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周復生一陣無語,看着地面上的齊兆藝,他苦笑一聲,趕忙去扶起了齊兆藝,被扶起的齊兆藝全身抽搐着,弄的周復生甩開也不是,不甩開也不是。

好不容易把齊兆藝放在了凳子上,周復生纔開口道“齊大師,你沒事吧。”

齊兆藝艱難的搖了搖頭,看了周復生一眼,那眼神無比的冷漠,他甚至都想要咬死周復生了,特麼的,你剛剛這麼不使勁的攔住他,害的自己被打的這麼慘。

“小子,算……算你狠,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齊兆藝艱難的站了起來,身上都是腳印。

事情鬧到這一步,他也不可能找劉致澤幫忙做任務了,只能放下狠話然後離開了。

“喲,還敢放狠話,澤哥弄死你信不信?”劉致澤瞪了齊兆藝一眼說道。

齊兆藝原本走起路來就一瘸一拐的,聽見劉致澤的話,他像是充滿了力量似得,一溜煙直接衝出了包廂的門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史上最強王妃 看着齊兆藝離開,周復生再次苦笑一聲,現在劉致澤算是和道門徹底的槓上了,要知道,這次齊兆藝來找劉致澤那可是帶了任務的,可是卻被劉致澤打跑了,凡是人都能想的到齊兆藝會利用這件事情施以報復的,如果齊兆藝心思壞一點的話,更是會在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

道門有任務交給你,你不幫忙也就算了,現在更是過分的把別人打成了這樣,你這不是在打齊兆藝,而是在打道門的臉啊。

“老周,以後這樣的人就不要讓他來找澤哥了,澤哥沒空陪他們玩。”劉致澤微微笑了笑,也絲毫的沒有在意,打就打了,道門又能拿自己怎麼樣呢?

“小冤家,今天晚上十一點鐘,來福滿樓酒店找我。”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而又好聽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劉致澤一愣,看了看四周,卻是也沒看到個人在說話,不過倒是感覺這聲音很熟悉,哦,對了,是王伊伊,王伊伊的聲音。

“小姐姐,你在哪?說好的福利呢?你要多久才能還給我?”劉致澤在腦海中迴應道。

“真是個小冤家,你放心好了,等事情解決後,姐姐會給你,你想要的。”王伊伊輕笑一聲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劉致澤一下子就想到了王伊伊那張仙女般的臉蛋和魔鬼般的身材,特別是那穿着黑色絲襪的大長腿,想到這個,劉致澤更加激動。

“那就這麼愉快的說定咯,小姐姐。”劉致澤笑了笑再次迴應道。

“主公,她已經離開了。”這時,孫乾又再次開口回答起了劉致澤的話,就聽他繼續道“少爺,那個女的不可信,你要小心點纔是。”

“澤哥自然知道,澤哥也只是在逗她而已,不然你以爲澤哥真的對她有意思?”劉致澤輕笑一聲,王伊伊,第一次出現在自己面前就是帶着任務來的。

而且還是要自己的靈魂,還好自己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求着她,否則的話,自己非要被弄死不可。

“主公,希望你能守住。”孫乾有些不相信的誹謗道。

他可不相信劉致澤的話,你如果不是真的對人家身體有興趣的話,那你爲什麼每次都要逗別人呢?這一看就知道你的想法不簡單。

這時,周復生的手機響了起來,衆人轉頭看去,周復生就接起了電話,與電話那頭說了幾句之後,他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他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道“少爺,張伊打電話過來了,說想請你幫忙,這個忙是道門頒佈給第七科的,他們拒絕不了。”

“道門的?”劉致澤一怔,估計劉致澤用腳指頭都能想到張伊的事情和之前那個叫齊兆藝的事情是一樣的,畢竟都是道門頒佈的,“什麼任務?”

