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燁這對象,是哪一家的姑娘啊,長得如花似玉的,只是眼生得很,以往沒見過。」

大家這麼誇著,不管是真心是假話,至少這會兒,都只會撿著好聽的說。

趙冬華也想不明白,怎麼藍燁就這麼跟硃砂手拉手的過來,這麼高調,是怕別人不知道兩人在處對象? 趙冬華還真沒猜到,藍燁要帶著硃砂這麼高調的亮相,就是要讓大家知道兩人在處對象啊。

但現在,趙冬華雖然不明白這中間的緣由,但當媽的,都是本能的護著自己的孩子。

她舉起手,微微示意了一下,藍燁見得她的招呼,就帶著硃砂向著這邊而來。

趙冬華就給大家作著介紹:「藍燁,硃砂,這是張阿姨,李阿姨、羅阿姨……」

硃砂跟在藍燁的身邊,乖巧的依著趙冬華的指示,跟著藍燁一一的叫著人。

而趙冬華又忙著給大家介紹硃砂:「這姑娘叫硃砂,是藍燁的對象。」

怕大家問起硃砂的來歷身世,趙冬華主動的強調介紹:「現在她還在京大讀書,平時沒有什麼時間,也就沒有帶著她出來給大家介紹。」

「哦,原來還在讀書啊?」

「在京大讀書嗎?」

大家的關注點,果然就被吸引到了這個點上,就沒有人去詢問硃砂是哪兒的人,是哪一家姑娘這種話題了。

趙冬華也就笑著道:「是啊,今年考了省級狀元,為了藍燁,她就選擇了報考京大。」

這一下,大家更是嘖嘖的稱奇。

這年頭的大學生,可真是鳳毛麟角,這能考上京大的學子,都算是很優秀的人材。

而這硃砂,不僅是考上了京大,還是省狀元,那不是更厲害了?

「厲害啊,藍燁這是不聲不響就找個這麼優秀的對象。」

「這京大的姑娘,氣質就是不一樣。」

「要是我家女兒能讀京大,我就阿彌陀佛了。」

硃砂早就跟藍燁鬆開了手。

剛才進門時,兩人特意的手牽手,那自然是為了高調的亮相。

但現在,這站在一群中年阿姨面前,還這麼手牽手就不象樣了。

說好聽點,是她和藍燁處對象現在是感情好,粘粘糊糊,捨不得分開。

說不好聽點,就是上不得檯面,見得人多不知道如何應對,只能緊拉著藍燁給自己壯膽。

硃砂當然不會給大家留下這麼一個小家子氣的印象。

她大大方方的跟這些中年阿姨打著招呼,進退進度的回答著她們的各種問題,也適當的表示了一下謙虛,表示這讀個京大也沒什麼了不起。

雖然她在表示著謙虛,可是,她也是掌握好了分寸,真的只讓人感覺她不卑不亢的,即不謙虛得沒底氣,也不感覺她的張揚。

可以說,她真的將這點分寸拿捏得好。

趙冬華剛才願意幫著介紹,也刻意的往硃砂的學習上引,也是因為不想丟了藍家的名頭。

不管怎麼說,硃砂都是藍燁自己找的對象,這不讓硃砂好看,其實也是讓藍燁難堪,趙冬華才不會這麼沒水準。

這對外,自然是維護著自己的人。

這維護硃砂的同時,趙冬華其實也在暗地再度觀察打量硃砂。

上一次在家中見過面后,她們也沒有跟硃砂見面,對於硃砂的為人處事方面,趙冬華也不是太了解。

當初雖然是認可了硃砂,可也沒有徹底的認同,只是抱著不反對不支持的態度。 可這會兒,這個大禮堂中這麼多人,也有不少大院的子女,有的是對象作參考。

趙冬華就觀察著硃砂的表現。

畢竟許多鄉下出來的孩子,真的上不得檯面,見得人多就慌了,越是大場面,越容易怯場。

可硃砂怎麼會怯場?

