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銅鼎一億,第二次!有沒有加價的。」 「第三次,成交!」

金錘落下,秦朝銅鼎再次被顧銘拍下。

「我說你拍這些東西幹什麼?」

包間內,夜尊不解的問道。

顧銘淡淡一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你說自己家的東西如果丟了,被人搶了,你會怎麼樣?」

「那還用說,當然是找回來了!哦,我明白了!」

夜尊明白了顧銘的意思,讚許的目光投了過去。

「其實你不明白,你知道嗎?如今知道流失在外的東西就有一千萬件以上,這些東西全是華國人的智慧和歷史的見證。我拍下它們,並不是我有多愛國,也不是我多有錢,我只是想拿回屬於自己家的東西罷了。」

顧銘平淡的說著,眼中閃過一絲無奈與痛心。

以前他沒有那個能力,心中雖然有著痛恨,可卻沒有半點辦法。

而如今,他有能力也有實力來實現自己夢想中的一個,為什麼不去實施呢?

拍品一件又一件的展現在眾人面前,凡是華國文物,顧銘毫不猶豫的出手,每次都是以十倍的低價拍得。

只要一號包間一出價,所有人都主動的閉上了嘴。

一道道驚訝的目光投向一號包間。

細細算下來,一號包間已經花了近百億米元。

已經拍得了二十餘件華國文物,還真是大手筆呀。

這讓所有人都不得不正眼相看,就邊那些世界首富們都不得不佩服。

要知道那可是百億米元現金,雖然他們很有錢,但也是慎重的考慮一下。

時間慢慢過去,顧銘拍下五十六件拍品后,終於迎來了今天的重頭戲,也就是夜尊所說的那個靈器。

「接下來是我們最後一件拍賣品。這件拍品來自哪裡不祥,材質不祥,就連專家們也無法確定它的價值。大家請看!」

托蘭霍爾轉身,走到剛剛升起的展台前,一把拽下上面的紅布。

一個似劍似刀的兵器出現。

長約一米二,最寬處有三十厘米,成錐形。

「這就是你所說的靈器?」

顧銘扭頭問向夜尊。

夜尊眯著眼睛點頭道:「沒錯!這是件可以進化的靈器,不僅是把好兵器,同時也是一個飛行法寶。」

飛行法寶?

顧銘不由眼睛一亮。

飛行法寶的介紹,他在古迹的書籍中看到過。

當時,他並沒有太在意,卻不想真有這種東西存在。

「怎麼樣,有興趣了?」夜尊微微一笑。

顧銘白了他一眼,還是點了下頭。

「我可以不跟你搶這件東西,不過,我想要一顆極品培元丹!」

夜尊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極品培元丹?你可真敢想像,這件法寶就算給我,好像也沒什麼用處吧?」

顧銘微微一笑。

一個極品培元丹,顧銘拿的出來,也給的起,可是要看給誰。

給夜尊的話,他還要考慮考慮。

畢竟,他是至尊的分身,是不是和自己一條心還不好說。

「怎麼沒有用處?你可別小瞧它,就算是本尊恢復了化神期的實力都憾動不了它,只要你躲在裡面,本尊拿你也沒有辦法。」

夜尊急忙解釋。

看得出來,他很想要極品培元丹。

「這麼好的東西,你真的願意給我?而且那麼確定我會給你極品培元丹嗎?」

顧銘淡淡的掃了夜尊一眼,手一翻,一顆極品培元丹出現在手中。

看到極品培元丹,夜尊頓時激動不已,兩個眼睛都閃動著綠光。

可下一秒,讓他徹底無語了。

只見顧銘直接將極品培元丹塞進了張媛媛嘴中。

張媛媛不知道是什麼,吃進肚子后,還吧嗒了兩下嘴。

「小爸爸,你給我吃的是什麼呀?還有沒有,挺好吃的!」

話剛說完,她便感覺渾身炙熱,身上更是有種捻捻的感覺,很是不舒服。

「怎麼這麼臭呀!小爸爸,你給吃的到底是什麼?」

張媛媛捂著鼻子,憤怒的盯著顧銘。

顧銘笑了笑,指著衛生間說道:「衛生間里有淋浴,你去洗洗,洗完后,你照下鏡子就知道了!」

不等顧銘話說完,張媛媛便已經跑進了衛生間。

很快,裡面就傳來了嘩嘩的水聲。

「浪費,太浪費了!顧銘,你到底什麼意思,你把丹藥寧可給一個普通人,也不願意給我嗎?」

夜尊很是痛心,一臉憤怒的看著顧銘。

「她是我的女兒,怎麼可能是普通人呢?就算她是普通人,我也要讓她多活幾年。」

顧銘淡淡一笑,根本沒去理會夜尊。

「你根本就不相信我對嗎?說吧,讓我怎麼做,你才能相信我。」

夜尊明白,自己始終都沒有取得顧銘的信任,想要得到他的信任,恐怕自己要大出血了。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極品培元丹對他來說真的很重要,只有服下它,夜尊才算是真正的脫離本尊的擺布,同時,也是他穩定修為的必須品。

「八字定位盤!」

顧銘扭頭,笑呵呵的看著夜尊。

「什麼?你夠狠!」

夜尊瞪了顧銘一眼,手一翻,八字定位盤出現在茶几上。

「它是你的了,放鬆神識,我把他的使用方法傳給你!」

夜尊起手,準備將手放在了顧銘額頭上。

顧銘微微一笑,任由夜尊把頭放過來。

「你不怕我現在殺了你?」夜尊疑惑的問道。

他不明白顧銘到底是什麼意思,剛才還是一幅不相信自己的樣子。

可現在為什麼又這樣,難道他真的不怕自己殺他嗎?

