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一行人在秦毅的帶領下朝著巫山淵洞越往裡走,溫度越來越低路上更是難以行進,一眾弟子走走停停長吁短嘆,走了一整個下午,才終於在天黑之前來到了巫山淵洞深處。在洞的低端,長在石壁上那散發著紫光的靈石是那樣那耀眼。

「還靈石???」用人激動不已!

經歷了那麼多,就是為了這幾塊靈石啊!

可是秦毅卻注意到,這地上全都是有東西活動過的痕迹。而這就是剛剛他在外面遇見夢凌時,所見到的幻冰蛇的活動痕迹。

「小心!」果然這地方是有幻冰蛇的,而且數量上似乎還不少。可是,就算這一路走到這兒來,溫度都是在下降的。到這兒了之後,這溫度也絕不能為幻冰蛇提供生存環境吧?

眾人聽見秦毅的話語,立刻戒備起來。

「廝廝……」忽然,四面八方開始傳來令人想要磨牙的吐蛇信子的聲音。

「切,蛇而已!」忽然,大部分的弟子都放鬆了警惕。對於蛇,他們還就從來沒有怕過。

「就是!蛇有什麼可怕的?來十條,我給他斬十一條!」更有人豪氣的大放厥詞。

秦毅皺眉,這種蛇並不是尋常可見的那種蛇造不成多大的威脅。看來這些傢伙還是沒有養成謹慎對待的習慣,這樣蔑視別的東西,偏偏自己又沒有那個實力:「是嗎?」

看來,這些人還是需要再吃點兒虧!

修仙之女配悠然 「那你們去給我把還靈石拿過來吧!對了,全部一起去拿!」秦毅退出去距離大部隊五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來,笑看著那些蔑視幻冰蛇的人。

「切!這有什麼難的?我一個人就給你拿回來了!」任然還是不屑,人群中立刻走出幾個不怕死的,對著還靈石所在的地方大跨步而去。

當那幾個人脫離人群后,立刻就不受控制的被拉到了洞壁上。隨後一條條蛇身緩緩纏上他們的脖子、腰身、手腕……

「啊……」緊接著,慘叫聲開始從四面八方襲來。一個個遭遇幻冰蛇的攻擊,此刻就算想要戒備、發起攻擊也都已經來不及了!

被控制住的人更是拼盡全力的催動真元,對身上的幻冰蛇進行攻擊。可是,卻無論他們如何攻擊,都傷不了幻冰蛇分毫。

秦毅搖頭嘆氣,一閃而去,僅留下一道殘影在原地。幾乎是眨眼的瞬間,他又站到了原來的位置。只是手中卻多了幾塊還靈石,整個過程不免讓燕一涔目瞪口呆,這速度,若不是她的反應和實力在這兒的話,可能會連對方離開過,估計都不知道吧?

「這一次巫山淵洞之行,本就是想要讓你們出來歷練的。現在知道這大路上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用你們過去的認知就可以蔑視的了吧?」秦毅老神在在的看著那些被控制住的子弟,他絲毫都不著急的模樣,讓一眾被控制住的人心中滴血不已。

這時候秦毅居然還有心思說這些廢話!他們可是連呼吸都困難了啊!

「知、知道了!」但還是有些實力稍微強點兒的人在幻冰蛇的控制下勉強回答了秦毅的問題,其他人則拚命的點頭。

秦毅輕輕抬手,手腕上青光流動,一層圈狀青光從他手低散發出去,頃刻間束縛著他人的幻冰蛇紛紛斷成好幾段墜落在地上。

眾人再次風大雙眼死死的看著秦毅,幻冰蛇的防禦有多麼完美,他們剛剛可是親自體驗過的。可是現在,卻只是在秦毅抬手間的一個瞬間,就這麼沒了?

四下觀察,終於秦毅再轉角處還真看見了兩三顆晶瑩剔透的幻冰丹。

「迅速回去!」夏族還有很多事需要去處理。

當眾人再走出巫山淵洞時,早已經是深夜了。

千尋看到披星戴月而歸的秦毅,終於放下了心中的擔憂,快步撲進秦毅的懷中:「怎麼才出來?你可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燕一涔不禁愣神,原來他已經有心愛的人了!

