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界的風雲賽,這四人壟斷了前五之中的四名。

面對蘇士群的挖苦,葉雄就像沒有聽見一樣,完全無視他。

蘇士群最喜歡裝X,現在他從陸星身邊搶走青娉,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他厲害似的,跟他爭辯,只會讓他越來越得意。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無視他。

蘇士群走到葉雄身邊,繼續嘲笑:「陸星,你不會是啞了吧,你不是說只是被廢了嗓子嗎,怎麼成啞巴了?」

周圍的人,紛紛望了過來,目光落到葉雄身上,露出可憐的目光。

被人欺負成這樣,還不敢還口,真夠憋屈的。

不過也難怪他,打又打不過,容貌相差也差,境界又差,除了忍,陸星還能幹什麼。

葉雄還是沒有說話,正眼也沒瞧他們一眼,彷彿他們不存在一樣。

蘇士群沒想到他這麼能忍,本來想狠狠地羞辱他一番,沒想到他會是這樣的反應。

這種感覺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軟綿綿,不著力的感覺。

「沒想到青娉跟你訂婚這麼久,還是個處,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蘇士群哈哈大笑起來。

周圍嘩聲一片,誰也沒有想到,蘇士群會這狠,連這麼私密的事情都說了出口。

青娉開始還沒什麼,但是聽到他這樣說,臉色頓時就有點難看,忍不住拍了拍蘇士群的手,示意他別激動,給自己留點面子。

哪知道,蘇士群不但沒有收斂,反而一把將她抱了過來,摟在懷裡,在葉雄面前耀武揚威

葉雄冷哼一聲,道:「花兩萬積分,別說一個處,十個處,一百個處都能搞到手,以為自己撿了個大便宜,須不知在別人眼裡,就是個傻X。」

「你罵誰呢,有種再說一遍?」蘇士群怒問。

葉雄本來只是猜測的,但是現在一看,自己猜得八九不離十。

當初青家退婚,花了一萬五的積分轉給葉雄,像青娉這種精打細算的女人,怎麼可能不賺回來。

女人最寶貴的就是自己的身體,青娉不是傻女人,在沒得到好處之前,是絕對不可能把自己的身體奉獻出去的,現在她既然失身於蘇士群,肯定得到了好處的。

「青家退婚的時候,給我了一萬五的積分,我在想,一萬五的積分,能搞多少個處?」葉雄繼續說道。

此言一出,加上葉雄先前說的兩萬積分,周圍的人不是傻子,一猜就八九不離十了。

「以為是自己泡來,原來只是交易。」

「這跟去青樓買處有什麼區別。」

「區別大了,青樓買處,最多花個一千積分,現在他花了兩萬。」

周圍,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原本羨慕蘇士群的人,此刻全都像看傻子一樣。

蘇士群本來覺得自己很有面子,誰知道短短時間之內,顏面掃地。

原本這兩萬積分是蘇家送給青家的禮金,準備娶青娉用的,這本來就是無可厚非的,但是被葉雄這麼一說,性質就完全變了。

「陸星,你別血口噴人,我跟士群在一起是完全自願的,根本就不是為了積分,你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青娉連忙站出來,怒道:「像你這種廢人,一輩子都別想有女人喜歡,準備打一輩子光棍吧!」

葉雄正準備反駁,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誰說沒人喜歡他,我就喜歡他。」

阮玫瑰突然從人群之中走出來,來到葉雄身邊,跟他站在一起。

周圍人始料不及。

很快,全場沸騰了。

(本章完) 昨晚之前,還沒人認識阮玫瑰,但是從昨晚之後,整個學院,不認識阮玫瑰的人,可以說是沒多少人了。

在舞台上,阮玫瑰跟喬樂大放異彩,特別是阮玫瑰,這個膚皮略黑,但是五官精緻到讓人娜不開眼睛的女子,她那獨特的氣質,讓所有人都記住了。

漂亮女人多得是,但是漂亮到像她這麼獨一無二的,還真是獨此一人。

現在,她居然站出來為陸星這個廢物說話,怎麼能不讓人震驚呢?

