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後,眾人竊竊私語。

「聽說談冰老師要力捧溫玥瑾,但她居然一點傲氣都沒有,真的好有禮貌。」

「人美,又親和。」

「聽說身份還不是普通人——」

「天啊這還讓不讓人活,所有好事都給她了。」

在眾人詫異的眼神,跟在溫玥瑾身後的女人朝大門的門禁指紋機輕按,玻璃門便打開了。

溫玥瑾朝眾人微微頷首,走了進去。

……

走進偌大的集中營場內,看到裡面的人時,溫玥瑾第一次愣住了。 出乎溫玥瑾意料的是,偌大的集中營內,只有甄紅漪和韓冬,洛晨並不在內。

微風吹過,安靜的似乎有些詭異。

「紅漪姐,剛剛那個打傷你的男人叫雲傲越,我們要不要——」

聽到韓冬的話,甄紅漪冷不丁地瞥了他一眼,「你是覺得老娘像輸不起的人?」

韓冬噤聲了。

雖然差點被雲傲越廢了,但恢復力超強的甄紅漪,在兩人離開后,就恢復一貫妖媚又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

「哼,輸了就輸了,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他給老娘等著!」

掃了一眼闖進來的女人,甄紅漪並不在意,手一揮,便示意溫玥瑾兩人離開。

集中營今天不開營。

「你——」

看著自己小姐被甄紅漪揮手像打發乞丐一樣,雲青上前一步,正要說話,卻被溫玥瑾搖頭阻止了。

朝著甄紅漪的方向,溫玥瑾微微頷首,道,「抱歉。」

總裁大人好眼熟 並沒有理會溫玥瑾的話,甄紅漪闔上了雙眸,閉目小憩,妖媚的臉容一派嬰兒般的安靜。

溫玥瑾走了出來,明晃晃的陽光似乎有些刺眼,她第一次晃了神。

那個名字,她應該沒有聽錯。

但,怎麼可能?

*

當洛晨回過神來時,她已經答應了雲傲越,帶他去她家。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和自己媽媽說,所以洛晨並沒有提前和媽媽打招呼。

所以,當她站在自己家門外時,一想到自己媽媽那吃驚的表情時,她就有種莫名的退縮。

但事情的發生卻不容得她後退。

雲傲越筆直地站在她的身後,正經八萬地從車上提了兩大果籃的昂貴水果,以及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似乎早有準備。

……

醜婦終須見家翁。

洛晨舒了口氣,從褲袋裡掏出鑰匙,正要開門,門卻從裡面開了。

入目便是,洛媽媽吃驚的神色,詫異的目光落在了站在她後面的男人身上。

洛晨不由得撓了撓後腦勺,尷尬地笑了笑。

她正要說話,後面的男人卻提著兩大果籃擠了上來,站在了她的身邊。

一向淡漠自持的男人,似乎是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居然像一個面對初戀,手足無措的少年一樣。

他竟對著洛媽媽鞠了個躬,而後扯起薄唇,露出親和的神色,自我介紹道,「阿姨您好,我是洛晨的男朋友,雲傲越。」

洛晨男朋友!

這五個字,無疑像一個炸彈一樣。

洛媽媽被震驚住了,半晌,她才回過神來,馬上也對著雲傲越鞠了個躬,道,「你好,我是洛晨媽媽。」

洛晨忍不住扶額,半晌,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圍笑。

場面,一度很尷尬。

……

因為多了雲傲越來吃飯,洛媽媽借口出去買菜了,留下洛晨和雲傲越在家。

藍色牆紙的房間里,書桌上擺著一花瓶盛開的百合花,開著淺淺的花香。

雲傲越站在書桌旁,忍不住翻開了一本厚厚的相冊。

時光,似乎回到了以前。

綠茵草地上,眉清目秀的小孩純真地比起了交叉手。

學校的禮堂舞台上,穿著禮服,打著領結的俊美小男孩沉醉地坐在鋼琴前。

旋轉木馬前,一個清秀的女生牽著一個8,9歲的小男孩,兩人粲然而笑。

9歲的小男孩越發精緻如玉,鳳眸還沒長開,但卻隱約可見那秋夜裡明亮月色的清澈,小巧的唇笑起來的弧度,純真無暇。

似乎讓他認識了很久。

「越哥哥。」

模糊的畫面飛快地一閃而過,雲傲越蹙眉,但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卻捕捉不到任何畫面。

