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劉小禾笑著掃了一眼在坐的人,「你們是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是要跟他一樣嘞?」

大家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人,那可是慕容家修為極高的老人了,連他碰都沒有碰到來人,他們就更加不用想了。

「你們二人來此究竟是為何事?」

「你讓他去魔域抓我女兒,如今我來了,你說我能幹嘛?」劉小禾停頓了一下,吧唧了一下嘴巴,然後接著說,「我覺得吧,你坐那個位置太久了,想給你那個位置換個主子,你覺得如何?」

「你……」慕容皇帝的臉綠了。

劉小禾依舊笑盈盈的面容:「放心,那個位置還是你們慕容家的人坐,今天誰要是把他殺了,我就讓他坐上那個位置,從此以後不僅聖女宮的人護著你,就連魔域也會護著。」

「蠱族也會護著。」聲音是從殿外傳進來,大家再次看向大殿門口。

澋煜雙手背著背後進來,一雙眼睛犀利得能殺人,他走到爹娘的跟前,唇角上揚。

「爹娘。」

慕容家的人聽到這聲「爹娘」,不淡定了。剛才他們沒有聽錯的話,這個孩子是蠱族的人,而且聽他的語氣,似乎是能夠替蠱族做決定的人物。

「兒子你怎麼來了?」劉小禾好奇的詢問。

「聽聞慕容家的人要抓我的妹妹,自然就來了。」澋煜說完看向那高位上的慕容皇帝,「老怪物,這個位置你坐了近千年了,怎麼還沒坐膩?你的子孫們就沒有怨言嗎?」

澋煜說出了大家的心裡話,他們怎麼可能沒有怨言,可他們打也打不過,算計也算計不過,只能幹等著了。

慕容皇帝看了看眾人,臉色沉了一下。

「給朕殺了這三人,誰殺了他們,朕封他為太子。」

大家心動了。

劉小禾笑了起來:「哎喲,好大方呀,也不知道最後太子的下場會不會是跟慕容琦一樣,跟一條狗似的被拆遷。」

這話讓那些蠢蠢欲動的人動不起來咯。

「慕容皇帝,奉勸你一句,還是乖乖投降的好,免得很難看,到時候要是把你祖宗氣出來就不好了。」

慕容皇帝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出手攻擊劉小禾,可剛動用玄力,他的臉色就變了。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劉小禾一臉茫然的看著身邊的男人,楚雲笙表示自己什麼都沒有做,她便看向兒子。

澋煜淺笑,她便明白了。

「看來今天是不用我動手了。」

劉小禾說完撇了撇嘴巴,挽著楚雲笙的手退到一旁,把主場交給兒子。

大家也明白過來,瞬間看向澋煜的目光多了一絲恐懼。

開玩笑,一個六七歲的孩子,不動聲色的傷到了慕容皇帝,這是何等的恐怖?

當即就有人識時務為俊傑,拔出劍直接刺向高位上的慕容皇帝。

雖然慕容皇帝的玄力被牽制住,但還是能夠使出來,只是使用的後果如何,那就自然是自損。

可如今這種情況,他若是不使,那麼就會沒命,所以即便是自損筋脈,他也要出手。

慕容皇帝一出手,可想而知那個出手攻擊他人的下場。

有了第一個炮灰,剩下那些蠢蠢欲動的人不敢再動。

澋煜笑了起來,因為他要的效果已經達到了,然後飛身攻擊慕容皇帝。

敢動他妹妹的人,絕對不能留,所以慕容皇帝今天必須死。

慕容家的人因為楚雲笙跟劉小禾沒出手,大家沒敢動,因此整個大殿上的人看著慕容皇帝被打。

沒錯,就是被打的那一個,近千年的威嚴跟形象就在此刻毀了。

半個時辰后,慕容皇帝終於咽下最後一口氣,可眼睛依舊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劉小禾撞了一下楚雲笙的胳膊:「你兒子太可怕了,明明可以幾下把人殺了,偏偏要把人折騰半個時辰才弄死,這樣以後能娶到媳婦嗎?」

楚雲笙沒從自家媳婦的臉上看到一絲的擔心,反而看到樂此不彼的笑容,便白了一眼。

其他人也聽到了劉小禾的話,聽完后他們就不淡定了,覺得這個孩子就是魔鬼。

「恭迎新皇登位。」

有個年紀大的老者來到澋煜面前,畢恭畢敬的拜澋煜,其他人見此,紛紛隨同效仿,只有少數人不動。

澋煜掃了那些人一眼,沒有理會,對著眼前的一干人道:「沒興趣做你們慕容家的皇帝,給你們一天的時間,選出我們滿意的新皇。」

說完就走向自家爹娘,然後三人走了,不過走的時候丟下一句話。

「不滿意的新皇,死。」

這句話瞬間掐了那些萌動的人,他們第一時間想到就是睿王,很快慕容家族裡的幾個有聲望的老者去往了睿王府。

很快,禾記酒樓來了很多慕容家的人,把原本吃飯的客人嚇跑了。

劉小禾看著面前的人,笑了起來。

「你們的速度倒是挺快,這麼快就選好了新皇人選。」

眾人汗顏,這不就是這對夫妻希望看到的嘛,整個慕容家除了睿王一家,他們還真想不到別人了。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睿王說的那句「這是吾兒的養父養母」,因此唯有睿王當這個皇帝,慕容家才能保住。