一個是女神級的新人,金丹後期;一個是嗓子被毀了的廢物,金丹中期。

這兩個人,誰也不會想到,她們之間會交織成一塊。

「阮玫瑰,你眼睛沒瞎吧,你喜歡這個傢伙?」蘇士群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指著葉雄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你聽過他的聲音嗎?」

阮玫瑰走到葉雄身邊,跟他並排站在一起,冷冷道:「這跟你有關係嗎?」

蘇士群被嗆了得無話可說。

說實話,青娉雖然漂亮,但是比起阮玫瑰,還是差了一些。

如果現在青娉跟阮玫瑰,兩個女人讓他挑的話,他二話不說就會挑阮玫瑰。

他本意是想羞辱陸星,萬萬沒有想到,阮玫瑰這麼一站出來,徹底打了他的臉。

「對了,補充一句,陸星一個積分都沒給我。」阮玫瑰說道。

轟!

四下一片鬨笑。

這句話,真是把蘇士群的臉,打下啪啪響!

蘇士群的臉漲得通紅,氣得說不出話來。

「陸星,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個就是在演技。」青娉忍不住站了出來。

「沒你演技好,這邊用一萬五積分跟我退婚,那邊賺回了兩萬積分。」葉雄冷哼。

「你……」青娉氣得渾身顫抖,突然指著阮玫瑰喝道:「你不是說你喜歡他嗎,你給我證明一下啊!」

「對,如果你們不是在演戲,就當眾證明一下,這樣我們才相信。」

「親一下。」

「親一下。」

周圍的人起鬨起來,個個情緒激動。

看熱鬧不嫌大。

阮玫瑰愣住了,她完全沒有想到,站出來幫忙會把自己搭了進去。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她只是見過兩次陸星,但是冥冥之中,她覺得兩人好像早就認識一樣。

她從來都沒有試過對男人產生這種感覺。

有件事情別人不知道,但是阮玫瑰自己卻非常清楚。

她的第六感非常強。

就是這種第六感,讓她一次次從死亡之中逃脫。

曾經有一次,她追蹤一名黑戶,那名黑戶明明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修士,境界很低,但是她卻產生了一種非常大的危機感,於是她就放棄了。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那黑戶是大名鼎鼎的黑戶榜上的人裝喬的,那一次出動抓他的人,全都死光了。

如果她當初沒有放棄,她也死了。

現在,她在陸星身上,同樣產生這種感覺,她覺得他不一般,所以見他被羞辱的時候,忍不住就站了出來。

「你有種親啊!」

「你不是說喜歡他嗎,親一下喜歡的人,不是很正常嗎?」

「我就看你裝到什麼時候。」

周圍的人,全都在看戲,都在起鬨。

青娉跟蘇士群,兩人貼在一起,臉上露出嘲弄的神色,在等著看阮玫瑰的笑話。

「親就親,我還怕你們不成。」阮玫瑰哼了一聲,就要朝葉雄臉上湊去。

異能小神農 旁邊的喬樂嚇了一跳,連忙跑過來將她拉住,急道:「你瘋了,你這一親下去,以後在學院就掉價了。」

女人背地裡被男人怎麼親都行,男人都可以忍受,畢竟眼不見。

但是,如果當眾跟人親熱的話,全學院都知道了,誰還敢追她?

「掉價就掉價,本姑娘可不在乎。」

阮玫瑰掙脫喬樂的手,朝葉雄臉上湊去。

周圍的人,吸呼都幾乎要停止了。

一些男修士甚至心在滴血,產生了一種好白菜都被豬拱了的感覺。

最緊張時候,葉雄突然退出兩步,躲過阮玫瑰的一吻。

「別人白痴,你也要白痴,自己想做什麼,何須向別人解釋。」葉雄道。

自己想做什麼,何須向別人解釋?

好霸氣的話。

阮玫瑰彷彿醍醐灌頂,瞬間就清醒過來。

是啊,自己想做什麼,何必在乎別人的看法。

剛才她幾乎被言論左右了自己的思想,讓自己做出不知道後果的舉動。

她忍不住再次看著面前的男子,內心一陣陣佩服。

不說實力,單單是他這副冷靜,始終波瀾不驚的處事態度,不知道讓多少修士望塵莫及。

「起鬨什麼,不想報名的出去。」遠處的導師見場上大亂,連忙出來喝道。

場下,這才漸漸安靜了下來。

這場對峙,表面上,似乎是蘇士群贏了,但是明白的人都知道,蘇士群輸了。

他丟大發了。

「陸星,別讓我在風雲賽上見到你,不然的話,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蘇士群惡狠狠地罵道。

「對我說過這話的人很多,結果我還活得好好的,說過這話的人,全都死了。」葉雄回道。

周圍的人,只道他是為了面子才說這話的,只有阮玫瑰,覺得這話並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她發覺,自己對這個男人越來好奇怪了。

