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值高,性格呆萌,氣場親近,而且還足夠不要臉…

看著道觀里的幾個小生靈能夠打成一片,李雲也就放心了。

睡覺的阿大更加不用擔心,這貨某種程度來說,比阿二還要更二…

此時,含香的聲音傳來。

「開飯啦!」 香噴噴的靈草米飯被端了出來,還有一大盆鮮嫩的蘑菇湯,上面的香味可以說讓人垂涎欲滴,然而阿二看著蘑菇湯的時候,只能默默的夾著尾巴退散,現在阿二看見蘑菇狀的玩意就腿肚子發怵。

「可憐的阿二,這是山香菇,可以吃的,不吃一點兒嗎?」含香把蘑菇湯的蓋子打開,俏皮一笑,濃濃的蘑菇香味混雜著水汽蒸發而出。

「不不不,蘑菇什麼的離我遠一點,我吃飯就好,吃飯就好…」阿二夾著尾巴,遠離蘑菇湯。

含香也不逗弄它了,阿二不吃就不吃吧,將各自分量的蘑菇湯乘好,分發喝著。

同時,就連白鶴的份含香也準備了——

「謝…謝…」

白鶴有些拘謹,受寵若驚的看了看眼前的蘑菇湯,平時都是吃不飽的,現在看著這一大盤子的蘑菇湯,也不知道做何反應…

「吃吧,也就多添一雙筷…好吧,其實並不用筷子。」李雲微微一笑。

見著自己的恩人發話,白鶴逐漸沒有那麼拘謹的,也逐漸放開了來。

白鶴也在漸漸的融入…



時間逐漸過去,白鶴也漸漸的融入了道觀之內,只是相比於悶騷的雞哥,好動的阿大阿二來說,白鶴十分的安靜,在性格方面有些內向,或者說,和雞哥的外騷不同,它是內騷…

平日要麼在道觀的上方盤旋,要麼就去山林里挖掘一些能夠食用的根莖來分享給大家。

以前宋大林總是喂不飽白鶴,白鶴也不可能坐以待斃,會趁著挖葯的時候順便找一點東西吃,其實白鶴本來就是以根莖水草為主食。

「我阿二又回來啦哈哈哈!」阿二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在吃了葯之後,已經不再虛弱腹瀉,整個人又好像之前一樣好像隨時可以到處浪催。

不過現在阿二倒是安靜了許多,每次想要吃什麼的時候都會先詢問阿大的意見,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東西吃了會有什麼糟糕的結果…

此時此刻,李雲在研讀經文早課,白鶴則在身旁靜靜的站著,好險守衛,又好像也在研讀經文。

「小白,你對這經文有興趣?」李雲在旁邊好奇道,小白是白鶴的新名字,在以前宋大林也給白鶴起了個名字,拋棄掉名字一來是白鶴要擺脫過去的一切,包括名字也是如此,然而最重要的是以前的名字實在是太難聽了。

鬼才知道給這白鶴起一個叫狗子的名字是什麼心態。

「沒興趣,只是覺得站在你旁邊很合適,很舒服。」小白舔了舔自己的羽毛,現在身上已經是乾乾淨淨,沒有任何泥漬污漬,看起來非常有美感。

「白鶴加道士,果然很搭調嘛,讓我的逼格瞬間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個百分點了。」李雲卻是點了點頭,旁邊站著一隻白鶴逼格的確是高。

然而…

逼格再高,沒人欣賞也沒用啊!

道觀冷冷清清的,還是時不時會有小貓兩三隻來參觀,不過來參觀則以,就是不投香火錢,區區一塊錢的事情就圖討個心安也不錯啊。

叮鈴鈴——

手機微信響了起來,那可愛的小頭像被換成了自拍照,在刨去了PS裝甲之後,李雲果斷是楊瑩瑩的自拍照。

「雲大哥,在嗎?」

李雲沒有猶豫,回道。

「不在。」

楊瑩瑩:「……」

「道長在就好啦,我學校在舉辦校運會,剛好有家屬邀請的名額,可是我家人又沒空…在那天有我的比賽喲!你來看看嗎?」

校運會?

