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煙得意一笑,說道:「蘭蘭啊,葉風現在可有錢了,光這兩家飯店賺的錢,他一輩子都花不完了,你以後要為他管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反正你不管怎麼花,他都能賺回來!」

「那……不好吧,小風的錢也是辛苦賺來的啊!」

陳蘭倒是沒有被這一時的爽快給蒙蔽了眼睛,遲疑著說道,今天花這十萬,都讓陳蘭有種恍如夢裡的感覺。

「這有什麼好不好的,你是他的未婚妻啊,男主外,女主內,他負責賺錢養家,你負責貌美如花!」

柳如煙笑呵呵的說道,見葉風一直在後面偷聽著,便把陳蘭給拉到了前面去。

「你想想啊,以後葉風賺的錢越來越多,你的年齡比葉風還大,男人年齡越大越吃香,女人就是相反的,所以你更加要買點化妝品,讓自己時刻保持年輕的樣子,這樣葉風才不會對你膩歪的。」

柳如煙耐心的說了起來。

「這樣真的可以嗎?」

陳蘭有點遲疑,一直在農村老家呆著的她,對這些概念完全沒想過,也沒有想過要是葉風不喜歡自己怎麼辦,現在被柳如煙這麼一說,好像也有那麼點道理。

「當然可以了,化妝術可是亞洲四大邪術之一,就是個醜八怪都能變成大美女,你底子這麼好,不用怎麼化妝,化個淡妝絕對都能把葉風給迷死!」

柳如煙笑了笑繼續說道。

「真的嗎!」

陳蘭一陣心動,畢竟是女人,對變漂亮這件事是不會抗拒的,女為悅己者容,這話一點都不假。

「走,我們到前面的歐萊雅看看!」

柳如煙見商場的前面有個歐萊雅專櫃,立馬便拉著陳蘭快速的跑了過去。

葉風在後面看著這兩個女人的樣子,頓時感覺有點不妙。

總覺得蘭姐要被柳如煙給帶壞,從一個單純的女孩變成愛打扮的美人了!

不過葉風並不打算制止,蘭姐之前這十幾年一直在村子里過,基本都是忙著做家務,照顧家人,從來沒有享受過屬於自己的時間,現在就當做是一次重生吧,給她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葉風,快來付錢了!」

剛恍惚了幾分鐘的葉風,被柳如煙的一道聲音給喊了回去,一眼望去,柳如煙才朝他招手。

「來了!」

葉風快步走去,只見蘭姐的面前擺著一大堆的化妝品。

「來了就行,這是我為蘭蘭挑選的一個化妝品大禮包,你要不要看看價格?」

柳如煙見葉風沒說話,便解釋了一下說道。

「不用了,多少錢?」

葉風看向那個歐萊雅專櫃的櫃員,問道。

「一共是十萬三千七百五十六,把零頭去掉,一共是十萬三千!」

櫃員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單據,直接說道。

敗家娘們!

真特么敗家!

買個化妝品居然花了十萬多!

葉風一陣無語,不過也沒說什麼,乖乖的掏出銀行卡,直接刷了十萬。

「先生,刷好了,您的卡,收好!」

櫃員吃了一驚,原本以為這個男人會討價還價一番,或者怒罵自己的女人一頓,誰知道,居然這麼的爽快,十萬多,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刷了,太特么有錢了吧。

「小風,你……你……你真的刷了啊,都不說點什麼嗎!」

陳蘭也是吃了一驚,她也以為葉風會訓幾句,然後買少一點,可現在倒好,什麼話也不說就刷了,這反倒讓陳蘭有點緊張,她害怕葉風的心裡會有什麼別的想法,那就不好了。

「這有什麼可說的,買了就買了唄,十萬塊又不是多少錢,只要你喜歡,就是好的!」

葉風微微一笑,看著蘭姐那擔驚受怕的樣子,忽然有點好笑,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不就是點化妝品嘛,我葉風的女人,還有什麼化妝品是用不起的?」

這話一出,在場的三個女人都為之傾倒!