「傻丫頭,以我的實力你不需要擔心!」秦毅心中暖暖的,輕輕抬手撫摸著千尋的額頭。

「就算你實力逆天,哪怕你將來真有機會成為了大帝我也依然不放心你。」千尋抬著一雙淚目楚楚可憐的看著秦毅。

而秦毅更是被這一雙帶著些許紅泛的淚目感動得不行:「好吧,以後都會帶上你的!」

千尋乖巧的點點頭,隨後嬌羞的轉過頭去回到夢凌的身邊:「宗主!」

好吧,剛剛是她太過激動了,沒有控制好咯自己的情緒。

夢凌驚訝於千尋的變化,當初那個高傲冰冷的千尋竟然會因為秦毅變成這樣。這才多久的時間啊?

可是,在千尋的叫喚聲中恢復了正常的夢凌卻又在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落:「咳咳咳……」秦毅你答應我的事情怎麼樣了?

秦毅取出一顆幻冰丹交給夢凌:「走吧,出來夠久的了。」

秦毅目光眺望遠方,不知道回去之後,那些宗門會給他一個怎樣的驚喜呢。尤其是傀儡門!

天色微亮之時,一群人終於接近了夏族的所在地了。可是,遠遠的就看到那裡火光滔天。

「怎麼回事?」族長一下子串到秦毅的面前,擔憂不已的看著遠方夏族所在的方向。

「加快速度!」秦毅面色忽然沉靜下來。

果然,這些人是不會這麼老實的就交出他所要的東西,看來是有那麼一些人需要得到一些教訓才知道什麼叫做臣服呢。

夏族的廣場上黑壓壓的一片,一群入侵者手中的火把發出的光是那樣的刺眼。為首的黑衣人動手一揮,憑空出現了好幾個一身黑衣的人瞬間去到那些被控制並身著夏族服飾的人身旁。

「我再數到一二三,倘若你們夏族的族長和各位長老任然要當這個縮頭烏龜的話,我不介意讓你們這群小子提前去當問路人!」

「三長老,把這幾個人交給我吧!」忽然,火女從人群中走出來,伸手指著幾個被她單獨挑選出來的人:「我要將他們都做成傀儡,將來好效忠於我傀儡門!」

「你要多少就挑,至於剩下的,我就一把火燒了!」三長老一臉豪氣,隨手一扔,一個火團就飛向就近幾個人的身上。

「啊……」一瞬間痛苦的喊叫聲響徹這一片天地。

「哈哈哈……」三長老很享受這種來自於別人而又出自於他之手的痛苦的喊叫聲,忽然雙手擺開開懷大笑。

可是下一刻,這痛苦的喊叫聲卻忽然停止了,傳來的就只有一陣好過一陣的呼叫聲:「大師兄、大師兄!!!!」

秦毅的歸來,無疑給所有人帶來了希望。

「動我的人,你是做好了以整個傀儡門陪葬作為代價了嗎?」秦毅悠然凌駕於高空之上,眼底儘是無盡的寒霜。

「三長老,就是他殺了三長老的。」火女看到秦毅的那一刻,情緒非常激動。

畢竟,還從來沒有人那樣侮辱過她。秦毅是第一人!這麼多年過去了,讓她再次在千尋的手底下吃虧的人,秦毅是唯一的一個。所以,她恨秦毅!

「狂妄的小子,就是你殺了我傀儡門的大護法的是吧?」三長老眯著一雙小眼睛,從那狹小的一線天裡面冷冷的看著秦毅。

這小子,可真是好樣的!

「所以你們來這兒究竟是來交東西換人的呢,還是來看戲的?」秦毅默然看向傀儡門身後的一群人。

從服裝上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些人是被他拘留了的宗門裡面的人。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來到這裡,該交東西不交,停著看戲?

好樣的!