「你不會,在你毫不猶豫的拿出八字定位盤的時候,我就已經相信你了。」

顧銘笑了笑,閉上了眼睛。

夜尊苦笑搖頭,將八字定位盤的使用方法傳給了顧銘,同時也將至尊以及修真界的情況傳了過去。

「這就是八字定位盤?」

查看完所有信息后,顧銘拿起那個八字定位盤,認真看了起來。

奶奶的,不會被騙了吧,這不就是羅盤嗎?

「對,和你們這個世界的羅盤很是相似。本尊從哪裡得到的,我也不知道,至於它還有什麼功能,我也不知道,本尊也不知道,就靠你自己研究了。」

夜尊輕聲說道,隨後把手伸到了顧銘面前。

顧銘將八字定位盤收入小天地中,將一顆極品培元丹放在了夜尊手裡。 得到極品培元丹后,夜尊十分激動,二話不說,直接塞進了嘴裡。

閉著眼睛,盤膝開始煉化起來。

而此時,外面的那件靈器,已經拍到二十億米元。

出價的就是那位渾身滿是濃濃血腥味的男子。

既然夜尊已經說了這件連至尊都無法攻破的靈器,顧銘怎麼會猶豫呢。

直接在叫拍器上輸入百億的金額。

當百億金額出現在會場大屏幕時,現場再度安靜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一號包間。

就連托蘭霍爾都皺起了眉頭。

他答應過顧銘,今天所有的拍賣品,都由他們托蘭家族買單。

之前那近百億的米元,托蘭家族還能拿得出來。

可是再加百億米元的話,托蘭家族恐怕就要變賣固定資產了,就算是全部都賣出去,才能勉強夠支付的。

此時,托蘭霍爾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轉念一想,錢沒了還可以再掙,要是命沒了,那就什麼都沒了。

顧銘花的是錢,可卻保的是整個托蘭家族成員的命。

想到這裡,托蘭霍爾也就釋然了。

「一號包間的,你給本皇子出來!」

那個男子憤怒的站了起來。

他臉色蒼白,毫無血色,雙眸閃動著紅光,張嘴說話時,兩顆尖銳的牙齒露了出來。

顧銘坐在包間內冷笑,並沒有去理會。

就在那個男子準備沖向包間時,一隻手將他按了回去。

「父親,你怎麼來了?」

男人回頭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相貌的人後,立馬笑了。

血皇阿諾德恐懼的看了一眼一號包間后,輕聲說道:「那個人你得罪不起,我也得罪不起,不要給找麻煩。」

「父親,你可是偉大的血皇陛下,難道還怕包間里的人嗎?更何況我們根本不知道裡面是誰!」

男人不屑的掃了眼顧銘的包間,小聲反駁著。

血皇阿諾德冷哼,抓起男子轉身離開。

出了拍賣場后,才將男子鬆開。

「沃克,我的兒子,你是我們吸血鬼的未來,而你不知道的是,那個包間裡面坐著的正是華國那位神尊強者。」

「什麼?父親,你是說那裡面坐著的是顧銘?」

沃克大驚。

對於顧銘的名字,已經傳遍了整個世界武道界。

做為吸血鬼的皇族,沃克怎麼會不知道呢。

「是的,就是他!走吧,我們還是回去老老實實的當我們的吸血鬼,外面的一切都不屬於我們,我們只屬於黑暗。」

血皇阿諾德身形一閃,消失在夜空中。

沃克看著父親消失的背影,急忙跟了上去。

而拍場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沃克的離開,讓他們無不詫異。

雖然不知道沃克的身份,但是能夠叫價到二十億米元,那也是很有實力的。

現在連他都走了,還有誰能夠壓制住一號包間呢。

今天的拍賣會,怎麼感覺好像是專門為一號包間召開的呢。

百分之九十九的拍品全部被一號包間拍得,如今這最後一件拍品,恐怕也要被他收入了。

「一百一十億!」

這時,四號包間喊價了。

「卡特,你為什麼要賣這個東西?」布西拉斐爾不解的問道。

卡特微微一笑,舉起紅酒杯,搖晃幾下,微笑的說道:「這是神的旨意,是神讓我將它拍下來的。」

「神的旨意?」

布西拉斐爾有些懵,沒明白什麼意思。

「加西亞大人剛發來了信息,讓我們拍下這件東西。」

「加西亞大人他不就在隔壁五號包間嗎?那他為什麼不自己叫價?」

布西拉斐爾聽后,臉色頓時憤怒。

「這幫傢伙,又想來敲詐咱們的錢!」

「我親愛的朋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加西亞大人說了,這是送給主教大人的禮物。畢竟我們還要靠他們來對付顧銘,難道你就不準備報仇了嗎?」

卡特微微一笑,走到布西拉斐爾身邊,輕輕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下,「我們輸了東亞的賭船,又輸了一千四百多億,而你的孫子柯克也被顧銘慘害,我相信他是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所以,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

「好吧,你是對的。卡特,是我考慮的不周全!」

布西拉斐爾低下了頭,臉上的憤怒瞬間消失。

他認可卡特的話,正如卡特所說,想要對付顧銘,只能求助於教廷。

「一百五十億!」

顧銘冷笑,四號包間內的情況,包括卡特與布西拉斐爾的話,他全部都聽到了。

同時,他把目光看向了五號包間。

五號包間內,場面一片混亂。

幾個外國大妞正在給加西亞服務著,看的顧銘兩眼不由一亮。

沒想到這個老傢伙竟然這麼有情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