不就是跟這些人說點話嗎?又不可能吃了她。

可以說,硃砂的表現真的很好,應對得體,落落大方,談吐有禮,而且人家腹有詩書氣自華,不管別人說什麼,她都能知曉一二、應答如流。

在全場這麼多的年輕姑娘當中,硃砂的表現,真的是可圈可點,不遜於任何人。

趙冬華暗自鬆了一口氣。

愛妻入骨:傅少別撩我 以往她有點擔憂,硃砂漂亮歸漂亮,能考入京大,也證明腦子夠聰明。

可藍家的媳婦,不僅僅是漂亮聰明就夠了。

要是小家子氣,見不得大場面,不會處理各種人際關係,這也是麻煩。

但今天硃砂在這樣的場合,面對這麼多人,應對自如,落落大方,趙冬華之前的擔憂,就完全沒有了。

她甚至隱隱有種感覺,只怕今天全場來了這麼多的所謂的高幹家庭的子女,除開身世,只怕也挑不出一個比硃砂各方面條件更好的姑娘。

這樣的姑娘不管帶到哪兒去,都不會給藍家抹黑,只會給藍家添彩。

「硃砂,過來,我帶你那邊去轉轉,再見見別的阿姨。」趙冬華向著硃砂招招手。

硃砂會心一笑,跟著那幾個阿姨作別,乖巧的走到趙冬華的身邊,陪著她往別處走。

她落後趙冬華半步的距離,不遠不近,然後,用趙冬華能聽見的聲音,跟趙冬華低聲解釋:「趙阿姨,前陣子我就應該過來看望一下你們,只是這才來學校報道,許多地方不熟悉,要處理的事多,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請原諒,下次周末,我一定過來看望一下你們還有爺爺奶奶。」

之前她沒有往藍家跑,確實比較忙,最初半個月,是忙著軍訓,軍訓完了,又忙著花了一個周末練習騎自行車,後來又忙著去了南邊一趟,然後又關注著生意的進展,確實沒有時間過去拜訪藍家的人。

這件事上,趙冬華原本是有點意見。

現在聽著硃砂這麼誠懇的解釋道歉,也就煙消雲散了。

她甚至想,要是硃砂平時周末借著看望她們的借口就往她家跑,說不定,她還會很反感硃砂這樣的作風,感覺有一種上杆子爬的意味,急著想跟藍家攀親帶故。

但硃砂一直沒有來,趙冬華想想又不免有點意見,感覺這孩子也不知道這點禮數,既然家長都見過了,也算是認可了,這周末的時候過來看望一下老人,難道不是應該的?

但此刻,硃砂用一種用點示弱的口氣,誠懇的解釋了一下原因,趙冬華是什麼都原諒了。

她對硃砂道:「你這孩子,這來京城,也算是背井離鄉,有什麼不懂不熟悉的地方,記得問我們,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照顧的地方,也說一聲。還有,要是學校的伙食不合口味,周末的時候就過來,我讓張阿姨做點你們的家鄉菜你吃。」 這一番話,平平常常,要卻也是殷切叮囑,聰明如硃砂,又怎麼能看不出,這是趙冬華真心實意接納她的表現。

硃砂亮閃閃的大眼睛眨了眨,在趙冬華的面前,很是乖巧的應了一聲:「好的,趙阿姨,那我下周就過來拜訪你們,只要不打擾你們就好。」

「不打擾不打擾。」趙冬華笑著說:「反正我們周末都有空,平時藍燁也不在家,你過來陪我們說說話也好,奶奶都念了你好幾次。」

硃砂就維持著未來好兒媳婦的標準姿態,在趙冬華的指引下,去見那些叔叔阿姨了。

梁俊傑在一邊角落,看著硃砂的這一副溫柔乖巧的兒媳婦狀,酸得不停的咬牙。

切,需要這麼一副乖巧溫柔的模樣?

你以為,我沒看過你肆意張揚象個野貓似的潑辣模樣?

就這麼想嫁進藍家?

梁俊傑就在那兒自怨自艾著。

梁老爺子全場招呼了一下客人,然後就步到梁俊傑的身邊,詢問著他:「傑兒,今天來的這些客人,你看看,跟你差不多的姑娘,你覺得哪一個合你的眼緣?」

「?」梁俊傑納悶的看了梁老爺子一眼。

「這麼多的姑娘,你總沒有看中的吧?」梁老爺子無奈的問。

梁俊傑全身汗毛都幾乎豎了起來:「爺爺……你今天是在搞相親?」

否則,怎麼問出這麼一句話?

