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笑笑不說話,這麼多年的朋友,如果說原主不了解他的話,能做這麼久的朋友?到現在還沒生疏?

「真的,你可以試著重新了解我的。」

「為什麼要重新了解?」

「因為……」

葉靈看著自己都疑惑的人,等他說答案。

「我就是……」麥子洋想出口的話,又感覺自相矛盾。

「你覺得我變了嗎?」

麥子洋目光炯炯,盼她說出些什麼來。

葉靈看了一會,然後點頭。

麥子洋忐忑:「變好了還是……?」

「變傻了。」

葉靈抿嘴一笑,然後在他的呆愣中繞過他走開。

「誒,懶陽,你能別給我立人設么?我哪裡傻了我?!我跟你說,你再說我傻,那你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傻你就是笨,妥妥的!……」

「喲,還有這樣拖人下水的?你傻關我什麼事?」

「你就是笨啊!」

「我怎麼笨了?」

「就是笨!」他表現得這麼明顯都看不出來還不笨么?!

「腦羞成怒么?」葉靈雲淡風輕,天暗下來,很快就要黑,該回家了。

旁邊人卻一把拉住了她,抿緊了唇像要做什麼似的。

葉靈垂眸,拉開兩人的距離。

麥子洋眼直直的看著她,跟剛剛遇到那個據理力爭的孩子差不多表情。

葉靈把手抽回來,好聲好氣的講:「不說,可以了吧?」

惹怒小孩子沒什麼好處。

惹毛面前這個人也一樣。

「韓朝陽,你這個沒心沒肺沒良心的!」

「好端端的罵我幹嘛?」

「你就是!」

葉靈瞟人一眼,似乎是認真的?

「好好好,你說是就是,我不反駁,ok?」

「哼!」麥子洋輕聲,表示自己生氣。

「好好的,你生什麼氣?」

「氣你!」

「氣我幹嘛?」葉靈歪頭問。

「我要抱!」

「什麼?」

「抱我一下我就不生氣了。」麥子洋撇開臉,傲嬌模樣。

葉靈抬頭,看人。

眨眼,離開。

「小氣。」麥子洋嘟喃。

葉靈挑挑眉,不回他。

重臨巔峯之冠軍之路 麥子洋只能自己跟了上去。

沿路又遇到認識的,眼神往他們兩人身上轉了轉,笑得一臉曖昧:「陽陽回來了,有空來玩哈,小春她們也回來了~」

「嗯。」葉靈只能應道。

「你們可以一起玩呀,今年他男朋友也來過年,說是明年打算結婚了,你們呢?日子定了沒?」

「嬸,他不是……」

「知道。 嗨,親愛的初戀 小春也說是她朋友,那嬸不問了,你到時結婚如果家裡擺酒的話,記得叫嬸哈,嬸給你留只大公雞,嬸自家養的,你要不說,嬸可不留了哦~」

「……呃~」

「會說的。」一旁的麥子洋笑容滿面的為她解圍。

葉靈捅捅他,這個時候是幫忙的時候么?!

「哈哈,那行,嬸就不打擾你們了。過年玩得開心哈,有空來嬸家裡坐,今年做了麻花呢~」

「好的,嬸。」

看著終於遠去的親戚,葉靈鬆了一口氣,看見旁邊的人還笑嘻嘻的,一股氣又涌了上來!

她有句話想要講! 秦毅完全不知所措,這麼多年來這種事情還是頭一次,這個丫頭要幹什麼?

若離的身材非常好,因為她本身就是武者,腰肢纖細靈活,皮肉充滿彈性,渾身上下幾乎都是多一分顯胖,少一分顯瘦,圓潤如玉。

露出的香肩散發著香氣,前方雪白若隱若現。

「秦……秦天師……我還是處女。」

說完這句話,若離整張臉通紅,一瞬間甚至紅到了脖子,如同能夠滴出血來。

「你這是幹什麼?趕緊穿上衣服。」 Boss太囂張:老公,結婚吧 秦毅只是一愣神就反應了過來,連忙上去將輕紗提了上來,系好紐扣。

他完全不知道對方什麼意思。

他秦毅又不是一個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對於這種莫名其妙送來的女人,他即便生理上渴望,實則內心還是有些抗拒的。