「小子,你休要猖狂。今天,你就等著整個夏族被覆滅吧!」

「是啊!是啊!」

「所以你們你們就是來看戲的咯?」秦毅嘴角掛著邪魅的笑容,看來百分之六十的資源是不夠了呢。

「沒錯,我們就是來見證你們夏族是怎樣從這片大陸上消失的。」眾人情緒高漲。

誰讓他夏族不知好歹,竟然得罪了他們?

「這小子不會是被氣瘋了吧?竟然還在笑?」留意到秦毅笑容的人,更是心情大好。

「開玩笑,傀儡門這樣的門派,就叫我們這樣的大宗門都不敢輕易得罪,可是這小子不僅僅得罪,還得罪得挺全面的!」殺了人家的大護法、扣留人家的弟子還向人家索要資源!

「滋,不得不說這膽子也是夠肥的啊!」

「就是,還一同勒索我們?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而已,也不啥泡尿照照自己夠不夠資格!」

無盡的嘲笑,一浪高過一浪…… 「小子,我就先用你的血祭奠我傀儡門大護法。再滅了你們整個夏族,至於和你有所牽連的仙女宗,我自然也回去好好問候問候!」大長老滿臉自信和不屑。

三長老緩緩抬起雙手,一群傀儡隨著他的動作而晃動,真真元氣波動在廣場之上。看戲的眾人無比震驚!

「哼,小子我傀儡門從建立以來,都沒有人敢主動招惹,今天這小子總算是踢到鐵板了。」所有傀儡在這一刻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對準夏族的子弟就是無情的廝殺。

而三長老則發動他的火攻,欲靠近秦毅:「老夫今天必要將你焚燒殆盡!」

「螻蟻!」清晰輕起薄唇,眼底寒霜化為嘲諷:「又秦一個跟要玩火的人!」

秦毅站在原地絲毫未動,任由三長老的烈火落在自己身上。

而三長老則得意無比,原來大護法竟然是死在這麼個一無是處的小子手中!

「怎、怎麼可能會這樣?」可是下一刻,他卻在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欺騙了自己?

他眼前的秦毅任然安然無恙的站在他面前,嘴角依然掛著笑容。而他的火攻,對於秦毅來說,似乎是一陣可有可無的微風一樣,沒有任何的作用。

「因為,你這火是假的!」秦毅一聲嗤笑,抬手一揮間血紅的火焰從他手中釋放,而三長老則是從內到外猛感燥熱。

一聲嚎叫,剛剛還佇立高空之上居高臨下的三長老重重的墜落在人群之中:「啊……」

前來交易的眾人忽然渾身一哆嗦:「虧、傀儡門都載了?」

「怕什麼?今天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哪一個不是有頭有臉的宗門啊?竟然被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威脅。不如群起而攻之,就算是猛虎也招架不住我們的輪番攻擊吧?」

忽然有人站起來,組織所有人團結起來。

「嗯,那我就先把你幹掉!」秦毅手指一屈,一絲火光越過指尖穿入說話人的身體中去,與此同時,那人身體原地爆炸,血肉橫飛……

「大、大家別怕,一起上!」十幾個人沖在前面,卻被秦毅揮手解決。跟在後面的人抖動著身體不敢前進,看著秦毅的目光全然上害怕和不可置信。

這都他娘的是個什麼鬼?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這麼強橫真的好嗎?是還要不要給他們這些自詡大宗門裡面,佔據著無數資源的人一點兒臉一點兒生存下去的機會啊?

「把你們帶來的東西全部給我交上來!」秦毅冷眼看著眾人,運轉青光普照而下,對眾人完成不可抗拒的威亞。

好吧,他真元被鎖。偶爾能發出那麼點兒雷啊火的,根本就支撐不了多久,相比之下還是這個青光最好用了。完全是萬能青光,可攻擊、可治療還可施壓!!

本該將這群人全部解決的,可是這群人來到這裡就算有人捨不得拿出百分之六十的資源救人。到多多少少還是帶來點兒東西的,不然要如何和他談條件啊?

