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瑩仰起頭,目光中露出熾熱的光芒。

(PS:再說一遍,別熬夜等了,第二天看。我凌晨三點更新,都有可能。)

(本章完) 天沙星,一個顆微不足道的小星球。

在南方星域上萬個星球之中,它是那麼的不起眼。

體積小,靈氣弱,沒出過大能修士,也沒發生過大事,註定不會被人記住。

但是現在,很多人都記住了這個星球,記住這個星球一座叫做南山的山峰。

因為一個無名小卒,要在這座山峰之上,挑戰天空城。

這個世界上,不缺乏好事的人。

無數的修士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在南山上空聚合,準備見證這一刻。

南山上空,此刻圍了數千上萬的修士,很多都是附近幾座懸浮城的修士。

浮雲城,望風城,海景城,周圍一萬公里的三大城,很多的修士匯聚在這裡。

「柳城主,柳姑娘,沒想到你們也來了,真是讓人意外啊!」

人群之中,一名外表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走到他們面前笑道。

來人是海景城的二少爺,城主海大貴的二兒子,海洋。

海洋跟柳仁父女是老熟人,當初海大貴可是帶著海洋,上門提了幾次的親,結果都被柳若依拒絕了。

「這不是閑著嗎,正好出來看看。」柳仁呵呵地笑了一下,問:「對了,海城主呢?」

「我父親在那邊跟朋友閑聊著,瞧,過來了。」海洋指著前面一個腆著肚子的中年男子說道。

別看海大貴肚子那麼大,但是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一點都不像動作遲鈍的樣子。

「喲,這不是柳城主嗎,失敬失敬。」海大貴走了過來,打了一下招呼,笑道:「柳姑娘,海洋可是一直都惦記著你,還說非你不娶呢!」

「海城主,你這樣可是會影響我跟海洋之間的友誼哦!」柳若依世故地笑道。

這話說得再明白不過,她跟海洋之間,只是朋友關係,不可能往那方面發展。

「海洋,人家柳姑娘可看不上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海大貴拍了拍海洋的肩膀。

海洋有點尷尬,不過還是說道:「若依,只要你不嫁一天,我就不娶。」

「海洋,你這不是讓我難做嗎?」柳若依臉上,故意裝成為難的模樣。

「感情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現在沒來電,說不定以後會來電呢?」柳仁笑著打破尷尬。

「柳城主說得對,感情這東西,誰說得准,也許你們突然對上眼了呢?」海大貴哈哈笑道。

四人寒磣片刻,柳仁這才進入正題問:「海城主,對於今天的約戰,你怎麼看?」

「自從天空城約戰傳出之後,我派了刺衛去查,誰知道查了兩天,對於這個葉宏的信息,一點都查不到。他從哪裡來,來幹什麼,有什麼背景,一片空白。」

「你們刺衛可是有名的情報部門,如果連你都查不出來,這麼看來,這個葉宏還真有可能是其餘星域過來,就是不知道是十大邊遠星域過來的,還是亂星海其餘三大星域過來的?」柳仁問。

亂星海在宇宙中心,有東南西北四大星域,每一個星域都有尊者,之間由蟲洞連通,往來甚少。

除此之外,宇宙還有十大邊遠星域,按照實力排名分別是:宇宙星域、太陽星域、混沌星域、真武星域、劍道星域、三界星域、鐵骨星域、五行星域、極寒星域、黃土星域。

「邊遠星域之中,很少有這麼厲害的修士,就算有,過來也會很低調,畢竟對亂星海不熟。我有點懷疑他是從亂星海其餘三大星域過來的。」海大貴說道。

「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比較大,畢,整個南方星域,很少見到這樣的強者。」海洋說道。

四人正在商量的時候,突然遠處天邊飛來一片人影,少說也有三四十人。

「天空城的人過來了。」不知道誰說了一句。

所有人的目光望過去,片刻之間,那三十多人全都來到南山之上。

為首兩人,正是天空城雙傑衛道子跟李錄,他們背後跟著三十多名修士。

「天空城好大的排場,一出手就是三十多名金丹巔峰,實力真是讓人震驚。」

「不愧是天空城,底蘊真強。」

「他們與其說在約戰,不如說是在揚威,借著這個機會,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們不是好欺負。」