李雲的思緒回憶起從前來,校運會,學子們在學校最期待,最盛大的活動,沒有之一,甚至某種意義上比假期還要更讓人期待。

運動健兒們親自上場揮灑汗水,男生女生們為自己喜歡的人在賽場上揮灑而嘶聲力竭,情侶們出現在學校的各個角落裡卿卿我我,鹹魚們窩在宿舍里,或者窩在某個角落裡玩桌游,玩手機。

在這一天,老師們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是太過分的事情都會被忽略掉。

青春,汗水,學校的回憶…

李雲的思緒也回到了過去,那一天,他也是揮灑青春的一份子,高二的時候,負責立定跳遠還有五十米短跑,成績不好不壞,拿了個銅牌,拿回道觀的時候玄道子還高興了好一陣子呢,在村子里到處說,害得當時的可是燥的慌。

不過那一枚銅牌,始終還是玄道子的驕傲,李雲自己的驕傲。

「青春校園啊…那一天在夕陽下奔跑的,是我逝去的青春啊。」李雲看著信息,回憶過去感慨道:「校園就好像一座圍城,裡面的人想出去,出去的人想回去,每個人都有的一段小小的回憶…」

一旁的含香聽著李雲絮絮叨叨,好奇道。

「雲師兄,校園…就是以前念書的學堂嗎?」

「是啊。」李雲微笑道。

「聽說學堂可是很枯燥的地方呢,以前聽大小姐親戚說啊,學堂的老夫子,那臉,是這樣的~」含香還做了個可愛的鬼臉,繼續道:「根本沒有人想回學堂面對這樣的老夫子啊,可雲師兄你好像很懷念的樣子…」

看著含香疑惑的小臉,李雲也是哭笑不得,看來老師自古以來都是嚴厲的呢,笑道。

「俗話說的好,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在從前,學堂只有男人,對於荷爾蒙爆炸的青春期孩子們來說,被塞進只有同性的地方這無疑跟監獄沒有什麼區別。」李雲笑了笑,繼續道:「而如今的學堂,在原有的情況下,不僅僅有了男女分派,還有了許許多多的課外活動,讓學堂變得不再枯燥。」

「原來如此啊…含香也覺得,一群大男人擠在一起哪來的樂趣呢,原來現在學堂是男女都有的啊。」含香瞭然的點了點頭,很羨慕這個時代,女性也能有上學堂,她可從來沒有想過學堂究竟是怎麼樣的。

李雲看了看含香,然後笑道。

「等一下我們一起下山吧。」

「下山? 下堂妃不愁嫁 去幹什麼…」含香好奇道。

「帶你去體會人生百態,沒有青春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市區第一中學,楊瑩瑩所在的高中,即使是在門外,也能感受到那屬於青春洋溢的騷動氣息,跳蚤市場的叫賣聲,還有學生們大喊加油的聲音。

和含香來到了校園的門口,立刻就引起了一陣強勢圍觀,有好多學生都在一旁偷偷拍照。

金童玉女,交相輝映,李雲氣質宛如謫仙出塵,飄渺無常,即使是嬌俏可愛的含香,在穿上了一襲道袍之後,給人更多的也是一股仙氣飄然之感,讓人看著心頭莫名寧靜如水。

此時,楊瑩瑩早就已經在校門口等候,沒有穿那一身略顯土氣的白色校服,而是穿著一身的運動裝。

「雲大哥,還有…」楊瑩瑩猶豫道,不知道怎麼稱呼含香。

「咿呀,你叫我含香就可以了。」含香嘻嘻笑道,一臉好奇的看著這現代的學堂陳設。

「哦…含香小妹妹啊,你好你好,我叫楊瑩瑩。」楊瑩瑩看著含香可愛的小臉,強行按耐住了抓住小臉蹂躪一番的衝動。

含香對於楊瑩瑩小妹妹的稱呼也沒有反感,只是繼續保持著天然微笑。

如今的含香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羞澀,反而有一種落落大方的感覺。

含香進入了校園之後,就好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樣,看什麼都是新鮮的。

健兒們在太陽下奔跑,而有些學生們,則在打著籃球,有些學生們,則依然在利用這校運會的時間,讀書寫字,爭分奪秒。

更有甚者,青春的少男少女肩並肩走在一起,手牽著手,老師們也在刻意迴避著他們,繞道而行,給他們在幸苦學年之中,一點小小溫暖的時光。

「這便是校園的眾生相,在這個時候,解放所有的壓力和苦澀,感受著青春汗水的可貴。」李雲微微一笑,看著眼前這些青春洋溢的學生們,好像自己的心也變得年輕了許多。

嗯..