睿王還不知這是什麼情況,一臉懵的看著慕容家幾位有聲望的長輩。

「睿王,如今只能由你主持慕容家的大局,還請睿王登上寶座。」

幾人說完,直接給睿王行君王之禮,身後其他慕容家的人緊跟著行禮。

睿王明白了,這些人是要他坐那個位置,笑了笑。

「本王無意那個位置,你們另選他人吧。」

劉小禾笑了起來,看來這個睿王也不是好糊弄的角色。

慕容家的人聽睿王拒絕了,一個個吃驚的看著睿王,而那幾位年長的老者臉色格外的難看。

因為此時的睿王給他們的感覺就是不識抬舉,若不是因為這對夫妻還有那個恐怖的孩子,他們才不會選睿王為新皇。

選他是他的榮幸,居然敢拒絕,真是不識抬舉。

劉小禾把這幾人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笑道:「既然睿王不願坐那個位置,那麼我想你們沒有必要留下了。」

劉小禾說完絲毫不給慕容家那幾個長者的機會,直接出手擊殺了他們。

從樓上下來的澋軒看到這一幕,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他跑過來詢問:「你玄力多少了?」

「托慕容琦的福,我的玄力一下子就到了靈境。」

「靈……靈境?」幾人說完就咽氣了,而其他慕容家的人大氣都不敢喘。

靈境,那是他們一輩子都不可能達到的境界,恐怕整個恆川大陸也找不出第二個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白君也是一位到達靈境的人,就在前不久楚雲笙也達到了這個境界,也是在澋湘澋瓊遇險的時候。

想到受驚的兩個孩子,劉小禾的臉冷了下來。

「你們慕容家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來招惹我。」

慕容家的人見這個女人要暴走了,一個個苦苦哀求睿王。

「求睿王登位。」

睿王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自家兒子,想要兒子打聽一下慕容琦做了什麼。

「澋湘澋瓊怎麼樣了?」

「受了一點驚嚇。」

慕容家的人傻了,就因為受了一點驚嚇而要滅了整個慕容家,這會不會太誇張了?

澋軒也愣住了,覺得應該不僅僅是受了驚嚇吧,如果僅僅只是驚嚇,姐姐怎麼可能會被激得玄力一下沖靈境。

「咳咳,你是要打算連同我一起滅了嗎?」澋軒清了清嗓門問道。

「你若是想死的話,我倒不介意送你一程。」

「呵呵,我還沒娶媳婦生子,怎麼肯定想死。」澋軒訕笑。 瞧著眼前的睿王跟澋軒緊張兮兮的模樣,劉小禾掩著嘴巴笑起來。

「逗你玩的了。」

呼~

睿王父子鬆了一口氣,其他人也鬆了一口氣。

雖然她是逗澋軒玩兒,但想滅慕容家的心是真,看著慕容家的那群人,便道:「從今以後,沒有什麼皇族,只有慕容家,而從今天開始,慕容澋軒就是你們慕容家新任家主,而慕容家跟聖女宮的那條什麼狗屁約定,作廢。」

「是。」慕容家的人只有服從,因為他們不想跟那幾位長老一樣下場。

睿王也沒意見,覺得這樣挺好,便道:「那慕容家以後與魔域永結友邦,楚夫人覺得如何?」

「姐姐,我不要做這個家主。」不等劉小禾回答,澋軒就抗議了。

「那你想幹什麼?」劉小禾板著臉問。

「幹什麼都行,就是不做這個家主。」

「葛凌發現一個晶礦,既然你不願在這裡做家主,那就去挖礦吧。」

大佬橫行娛樂圈 一聽挖礦,澋軒秒變卦,訕笑道:「那我還是做家主。」

開玩笑,挖礦那種苦力活,他這種小身板哪能去受那樣的罪。

劉小禾也並沒有真想讓澋軒去挖礦,畢竟所謂的礦她胡亂編的,不過慕容家這次是真的惹惱了她。

若不是發現得及時,澋湘澋瓊就要落入慕容琦的手中,要真的被得手,後果不堪設想。

想著,就對慕容家的人道:「這次我是看在澋軒的面子上才放過你們慕容家,如果以後慕容家的人膽敢再打我女兒的主意,那麼就別怪我血洗慕容家。」

聽到「血洗」二字,大家抖了一下,現在可不就已經血洗了嘛。

洪荒來了 睿王也被震懾到了,畢竟對方是一位靈境的高人。

……

處理完慕容家的事情后,劉小禾跟楚雲笙還有澋煜便走了,禾記酒樓恢復了正常營業,若不是慕容家的改變,大家都以為之前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場夢。

