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局勢?”

蔣黎明嘲笑我,“你師父都跑了,白無常也不敢和我打,你還想和我打?請神對你的負擔不小吧?你能夠站着就不錯了,還是乖乖的等死吧。”

我儘量的讓自己笑了起來,笑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在最危險的時候笑出聲的時候,心底的恐懼也會減少很多。“蔣黎明,你總覺的自己可以算計到一切,可你也別忘記了,我還沒有死,我只要沒死,你就不算成功。”

蔣黎明冷哼一聲,身周有黑氣開始沸騰了,如巨蟒一般盯着我。

我拉開了上衣,露出了我的胸口,我拿起了朱雀丹筆,朱雀丹筆內還蘊含有一定的法力,而且今天的經歷也讓我逐漸的瞭解到法力的強大,隨着心底的想法生成,朱雀丹筆前邊出現了一個如尖刀一樣的紅色光芒,我把朱雀丹筆對着自己的胸口就劃了過去,很疼,如被鋒利的刀割了一下一樣。

但是卻並沒有血流出來,因爲都被朱雀丹筆吸收了。

這只是一支筆,但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它竟然可以吸收掉我那麼多的鮮血。吸收了我的鮮血之後,朱雀丹筆的光芒就更加強烈了,甚至如火把一樣。

“呼!”

我剛完成了這個事情,就有一股黑氣化爲巨蟒衝了過來,我條件反射的拿着朱雀丹筆擋了過去,頓時一道火光乍現,直接把所有黑氣給打散了。

蔣黎明的眉頭皺了起來,又是幾道黑氣衝了過來。

我雖然被震的後退,但是每一次我都抗住了,沒有倒下!

高陽說的沒錯,九死一生並不是死局,如果我還沒有放棄的話,蔣黎明就殺不掉我!

簡單的交手後,我的信心大增,我感覺朱雀丹筆的力量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的多。特別是吸收了我的血液之後,好像威力就更加強大了,甚至我的血液好像還能夠給它提供力量。

蔣黎明臉色難看,“你這該死的東西,到了現在還不知道進退,非要魂飛魄散你才甘心嗎?”

我笑說:“蔣黎明,沒有必要嚇唬我吧?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再說這個還有意思嗎?”

蔣黎明冷哼,手中再度出現了掌門玉印,“既然你非要死的明白,那我就成全你。” 蔣黎明的眼神很冷,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會怕他。

但是這個時候,不會了,那隻會讓我覺的,其實也不過就是那麼一回事罷了。

重生之日本投資家 我握着朱雀丹筆,我現在想的很簡單,大不了我就和他同歸於盡,我陳二狗也不是那種豁不出去的人。我剛纔劃破的胸口,現在已經不流血了。

可朱雀丹筆散發出的光芒依舊還在,看起來是那麼的醒目,就好像是夜裏的火把一樣。

蔣黎明舉起了手,掌門玉印也在發光,不過不再是之前的那種光芒了,而且是摻雜着黑氣。

我開始畫符,不想再等什麼了。

我最熟悉的還是五雷驅鬼符,在我看來,現在的蔣黎明就是一隻惡鬼,而且他的情況本來就是半人半鬼,所以我把他當鬼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就在我的面前畫了一道五雷驅鬼符,火紅色的符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了這種事情的話,我肯定會把這種情況當做是電影特效,我心底也是明白的,這個世界連地府、鬼都有,那麼有這種情況還是什麼特殊的事情嗎?

這是法力的一種具體呈現的方式,我剛畫完這道符,就看到五雷驅鬼符的四周出現了噼噼啪啪的聲音。

所謂五雷,正是五行雷,金雷、木雷、水雷、火雷以及土雷。不過並不僅僅是字面上的那種意思那麼簡單,我只看到五雷驅鬼符的四周出現了五個光圈,有五團不一樣的雷電在攢射着,看起來非常的詭異。

“五雷轟頂,誅殺鬼邪,急急如律令,赦!”

