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發生了什麼,王天祥一清二楚。

他當初拿到那張字條,並沒有放在心上。

怎料今天姜超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你有權過問嗎?”

王天祥板着一張臉,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姜超!你師父待你恩重如山!雖然他大限將至,但你也不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一日爲師終身爲父。

弒父!

這是多大的罪名!?

“放肆!你竟敢直呼我的名諱,眼裏還有組織,有我這個董事長嗎?!”

王天祥咬牙怒道:“別他媽跟我說組織!我辭職!今天我就要替三元清理門戶!”

姜超釋放出一陣強悍的氣勢道:“擋我者死!”

說完,姜超猛地衝了過去。

王天祥一腳踩在地面上,一道道厚實的木板頓時從地面升了起來。

“孽障!我按照天罡數,在這裏擺下了大大小小三十六個陣法!我看你有沒有命回去!” 一塊塊的木板形成了一隻朦古包,姜超被關在了裏面。

“你這個混賬東西!你師父早就料到,你要做出這種人神共憤之事!”

“要不是他禁止,你今晚連青龍山都上不來!”

“轟!”的一聲炸響。

那個朦古包忽然四分五裂,姜超的衣服也破爛不堪,身上還掛着一抹抹鮮紅。

“我當然知道他料到了,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做了。”

“你,王天祥,以下犯上,罪名成立!”

言畢,姜超雙手結起法印,口中飛速念着神咒。

那九把金色寶劍逐漸盤旋在他的背後。

“疾!”

劍指指向王天祥,九把寶劍帶着破空聲激射而出。

王天祥心中冷笑不已,再次跺跺腳。

只見他腳下升起了一根粗壯的木樁,將他頂到了五米高空。

“我他媽已經辭職了,我輩分遠比你高,受死吧!”

以姜超爲中心,四面八方升起了高有三米的木樁,每個木樁上都嵌滿了狼牙釘。

王天祥站在自己的那根木樁上,居高臨下地看着姜超。

又一跺腳。

八根巨型狼牙棒對姜超進行了瘋狂的打砸。

姜超全然不懼,開啓神行術後穿梭在木樁間。

王天祥冰冷道:“神行是麼?”

又一跺腳。

忽然在這陣法之外,豎起了一隻巨大的木錘。

錘面上包着一層鐵皮,比吃飯的桌子還要大。

八根狼牙棒忽然停了下來,那巨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了下去。

姜超提息運氣,憤然轉身抗擊。

“轟!”的一聲巨響。

姜超的半截身子都被砸進了地面。

那錘子的鐵皮面上也凹陷了一塊下去。

至尊神魔 王天祥眼中滿是冷漠,彷彿即將死去的只是一隻螞蟻。

以往他能包容姜超的一切,就連姜超跟自己沒大沒小,也沒關係。

但如今,姜超殺了宮三元,這是王天祥所不能忍受的。

再一跺腳。

一隻巨型鳥籠從地面上升了起來,將姜超給困住。

“孽障!你欺師滅祖,罪名成立,今天我就要你下地獄!”

王天祥那肥胖的身體一跳,周圍所有的大樹紛紛轉向鳥籠。

“咔咔咔……”

每顆樹幹上都露出了一排排黑色的圓洞。

“萬箭齊發!”

無數支箭矢對着姜超激射而去。

姜超瞳孔一聚,一把撕掉上衣後,緊接着把右臂的繃帶給解開了。

“這他媽是你逼我的!”

“轟!”的一聲。

地動山搖。

鳥籠瞬間炸碎。

四十分鐘後。

王天祥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眼中滿是淚水,他顫抖着手,指着姜超。

“孽障,孽……”

姜超雙手撐在大腿上直喘氣,他一腳踢在王天祥的腦袋上。

後者的身體當場倒飛了出去。

世界也終於安靜了。

在這四十分鐘內,三十六個陣法被姜超破了二十八個。

姜超平復了一會兒氣息後,終於站直了身子。

拿起地上的繃帶,姜超把右臂再次纏上。

手機響了。

“董事長,我終於知道你準備做什麼了,你考慮好了嗎?”

姜超沒有回覆,直接關機了。

待到姜超走後,一個黑乎乎的身影突然冒了出來,他推着王天祥的身體。

“王主管,王主管!”

顧從軍心裏着實着急,只能找到了清然。

“清然主管!生產部的王主管被董事長打傷了,你快來啊!”