“今天晚上會有兩個鬼差押送一批鬼魂經過鳳林市,他要你去幫忙保護,因爲這批鬼魂內有着一個很重要的大人物。”周復生沉聲說道。

“什麼大人物?”劉致澤好奇的問道,難道也是那個夜丘機嗎?王伊伊要自己幫的忙,可不就是截下這個夜丘機的鬼魂,現在看來這個夜丘機好像有很大的能量啊。

能夠驚動陰陽兩界的存在可不是什麼小蝦米。

周復生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反正只是聽張伊說。

不過劉致澤也大概已經猜到了,現在道門又攙和一腳,看來今天晚上和王伊伊約定好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啊。

只是劉致澤很好奇,靈獄不也是屬於地府的嗎?爲什麼王伊伊要叫自己把那個夜丘機的鬼魂給帶走?難不成靈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嗎?

劉致澤陷入了思考中,因爲他實在是想不透爲什麼靈獄要搶奪夜丘機的魂魄,而道門要保護夜丘機的魂魄,這個夜丘機到底是誰啊。 “老周,給你個任務,你去幫澤哥查一下一個叫夜丘機的人,賤人,你去點壺茶來,澤哥就在這裏等着老周。”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南宮劍點了點頭,直接離開了,反而是周復生卻是看着劉致澤有些發愣,像是在看寶貝似得。

“老周,你這麼看着我幹嘛?”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少爺,你入行多久了?”周復生疑惑的問道,他所謂的行業自然就是術士這一行業了。

“兩個月,爲何這麼問?”劉致澤問道,怎麼好端端的周復生要這麼問自己,難道以自己現在的本事看起來還像個新手嗎?

“少爺,你連夜丘機都不知道嗎?這位可是位真正的大能,凡是陰陽界內就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大名。”周復生沒有開口,反而是關瞳開口說了起來。

“哦?說說看。”劉致澤一怔,難怪這夜丘機會成爲陰陽兩界爭奪的對象,看來身份很不簡單啊。

“少爺。”周復生叫了一聲,看了關瞳一眼繼續道“這位夜丘機據說是華佗的後人,其醫術更是超越了祖先,做到了真正的起死回生,傳聞,這位夜丘機能夠讓死去數十年的人復活,不管你是斷手斷腳,亦或者是傷筋動骨的,只要經過他的治療都能夠痊癒。”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這個夜丘機這麼強大嗎?這倒是有些出乎劉致澤的意料啊。

之前他不知道的話也就算了,可是現在知道夜丘機的能力了,哪怕就連劉致澤都想要把夜丘機據爲己有了。

開特麼什麼玩笑,有個這樣的人在,哪怕自己就算是快要死了,只要把他召喚出來,自己就能夠滿血復活了,這特麼纔是真正的奶媽啊。

要是自己真的能夠得到他的話,那自己還怕什麼受傷啊,以後打架自己都能夠用腦袋去打了,反正自己有夜丘機就特麼跟開外掛一樣,毫無畏懼。

“少爺,這次的對象不會是夜丘機吧!”周復生也是個聰明人,劉致澤爲什麼好端端的問起了夜丘機?估計這和這次的道門的任務是離不開關係的。

劉致澤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在,他才點了點頭。

臥槽!!我曰!!周復生關瞳瞠目結舌的看着劉致澤,他們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竟然真的是夜丘機,那個號稱是華夏五千年來第一神醫的夜丘機。

“少爺,你怎麼知道的?”周復生震驚的問道。

劉致澤搖了搖頭,王伊伊的事情,他可不想透露出去,畢竟自己在和惡魔做交易,可不是個簡單的事情。

見到劉致澤不想說,周復生也沒有強求,反而是和關瞳相視一眼,兩人眼中閃起了異樣的光芒。

兩人看了看身後的房門,來到劉致澤身邊,就聽關瞳悄悄的說道“少爺,我覺得我們這次應該要做一次大的了。”