「我這也是為你好啊,等你找著合適的姑娘,你大概就能安心下來了。」梁老爺子苦口婆心勸說。

梁俊傑不屑的輕嗤,感覺老爺子一把年紀了,怎麼還這麼幼稚,居然認為他找著了合適的姑娘,就會把心安定下來?

他會為了一棵樹,放棄一片草原?

他掉過頭,不想跟梁老爺子再說話,可掉頭過去的時候,視線不經意的又看向了硃砂。

那一瞬間,他倒是冒起一個可怕的念頭——要是是硃砂,也許,他願意將心給安定下來。

這麼一想,梁俊傑自己都有些害怕。

天,他怎麼會這麼想。

明明那已經是藍燁的女朋友,特別趁今天這個日子帶出來在這個圈子公示眾人。

梁俊傑眼睛瞪直了。

梁老爺子見他不理自己,也不由氣哼哼的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

這一望,就見得一個漂亮的姑娘,亦步亦趨的跟在趙冬華的身後,微笑著跟一眾人一一打著招呼。

剛才梁老爺子已經見過了,知曉這是藍燁的女朋友,趙冬華專程帶著給大家認識呢。

確實那姑娘漂亮,又還是京大的學生,大家都是交口稱讚。

此刻看著梁俊傑目光沉思,盯著人家這個姑娘目不轉睛,梁老爺子突然就想明白了。

上次梁俊傑就是跑京大去丟人現眼吧?

上次藍燁是將梁俊傑給揍了的吧?

都是一把年紀的老狐狸了,這點事,一猜就明。

肯定是梁俊傑看上了人家這姑娘,也不知道人家是有對象的人,跑去騷擾,才被藍燁給出手教訓。

這麼一想,梁老爺子也是氣得重重跺腳。

都是人家的對象,你這麼去挖牆腳,你不挨揍誰挨揍? 畢向成和畢新亮一大早就起來。

昨天畢向成就示意畢新亮去理過發,現在又將皮鞋給擦得鋥亮,配著白襯衣黑西褲,畢新亮看著還是一表斯文人材。

看著時間,畢向成在屋子中慢慢的踱著步。

去早了,似乎顯得自己太心急,去晚了,似乎也太不夠重視。

畢向成就估摸著時間,看著時間差不多了,他才帶著畢新亮出門。

哪料得,父子倆剛走到樓下,在樓道大門口就碰到了朱曉蓮。

畢向成和畢新亮都意外。

畢向成是直接沉了臉,而畢新亮也是看著朱曉蓮:「曉蓮,你怎麼在這兒?」

不是已經說了,他今天要去給個長輩賀壽的嗎?

朱曉蓮抬頭,一臉可憐的看著他:「阿亮,我爸媽上班了,我奶奶也不知道去哪兒玩了,我沒有鑰匙,進不了家。我現在不知道怎麼辦,只能來找你。」

這一句話,說得委屈又無助,活脫脫象個無家可歸的小可憐。

畢新亮也為難:「可我們這會兒有事……」

朱曉蓮立刻緊緊拉住畢新亮的手:「阿亮,我跟你們一塊兒去吧?不管你們什麼事,我保證不壞事。」

都說得這麼低聲下氣,畢新亮自然不好拒絕,只能問詢著畢向成:「爸,讓小蓮跟我們一起去吧。」

畢向成氣得火冒三丈。

他就感覺,這個朱曉蓮故意此刻來堵著他們,這分別就是存心的。

還什麼沒鑰匙,家裡沒人……真要這樣,那回學校去也行啊,非要跑男朋友家中來。

「伯父?」朱曉蓮又將眼光乞求的看著畢向成:「我現在沒有地方可呆,就讓我跟你們去吧。」

畢向成無奈的看了看四周,唯恐有鄰居看著這一幕。

在家中他還可以給點朱曉蓮難堪,可以訓斥朱曉蓮幾句。

可現在,這是在樓下,還有那麼多的鄰居進進出出,自己此刻要是發脾氣或者說了什麼不好聽的話,只怕鄰居們對自己的印象都不好。

能分在這兒的,其實都算是有點小關係的,畢向成不願意自己才進京沒多久,就無形中得罪人,或者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畢向成只能心中暗罵,這個朱曉蓮還真是有些心計,故意選這個時間點在這個位置等著他們。