睿王看著兒子手中的紫魔琴,好奇的詢問:「這琴怎麼來的?」

「我這原身的父親給的。」澋軒如實回答后詢問,「這琴有什麼不對嗎?」

「這是慕容家家傳之寶,已經失蹤了幾千年。」

「幾千年?」澋軒吃驚,「難道那個地方的慕容家跟這裡的慕容家有關聯?」

「也不無可能。」睿王道,然後笑起來,「如今到了你手裡,或許這就是天註定。」

澋軒淺笑,他也覺得這是天註定,或許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好了。

楚雲笙劉小禾帶著兒子向魔域去,澋煜問娘:「為何不把慕容家其他人都殺了永絕後患?」

「天下間想要得到聖女宮聖女的何其多,殺得完嗎?」劉小禾問兒子,見兒子不說話,便繼續說,「既然殺不完,那就只能自己強大起來,唯有這樣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澋煜覺得娘說得沒錯,唯有自己強大起來,才不會被人牽著鼻子走。

「兒子明白了,這次看望妹妹后我就回蠱族閉關修鍊。」澋煜道。

劉小禾摸了摸兒子的頭,這個兒子懂事得讓她心疼,說:「不急。」

「娘放心,我會保護好妹妹們,不會讓她們受一丁點的傷害。」澋煜在心底暗下了誓言。

獨家蜜寵:無賴總裁明星妻 「娘知道你能做到,但娘不希望你壓力太大,你還只是一個孩子。」劉小禾淺笑。

一旁沒說話的楚雲笙一直看著自家媳婦跟兒子,不滿的道:「我還沒死,輪不到你來保護妹妹們。」

澋煜一聽爹這樣說,傲嬌的撅起小嘴,道:「你是你,我是我,我是她們的哥哥,我理應保護妹妹。」

「還學會頂嘴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楚雲笙抬起手就要抽兒子,不過也不是真打,就是嚇唬嚇唬,然澋煜很配合的躲在自家娘身後。

「爹,你現在可不是我對手。」澋煜絲毫不怕被錘的說出來,「雖然我的玄力不如爹你,但是我有小金。」

「臭小子,長本事了是不是?」楚雲笙伸手把人逮出來,然後提起來。

「娘,救命,爹要滅子了。」澋煜嘴上喊著救命,臉上卻是滿滿的笑容,很享受這種感覺。

劉小禾看兒子很享受的樣子,並未出手,而是站在一旁看著他們,臉上洋溢著笑。

「好了,時候不早了,趕緊趕路吧。」在父子二人玩耍了一會兒后,她開口提醒。

楚雲笙把兒子放下來,不過還是彈了他額頭一下。

「走吧,你娘發話了。」

「好。」

澋煜說完轉身來到爹身後,一躍而起趴在爹的背上。

「你這是幹什麼?」楚雲笙問。

「當然是讓爹背我啦。」澋煜雙手緊緊的圈在爹的脖子上。

「嘖嘖,剛剛是誰說要保護妹妹來著,這樣子能保護妹妹嗎?」劉小禾笑問。

澋煜把頭一抬,傲嬌道:「你剛才還說我只是一個孩子,現在我就只是一個孩子。」

「你本來就是一個孩子。」

劉小禾說完便走在前面,楚雲笙托著兒子的pi股跟上。

回到魔域的時候是夜裡,魔皇看著眼前的小子,整個人跟傻了一樣。

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看向楚雲笙跟劉小禾。

「你們生了幾個孩子,可還有?」

「就這三個。」劉小禾回答。看爺爺驚愣的模樣她就想笑,感覺還挺好玩。

「就三個了?」魔皇詢問,想確定一下。

劉小禾點頭。

「那他之前怎麼沒跟你們一起?」魔皇好奇,是什麼讓他們這麼放心一個七歲的孩子在外。

「他之前在蠱族。」

「蠱族?」

「沒錯,澋煜是蠱族的蠱之子。」

魔皇重新打量澋煜,孫女生的三個孩子,一個聖女、一個魔之子、一個蠱之子,這未免太會生了。

要是接著再生,那那個孩子會是什麼?

劉小禾見爺爺突然盯著她看,而且還是盯著肚子看,好看的眉微微皺了一下。

「爺爺,您盯著我肚子看啥?」

「在想你如果再生一個會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