不對,李雲覺得自己現在還是挺年輕的。

就在此時,有一個看起有些矮矮的女生前來湊熱鬧,女生長相還算普通,穿著一身普普通通的校服,然而勝在年輕活潑,有一股屬於少女的青春味道。

女生兩眼放光道。

「哇!這位帥大叔是誰!」

「唐芬芬啊…這是雲大哥,雲道長,象頭山三清觀的觀主,旁邊這位是雲道長的小師妹,含香。」楊瑩瑩也向自己的閨蜜介紹著李雲。

余生傾心皆是你 惡少滾開霸道總裁欺負純情初戀 李雲嘴角有些抽搐,他什麼都沒聽進去,只聽到了大叔,大叔,大叔…

有一句馬麥皮,李雲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這風華正茂的年紀被這小小少女叫大叔還真是有些受傷…

「啊,雲大哥啊,你好你好,我叫唐芬芬,是楊瑩瑩的死黨兼同桌兼舍友。」唐芬芬一臉親昵的攬著楊瑩瑩的肩膀,道:「你知道不,當初我們認識啊,就是因為我們的名字格式非常像,所以認識成為好朋友的,是不是很好玩?」

楊瑩瑩也是無奈,自己這閨蜜的自來熟屬性也是太強了吧,嘴巴關子根本閉不上的感覺。

「名字格式相近也是緣,若沒有這名字的話,或許你們就不會相知了呢。」李雲微微笑道:「好好珍惜這一段關係的紐帶,因名而相識,因人而相知。」

唐芬芬愣了愣,聽著這一段話,好像想到了點什麼,不過又笑了笑,沒說什麼,眼神之中卻有一點點的失落之色,呢喃道。

「哈哈,因人而相知…有時候就算相識也未必能夠相知啊。」

不過唐芬芬很快就調整心情,依舊是一副樂天開懷的表情。

「來來來,含香妹妹,雲道長,今天我唐芬芬就和瑩瑩一起帶你參觀一下這學校校園吧。」唐芬芬笑道:「咱們這學校可是市內有名的學府呢,平時里一個個臉色都崩的緊緊的,也就正好趕上了校運會,才讓這些學生們安生下來呢,你悄悄那眼鏡仔,平時里每天都是苦大仇深的,除了看書就是看書,說話也小小聲的超級沒勁,今天你看,他在看一個女孩子誒…哇塞是我們的音樂老師,這可是大新聞…再看那邊,那女孩子…」

唐芬芬嘰里呱啦的說著學校的事情,含香也兩眼放光的聽著。

「切,還最好的學府呢,真是最好的話就不會讓我這學渣都上了這學校啦。」楊瑩瑩嘀咕道。

「廢話,誰叫你爹有錢啊。」唐芬芬順著吐槽著自己的閨蜜,不過又道:「也不知道你之前吃了什麼大補藥了,這成績起飛的比火箭還快,老師看著你的模擬成績都嚇了一大跳呢…現在你也穩定年級前100了吧。」

唐芬芬有些好奇,她以前可是知道的,楊瑩瑩以前就是個上課睡覺的學渣,老師怎麼教導都不聽的那一種,最喜歡的就是運動,算是女生里的漢子。

然而有一天自己這女漢字閨蜜卻轉性了,上課突然開始不睡覺了,也開始按時交作業了起來…嗯,自己寫的,不是抄同桌的。

「哼哼,本小姐是天才嘛,成績什麼的,不學也能隨便提升啊。」楊瑩瑩拍拍胸脯,一臉自傲,她才不會說,為了換來這成績,每天晚上都半夜爆肝寫習題呢。

為了自己的夢想而踐行著,努力著,奮鬥著…

李雲在一旁看在眼裡,也是發自內心一笑,這麼看來,這楊瑩瑩對於夢想並沒有隻停留在嘴皮子上,而是真真切切的去實現自己的夢想,為自己想要的未來而奮鬥著。

唐芬芬也沒說什麼了,自己這好閨蜜轉性那可是好事情,作為閨蜜應該高興才對。

「今天才是你的主場,加油,期待你的五十米長跑虐爆那些小婊砸。」

「當然,我今天不僅僅要破了女生的記錄,還要破了男生的記錄,誰說女子不如男的,哼。」楊瑩瑩也高傲仰頭,開始做著自己的熱身運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唐芬芬卻被另外一個方向的動靜吸引了。