雲傲越垂眸,繼續翻開下一頁,卻驀地冷了神色。

……

洛晨進來時,便是看到雲傲越抿唇的神情。

她順著桌面上的相冊看去,卻恰好看到了一張久違的照片。

綠茵草地上,三人盤腿而坐。

她歪著腦袋坐在姐姐的右邊,燦爛地笑著,而殷暖陽坐在姐姐的左邊,眼神卻不知道在看哪裡。

「那人的眼神,在看你。」

「這是我姐姐,而殷暖陽,曾經是我姐夫。」從背後摟住了雲傲越的腰,洛晨踮起腳,將自己的下巴放在他的肩上,像貓一樣依偎著他,「很可笑對不對,曾經娶了我姐姐的男人,卻在我姐姐死後,再娶她的妹妹。」

「這個妹妹為此還耀武揚威,到我家推倒我媽,呵。」

洛晨的聲音很平靜,雲淡風輕至極,但越是平靜,越是代表背後遇到過無數的隱痛。

心,突然像被一隻手捏住了一樣。

陌生的疼。

雲傲越驀地轉過身來,一把扣過了洛晨的腰,將她壓近自己。

他看著她,那雙秋夜明媚月色的瞳仁里,清晰地反射出他的樣子。

依舊灼灼。

「以後,我不會讓你承擔這些。」

兩人靠得極近,呼吸交纏。

不用說話,便是心意的交通。

洛晨輕輕勾唇,笑容明媚如明月,「好。」

雲傲越忍不住低頭,含住了洛晨的唇,動作溫柔至極,像對待稀世珍寶一樣。

蜻蜓點水的吻,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變了味。

唇舌交纏。

吻得太深,太濃,到了最後,兩個人都變得有些沉醉,然後本能的就想繼續在深入的做些什麼。

雲傲越的手探進了洛晨的T恤里。

「小晨,我回來了。」

隔著門,客廳里,洛媽媽的聲音溫柔地響起。

雲傲越急促的呼吸了好一會兒,再次低下頭,意猶未盡的親吻了一下洛晨的唇,極力的壓抑著自己體內躥動著極不陌生的邪火。

……

「吃飯咯。」

客廳里,雲傲越看著洛媽媽帶著圍裙,捧著菜從廚房進進出出,一度有些無措。

洛媽媽動作十分利索,雙手捧起用精美花盤裝著的大閘蟹,走出來放在了飯桌上,她再度轉身走回廚房時,卻沒注意到,一道頎長的身影拘謹地跟著她走進了廚房。

跟著洛媽媽走進廚房,雲傲越一眼就看到廚房上放著好幾盤的樣式好看的居家小菜。

他伸出手來,正要學著洛媽媽一樣捧出去,卻被洛媽媽迅速擋開了。

獨家祕愛,首席的緋聞女主播 「不需要,不需要呢。」

面前的男人穿著做工精細的白襯衣,尊貴的氣息像與生具來一樣,洛媽媽莫名有些不敢使喚他。

國產GGG 被洛媽媽拒絕了自己的幫忙,雲傲越抿了抿唇,微微垂眸,清貴的俊臉似乎有些低落。

「阿姨,我只是想幫忙。」

好看的孩子如果還乖巧,真會讓人愛到心裡。

洛媽媽心裡溫柔得一塌糊塗,她從消毒櫃里拿出來乾淨的碗筷,遞到了雲傲越手裡。

「不用拿菜了,你把這個拿出去就可以了。」

……

當洛晨接完電話出來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放下矜持,站在飯桌前仔細擺放碗筷的男人。