陳蘭自不必說了,早已經是一臉的懵逼,兩眼痴迷的看著葉風,這一刻,葉風就是她整個世界的太陽,照亮了她整個人生,別提多幸福高興了。

旁邊的那個櫃員兩手抓在一起,崇拜的看著葉風,有多少女人心裡都夢想著擁有這樣一個完美的男友,該花錢的時候花錢,不多逼逼一句話,太爽快了,可惜不是自己的男朋友,這個女人前世修了多少的福分,這輩子才能有這樣的際遇啊。

「行了啊,買好了我們就走吧,真是的,又餵了老娘一嘴的狗糧!」

柳如煙見葉風和陳蘭在一起幸福的對視著,這一刻,她就是個多餘人,忍不住就打斷了這個氛圍。

「柳姐,又讓你看笑話了!」

陳蘭一陣尷尬,紅著臉說道。

「沒事,她又不是外人!」

葉風哈哈一笑,說道:「既然蘭姐買了化妝品,柳姐你也選一套吧,今天我付錢!」

老公太霸道 「真的假的?你可別騙我,到時候買的太貴,你可不許賴賬!」

柳如煙先提醒了一句。

「買啊,我又不是沒錢!」

最後一個殺手 葉風一陣無語,催促道。

柳如煙二話不說,立馬開始挑選了起來,她這段時間為葉風也做了不少事,反正自己整個人都是他的,挑選點化妝品那也是應該的!

柳如煙是懂行的,自然不需要那麼麻煩,兩隻手隨便的拿了幾個瓶瓶罐罐的,一算,特么居然也要八萬塊!

「我靠……你這五個瓶子怎麼比蘭姐的這十個小瓶子還貴啊!」

葉風一陣無語。

「蘭蘭是新入門的,一開始還用不上這些,而且蘭蘭的皮膚那麼好,用多了化妝品反而不好!」

柳如煙解釋道:「我就不一樣了,年紀大了,要是再不多用點化妝品,走在大街上,都沒有哪個男人願意看我一眼了,哎……年紀大嘍,老嘍!」

「就你會說!」

葉風翻翻白眼,二話不說,又刷了八萬!

這可把歐萊雅專櫃的櫃員給樂翻了天,一下子賣掉了十八萬的化妝品,光提成,她都能賺翻了!

「哈哈,今天也不虧!」

柳如煙看著手裡提著的化妝品,笑了起來,總算也是敲了葉風一個大竹杠。

「走了!」

葉風喊了一聲,帶著蘭姐和柳如煙兩個人一起出了商場,晚上在飯店裡吃了一頓飯,三個人在外面的喜來登大酒店開了三間房。

葉風原本想和蘭姐開一間房的,但陳蘭卻不同意。

畢竟害羞呢!

有柳姐在一起,她總覺得怪不好意思的,葉風也沒強求,便開了三間房。

「時候不早,我就先睡了!」

陳蘭說完,便回了房間,關上了門。

葉風和柳如煙也都各自回了房間里,簡單休息了一下,打算沖個澡。

不過沖澡之前,葉風還特地將門給開著,沒有鎖上,他總覺得,等會會有人來找自己的。

「嘩啦啦……」

走進浴室里,剛沖澡一會,果然便有一道身影摸了進來,還躡手躡腳的,似乎是進來找自己。

葉風早已等候多時,便趁著對方不注意,直接拉著對方就進了自己的浴室。

「我就知道你會過來,你還真是等不及了啊!」

葉風哈哈一笑,他留門就是為了等柳姐過來的,畢竟兩個人有一陣子沒那啥了,今天在商場里那麼跳,肯定是等著自己呢!

只是,這一上手,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柳姐的身材明顯比現在懷裡的這個要胖一點,低頭一看,頓時一陣無語!

陳蘭!

居然是蘭姐跑進來了!

「小……小風,你……你在說什麼呢,你怎麼知道我要來啊!」

陳蘭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渾身都沒動彈,呆愣的問道。

額……

這怎麼回答?

葉風一時語塞,他總不能說自己是在跟柳姐說這個話吧!