「小妮子…發什麼呆呢?」楊瑩瑩拿手在唐芬芬的眼前晃了晃,然後順著目光望去,頓時小眼睛眯了起來,一臉奸笑道:「哦,原來是那裡啊…」

視線的那一邊,是一個高大的男生…

正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 男生看起來有一米八高,身材壯碩,虎背熊腰,面容剛毅帥氣,每一次拿到球投籃,就算不中,也會引起男生女生們的尖叫,為他吶喊加油,大喊著XXX好帥。

「雲師兄,那些孩子們為什麼要尖叫啊,那個男孩子幹了什麼事?」一旁的含香好奇的說道,你說把一顆球丟進了籃筐里那引起尖叫還沒什麼,丟不中尖叫起來是什麼意思,難道丟不中才是這打球的規則嗎?

李雲則是面容淡然,長嘆一聲道:「因為投球的是一位一米八,身材壯碩,面容剛毅充滿男性荷爾蒙氣息的帥氣男生,如果是一位相貌平平的投手的話,即使投中了,那些孩子們也不會為其歡呼…沒錯,這就是一個看臉的社會,抱歉,在長得帥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

嗯,李雲覺得自己剛剛的話好像包含了一絲絲怨念在裡面…遙想自己當年也喜歡打打籃球,踢踢足球,有一次在班級比賽里甚至來了個三分大風車,然而卻只有零星一點的人兒喝彩,還特么全是男的,和自己同隊的帥逼來了個帥氣的轉身跳投,立刻引起一陣尖叫…而且全是女的。

想想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而另一邊,一旁的楊瑩瑩倒是沒什麼,唐芬芬就花痴了,看著那男生也是大喊著加油,加油。

那邊的男生也若有若無的看了看楊瑩瑩這邊,也不知道怎麼滴,拿起籃球,來了個雙腳起跳。

「出現了!黎威的雙腳起跳無敵大灌籃!」

周圍的學生們一陣沸騰,期待著球進。

啪嗒——

球進了!

帥氣的灌籃,無論是女生們,還是男生們,都為之尖叫…

就連一旁的楊瑩瑩都被這一幕給帥到了,開始鼓起了掌來。

「這就是青春啊,肆意揮灑,話說高中生居然能雙腳起跳灌籃,這真的很科學…當年我們學校連能扣籃的人都少之又少啊。」李雲在觀賞的同時也不禁吐槽道,這真的不是什麼灌籃大賽嗎,雙腳起跳雖然更加帥氣,但是彈跳力肯定也略有不足的…

也就是說這黎威在打籃球這方面,真的很有天賦,彈跳力超強,而且喜歡耍帥…

「果然我家黎威最厲害了…」唐芬芬的雙眼都是星星點點。

「還你家黎威呢,人家可是咱們班的班草,你說是你家的,不怕那些應援團的男男女女們來討伐你嗎,人家一人一拳都能打爛你的狗頭啊。」 恰好是你,幸好仍是你 楊瑩瑩在一旁打趣道。

唐芬芬努了努嘴,沒有說什麼,事實就是如此啊,人家可是班級里的草,班草級別的人物,在男生女生們的人氣里都非常高的那一種,通吃級別的人物,在年級里都是非常有名的那一種,每天都有N多的情書會出現在他的桌櫃里,不限男女…

「還有啊…人家黎威過一段時間就要…哎喲,你是知道的,他到時候就要出國啦,你還想那麼多幹什麼呢,你們沒機會的啦。」楊瑩瑩知道自己這閨蜜對黎威有興趣,也是規勸道。

這下子唐芬芬的臉色卻是更加的黯然。

「算了,不去想那麼多了,我們去逛逛校園吧,其實帶著含香小妹妹還有雲道長也是倍兒有面呢,那些人的眼球都被咱們吸引了呢,讓我也體驗了一把校園風雲人物的感覺啊。」黯然了一陣之後,唐芬芬又變回一臉開朗的樣子。

「中場休息!」負責裁判的學生吹口哨。

剛剛還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的學生們頓時累得跟狗似的,一個個趴在地面,坐在台階上宛如鹹魚。