「我……」若離緊緊咬著嘴唇,下半邊已經咬出了血跡,雙手緊緊的攥著衣擺,低著頭不敢說話。

「有話就說,如果你想用這種方法逼迫我做什麼,那你是打錯算盤了。」秦毅看到吱吱嗚嗚的說不出話來,當即是猜到對方有什麼要求需要他來做。

麻煩事秦毅可不想沾上。

「我,實不相瞞……秦天師武道通神,已經堪破化境,小女子若離在明勁上都停滯了數年,絲毫窺覬不到氣息的奧妙,連我師傅都無法教我……我……」若離指甲嵌入手心,一向驕傲的她,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氣,才能在秦毅面前說出這種話,由此可見她武道執念之深,已經到了骨子裡。

「你是想讓我教你突破明勁?掌控氣息的用法?」秦毅眉頭一挑。

他還以為這個女人勇敢獻身所為何事,原來就是讓他解惑武道上面的難題。

「我可以幫你,不過,我幫你有什麼好處?」秦毅似笑非笑的看著對方。

被秦毅這種目光盯得渾身發燙,若離下意識的又要解開衣衫,不過這一次他被秦毅眼疾手快的給阻止了。

「你就別想著用身體誘惑我了,我不吃那一套。」秦毅眼角微微抽搐。

他不知道是不是在這個丫頭眼裡,對付男人只有這麼一招。

「這樣吧,我的武道、經驗,也不是隨便傳授與人的,你想學可以,我也不逼你脫離師門重新拜師,不過以後我的命令你不能拒絕就是。」

秦毅即便是想要收徒,那也得對方達到標準才行,更何況對方已經有了師傅。

「我也不會逼你做什麼為難的事情,放心吧。」似乎是覺察到了若離眼中擔憂,秦毅補充說道。

「好!」若離眼中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對方連她的身子都不要,又會逼她做什麼呢?反正她若離無依無靠,也沒有什麼顧忌,不擔心秦毅會讓她做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

其實秦毅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對方好歹是武道界的人,而秦毅對於武道界是真的一概不知。

要說黑暗世界他倒是熟的很,在裡面混跡了兩年,闖出了殺神一般的名聲,可那是在國外啊。

所以他想培養一下這個丫頭,作為自己的人也好,有時候發生一些情況不會處於太過被動的局面,一些關於武道界的消息也能及時得到。

「你跟我過來。」秦毅招呼若離到了房間之中,這一幕恰好被狼爺看到,後者露出了一個曖昧的笑容,隨即悄聲離開,倒是沒有打擾。

所謂掌控氣息的方法對於秦毅來說非常簡單,但是若離這麼久都沒有領悟,必然是自身也有一定問題。

秦毅並沒有打算以經驗教她,那樣太費時費力了,他準備直接用銀針打開對方竅穴,讓其直接感悟到氣息所在,之後要做的就是將氣息運行到經脈之中,進而儲存到丹田。

這種法子也不是對每個人都適用,若離是因為根基極度紮實,若不是身體原因隨時都能邁進掌控氣息的境界,所以秦毅才會用這種法子。

等到若離坐好之後,秦毅微微掀開對方的輕紗,露出光潔如雪的後背。

扎針的過程很快,只是讓後者感悟氣息這個過程稍顯慢了一些,來來回回折騰了一兩個小時,連上課都耽誤了。

等到兩人出來的時候,若離臉色紅撲撲的,極度興奮,她緊緊跟在秦毅後面,乖巧的如同被征服的小媳婦。

而秦毅也是露出滿足之色,他是第一次使用銀針針灸之法將人竅穴強行沖開,沒想到過程這麼順利。

而這一幕落在狼爺眼中,可就不是如此了,他朝著秦毅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秦天師不光武學造詣強悍,別的方面同樣讓人佩服啊,佩服。」

瞧著他那曖昧的眼神,秦毅跟若離哪裡還不知道他腦子想歪了?

只是兩人也懶得解釋,畢竟這種事越解釋越黑。

等到秦毅去了學校的時候已經接近十點了,第一節課在九點四十的時候就已經結束,第二節課也即將開始。

只是秦毅到了教室后發現空無一人,看了看課表,這才知道原來今天第二節課是一堂公共課,公共課一般都在大教室上課,可以容納一百多人的那種教室。

而且這種教室經常會有佔位的情況發生。

這是佔位佔得並不是靠前的座位,還是最後幾排座位。

大學生活總體來說還是比較頹廢的,如同這種並不是很重要的課程,學生都喜歡在上課的時候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這種情況下後排座位就變得極其受人歡迎,也是被人搶佔的對象。