「沒……沒什麼,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來找我的,對不對!」

葉風尷尬的撓撓頭,連忙解釋道。

「你……你……你先放下我,你的小……小弟弟……頂著疼!」

陳蘭的臉色早就羞紅一片,忍不住提醒道。

「好!」

葉風這才將蘭姐給放了下來,這麼一鬧,她身上的衣服也早就是濕透了。

「我……我就是來拿個充電器,我記得充電器在……在你的包里!」

陳蘭連忙說道。

「乾脆去把手機拿過來充電吧,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咱們聊聊天!」

葉風笑了笑說道,一臉的人畜無害,其實心裡則是在想著,怎麼把蘭姐給要了,對方都用找充電器這個理由進自己的房間了,他也沒必要再裝什麼柳下惠。

「好,我這就去拿!」

陳蘭的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說完,便快速的跑走了。

葉風也是一陣激動,多年的想法,今天晚上總算要實現了。

想到這裡,胡亂沖了一個澡,便準備出去,誰知,一道身影閃了進來,葉風以為是蘭姐,便說道:「你跑的挺快啊!」

「快什麼,你留門不就是在等我嗎!」

柳如煙一個閃身直接進了浴室,看著葉風,微微笑著說道。

「你……你……你怎麼來了!」

葉風一陣頭暈,今天晚上這是什麼劇情啊?

一個接著一個!

「老娘我今天要了你八萬的化妝品,又不是白拿的!」

柳如煙十分霸氣的說道:「白天要了錢,晚上來還債啊,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說完,便將葉風給按倒,靠在牆壁上,十分的強勢! 第405章

白天要錢,晚上拿身體還債!

柳如煙打的是這樣的算盤!

葉風一陣無語,他現在哪裡有這個閑心情去享受啊,特么蘭姐馬上要過來了。

「不行,現在不行!」

葉風一把將柳如煙給推開,認真的說道:「你先回房間,等會我再來找你!」

「什麼行不行的,你小子什麼時候也會變得這麼正人君子了啊,不是開玩笑嗎!」

柳如煙微微一笑,卻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直接說道:「趕緊的,今天晚上多來幾次,算我補償你的八萬塊!」

「柳姐,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那八萬就是我給你買化妝品的錢,又不要你這麼還!」

葉風無奈的說道:「我是那樣小氣的人嗎?」

「那可不行,該給的還是要給,你自己說吧,是八次還是十次,又或者是坐蓮式,還是推車式,你在上,還是我在上,你自己選!」

擦……

這麼一會功夫,柳如煙連什麼姿勢都給說了出來,葉風只能說:想的真特么周全啊。

「小風,我來了!」

這時,門外響起蘭姐的聲音,緊接著便推開大門走了進來。

這……

柳如煙一驚,這才明白為什麼葉風說現在不行,敢情是陳蘭要過來,她整個人也有點尷尬,躲在角落裡,正好是陳蘭走進來不會看到的地方。

「來了啊,你先在房間里呆著,我馬上洗好了!」

葉風趕緊說道。

「好,我知道啦!」

陳蘭說了一句,便朝著房間里走去,就沒有再去看浴室里的情況了,要不然,她會發現一個新天地的。

「你怎麼不早說!」

這時,柳如煙沖葉風使著眼色,分明就是在說,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陳蘭要來。

「我這不是沒來得及說嘛,還是你太急了!」

葉風也小聲的回答著。

「這麼說,還是我的錯了?」

柳如煙那叫一個冤啊,自己明明都主動過來了,不顧女人的矜持和面子,葉風還嫌棄!

這簡直就是沒有天理啊!

「那當然了,你都不聽我把話說完就自己走進來,難道還怪我啊!」

葉風一陣翻白眼。

「小風,你還沒洗好嗎!」

外面,陳蘭的聲音響起,問道。

「好了,好了,馬上就好了!」

葉風連忙說了一句,便拿起毛巾擦了擦,裹著浴袍,跟柳如煙說了一聲,讓她不要出來,這才走進了房間里。

「蘭姐,時候不早了,我們直接睡覺吧!」

葉風笑了笑,直接說道。

「這……這麼急啊!」

陳蘭臉色一紅,她很明白,自己今天晚上過來可能會遭遇什麼,她也已經做好了準備,反正這次她也許要留在天海大學讀成人教育,不如在今天晚上把自己交給小風算了。

好歹是第一次,陳蘭還是有點緊張,想著和小風多說會話,緩解一下尷尬和緊張的,沒想到,小風卻是如此直接的要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