可當面,畢向成是什麼也不能說。

他黑著臉,打量了朱曉蓮一眼。

可以看出,今天朱曉蓮是有備而來,衣著方面都是收拾得比較乾淨利落,並不誇張,比較符合艱苦樸素的風格。

畢向成自己的人設,也是那種艱苦樸素、一心為公的風格,朱曉蓮穿成這樣,跟著他們一起去,並沒什麼不妥。

「行,走吧。」畢向成冷聲回答,自己先走在前面。

走了幾步,他又冷聲道:「還有,這些小聰明,不要用在我的面前來,還是想想,能不能幫助新亮才是正事。」

這樣一個有心計又臉皮厚的女人,撲上來抓住畢新亮就不放手。

如果朱曉蓮的最高目標,也就是抓住畢新亮這麼一個男人,畢向成自然是很不滿。 所以,畢向成這言下之意,你朱曉蓮既然有這麼點小聰明小手段,那不如將這點小聰明小手段用在別處。

如果能幫得了畢新亮,能讓畢新亮以後的前程更遠大,那這點小聰明小手段,也算是有用處。

都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會站著一個成功的女人。

但願朱曉蓮能對畢新亮有所幫助吧。

朱曉蓮聽著畢向成的這話,默默的低下頭,一聲不吭。

畢新亮聽著畢向成的這話,有些刺耳,見得朱曉蓮一副忍辱負重的模樣,不由替朱曉蓮辯解幾句:「爸,小蓮不是那種人。她是我見過的最單純最單純的姑娘。」

畢向成冷嗤,都這麼有心計了,自己的兒子是哪兒看出她是最單純最單純的姑娘?

朱曉蓮哪敢此刻讓他們父子不合。

本來畢向成就對她處處橫挑鼻子豎挑眼的,要是畢新亮此刻為她說話,只怕更讓畢向成對她不滿,感覺她這個女人故意挑撥他們父子不和。

她緊緊的拉住畢新亮的手,用眼神阻止他不要再說,輕聲勸解:「阿亮,伯父這樣說,也是愛之深才責之切。確實我們應該更努力,做出點成就來,這樣伯父才會以我們為驕傲。」

這番話,即是勸慰了畢新亮,也總算令畢向成滿意了一點。

確實,現在兩人都大二了,再不抓緊時間做出點成就來,到時候大學畢業的時候怎麼辦?

婚心蕩漾,億萬首席請簽字 只要畢新亮做出點成就來,畢向成也好替他鋪路子,以後也能更進一層樓。

畢業這年頭,大學生是包分配工作。

可是,這分配的工作,也是有好有壞。

畢向成當然是希望畢新亮留京,然後走仕途,那這肯定是需要一點成就來鋪好路。

三人在這樣的各懷心思中,抵達了梁老爺子辦生日會的地點。

朱曉蓮還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

她就抬眼打量著這單位的大禮堂。

連機關單位的大禮堂,都能借出來辦生日會,這也可以證明,對方很有點地位啊。

終難忘 「一會兒進去,禮貌點,也機靈點,別鬧出什麼出格的事,知道不?」畢向成低聲提醒了兩人,主要是提醒著朱曉蓮,才進去。

凰謀天下:許你江山如畫 此刻梁俊傑和梁老爺子都沒有在這兒迎接賓客了,幾人在別的人員安排下,走了進去。

在這兒,畢向成還是遇到了幾個熟人,趕緊帶著畢新亮和朱曉蓮過去打招呼。

「老畢,你也來了啊。」對方也是笑得熱情洋溢,笑著跟畢向成打招呼,又將身邊的人給畢向成作著介紹。

畢向成跟他們寒喧了一下,趕緊又讓人帶著,去見梁老爺子。

今天這個聚會,名頭上怎麼說也是梁老爺子的生日會,哪有來了正主不拜的道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