四下的人議論紛紛。

「陸天罡怎麼沒有來?」海洋奇怪地問。

「陸天罡心比天高,如果他出面,豈不是給葉宏面子了,他故意不出現,就是讓人覺得,葉宏還沒有資格跟他叫板。」海大貴說完,話音一轉道:「不過,我猜測陸正罡不會就手旁觀的。」

「你的意思是,他來了,只不過沒有現身?」海洋震驚地問。

「哈哈,海城主跟我的猜測一樣。」柳仁笑道。

這時候,天空雙傑已經帶著人來到南山之上。

「姓葉的來了沒有,是不是不敢過來了?」衛道子大聲喝道。

這一聲響,就像一聲炸雷一樣,遠遠地傳出去,飄出十幾公里。

周圍的人,紛紛四顧,想看看葉宏來了沒有,但是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正在這時候,突然南山之下的森林之中,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怎麼這麼久才來,我都等你們老半天了。」

「快看,葉宏在那。」眼尖的修士指著下面的樹木說道。

眾人紛紛望過去,目光穿過層層樹林,只見那裡的草地上,躺著一名白衣男子,身穿白色盔甲,五官精緻,氣宇軒昂。在他身邊放著一把銀色長槍,槍身通體發亮,槍頭刻著龍頭圖騰,槍尖帶著三縷黑色長須。

帥氣,不羈。

「他就是葉宏嗎,果然氣勢不凡。」柳仁嘆息道。

先前女兒說的時候,他還不覺得,現在一看,果然不同凡響。

「柳城主,你看他身邊那支長槍沒有,龍鬚無風而動,隱隱之間似乎有龍嘯之聲,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的兵器。」海大貴道。

「面對天空城幾十名金丹修巔峰修士面不改色,好膽識。」海洋說道。

哪知道柳若依搖了搖頭:「他不是葉宏。」

「什麼,他不是葉宏,那他到底是誰?」柳仁震驚地問。

「我也不知道,我從來沒見過他。」柳若依搖了搖頭,道:「咱們看下去就知道了。」

(本章完) 衛道子目光落到卓無雙身上,怒喝:「你是誰,葉宏呢?」

卓無雙從地上一彈而起,龍鬚槍在手中飛舞出一道漂亮的孤線。

他嘴角上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就憑你們這些渣渣,也配我師傅出手,先過我這關再說。」