“比如說呢?”劉致澤一怔,倒還真沒反應過來,他完全不知道關瞳想要做什麼。

“少爺,大好的機會,只要我們把夜丘機收服了,好日子可就在後頭了。”周復生賊眉鼠眼的笑了笑說道。

沒想到平時正義凜然的周復生竟然也會這麼賤。

他們的話,劉致澤算是聽懂了,說白了,周復生和關瞳就是要自己去搶奪夜丘機的魂魄,到時候的話,不僅是自己就連他們的好日子都快到了。

被他們這麼一說,劉致澤還真的有點想法了,得到了夜丘機就完全可以說不用怕死了。

現在他也總算是明白道門和靈獄爲什麼要把夜丘機看的這麼重了。

開玩笑,有這種神奇的力量,一旦別一些居心普側的人得到了,那還不世界大亂啊,只要有一口氣都能救活的,也就是說只要不被導彈炸成碎片都可以復活的咯。

想到這裏,劉致澤倒是有了一些想法,當即對着周復生和關瞳招了招手,兩人靠了過來,劉致澤就在兩人耳邊悄悄的說了起來,直到南宮劍回來,他們才散開。

關瞳和周復生相視一眼,紛紛點了點頭,兩人同時對着劉致澤豎起了大拇指,很顯然,劉致澤的想法很好,他們也同意了。

再和周復生關瞳聊了一下後,劉致澤就直接帶着南宮劍離開了。

離開了福滿樓,劉致澤還是選擇回學校,畢竟在外面他們也是很無聊,還不如去學校玩玩。

剛剛走進了學校,就看見一輛車直接從裏面向着校門口開去,而那車子在靠近劉致澤和南宮劍的時候,車窗還特意的被放了下來。

劉致澤和南宮劍擡頭看去,就看見車內正坐着一個少年,他不是孔歌又是誰呢?

此刻孔歌戴着墨鏡好像是很囂張的樣子,在兩人身邊還特意的停下了車。

他開的是寶馬敞篷車,劉致澤不懂車,對這車也不理解,不過敞篷車一般都很貴的,這個劉致澤還是知道的。

那小子完全就是在炫耀,就看孔歌慢慢的轉過頭來,看向了劉致澤和南宮劍,還特意的拉低了一下墨鏡,對着劉致澤南宮劍翻了一個白眼,這纔再次關上了車窗,緩緩的離去。

“我靠!!澤哥,那小子是什麼意思?鄙視我們嗎?”南宮劍不爽的說道。

“沒事,看澤哥的。”劉致澤笑了笑,從地上撿起了一顆小石頭,他對準了孔歌車子的輪胎,直接就丟了過去。

“砰~”的一聲響起,孔歌那車子的輪胎都直接飛了出來,只剩下三個輪胎支撐着車子。

“發生了什麼事?”孔歌震驚的從車上走了下來,看到自己車子的輪胎都飛掉了,他頓時目瞪狗呆,然後轉頭看向了劉致澤和南宮劍。

而劉致澤和南宮劍則是擡起了頭,望向了天空,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得。

“臭小子,是不是你乾的?”孔歌指着劉致澤大怒道。

他的車子輪胎都炸飛一個了,現在已經完全開不了了,停在校門口,出又出不去,進又進不來的。

而且最主要的還是這輛車是孔歌最滿意的,無論是配置還是用來裝逼,都是槓槓的。

“澤哥可沒有那個本事,不過倒是很有可能是某些人裝逼過頭了,以至於遭到了雷劈也說不定喔,賤人,咱們走。”劉致澤嘿嘿一笑,直接轉身離開了。

南宮劍則是對着孔歌做了個鬼臉,這纔跟着離去。

看着劉致澤和南宮劍的背影,孔歌現在恨不得立刻衝上去弄死這兩個王八蛋,實在是太氣人了。 一天的課就這麼上完了,劉致澤和南宮劍兩人紛紛打着哈欠向着校門口走去,只是他們纔剛來校門口就看到孔歌的車正在被拖走。