……

葉雄報名之後,回到修鍊室,準備修鍊。

他盤坐在地上,考慮著接下來的方向。

現在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有兩件,第一件就是得到風雲賽第一,最少也要得到第二。

第二件事情,就是保護好歐陽紫。

如果施展出他最厲害的神通,拿到第一應該沒什麼問題,最差也是第二。

但是他有兩種最厲害的神通不能用,就是冰火破天跟真猿變,梵聖功最好也盡量少用,畢竟在88號飛船的時候,他用過金元氣,雖然修鍊金元氣的人也不少,但是也會暴露。

「看來要修鍊其餘的幾種功法了,如果能將其餘的功法修鍊到第二層,再修鍊一種組合技,到時候就能有參賽的資格了。」

葉雄想了一下,決定再次溝通五行尊者,看看他有沒有別的組合法術。

五行尊者化身出來,葉雄當下將自己面前的困境告訴了他。

「師傅,有沒有別的組合法術比較厲害的?」 「你的五行功法,分別修鍊到什麼程度?」五行尊者問。

「除了《梵聖功》修鍊到第三層之外,其餘的四種功法,都只修鍊到第一層。」葉雄回道。

五行尊者搖了搖頭,說道:「這麼說來,還差得太遠了,第一層只是入門,根本就發揮不了功法的威力。想要使用組合法術,必須要五行全修,不能偏。」

「師傅,五行全修需要的時候太多了,根本就不夠時間。」

「你其餘四種功法,最熟悉的是那種?」五行尊者繼續問。

葉雄想了一下,這才說道:「應該是《焚天功》吧!」

雖然他得到《焚天功》還在《長青功》跟《凝冰功》之後,但是由於他一開始入修真一道的時候,修鍊的是火系功法,所以對火系比較熟悉。

「那你嘗試一下,能不能在這幾天將《焚天功》修鍊到第二層,第二層之後有一個幻化術,可以將火焰幻成凶獸虛影攻擊,威力能增強不少;兩層〈焚天功〉跟三層的〈梵聖功〉還有一門組合法術,叫做炎劍斬,威力還是很不錯的。」

炎劍斬,顧名思議,就是火跟金的組全法術,聽這名字,應該是不俗的法術。

五行尊者將炎劍斬的神通傳授給葉雄,這才消散於虛空之中。

接下來一整天,葉雄都在修鍊《焚天功》,嘗試突破第二層。

轉眼之間就到了晚上,又是歐陽紫回家的日子。

葉雄被打斷修鍊,非常不爽,而且從心裡,他對歐陽紫比較反感。

但是為了積分,他還是不得不去跟蹤保護。

人有很多時候,是身不由己的。

這時候,一道虛影從土裡面鑽出來,進入修鍊室之中,正是冰靈。

「主人,你猜那個刁蠻小姐在幹什麼?」冰靈問。

「不會又在想著什麼害人的事情吧?」

「害人倒是沒有,不過她挖了個坑,讓你跳下去。」

接下來,冰靈將自己貼身歐陽紫的時候,發現的情況說了一遍。

原來,歐陽紫找了幾個熟悉的朋友,裝成劫匪,對自己動手,想將他給引出來。

「歐陽紫好像昨晚在家裡吃了不少的苦頭,估計被父親揍了一頓,現在她對你深惡痛絕,恨不得殺之,主人,你還是小心一點。」冰靈說道。

「好心沒好報,她也不想想,如果沒有我,她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葉雄冷哼。

「主人,咱們準備辦?」

「她愛玩就讓她玩個夠,反正我不出現就行了。」葉雄回道。

晚上,歐陽紫開飛船回去,葉雄在地下不緊不慢地追隨著。

果然,走到一半之後,有兩名黑衣人出現,攔住她的去路。

接下來,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那兩個黑衣人開始攻擊歐陽紫。

歐陽紫出手反抗,十分狼狽,哪知道無論她再狡猾,都沒有人出現救她。

「紫姑娘,他怎麼還不出來,不會你弄錯了吧?」黑衣人一邊出手一邊問。

「我娘說的,肯定不會錯。」

「會不會對方發現了咱們的計劃,不然的話,怎麼還不出手?」

歐陽紫想來想去,覺得這種可能性非常大,忍不住停了下來,罵道:「都怪你們兩個,演技那麼差,出手都畏手畏腳的,人家看不出來才怪。」

「我們這不是害怕傷到你嘛?」一名黑衣人尷尬地回道。

「沒意思,滾蛋吧!」歐陽紫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兩名黑衣人只好離開了。

接下來,歐陽紫只好獨自一人,繼續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