「什麼,他不是葉宏,是他的徒弟。」

「葉宏自己不出手,派個弟子過來算什麼?」

「只有兩個原因,一是害怕,不敢出手;二是根本就不屑出手,看這情況,顯然是後者。」

周圍的人,目光紛紛落到卓無雙身上。

「洪四,去會會他。」衛道子朝背後一名手下說道。

當下,從人群之中走出一道人影,是一名金丹巔峰修士,在這群人之中,實力算是比較強的。

「臭小子,識相的乖乖把葉宏叫出來,我可以留你一條狗命。」洪四喝道。

卓無雙咧嘴一笑,右手握著龍鬚槍,指著那男子道:「只要你能擋住我的槍,我就把他叫出來。」

「儘管來吧,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手段。」洪四喝道。

卓無雙手臂一伸,長槍光芒大盛,槍尖之上,暴射出一道龍影,咆號著朝洪四衝去。

一時之間,整個半空,全都是龍嘯之音。

「貫日式。」

暴風般的攻擊朝洪四攻去,整個半空,都被這長槍的光芒閃爍著。

好一招貫日式,名如其招,白虹貫日,真有千軍萬馬攻勢。

氣勢所至,整把銀槍似乎能感受到殺氣,嗡嗡地響了起來。

洪四施展長劍防守,只聽聞叮的一聲,長劍斷成兩截,槍芒去勢不改,在他肩膀上刺穿一個大洞。

一招,僅僅一招,卓無雙就將洪四打敗,頓時震驚全場。

「這怎麼可能?」

「相同境界,居然被一招擊敗。」

「這傢伙的實戰力也太恐怖了吧!」

四下的人,全都被卓無雙的出手嚇到了。

衛道子臉色很難看,看了一眼被重傷的洪四,見他沒有生命之憂,當下喝道:「陸山,朱九,段子民,慕容北方,陸放,你們出手。」

當上,五道人影從他身後出來。

這五人,全都是金丹巔峰,實力比起洪四隻強不弱,現在五人同時聯手,他就不相信,他還能贏。

卓無雙看了他們五人一眼,冷嘲道:「人數太少,還是一起上吧,省我一個個出手解決。」

「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納命來。」

「讓你看看我們天空城的底蘊。」

「受死吧!」

五道人影,從五個方向,朝卓雙無狠狠地攻擊過來。

面對五人聯手,卓無雙絲毫不懼,手中的龍鬚槍,像是感覺到他的戰意一樣,越發耀眼。

「千人刺!」

卓無雙身影在半空之中快速移,幻化出五道殘影,就像分身一樣,每道殘影都跟他一樣,手握銀槍。

刷刷刷刷刷……

五道聲音同時響了起來。

每一下刺出,都是一道無以倫比的槍芒,帶著龍嘯虛影,所向披靡。

五名修士,三名硬撼,兩名躲避。

躲避的安全無事,硬撼的跟先前的洪四一樣,直接就兵器被毀,身受重傷。

剩下的兩人,遠遠地躲開,不敢置信地望著他,就像見鬼一樣。

這個傢伙,實戰力也太恐怖了吧!

衛道子臉色十分難看,對方實力到了這種地步,已經不是群攻可以解決了,再叫人出手,也只是送死。

他當下看了身邊的李錄一眼,說道:「你去會會他。」

李錄搖了搖頭,說道:「衛兄,你還是親自出手吧,我的實力,顯然不是他的對手。」

衛道子冷哼一聲,這才從人群之中出來,從身上拿出一把彎刀,來到卓無雙面前,跟他迎面相對。

「早就應該親自出手了,打完我好回去修鍊。」卓無雙舉著長槍,遙指著他。「出手吧,別磨磨蹭蹭。」

衛道子冷哼一聲,突然出手了。

前一刻,他還在千米之外,下一刻已經到了卓無雙面前,彎刀劈出一道孤形刀芒,朝卓無雙劈去。

「還行,沒我想像之中那麼廢物。」

卓無雙長槍一指,槍尖一道寒芒刺出,跟刀芒相撞,在半空之中炸開。

頓時罡風四身,風起雲湧,威壓逼人。

「裂天式。」

卓無雙一聲大吼。

氣勢所至,整隻銀槍似乎能感受到殺意,嗡嗡地響了起來。

下一刻,如同暴風雨一般的攻擊,朝衛道子腦袋上,劈頭蓋腦地攻去。

那氣勢簡直如同長河落日,威勢逼人,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場外很多人驚呼起來,全被卓無雙這一招氣勢感染。

衛道子不輸勢,手中彎刀同樣劈出無數的刀芒,朝卓無雙殺來。

雙方你來我往,在半空中大戰起來。

很快,雙方就戰了十分鐘,依然不分勝負。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衛道子已經漸漸落在下風。

論元氣程度,雙方差不多;但是論及武技,卓無雙顯然技高一層,而且龍鬚槍在他的手裡,彷彿有生命一樣,威力加持不少;這樣衛道子根本不是對手。

衛道子越戰越心驚,步步緊退,終於忍不住說道:「李錄,別愣著,快出手。」

李錄一直在旁邊看著,但見衛道子越戰越退,頓時就知道他不是對手,當下從身上掏出一紙扇攤開。

啾啾啾啾!

無數細小的白色寒芒,朝卓無雙激射出去。

卓無雙不敢大意,退飛出去。

哪知道,李錄根本就不給他機會,手中扇子之中,不斷的白光射出來。

另一邊,衛道子終於有了喘氣的機會,跟朱錄一起,兩人聯手大戰卓無雙。

場下的人,全都震驚不已,天空雙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聯過手,沒想到這次居然聯手對付一個陌生人。

卓無雙一邊防禦,一邊反擊,無奈對方實力太強了。

無論是衛道子,還是朱錄,兩人實力都比卓無雙差不了多少,現在聯手,卓無雙一時之間,也討不了好。

……

遠處,山林之下中。

葉雄站在一株樹上,利用木隱術,將自己的身體隱藏起來。

身體幾乎全都融入樹榦之中,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發現他的行蹤。

「無情,你們去幫幫無雙。」葉雄朝芥子石頭喊道。

片刻之間,一道人影就從裡面出來,來到他面前。

「主人,要死還是要活?」無情問。

「打敗就行了,別傷性命,當然,如果對方想先下殺手,可以殺。」葉雄說道。

「師傅,我明白了。」無情衝天而起,化成一道流光,插入大戰雙方中間。

「兩個打一個人,你們丟不丟人?」無情罵道。

他剛出現,現場又是一陣騷動。 「臭小子,你又是誰?」衛道子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