扔掉兵器,眾人顫抖著雙手急忙將隨身攜帶的東西拿出雙手供上等著秦毅拿走:「給、都給你……」

伴隨著的是在場所有人都將頭埋得低低的。

這絕對是他們有生以來做得最丟人的一件事情了,他們在這裡的為一個人在自己的宗門裡面至少都是護法啊!

可是現在卻在一個他們眼中乳臭未乾的小子面前如此低頭,只怕人生不會再有任何比這還丟人的事情了吧?

千尋嘴角不免一陣抽出,好吧,這是她見過的最喜歡的打劫場面了!

丹尼海格 「你們!」秦毅看了看身後跟著的那些第一,對著地上頭一甩。

所有人瞬間領會秦毅的意思,一擁而上將那些人手中的東西都據為己有。臉上還不忘記漂浮著嘚瑟的笑容,終於,也做了一會光明正大的打劫別人的事情了,怎麼感覺這麼暢快呢?

「作為你們並沒有按照我的要求拿出我要的分量以及心存僥倖希望我下午覆滅的懲罰,你們可以離開,但是這些人……」秦毅目光森冷的看著被困在陣中的人。

他從來都沒有留著敵人的習慣,今天這些人也算是徹底的惹上他了。能夠讓這麼多人離開,完全是他不想造太多殺孽:「若你們從今以後安分守己,遇到我夏族之人不再惹事。那麼此事就此揭過,可若你們還想作死,那麼我不介意做一次好人成全你們!」

千尋眼底一突一突的看著秦毅,做好人?他竟然也說的出來這種話?

「小子,你敢動我們?就算我們實力不濟被你困於此地,可是我們背後可都是一個個的大宗門,你惹不起!」

「就是!就算你實力再怎麼強橫,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到時候那麼多門派對你群起而攻之,你們夏族就一定會覆滅在你手中的!」

「就是!就是……」

似乎感受到秦毅的殺意,陣中所有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忙為自己尋找一個能夠讓自己活下去的理由,而這時候,他們背後的勢力便是他們最好的依靠。

可是,這些在秦毅看來,都是不足掛齒的存在。

秦毅一聲冷哼,轉身抬手間那些被困在陣法中的人,便已經沒了蹤影。那裡,似乎從未發生過什麼一樣。

面對比熊場面,所有人只好顫巍巍的朝著來時的路退了回去。

「秦毅!」千尋面色凝重的走到秦毅身邊:「你這樣會不會造了太多殺孽,對你的修鍊肯定是不利的。」

而站在一旁的燕一涔身體和嘴巴動了動,卻又恢復了平靜。

秦毅的餘光注意到了燕一涔的變化,回想起來當時在巫山淵洞之中兩人的互動,再回想到出來以後和千尋的互動。

好吧,從情感上來分析的話,從地球上到這片大陸上,他都上一個徹徹底底的渣男了。

「千尋你先回去休息吧,我還有點兒事需要處理。」秦毅揉了揉千尋的額頭,面上的笑容溫柔無比。

「嗯!」千尋乖巧的點頭,隨後轉身離開。

然而此情此景落在一旁的燕一涔眼中,卻是如此的灼熱,似乎已經將她的眼睛、她的心給灼傷了。

「一涔!」秦毅轉身,便看到欲要離開的燕一涔,快步上前抓住燕一涔:「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談談。」

一句「一涔」徹徹底底的擊打在燕一涔的心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男人已經印在她心上了。可是,當她看到千尋的那一刻,卻實實在在的發現那個女子和他才真正的叫做天造地設的一對。而她,或許就真的只能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局外人而已。

張了張嘴,燕一涔竟然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哽咽了許久,才終於說出了點兒話,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她……很優秀!」

「先跟我來!」秦毅二話不說拉著燕一涔就朝著房間的方向走去。

「一涔,我……」

秦毅組織了一下語言,想要將自己的過往都對燕一涔說清楚。因為看到燕一涔難過的時候,他竟然也跟著難過了起來。這是一個讓他萬分不舍的女人!