劉致澤和南宮劍揉了揉眼睛,臥槽!!這貨弄了一下午啊,現在纔開始拖車,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而他的話,則是自己打車離開的,不過在離開的時候,看到了劉致澤和南宮劍忍不住瞪了兩人一眼。

劉致澤和南宮劍微微一笑,就當作沒有看見似得,別說不承認那輪胎飛出去是自己做的,就算是承認了,孔歌又想咋樣,就南宮劍都能弄死他、

看着孔歌離去,劉致澤和南宮劍相視一眼都笑了。

離開了學校,兩人吃了點東西,就分道揚鑣了,原本南宮劍還想帶劉致澤去爽一下的,不過考慮到晚上還有事,劉致澤就沒有答應了。

回到出租屋,劉致澤走了進去,忽然發現好幾天都沒有看見吳老太太了,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吳老太太的房間,就看到吳老太太正躺在椅子上,身體隨着椅子一搖一擺的,好像是很愜意的樣子。

看着房間內的老太太,劉致澤總感覺有點不對勁,但具體哪裏不對勁又說不上來,劉致澤搖了搖頭,就向着自己的房間走去了。

回到房間後,劉致澤二話沒說,直接躺在牀上就睡了起來,畢竟晚上還要做大事,也不知道要多久,現在還是先睡一覺的好。

然而就在劉致澤睡着之後,一樓吳老太太的房間內,那原本躺在椅子上的吳老太太卻是一把睜開了眼睛,眼中閃過一道幽幽的綠色光芒,顯得有些恐怖。

而這時,一道紫色的光芒從窗戶外面飄了進來,吳老太太見此當即眉頭一皺,搖了搖頭,那道紫色的光芒纔再次離去。

夜晚十點半的時候,劉致澤從牀上爬了起來,爲了做今天晚上的大事,他還特意設置的鬧鐘的。

從牀上爬了起來,劉致澤直接離開了出租屋,吃了點東西后,這纔想着福滿樓酒店而去了,王伊伊約定的地址就是福滿樓酒店門口。

等到劉致澤來到福滿樓酒店門口的時候,都已經是十一點了。

而此刻在福滿樓酒店的一旁,則是站着一個身穿皮衣皮褲的美女,正着急的看着四周。

劉致澤剛剛來到不遠處,看到那位妹紙當即眼睛一亮,她不是別人,正是王伊伊,她身穿緊身的皮衣皮褲,把她的身材包裹的十分惹眼,她的胸脯原本就很豐滿,至少是劉致澤見過最大號的了,劉致澤也估計了一下,至少也有D大小吧!就像是包着兩個木瓜似得。

她的腰很細,標準的魔鬼小腰,如果在牀上,這小蠻腰搖起來絕對能要了男人的命,再加上那兩條直溜溜的大長腿,在皮褲的包裹俠更顯出了一絲野性。

看到這一幕的王伊伊劉致澤更加呆了,原本以爲王伊伊穿着制服裝就已經夠迷人的了,沒想到她竟然還能更加的迷人,看的劉致澤都有些口乾舌燥了。

這福滿樓是通宵營業的,人來人往的,不過劉致澤倒是很好奇,難道那些來來往往的人都沒有看到王伊伊嗎?

面對一個標準的大美女,竟然都沒有人上去搭訕。

劉致澤叼着煙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當他來到王伊伊麪前的時候,那兩個木瓜看的更加的讓人興奮了。

“我的小冤家,你這麼纔來啊,你可真是急死我了。”王伊伊見到了劉致澤就像是許久未見夫君的妻子似得,趕忙迎了上來。

“怎麼?小姐姐,你這麼着急的就想要送出你的身體了嗎?”劉致澤吐出了一個眼圈淡淡的說道。

“小冤家,你可真是的,每天就惦記着我的身體,怎麼樣?今晚姐姐的穿着你可滿意?”王伊伊伸出了芊細的手指勾住了劉致澤的下巴。

那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的劉致澤又是一陣雞動啊,這王伊伊本來就夠迷人了,再加上她故意**自己,讓自己更加受不了了。