此時的清然正在文化部裏研究翡翠,他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鏡,笑着回覆了起來。

“沒事的,董事長哪裏是王主管的對手?他們切磋而已。”

誰特麼這麼切磋的?!

“不是啊!王主管快不行了!老董事長也被董事長殺了!就在青龍山!你快來!”

清然一驚。

怎麼可能?!

“我現在就來!你保護好現場!”

清然趕緊騎着電動車過去了,路過公司時,眼見張順爻在值班。

“喲,老鬼,泡妞兒去啊?你個老不正經的。”

清然緊張道:“羅漢呢?霸霸呢?出大事了!董事長殺了老董事長!”

張順爻嚇得睜大了雙眼。

“羅漢去看場子了,霸霸……霸霸不見了,我也找不到……”

莫非,老董事長的預言成真了?

“別磨嘰了,快上車!王主管也受了重傷!”

張順爻下意識拿出了那三枚爻錢,正準備爻上一卦,但想起姜超的禁令。

“別忙,我看看老董事長怎麼樣了。”

不能算姜超,但是能算三元真人啊。

一卦下來後,清然緊張地追問道:“怎麼樣了?!”

“叮鈴鈴……”

三枚爻錢落在了地上,張順爻臉色煞白。

“死,死劫……”

清然急得直跺腳。

“上車!”

wωω☢ttka n☢C〇

張順爻撿起銅板後便坐了上去。

青龍山山腳下。

“既然人都齊了,咱們就上路吧。”姜超說道。

肖洪支支吾吾道:“董,董事長,咱們能活着回來嗎?”

李緣霸冷笑道:“有鑽天聖鼠到場,世上還有出不來的墓?”

本以爲他死了,沒想到居然還活着,不用問,肯定是姜超做的局。

不用太驚訝。

肖洪沒接茬,只是愣愣地看着姜超。

“如果回不來,我就不會去了,追兵馬上就要到了,啓程吧。”

他們跑向了青龍鎮,找到一輛黑車後直接去了尚海蒲東機場。

車內,姜超拿起手機找到了肖子云。

“都安排好了麼?”

“/ok/ok”

“師父,你要去陝溪呀?能帶上我嗎?人家在家裏好無聊哦。”

“你去了會死,去麼?”

“不去不去,怕了怕了。”

青龍山,月牙峯,茅屋前。

清然和張順爻終於趕到了。

“清然主管!這兒!這兒!”

這倆人都快嚇死了,這裏原本是一處不錯的草坪,此時已經成了一片廢墟。

滿地都是木頭渣子,有些木頭上還沾染着大片的鮮血。

清然趕緊過去查看起王天祥的傷勢。

把脈。

“老鬼,怎麼樣了?”張順爻問道。

清然嘆了口氣。

“全身筋脈盡斷,五臟六腑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不過還有的救。”

“三眼你先用真氣幫王主管護着心脈,我去看看老董事長。”

張順爻點了點頭,將王天祥扶起來後,把真氣注入了他的後背。

清然跌跌撞撞地走進了茅屋,怎料三元真人正盤腿坐在地上,滿頭的大汗。

“老董事……”

清然正要上前,怎料居然被三元真人身體周圍的罡風給彈開了。 清然不敢輕舉妄動,他開始觀察起三元真人的面色來。

挺好的一張老臉上,居然有肉眼可見的紫色霧氣在竄動着。

中毒。

清然從藥箱中拿出了一團紅絲,將其射向了三元真人的左手腕上。

將真氣順着紅絲走進了三元真人體內。

紫藤花戀 重生之簡單生活 四肢斷了,毒素正攻打着三元真人的內臟,不過三元真人在抵抗。

“小鬼,你聽我說,小超現在應該去陝溪盜武則天墓了,你們千萬要阻止他!”

“我過到這把年紀已經心滿意足了,小超的一片孝心,我都知道,我不能害了他,你和小張快去!”

嘴巴沒動,聲音卻是傳入了清然的大腦。

清然一驚,根本沒想清楚其中的原委。

“愣着幹什麼?去啊!”

清然趕緊跑了出去,沒等他開口,顧從軍抓住了清然的手。

我的導演時代 “清然主管,這種事情我應該上報到查察司那裏的,我,我現在要說嗎?”

殺害父母,欺師滅祖,這種大罪地府都是重點抓的。

“說!趕緊說,立刻說!讓查察司派兵捉拿董事長!”

清然知道,姜超要幹這事兒,肯定是縝密計劃的,現在就算去追,也未必追得到。

但地府出面就不同了,他們想要去任何一個地方,遠比凡人快得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