可是,他的話被燕一涔硬生生的堵在了喉嚨裡頭。

秦毅驚訝的睜大雙眼,看著緊緊吻著自己的女人,某個位置忽然串上一股暖流,難以控制。

他好歹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啊!這丫頭確定不是在玩火?

「秦毅,我知道或許已經不該,可我還是控制不住心中的難過和歡喜。我就是喜歡你,我決定了,不管你身邊是不是有別的女人,我都不會輕易放棄你的!」燕一涔擦乾淨眼淚后,對著秦毅露出迷人的笑容。

在那笑容中,秦毅難以控制的淪陷了進去……

「嗯!那個……」清晨,秦毅坐在桌子旁邊看著一左一右的千尋和燕一涔,想要開口說些什麼。

卻忽然被兩個女人異口同聲的阻止了:「你什麼都不用說了!」

秦毅嘴角一抽,好吧這種事情他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解釋。

「千尋姐姐,希望以後能一同進步!」燕一涔爽快的對千尋表達了自己的善意。

而千尋從跟著秦毅的那一刻起,就已經知道了秦毅是有別的女人的人。所以如今出來了一個燕一涔她還是比較能夠接受的:「好!」

「大師兄,這是你要的所有傀儡門的資料!」這時候一個弟子從外面跑進來,遞給秦毅一疊資料。

秦毅緩緩打開手中資料,傀儡門!敢招惹他秦毅,好日子也算是到頭了!

「咳咳……師兄,那個……那個叫火女的女人,昨天被我們壓在了地牢裡面。現在她吵著鬧著要見你,所以來給你彙報一下!」這時候鐵頭闖進來,看著桌邊的兩個女人看著秦毅的目光不免一陣尷尬。

秦毅自然知道鐵頭心裏面在想什麼,完全不在意的走出去:「她和千尋是老相識了,就交給千尋處理吧。我需要去處理一下其他的事情,我交代給你們的事情千萬不能攜帶你給我監督好了。」

說著,秦毅就要離開。

可是桌邊的兩個女人卻很快就跟上了他的動作,秦毅滿頭黑線:「你們在這兒等我,我去去就回!」

「你是要去對付傀儡門吧?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跟著你去,多一個人多一個幫手!」可是兩個女人相視一眼后,卻異口同聲的說出讓秦毅無法拒絕的話。

一瞬間,秦毅竟不知道說什麼好:「走吧!」

他本想一人去解決的,可是卻忽略了如今的他已經不是孤家寡人了。

「滋滋……師兄的這艷福果然不是蓋的啊!」鐵頭看著三個人遠去的背影,忍不住流了一通哈喇子。

同樣是男人,而且他還這麼英俊帥氣,什麼時候他才能夠有這種艷福??

一個也行啊! 傀儡門議事堂上,一眾長老護法面色陰沉的坐在各自位置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傀儡門門主魁梧才終於開口:「我們派去夏族的人一個都沒有回來,據傳回來的消息說,夏族有一個實力非常強橫的小子。可是,我傀儡門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侮辱,這一次我準備親自去應對那小子,在場的諸位有誰想要和我一起去討伐夏族的?」

「哼!就算他夏族出了個神來,我也要給他滅了。竟然敢對我傀儡門動手!尤其是還敢對火女動手,他們絕對是活的不耐煩了!我一定要將那小子碎屍萬段,為所有人報仇,為火女出這口惡氣!」坐在魁梧身邊的傀儡門大長老猛然一巴掌拍在桌上,聲音中滿是怒火。

「哦?」忽然,議事堂中傳來一陣空曠的聲音:「是要將我碎屍萬段嗎?」

那飄忽不定的聲音給人的感覺即是近在咫尺,卻又像是相隔千萬里之外的捉摸不透。

「誰?竟然敢在要傀儡門的議事堂上裝神弄鬼?」大長老一拍椅子,猛然站起身來,臉上憤怒的表情只差沒有將他嘴上的鬍鬚給吹掉。

議事堂正中央的為一人,一抹殘影慢慢由虛幻變得真實:「我就是你們要找的,殺了你們傀儡門的人。」

秦毅聲音不大不小的困擾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