劉致澤伸出了雙手向着王伊伊摟去,只是卻沒想到王伊伊身體微微一退,就躲過了劉致澤的雙手,就聽王伊伊輕笑道“小冤家,現在可不是玩的時候,時間快要來不及了,我們可要出發了。”

劉致澤苦笑一聲,望着自己的雙手,好吧,失策了,沒想到被她躲掉了。

這時候,一旁也有人注意到劉致澤了,紛紛投來了好奇的眼神,不知道劉致澤站在這與誰說話,現在劉致澤算是知道了,那些人根本就看不到王伊伊。

“澤哥看時間好像很多的樣子,小姐姐,要不,咱們先去玩一會再去?”劉致澤嘿嘿的笑道,玩一會,劉致澤的醫生已經很清楚了喔,說白的,就是想要先拿點福利。

只是王伊伊輕笑一聲,道“小冤家,現在可不是玩的時候,原本鬼差是在十二點準時進入鳳林市借道轉地府的,只是沒想到這次他們不知道是從哪裏得到了消息,說是有人打算截魂,這不,就提前了半個小時。”

“嗯?”劉致澤一怔,提前了半個小時?劉致澤拿出了手機看了看,現在都已經十一點十分了,只有二十分鐘了,劉致澤繼續道“小姐姐,鬼差借道的地點在哪?”

“在鳳雨高速,我們趕緊走吧。”王伊伊說完就直接鑽進了一旁的一輛瑪莎拉蒂車內。

看着這輛瑪莎拉蒂,也不知道王伊伊從哪裏偷過來的,劉致澤再次掏出了手機,剛打算打字,這時,王伊伊就伸出了芊細的小手,一把抓住了劉致澤的手機就搶了過去。

就聽她淡淡的說道“小冤家,在事情沒有處理完之前,手機是要關機的喔。”說完,王伊伊直接把手機給關掉了,然後才退給了劉致澤。

劉致澤微微一笑,接過了手機,卻也沒有說什麼,當即把手機放進了口袋內,這才上了車。

至尊毒妃 “孫乾,立馬通知周復生,讓他們去鳳雨高速,這回鬼差借道的地點在那。”劉致澤閉上了眼睛在腦海中說道。

孫乾沒有說話,不過卻是按照劉致澤的話去做了,畢竟王伊伊在旁邊,孫乾也不敢出聲,不然被發現了那可就尷尬了。

“臥槽!!我沒眼花吧!那輛車子竟然自己會動,而且還坐了一個人?”這時,兩個大男人一人拿着一瓶酒在路邊行走着,忽然就聽見其中一個大叫了起來。

“哈哈,我看你是喝醉了,這怎麼可能啊,走吧!回去睡覺咯。” 劉致澤讓孫乾通知周復生一行人,雖然他不能夠直接聯繫周復生,但是卻可以聯繫到關平,這不,孫乾直接告訴關平,關平又告訴了關瞳,得到了準確的地址。

周復生關瞳和趙龍就直接出發了,如果不是因爲張伊的身份特殊的話,估計周復生會叫上張伊一起。

但這次張伊是負責保護的,要是叫上他的話,萬一消息泄露了出去,那可就完蛋了。

這次的事情完全可以說是和地府叫板了,地府那是什麼存在啊,掌控着六道輪迴,更有十殿閻羅以及酆都大帝坐鎮,一旦事情鬧開了,那可就比較麻煩了。

而此時,在王伊伊的車內,劉致澤伸出了手,下意識的向着王伊伊那穿着皮褲的大長腿靠去,只是還沒等他的手放過去就被王伊伊給抓住了。

就看王伊伊輕笑一聲,道“小冤家,不要急,姐姐遲早會是你的。”

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手,繼續道“這位小姐姐,能否跟我說說鬼差爲什麼會來鳳林市借道嗎?”

