的衝擊也極為嚴重。

這一刻在林楠心中,地球的各種往事,甚至之前內心擔心可能發生的各種事情一次次的在心靈深處上演著。

甚至,包括對青鸞的愧疚之意。

青鸞的死,雖然是靈韻仙族和古仙族所為,但她是為林楠去死,這份歉意深深埋入到林楠心底深處。

而今,一下子都湧現而出。

無奈,林楠只能去壓制,去想辦法化解,甚至內心深處猶如經歷一個個特殊的小世界輪迴,體會著各種特殊情況的發生。

這就是煉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