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南辦完出院手續回來后,看見路西西已經帶著自家小公主,來接蘇北出院了。

路紫蘇一看見路南,就歡快的撲騰起來。

"爹地,爹地!"路紫蘇揮動著小胳膊,感覺異常興奮。

路南快步走過去,一把將她抱起來。

"哎呦,我家的小祖宗,怎麼又變沉了?"路南笑著說。

路西西笑著看向路南。

"這兩天,新來的小保姆,給她變著法的做好吃的,生怕我們會辭退她!"路西西笑著說道。

路南挑了挑眉。

"只要她做的好,紫蘇喜歡她,那就讓她繼續干吧!"路南說。

路西西點了點頭。

蘇北看見自家女兒,這麼可愛的小模樣,心裡那些不快和難受,也都消散了很多。

蘇北出院后,路南直接將她接到市中心公寓,他們一年前住的地方。

蘇北看著這個熟悉的地方,心裡複雜極了。

路南推開門的那一瞬間,蘇北突然轉過頭看著他。

"蘇暖前段時間,是不是住在這裡?"蘇北問。

路南快速的搖頭。

"沒有,她一直以你的身份,住在對面的公寓樓,不過,我知道她的身份后,就讓人開始重新裝修了,以後,我們可以兩邊住,你覺得好不好?"路南轉身看著蘇北,說道。

蘇北皺著的眉頭,鬆了松。

"好啊,我沒意見!"蘇北說。

他們回到家之後,蘇北就進房間休息了。

蘇北幾乎是前腳剛進房間,他們家新來的小保姆,後腳就來了。

她一看見路南,目光立馬變得熱切歡喜。

"路先生,我聽說夫人出院了,今天特地去買了一些補身體的菜,給你們好好做點飯菜!"小保姆說道。

路南看了一眼小保姆。

這個小保姆,是路西西從網上找來的,在這之前,他也是回家取衣服的時候,見過一次。

小保姆名叫林靈,是個勤快的姑娘。

而且,聽路西西說,她這幾天,將小紫蘇,照顧的也不錯。

路南點了點頭。

"去做飯吧,不過,今天晚上的飯菜,就不用做了,晚上我們要回老宅吃飯!"路南說道。

林靈愣了一下,趕緊點點頭。

路西西轉身,吃驚的看著路南。

"哥,我們今天就回去嗎?我還沒用做好準備!"路西西苦著臉說道。

路南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

"都給了你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準備了,你還沒有準備好,我看你準備到明年,估計也準備不好了,不許再多說了,晚上跟我一起回家,我會帶著北北和紫蘇,到時候,她們會為你分散一點注意力的,不然的話,你這輩子,估計都不敢見爸媽和奶奶了!"路南無語的說道。

路西西憋了癟嘴。

"好吧,那我聽你的,只不過,奶奶說我的時候,你可要為我說情啊!"路西西說道。

路南沒好氣的看著她。

"行,到時候我跟奶奶說,奶奶這一年的時間,很想你,你現在回去,她老人家估計都開心壞了,你別再胡思亂想了!"路南說。

路西西點點頭,抱著路紫蘇去沙發上玩了。

路南轉身,向著蘇北房間走去。

蘇北離開之後,他和蘇北房間的樣子,從未改變過,還跟一年前一模一樣,幾乎連東西的陳設,他都不讓人碰。

路南推門進去,就看見蘇北站在床邊,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北北!"路南喊了一聲。

蘇北猛地回過神,她看了路南一眼。

"你回來了啊!"蘇北說。

"嗯! 娛樂抽獎人生 "路南看著蘇北。

"北北,你覺得,還習慣嗎?你晚上要睡這邊,還是主卧?"路南問。

蘇北想了想。

"睡主卧吧,我也沒那麼矯情,都三個孩子的媽咪了,現在跟你劃清界限,似乎也沒有必要了!"蘇北半開玩笑的說道。

路南聽著,她的心情似乎很不錯,立馬高興起來。

"好,那就住那邊,晚上我們回老宅,好不好?"路南問。

蘇北點了點頭。

"好啊,紫蘇也應該去見見她的爺爺奶奶,還有太奶奶了!"蘇北說。

路南點了點頭。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是,在沒有徵得你同意之前,我不敢告訴他們,現在既然你答應了,那我們直接回去,給他們一個驚喜,好不好?"路南輕聲說道。