我握住朱雀丹筆對着五雷驅鬼符的中心處猛地點了一下,頓時一道虹芒穿過五雷驅鬼符,就好像是人衝進了漁網裏一樣,然後拖着漁網往前衝去。所過之處,風聲非常的大,連我都快無法睜開雙眼去看了。

我向旁邊走了幾步,然後盯着蔣黎明,想要尋求到一個好的機會,爭取一次性把蔣黎明拿下。同時我暗暗捏訣,嘴裏在不斷念着咒語,五雷驅鬼符我最是熟練,所以剛纔是幾乎不用唸咒的,可如果我念咒的話,那麼下一次畫的將會更快。

我看到蔣黎明擡起了手,對着五雷驅鬼符就砸了過去,他渾身都是黑氣,不斷涌動着,就好像是水流一樣把他自己護在了中間。

“轟!”

一股驚人的風浪暴起,差點就把我給掀飛了。

“啊啊啊啊!”

風浪中,彷彿有無數的鬼魂在淒厲的慘叫,我看到蔣黎明前邊的黑氣破了一個窟窿,就連忙拼命跑了過去,朱雀丹筆對着那個窟窿就快速的畫了過去。

可我還是大意了,我這邊還沒有畫完,就有一把長矛斜地裏出現,對着我的腦門就刺,我下意識的往下一蹲,頓時感覺到頭頂冷風颼颼的,如果再晚那麼一點的話,我想我的頭都會被刺一個血窟窿出來。我蹲下的時候就連忙向旁邊看去,就看到一個陰兵拿着長矛還保持着刺出的姿勢,見我看向他,手中的長矛一收,就要再度殺過來,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一個翻滾就衝到了他的身邊,朱雀丹筆對着他的雙腿就掃了過去。

朱雀丹筆簡直就像是一把菜刀砍在了水裏一樣,竟然直接把這個陰兵給掃滅了。

這個陰兵是怎麼出現的我都不知道,剛纔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我這一次就小心的多了,站起來的時候連忙向旁邊看了一眼,確定沒有什麼問題的時候,我這才站直了身子,這個時候蔣黎明又被那些黑氣包圍住了,只留着頭部,他現在的位置本來就比我高,我想要碰到他都得用力跳纔有那個可能性。

我看了一下四周的情況,覺的自己想要跳上去也很難。

而且那些陰兵也沒有再出現了,蔣黎明冷笑着看了我一眼,忽地一大股黑氣直接對着我衝了過來,那速度真他孃的快,我剛擡手就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就被撞飛了。這一下差點沒把我給摔昏了去。

緊接着我就發現了一個非常恐怖的事情,那一股黑氣竟然和真的巨蟒一樣,開始把我纏住了,更是舉到了空中。我心底大驚,這要是再摔一次的話,那我就真得死在這裏!

眼看高度越來越高,都有五六米樣子的時候,我心底只有絕望。

無限之盤古的逆襲 蔣黎明冷笑,“和你動手,我連畫符都覺的浪費時間。”

“鬥!”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大喝如晴天霹靂一般在我耳邊響起。

隨後,我就看到下邊有一股驚人的風浪呼嘯一聲衝向了蔣黎明,剎那間飛沙走石,驚人的很。蔣黎明也變了臉色,連忙就想後退,但是卻根本就沒有避開,被直接給撞飛了,一個跟頭栽在了地上。

是高陽!

我意識到是高陽又救了我一次的時候,自己就迅速的對着地面摔了下去,我心說,這他孃的可算是逗樂了,雖然不是被蔣黎明給摔死的,卻也能夠摔個半死不活吧?

五六米的高度也沒有給我太多的時間去想這些無聊的問題,就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在快落下去的時候,被一股力量直接給踢飛了。雖然是踢飛的,可是下墜的力度卻削弱了很多,所以我也就是摔了個鼻青臉腫。

我一回頭,就看到高陽渾身發青,很多地方都有好多爪痕,鮮血淋淋的。至於那些瘋子,竟然有一大半都被他給打暈了,只是打暈而已,並沒有傷及性命。這是高陽的性格和做事方式吧?

我其實還有很多問題得不到答案的,我總覺的,如果高陽用朱雀丹筆的話,是不是會更厲害?

“該死!”