只有黎威還站著,咕嚕咕嚕的喝水,拿著一條毛巾擦拭著身上的汗漬。

許多的女生男生都遞來了水,不過都被黎威婉拒了,就只喝自己水壺裡的涼白開。

喝完水,休息完了之後,黎威卻是朝著李雲這方向走了過來。

不過卻顯然不是來找李雲的,他只是看了看含香和李雲,說了一句你好之後,便向楊瑩瑩還有唐芬芬搭話。

「喲呵,你們倆也來看我的球賽了啊,受寵若驚受寵若驚,班級里出名的【宅女組合】。」黎威一臉打趣道。

「那當然咯,我可是運動健將嘛,才不是什麼宅女呢,喜歡看籃球沒什麼不對的,對吧,反正又不是為了你才去看的,哼,還無敵起跳大灌籃呢,明明只是為了耍帥而已,一點都沒有黑子的籃球那麼帥氣。」楊瑩瑩眉頭一挑,撅嘴道。

「是是是,運動健將,運動健將。」黎威撓了撓腦袋,笑道,面色十分的高興:「怎麼樣,我的籃球很帥吧,剛剛那一招我可是練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呢。」

「嗯,其實你剛剛的大灌籃去掉那花哨的動作還是有點水平的嘛,都有雲大哥一百分之一的帥氣了,不錯不錯,繼續努力,讓更多的人為你發花痴,另外也祝你收到更多男生的情書哦~」楊瑩瑩一臉鼓勵的拍著黎威的肩膀說道。

黎威和楊瑩瑩旁若無人的打趣聊天,而一旁的唐芬芬卻是時不時的附和著,不過也沒有主動的攙和進話題里去,只是默默的當一個小透明,和之前開朗活潑的樣子完全不同,眼神之中也是有些許的心酸。

在一旁的李雲是看在眼裡,心裡倒是門兒清,這三人之間的關係,其實非常的簡單…

「喂喂,雲師兄,你說這黎威是不是喜歡那楊瑩瑩啊,他一直在主動搭話誒,這唐小姑娘想要插話,但是一句話都插不進去誒…這也是青春的一種嗎?」

這些話是含香用他心通直接跟李雲交流的,沒有被楊瑩瑩三人聽到。

含香雖然不知道這三人的關係怎麼樣,只是單純的看著這三角關係非常好玩,甚至於想要掏出小零食來吃,然而現在卻並沒有小零食帶在身上,含香只能覺得可惜可惜太可惜了。

然而李雲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有些無奈,這女孩子的八卦本能無論是過了多少年都難以消除呢,輕笑道。

「有時候,青春就是那麼不講道理啊。」 「加油啊!黎威!」楊瑩瑩和唐芬芬都揮揮手。

半場休息很快結束,黎威要繼續馳騁在球場之上,左右橫跳,所向披靡,身高普遍在一米六到一米七的高中生根本沒發防住這人高馬大的壯碩騷年。

檔腹黑孃親帶球跑 很快,黎威帶領的班級隊伍便獲得了此次比賽的勝利,又一次在暴扣中終結了比賽。

「哈哈,黎威你還是那麼牛b啊,又是一次扣籃。」

「真羨慕黎威啊,各種意義上,無論是身材顏值還是人氣什麼的…」

「這貨學習也很好,如果我是女生的話肯定會愛上他了。」

「滾,你丫要是女生的話,黎威才看不上你呢…」

「可惜了,黎威要出國留學,以後能夠在一起打籃球的機會可是打一次少一次咯,有這麼個好隊友真的很難得啊。」

「是啊,出國這件事我也不是很想的啊,只是奈何我的家人都是定居在國外的呢,我這讀大學的事情,是不去國外也得去國外了…」黎威嘆了嘆氣,語氣有些許的傷感,這不要跟兄弟們分離也是遲早的事情。

周圍一起打籃球的學生們也低下了頭,家人在國外,去國外讀書,這基本就是說,以後都很有可能會定居在國外了。

定居,也許就意味著學期結束以後,大家都幾乎沒有機會見面…

氣氛有些許沉重傷感,剛剛贏得了班級比賽的喜悅也被沖淡了不少。

「別整那麼傷感的氛圍了,大家大老爺們的,搞這麼矯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呢。」黎威拍了怕旁邊那個男同學的肩膀,一臉調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