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

綠眼女王輕挪著自己的腳步走到了陸方的面前,抬手摸在陸方的臉上。

「我的這毒你可喜歡?其實奴家也早在你的身上下毒了呢,不然怎麼安心在你身旁呆著呢?」

綠眼女王這樣說著,輕輕的撫摸著陸方的臉。

「該死的!」

陸方這才恍然大悟,自己為什麼在這一段時間裡運功的時候,總感覺自己的氣血有一些不順暢,還以為是自己在之前的時候受了重創,可是沒有想到,居然是綠眼女王在自己身上下了毒。

「你還真夠狠的。」

陸方咳嗽了兩聲,眼睛之中帶著冷意對著綠眼女王說道。

「哈哈!」

綠眼女王似乎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不也夠狠的嗎?居然也在我的身上下毒,難怪我就覺得這幾天你熱情的有點過分,果然,你還是個壞傢伙呢。」

萌寶孃親禍天下 綠眼女王靠近了陸方,在陸方的耳旁小聲的說道。

只是說著,兩人都覺得有些不對勁,身上除了有毒素之外,似乎還有著一股燥熱,這種燥熱從內而外,瀰漫在兩個人的身上。

「你做了什麼?」

陸方睜大了眼睛,對著面前的綠眼女王說道。

「為什麼我感覺身上好燥熱?」

只是話還沒有說完,陸方就感覺自己的嘴巴已經被堵上了,面前的綠眼女王居然就在這個時候親吻了上來,吻住了陸方。

「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一時間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原本想要一把推開綠眼女王,可是這時不由自主的把綠眼女王給抱住了,對著綠眼女王狠狠的吻了上去。

綠眼女王似乎是想要推開陸方,但是一隻手才剛剛推開,又一把緊緊的摟住了陸方,帶著一些不舍。

「天老,這是怎麼回事?」

感受到這種情況變化,陸方一時間臉色大變。

天老似乎也沒有料到這種事情的發生,沉默了一會,才開口說道:「肯定是毒素混合在一起形成了烈葯,讓你們兩個直接催情了,這種情況我也沒有料到。」天老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只是話音還沒有落下,就感覺陸方已經撲在了綠眼女王身上,開始撕扯起來的衣服。

「你這混蛋,我絕對不會饒你的。」

綠眼女王發出一聲尖叫,眼眸之中帶著迷離之色,又帶著一縷掙扎之色,緊緊的摟住了陸方,乾柴烈火,一觸即發。

天老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只得搖了搖自己的頭,喃喃的說道:「這天數不可定,真是無奈,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天老說完,就在陸方的神識之中,消失不見,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陸方只感覺酣暢淋漓,一次又一次。

沉浸在這美夢之中,不想醒來,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這才感覺到自己的胸前一痛,這才睜開自己的眼睛。

只見綠眼女王出現在自己面前,這是已經穿好了衣衫,冷冷的看著面前的陸方。

「咕嚕!」

那一種美妙的感覺還瀰漫在自己的身上,一低頭就在面前看到了地面上還有著一點血跡,這讓陸方一愣。

「我的胸口。」

陸方低下自己的頭,就看見在自己的胸口之上出現了四個牙印。

「你!」

看著面前的綠眼女王居然在自己胸前用毒牙咬了四個印記出來,這讓陸方十分的惱怒,狠狠的盯著面前的綠眼女王。

綠眼女王,卻面帶冰冷,眼神之中如同十二月的寒冬是那麼的凜冽,就這樣沉默的看著面前的陸方。

「放心好了,不會死人的。」

只見綠眼女王這樣的說道。

「我的傷勢恢復了?」

聽著面前的綠眼女王的話,陸方卻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那些重傷,這時候居然全部都是恢復了,這讓陸方一時間露出了驚詫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的眼眸之中滿滿的全部都是不敢置信。

「我原本是想要殺了你的,但是你之前救了我,所以我願意給你一個機會,等你什麼時候修鍊到靈神期,就可以來八千大山找我。」就在下一刻,綠眼女王直接扔出了一個令牌,飛到了陸方的手中。

陸方看見了自己手中令牌,眼眸之中帶著不敢置信。

「綠眼女王要給自己一個機會?這是怎麼回事?」陸方手中握著令牌,就這樣站在那裡,整個人都是蒙掉了。

「咕嚕。」

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看著綠眼女王那美妙的身姿,陸方只覺得自己的心頭有著一陣的火熱。