蔣黎明怒吼,“你這小子竟然還在繼續壞我好事,我一定會讓你死的非常難看。”

他說的是高陽,可不是我。

高陽迅速轉身,一拳將一個瘋子給打了一個趔趄,我看到他腳下一個踉蹌,心底已經明白了,他對付的這些瘋子,絕對不比一個蔣黎明簡單,甚至還要更加麻煩。我心底暗惱,覺的自己真的是太沒用了,竟然讓高陽來幫我做這些事情。

“道,可爲萬物,可爲一切,我若爲道,自可爲一切,生與死對我來說,意義並不深很大。”

高陽輕語,忽地腳下一跺,旁邊的幾個瘋子竟然齊齊的跳了起來,隨後高陽出拳如風,一個接一個的把他們轟飛。“你不用管我,做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行了。”

“力所能及?”

我一愣,可是我還能夠做什麼呢?

我連蔣黎明身周的黑氣都破不掉啊。

但是高陽並沒有再說話了,我看到他的情況非常的艱難,如果再這樣打下去的話,他可能也活不成了。

我又看向了老湯和徐小琳,他們臉色非常的難看,我明白,他們其實是非常恐懼的,但是因爲我還在這裏,所以他們也都沒有捨棄我,所以還留在這裏陪着我,希望能夠幫到我一點什麼。

我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就好像沒有蔣黎明的存在一樣。

我感覺到自己又被撞飛了,很疼,還有堅硬的地面,也讓我非常的疼痛。

我不知道被撞飛了多少下,我只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好像要散架了一樣。我的腦子裏只有高陽的那句話,力所能及的事情……

猛然間,我再度握緊了朱雀丹筆,用力一揮。

我睜開雙眼的那一刻,我的面前是火紅一片,彷彿是火的海洋。朱雀丹筆的力量將所有黑氣都掃滅了,蔣黎明在那邊走向了我,“這一次,我要親手把你殺了。”

我忘記了身上的疼痛,只知道拿着朱雀丹筆,看着蔣黎明,告訴他我心裏的話。“蔣黎明,也許你覺的我很弱,很垃圾。這個事情不用你說,我也都知道,我是比不上你,我沒有你那麼豐富的知識,也沒有你想到的那麼多事情。但是我要告訴你的事情就是,我陳二狗,也有徹底豁得出去的時候,也有我能夠做到的事情,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蔣黎明冷笑,手中的掌門玉印忽地拋了起來,他的雙手在捏訣,“很好,那就讓我徹底的送你上路。”

我看着飛起來的掌門玉印,心底竟然很平靜,一點都不怕他。

我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朱雀丹筆,然後用左手握住,狠狠的刺在了我的右手掌心,那一刻的疼痛讓我渾身都在發抖。鮮血唰的一下就流出來了,沒有一滴落在了地面上,全部都流向了朱雀丹筆上。

我又再度用右手握住朱雀丹筆,我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鮮血在不斷流逝,可更加奇怪的是,我感覺到朱雀丹筆的力量更強了。

“啾!”

就在掌門玉印迅速砸過來的那一刻,朱雀丹筆竟然爆發出刺眼的光芒,在我眼前一片發白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一隻朱雀在飛騰。 等我視力恢復的時候,我才能夠確定了一個事情,那就是剛纔我所看到的那一幕,並不是錯覺,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一隻有一丈多長的朱雀真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栩栩如生,渾身火焰沸騰。甚至那些火焰都把我包住了,我的前前後後,都是火焰。

這些火焰又不是尋常的那種火焰,可就這麼燃燒了。

我更多的感覺就是頭昏腦脹,甚至連意識都快要消失了一樣。我用力的甩了甩頭,這才讓自己清醒了一點。我看着蔣黎明那震驚的表情,突然覺的自己這個做法是正確的。我一步步走向蔣黎明,“這就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蔣黎明陰沉着一張臉,“如果不是我剛纔還無法控制我體內的力量的話,我早就把你殺了。”

他剛纔沒動,就是因爲他的力量很不穩定。

我只是握緊朱雀丹筆,那隻朱雀也因爲我的走動而走動着,火焰遍佈四方,從地面不斷席捲蔣黎明所在的地方。蔣黎明皺眉,他並沒有選擇後退,只有一股股黑氣不斷的對着我這邊撞了過來。

黑氣與火焰不斷衝撞着,我不知道外邊是什麼感覺,而我最多的感受就是一股股衝擊力,讓我想正常行走都很困難,我看蔣黎明的身軀也在不斷顫抖着,就覺的,他的情況應該也不會比我好多少。

“這就是朱雀丹筆的力量。”

蔣黎明冷笑,“我上次真該狠一狠心先把你宰了,然後再來這香港,沒有想到,我一步錯,竟然會錯到這個地步,不過你也不用太過得意了。這個錯誤,我會很簡單,很乾脆的糾正過來。”

所謂的糾正,大概也就是殺了我吧?