“那有何不可呢。”王伊伊笑了笑,開着車,繼續道“地府其實在每個城市都有設立陰陽兩界通道的,連接點都是冥界大門,而這批鬼差呢,原本是隔壁市的,也就是雨花市,只是今日,雨花市的通道出現了問題,

以至於鬼差進入不了,這纔會轉道來鳳林市,爲的就是通過這入口把鬼魂帶回地府。”

聽完王伊伊的話,劉致澤眉頭一挑,每個城市都有設立單獨的通道?那鳳林市的就是在鳳雨高速那了,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就算是打死劉致澤,估計他都不會相信。

“這麼說,那個叫夜丘機的之前一直在雨花市?”劉致澤問道。

“是的,其實這個夜丘機不管是我們還是地府都找了好幾十年了,但是卻都沒有找到他的蹤跡,直到上個月,我才聽說夜丘機在雨花市死亡,並且被地府鬼差所拿。”

“他不是能夠讓人起死回生嗎?難道不知道自己會死嗎?”劉致澤摸了摸鼻子一臉的不解問道。

既然你能夠讓別人起死回生,那爲什麼不能夠讓自己起死回生呢?劉致澤可不相信夜丘機是不會讓自己起死回生的法術。

“據傳他已經活了三百年,已經活膩歪了。”王伊伊淡淡的說道。

臥槽!!三百年?劉致澤眉頭一挑,忍不住震驚了一翻,難怪尼瑪的想死了,原來是活膩了,正常人的壽命最高也就一百來歲,可是這位夜丘機卻是硬生生的讓自己多活了兩百年,不得不說他是真的有本事。

“今天晚上道門會有人來負責守衛的工作,你我到時候看準時間就大鬧一翻,爭取今天晚上一定讓我把夜丘機帶回靈獄。”王伊伊說道正事的時候就收起了那副迷人的姿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嚴肅。

“哦,好的。”劉致澤微微一笑,嘴上雖然是答應的很痛快,不過他心裏怎麼想的又有誰知道呢。

他可是和周復生關瞳商量好了的,今天晚上就打算大幹一場了。

“快沒有時間了,你坐好了。”王伊伊看了一眼時間,卻是發現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了,她也開始着急了起來,都怪這劉致澤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不然現在早就已經到了。

“臥槽!!大姐,慢點,慢點啊。”劉致澤感受到車子的速度越來越快,一時間也跟着緊張了起來,他連忙抓住了一旁的把手,讓自己安心一點。

現在這車子都還沒上高架速度就已經這麼快了,雖然說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但是卻也還有不少車輛在行駛着。

“譁~”車子就像是一陣風似得,直接在路邊飆了過去。

“臥槽!!這特麼的是死亡飛車嗎?”這時,路邊原本停着一輛法拉利的車子,看到王伊伊的車子飆了出去後,他立馬回過了神來,“就特麼喜歡這暴脾氣,來,一起飆一把。”

那男的大叫一聲,直接進入了車內,二話不說,一踩油門,車子直接就飛了出去。

“啊……大姐,你慢點,澤哥小心臟要跳出來了。”劉致澤害怕的說道,他稍微一撇頭,現在車子的速度都特麼已經兩百碼了,我曰啊!!要不要這麼瘋狂啊。

“滴滴~”這時,後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劉致澤好奇的看去,就看到一輛法拉利車子正向着他們追來。

等那車子來到右側的時候,那車子的車窗被放了下來,露出了一個青年的臉龐。

“兄弟,賽車嗎?我秋名山車神。”那青年笑了笑,因爲這邊車子車窗沒有放下,他也就看見了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正是劉致澤。

“賽尼瑪啊。”劉致澤苦笑的說道,還好他現在的體質異於常人,不然還真的聽不見那貨在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