男人微微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劉海垂下來,青蔥十指像擺弄一款藝術品一樣。

優雅,尊貴。

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

但別人不知道,無論帥的男人做什麼,都是帥。

洛媽媽不時安靜地悄悄看一下坐在旁邊的男人。

修長的脊樑坐得端正筆挺,像個世家公子哥,無一不顯示良好的家教,拿著筷子的動作也非常的標準,一個富貴之家成長的孩子。

他的視線會一直跟著小晨。

他會拆大閘蟹,剝蝦給小晨,然後優雅地用紙巾把手擦乾淨,然後看到小晨碗里喜歡的菜吃完時,他會眉目含笑,夾起小晨喜歡的菜,安靜地放在她的碗里,然後對著小晨輕輕一笑。

連她這種上了年紀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那個孩子對於小晨的珍愛。

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

洛媽媽心裡微微一酸。

她從來沒有見過暖陽那樣看著琳琳的神情,如果琳琳當初遇到的是這個孩子,那會不會所有都不一樣了。

如果命運可以改變,那該多好。

……

喜歡洗碗的洛晨自告奮勇,然後走進廚房洗碗了。

洛媽媽無奈地搖了搖頭,便跟著走了進去,在廚房裡收拾殘局。

雲傲越淡淡地巡視了一眼布置溫馨的客廳,直到清冷的視線停在了茶几上的座機上。

他走了過去,淡淡地拿起了座機的話筒,撥通了一個電話。

雲傲越優雅地放下了話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唇,但微微昏暗的燈光下,竟宛如一抹狠鷙的殺意。

半晌,頎長的身影起身,這才走進了廚房。 偌大的譚家。

王畫十指幾乎扣進了沙發里,她驀地站起了身,「一定是那個小賤種,他懷恨在心,所以綁架了你爸爸!」

「警察那邊完全沒有消息,那小賤種之前已經要挾過我了,現在又洋洋得意地進了風雲傳媒!一定是她做的好事!」

譚松林失蹤了一周的時間,對於王畫來說,讓她心急如焚。

王畫保養得宜的臉上恨得幾乎要吃洛晨的肉,她驀地拿起包,就要往門外走,卻被譚韓楓皺著眉頭,攔住了。

「媽,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那賤人的家,問那賤人究竟知不知道這個小賤種在做什麼喪盡天良的事!」

譚韓楓扶住了王畫的肩。

「媽,現在我們誰都不能去洛家。」

王畫不敢置信地抬頭,失望地看向了自己向來引以為豪的兒子,「韓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說,不能去洛家。」譚韓楓冷聲道,看向了王畫,「包括你,媽!」

如此強硬的作風!

這就是她的好兒子!

好兒子啊!

如果今天失蹤的不是老爺子,是她——

那麼,她這個好兒子,是不是也會這樣,對她的生死無動於衷!

「好,好!」

王畫大笑起來,跌跌撞撞地後退了兩步,被譚心扶穩了。

扶著自己的媽媽,譚心怒不可歇,驀地抬頭,沖著譚韓楓大喊,道,「哥,你在做什麼?」

譚韓楓深吸了口氣,從譚心身上扶過王畫,帶到沙發上,讓王畫坐在沙發上,輕輕拍著她的後背,語氣緩下來,道,「媽,你現在去洛家,不僅見不到洛雪,甚至會影響譚家。」

「爸爸失蹤的事,我隱瞞了董事會,如果惹怒了洛晨,讓她把消息傳出去,那麼譚氏的股價將會下跌,到時不僅救不到爸爸,譚氏也會跌入到旋渦當中。」

王畫睜大了眼睛,怎麼會這樣。

「我知道你心急,但是現在我們可以做的,是等警察的消息。」

說到這裡,譚韓楓伸手,將自己媽媽摟進了懷裡安撫,但冷酷的雙眸卻逸出了一絲犀利的冷光。

……

時間拉回到一周前。

電話里,是一個冷靜又溫和的男人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