「那…」

陸方想要上前擁抱綠眼女王,只見綠眼女王卻倒退了一步。

「要是一百年以內你沒有抵達靈神期,到時候我會找到你,並且殺了你。」綠眼女王說完,轉身就是化成一道遁光消失不見。

就在這天空之上的另外一頭,有著另外一道遁光而來。

這時碰上綠眼女王的遁光,發出了一聲大笑之聲:「綠眼女王,哪裡逃,我這次可是專門過來找你的呢。」

只見天空之上這個人帶著一些猖狂的語氣說道。 「出事了?」

陸方聽到天空之上那傳來的猖狂的笑聲,立刻就衝出了這山洞之外,抬頭向著天空之上,看了過去。

就在這天空之上,原本就要離開的綠眼女王,居然就被直接攔在了這天空之上。

「是誰?居然敢擋綠眼女王?」

陸方的心裏面一下子湧出了一種擔憂,看著天空之上的綠眼女王,心裡有著一種莫名的擔心,生怕綠眼女王吃虧。

這種擔心就像是發現自己的女朋友有一段時間聯繫不上,或者碰到了有可能出現危險的事情的時候,另一種擔心和擔憂,有著一種莫名的緊張,似乎自己的女朋友就陷入了危險之中一樣。

「是那個道士?」

在之前的時候,陸方,差一點就在這道士的襲擊之下而身亡。

原本陸方還沒有搞清楚道士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卻已經完全想明白了,這道士之所以襲擊了小鎮,就是為了抓住綠眼女王,綠眼女王在之前的時候已經受了重創,正好方便追殺,抓住綠眼女王。

綠眼女王可是八千大山一方妖王,家底那可是渾厚的不得了,雖然是因為某些事情呆在這風雲鎮之中,但完全不可小覷。

只是天有不測風雲,四大妖王在風雲陣圍攻綠眼女王,事情一出,在風雲鎮的修鍊者,全部都是震驚。

五大勢力也全都將目光放在了綠英女王和這四大妖王的身上,一點也不明白,四大妖王為什麼突然襲擊綠眼女王,但是其中也有投機者,認為綠眼女王肯定是受了重傷,所以特地過來撿便宜,想要抓住綠眼女王。

只要抓住綠眼女王,那不就可以發一筆橫財?

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但是有實力又有自信的,卻是十分的稀少。

這道士也是靈神期,但是並不是綠眼女王的對手,之前的時候在綠影女王的手中吃過虧,有了這麼好的機會,自然是要來撿便宜。

看著面前的綠眼女王,只見這道士哈哈大笑著。

「真是太不容易了,我還以為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從你手上找回來場子,可沒想到你居然被打成了重傷,這真的是令人太開心了。」

道士冷冷的說著,看著綠影女王的眼神就有些不善。

綠眼女王站在這雲端之上,臉上還帶著一些殷紅,正是之前的時候和陸方在一起歡天喜地的時候所留下來的痕迹。

這道士看著綠眼女王,眼眸之中頓時露出了驚詫的神色。

「嘿嘿!」

一時間壞笑了起來。

「女王,你這臉紅成了這副模樣,不然也不至於連氣血都控制不住,你之前的傷勢還沒有恢復吧,要不我們打一個商量,你把寶物全部都交給我,我就可以放過你一條生路。」只見道士就這樣的壞笑著說道。

「你找死。」

綠眼女王冷哼了一聲,就抬起了自己的手,直接打出了一掌。

隨著綠眼女王的這一種,只見這天空似乎也隨之而被劃破,整個人瀰漫著一股強大的氣息,眨眼之間就已經殺到了道士的面前。

道士原本還在做著美夢,幻想著綠影女王可能會在自己的胯下臣服。

可這時看到綠眼女王如此恐怖的威勢,一時間發出了一聲驚叫,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倒退而去。

「怎麼可能!」

道士臉上帶著驚恐,不敢置信的說道。

一時間只好倉促出手,手中的拂塵化成了滿天毒刺,一根接著一根,向著綠眼,女王自取。

只見整個天空之中,都瀰漫著兩股可怕的力量。

一方面是綠眼女王,出手之間天搖地動,就連這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要爆炸了一般,在另外一邊。

「這才是預演女王的實力吧。」

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心裡頭卻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在之前的那些事情,只覺得自己的心裡頭有著一團火在燒,用力的捏著自己的拳頭。

「你等著,我一定會追上你的。」

陸方看著天空的綠影女王,喃喃自語的說道。

「我可不會那麼容易就認輸。」

陸方臉上帶著凝重說道。

天空之上,綠眼女王強勢無比,直接壓住了這道士,在這天空之中,有著無比的威勢,連連出手。

空氣之中帶著綠色的光芒,接二連三的出現。

「這道士完了。」

就在這時,陸方聽到自己的耳旁傳來了天老的聲音,只聽天老帶著一聲感嘆說道。

就在下一刻,只見天空之上的綠眼女王就在這一瞬間居然就真的現出了原形,化成一條巨蛇。

只是這條巨蛇的頭上卻有著兩隻小角,變成了蛟的形狀。

「這是化蛟了?」

想到這裡,陸方一時間睜大大的眼睛,眼眸之中帶著凝重,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狠狠的咽了咽自己口水。