我又走了幾步,就感覺到前方的阻力特別的大了。我現在每走一步,就感覺自己和在泥潭裏走路一樣了。

這是法力的對碰!

我和蔣黎明說白了,如果不算這些的話,那都是凡人一個,甚至不存在法力這種玄乎其玄的東西。

蔣黎明又把掌門玉印拿在了手中,冷冷的看着我。

我想,他也是很明白我們現在的情況的,靠的都不是我們自身的力量了。就算蔣黎明再能打,現在也沒用了。

我的手還在繼續流血,那些血一點都不浪費的給了朱雀丹筆。而蔣黎明的身上就不斷有黑氣竄出,然後圍繞着掌門玉印轉圈。

“吼!”

陡然間,蔣黎明體內有更多的黑氣衝了出來,場面非常的驚人,和龍捲風一樣,更是在上方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巨蟒,巨蟒嘶吼的瞬間,那前方的獠牙竟然是如真的一樣,一口下去都感覺能夠把一座房子給吞了。

我皺了皺眉,朱雀還是之前那麼大,但是四周的火焰卻開始不斷上竄起來。

這一刻,這裏火光一片,而我的面前卻是漆黑的如深淵一樣。我不知道結局會是什麼,所以我又繼續向前走去,我要畫符!

畫一道我很少碰的,但是卻知道的符。

這道符在茅山祕術裏的,而且還是在後邊,是一道很少提及的符,但是這一刻我就想到了這一個。

“南明離火,火耀天穹,光灑大地……”

我仔細回想這一道名爲‘焚火陽符’,這道符很難,我之前也根本就畫不出來,但是我現在的話,是擁有法力的人了。隨着我這個想法的出現,我感覺到體內的法力在不斷遊走,然後開始凝聚在了我的右手上,我看到自己的手都起了皺皮,和枯樹皮一樣了。

我深吸一口氣,同時我也看到了蔣黎明口中唸唸有詞,他也在畫符,那些黑氣在他的面前不斷遊動,然後形成了非常大的符咒。

我揮動朱雀丹筆,帶起一片火光,我不能夠比他慢!

這個過程是非常艱難的,每一秒都感覺和過了一個小時一樣,我們兩個人都在畫符,都在藉助這一股力量想要把對方給擊殺掉。

終於,我們幾乎是同時喊出了一句,“急急如律令,赦!”

我感覺到四周的火焰都完全動了起來,化爲了一股可怕的力量衝向了前方,這一刻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火海在移動一樣。朱雀沖天而去,轟的一聲衝向了對面黑色巨蟒,同一時間,可怕的黑氣如海水一般從蔣黎明那邊衝了過來。

我拼盡全力將所有法力都灌輸到了朱雀丹筆中,然後再衝入到火海中,拼盡一切!

“轟隆隆!”

地面瘋狂的顫抖着,然後不斷裂開,那些地板都被震碎了,不斷衝了出去。

我更是連站都站不穩,這一刻就好像是發生了大地震一樣。我沒有堅持多久就被衝飛了,摔的頭昏眼花,打不起一點精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耳邊的聲音消失的時候,我也逐漸恢復了意識,我旁邊是徐小琳和老湯,他們很擔心的看着我,我能夠確定的是我沒有死。

我沒有死的話……

我連忙掙扎着坐了下來,我最擔心的是蔣黎明的情況,這一看,我心底又是一突。

蔣黎明還在那站着,他竟然都沒有倒下?

我愣住了,拼到了這個地步,還是不行嗎?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已經是皮包骨頭了,朱雀丹筆也掉在我旁邊,我現在還能夠做什麼呢?