不過讓秦毅有些詫異的是,當他差不多踩著點進去教室的時候,靠著窗戶的後排居然還留著一排空位。

前面後面幾乎都坐滿了,就那一排空著,也沒有人佔座,上面更是沒有擺放書籍等等東西,就是純粹的空位。

秦毅心中有些驚喜,也沒多想就朝著座位走去,將裝書的手拎包放在桌子下面,拿出這節課需要的書籍,正準備打開書溫習,他忽然抬頭看到了王子夫王胖子,王胖子瘋狂的對著他使眼色。

「怎麼了?」秦毅有些莫名其妙。

而就在這時,他發現周圍不少目光都是盯著自己。

「自己臉上有花?」秦毅摸了摸自己的臉。

「兄弟,換個座位吧,這個座位昨天就被人預定好了,從今以後這節公共課這排位置,都不許占人。」坐在秦毅身後的一個男同學說道,眼中帶著一絲笑意。

「還有這種事?佔座還能隔天嗎?而且這上面又沒有放東西,憑什麼就要留給別人?」秦毅不解,從來沒有聽說還有這種規定。

「嘿嘿?憑什麼?當然是憑人家拳頭大了。」另一邊男生嘿嘿笑道,眼神中帶著看好戲的玩味之色。

「拳頭?」秦毅眉頭一皺,說實話,他還真沒聽過這種道理,難道還有暴力佔座的?老師不管嗎?

就在他想著這個的時候,上課第一道預備鈴聲已經拉響了,幾個人掐著點進來的。

整片教室一陣嘩然,很多後排的學生甚至站起來看。

一個女生從前門走了進來。

秦毅剛看到這名女生的時候眉頭一皺,他不知道怎麼形容。

從她身上秦毅看到了普通女人絕對沒有的氣質,即便是吳夢雪都沒有。

如果用一個字形容,那就是「冷」!不是高冷,是那種真正能讓人覺得骨子都冰寒的冷。

一個人的氣質能到這種地步,當真是非常神奇。

「凌寒冰,又看到她了,衡大真是沒有白來啊,世上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人群中傳來驚呼。

最強掠奪女主系統 「凌寒冰?她就是凌寒冰?」秦毅心中一驚,金衡大學的第一校花,也是他們體育藝術系的第一系花,果真是名不虛傳。

不過進來的並不止是凌寒冰一個人,後面齊齊的跟進來三名男子,就像是護花使者。

進了教室,三名男子很享受這種同學們的驚呼聲,徜徉陶醉在眾人羨慕嫉妒的海洋中。

「寒冰,我們給你佔好了座位,這邊走。」為首那名男子看樣子是三人組的老大,他溫柔的聲線讓女生陶醉,身材高大,臉蛋俊俏,是女孩子的白馬王子。

「嗯?」本來他正溫柔笑著,引著凌寒冰朝著後排走去,可他一抬頭就看到了他留好的座位上居然坐著一個愣頭青。 「你能不能不說話?」

「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沒說錯什麼,可你一開口就錯了!

葉靈忍住這樣的話,只瞪了他一眼。

一路回家,不跟他說話。

父母看見他倆,順口問了一句怎麼這麼早回來?

「天黑了。」葉靈沒好氣地說。

一旁的麥子洋默然了一下,隨後又若無其事的笑著:「陽陽說回來陪你們。」

看他多機智。

可是葉靈對他求表揚的眼神視而不見。

韓母在兩人身上看來看去,似乎出去一趟,和諧的氣氛又沒了,又像剛來的時候一樣。

這倆小年輕呀~

看著母親搖頭,葉靈有點懵,但是也順著某人的話說:「春晚不是要開始了么?回來陪你們看。」

「用什麼陪…」

雖然這樣說,可是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守在電視機前,嗑著瓜子,小的倆還時不時絆絆嘴,父母心裡也是樂的。

但年紀終究是大了,所以時間到了也就去睡了。

葉靈本也想上去,可是某人還在看。

「不睡?」休息時間到了。

「睡?」麥子洋真實意外。

「你喜歡看?」葉靈疑問,節目這麼長,還沒看夠嗎?

「不跨年嗎?」麥子洋也疑惑。

「跨過了。」 男神總裁小萌妻:總裁別逃婚 元旦的時候不是已經倒數過了嗎?

「這不一樣呀。」

「有什麼不一樣?」

「這個……」

「你是想等到00:00再睡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