「這是怎麼回事?綠眼女王之前的時候還不是這個樣子,現在怎麼可能就要化蛟了?」陸方一時間睜大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是誰要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臉茫然,甚至驚呆了。

「我知道了。」

就在這個時候,天老開口說道。

「天老,你知道什麼了?」

陸方連忙焦急的問道,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哈哈!」

天老開口說道:「還真是你小子走大運了。」只見天老開口說道,臉上帶著笑意洋洋,拍了拍陸方說道

「什麼?」

「你小子還不清楚吧。」

就在下一刻,只見天老開口說道。

「你的體內有著真龍血脈和綠眼女王在一起的時候,綠眼女王的功力促進了你體內血脈的變化,而你的血脈又引導著綠眼女王身體之內的血脈蛻變,現在已經化成蛟蛇,不,有可能是蛟龍。」

隨著天老的話,陸方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還可以這樣?」

說到這裡,就感應了一番自己身體之內血脈的變化,這時才發覺自己體內的血脈濃度變得更多了。

「果然有進步,我體內的修為似乎也變得更強了。」

只見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看來我的身體素質的確是發生了獨特的變化,陸方狠狠的咽了咽自己口水。

「死!」

就在下一個瞬間,綠眼女王直接一掌打在了這道士的頭上,道士發出了一聲怒吼,只感覺自己渾身骨骼都在這一瞬間,似乎都被打裂了,這個天空之上直接摔了下來,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你怎麼可能會恢復的這麼快?」

道士眼睛之中帶著,不敢置信,又狠狠的重新再一次栽倒在了地上,氣息已經斷絕,就這樣死去了。

綠眼女王只是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屍體,轉身就走了。

看到綠眼女王就這樣離開,天老聯盟催促的說道:「快走,那裡說不定會有寶物。」

「好!」陸方這時也已經反應了過來,一雙眼睛之中帶著炙熱,大步的向著前面而去,心裡頭有些火熱。

剛才這道士被擊殺,說不定在這到處的身上會有什麼寶物。

穿過森林,發現了地面上的一個大坑,周圍泥土四濺,就在這大坑之中,躺著一個人,這個人人雙目無神,已經死掉了,正是之前的道士,只見這道士衣服都是完整的,居然保存完好。

經過一番摸索,陸方果然在屍體的身上找到了不少的寶物,一個空間戒指,還有這許多丹藥,身上有著一個拂塵,其中帶著詭異的力量。

「這可是件好寶物。」

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

就在陸方摸完屍體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了,聽到了天老一聲嘆息:「你這小子也不摸索乾淨,你難道沒有發現這一身道袍其實也可以拿來用嗎?」只見天老這樣的說道。

天老恨鐵不成鋼的說道:「這道袍居然能夠在靈神期的交手之下沒有一點的破損,你覺得不會是一件寶物嗎?」

「嘶!」

聽到這裡,陸方一時間倒吸了一口涼氣。

「沒錯,這道袍那也是一件寶物啊。」陸方這樣的說著,一時間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喃喃的說道。

「太可以了。」

陸方說到這裡,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睛之中帶著些炙熱,把道士身上的道袍也給扒了下來。

看著面前光露露的道士,陸方長嘆了一聲。

「你我好歹也是相識一場,雖然我看不慣你的行為,但人死為大,入土為安。」陸方說著抬手就是一點,只見一團火花落在了這道士的身上,就在下一刻,只見這道士身上一下子就被火焰所包裹。

熊熊燃燒著的火焰,徹底將道士化為灰燼,只剩下幾節骨骸。

陸方抬腳一踩,將這地面上的骨骸埋葬,這才轉身離開,陸方離開不久,綠眼女王才從這一棵樹木之後走了出來。

看著離開的陸方,綠眼女王似乎有些糾結。

抬起的手放了下去,眼眸之中的殺氣,也緩緩消失不見,最後只是化成了一聲長長的嘆息。

「希望我們再也不見。」

綠眼女王說著,又不停的回頭看了一眼陸方離開的方向,眼眸之中帶著不舍,最後只是搖了搖頭,轉身徹底離開。

陸方走著,心裏面卻有著一種酸楚的味道,瀰漫在自己的心裡頭,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穿上了道袍。

將道袍穿上,陸方只覺得自己身上氣勢頓時一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