我又看向高陽,高陽竟然開始把那些瘋子一個個的都往旁邊拖,我看到他的時候,他也剛好把最後一個瘋子拖到了一旁,同時向我走了過來。

我很歉疚,“對不起,我還是做不到。”

高陽微笑,“不,你已經做到了。”

我不解,“什麼意思?”

高陽彎腰拿起自己的t恤,他的身上已經沒法看了,剛穿上t恤,就被鮮血浸透了。但是他的神色還是一如既往,一點變化都沒有。他沒有先回答我的話,而是轉頭看向蔣黎明,好一會才說:“你已經讓他的力量不穩定了,這就足夠了。”

“對,對,就是這個道理,徒弟啊,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啊,真的夠拼的啊。”

就在這個時候,師父又出現了,還有白無常。

我楞住了,這又到底是什麼情況?

高陽微笑,“你師父如果不走,你又怎麼會有這麼拼勁?”

師父嘻嘻笑了起來,“徒弟啊,不會覺的師父貪生怕死吧?”

我還是有點不明白,高陽微笑,“你在請神的時候,我和你師父還有白無常就看出這個蔣黎明的手段很多,如果不把他逼到那一步的話,也很難把他除掉,所以我們就想了那個辦法,當確定的確有邪符的時候,我們也大概能夠確定了,這事情很難做了。那麼想要徹底破掉的話,就需要你拼命,用你的血來激發朱雀丹筆的力量,而且還要是心甘情願的。”

我好像明白了什麼,可是……

我看向高陽,“你就真的一點都不怕死?還是你覺的,事情肯定會往這一步發展?”

高陽笑了笑,“地府我都去鬧過,我還在意生死嗎?在我看來,地府和人間的區別,不外乎是一個地方是灰暗的,一個地方是可以曬個太陽而已。”

我不解,“那你也用不着陪着我玩命吧?”

白無常嘆了口氣,“你這小子有的時候真的很笨啊,那些瘋子本身靈魂就不全,只要蔣黎明那小子隨便動點手段,實力就有請神實力的三成到五成了,如果沒有他的話,那些瘋子還不直接把你小子打死?”

我想到了高陽身上的傷,心底也是認可了這句話,可是他們這樣做,還是讓我覺的彆扭的很。而且看老湯他們的神情,那是完全不清楚這個事情的。

我只好把目光放在了蔣黎明的身上,“可是他還沒有倒下不是嗎?”

“不,他已經敗了。”

師父笑了笑,“而且敗的很慘。”

“我沒有敗!”

蔣黎明猛地大吼,雖然距離不近,但是他卻把我們的話都聽到了。

“我不會敗,我要你們死!”

蔣黎明衝我們咆哮,隨後我就看到他的身軀彷彿裂開了一樣,一股股黑氣再度衝了出來,在那些黑氣中,竟然還有無數的陰兵在奔跑,如行軍打仗一樣衝我們跑了過來。同一時間,那些黑氣還在不斷擴散,密集的陰魂都在裏邊發出淒厲的慘叫,一個個如可怕的惡鬼一樣。

“你看,找到那些丟失的鬼魂了吧?”

我聽到師父這樣和白無常說話。

白無常笑說:“是啊,這一次還額外完成了一個任務。”

我心底焦急,這蔣黎明又要發威了,他們怎麼還有心情說笑啊。

高陽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沒事,蔣黎明不過是窮途末路了而已。”

我很不解,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四周牆壁光芒大盛,金色的光芒把這裏都照亮了。那都是字符,如龍飛鳳舞一般,同時還有莊嚴無比的聲音響了起來。

“道可道,非常道……” 洪亮如驚雷的聲音就這樣響徹在我們四周,簡直就是在看電影一樣,四周都是金色的,那些字符如飛龍一般,不斷竄梭。

“啊啊啊!”

漆黑的夜空下,蔣黎明淒厲的慘叫聲讓人心驚膽顫。

他渾身的黑氣更多了,根本就沒有看清數目的鬼魂和陰兵不斷的從他的體內衝了出來,我看到他的手臂都碎掉了,鮮血飛濺了一地。 霸氣總裁,不屈妻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