或許是他潛意識覺得,蘇北的心臟有問題,他說話的時候,聲音溫柔的,簡直可以膩死人。

"嗯!"蘇北重重的點頭。

既然回來了,那她就要重新開始生活,過去的,就此翻篇吧!

想到這裡,蘇北頓時覺得,自己心裡輕鬆了些許。

中午吃飯的時候,路南抱著路紫蘇,一邊給她喂飯,一邊自己吃。

路西西和蘇北,一左一右坐在路南旁邊。

林靈將最後一道菜端出來,打算去廚房吃飯。

蘇北皺了皺眉。

她想到,一年前,葉婷洛照顧蘇寒和蘇凜的時候,他們都是一起吃飯的,基本沒有什麼差異,就像一家人一樣。

現在這個林靈,自己跑去廚房吃飯,讓她感覺怪怪的。

"林靈,你出來跟我們一起吃吧!"蘇北說。

邪王的神醫寵妃 林靈受寵若驚的看著蘇北。

"夫人,這樣不不好吧!"林靈說。

蘇北皺了皺眉。

"有什麼不好的,讓你過來,你就過來吧,以後吃飯的時候,都一起吧,你只是幫忙照顧紫蘇而已,並沒有人將你當成下人對待,你自己也不要講自己看輕了!"蘇北淡淡的說道。

林靈趕緊點了點頭。

"好的,謝謝夫人,我這就去端飯!"林靈開心的跑向廚房。

路西西看了蘇北一眼,目光若有所思。

蘇北倒是沒有說什麼,面無表情的繼續吃飯。

只不過,在吃完飯後。

林靈再次喊蘇北夫人的時候,蘇北終於hold不住了。

"林靈,你別一口一聲的夫人,以後喊我北北姐就行了,不然,我會很不習慣!"蘇北說。

林靈乖巧的點點頭。

"好的,夫……北北姐!謝謝你對我這麼好!"林靈開心的說。

蘇北搖搖頭。

"沒事!"說完,她便轉身,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路紫蘇蜷在路西西懷裡,看著蘇北坐下來,目光頓時緊盯著蘇北。

"媽咪……"她脆生生的喊了一聲。

蘇北微微笑了笑。

"紫蘇寶貝乖,喊媽咪怎麼了?"蘇北說。

路西西笑著看向蘇北。

"她只要現在露出這樣的目光,肯定是要讓你抱她!"路西西說。

最近這段時間,她徹底跟小丫頭混熟了。

她每天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姑姑抱抱!

蘇北笑了笑。

她寵溺的看著小紫蘇。

"來,你自己爬過來,來媽咪懷裡,好不好?"蘇北輕聲說道。

小丫頭似乎是聽懂了自家媽咪的話,開心的揮著雙手。

路西西將她輕輕放在沙發上,她兩隻小手,像是刨土一樣,不停的向著蘇北爬過去。

蘇北開心的眼睛都眯起來了。

自家小丫頭,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小丫頭一爪子一爪子的扣在沙發上,往自家媽咪身上爬。

眼看著,距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小丫頭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只不過,她的笑容剛剛露出來,就感覺自己,突然被騰空抱起來。

小丫頭再也笑不粗來了。

自己竟然在成功的路上,被人阻截了!

她轉過頭,就看阻截她的壞人。

她一眼就看見,路南那張嚴肅的俊臉。

小丫頭不開心了,沒看到自己就要爬到媽咪懷抱了嗎?怎麼能這麼殘酷的對待自己?

難道就因為她小嗎?

小丫頭幽怨的盯著路南看了幾秒。

她突然氣呼呼的舉起小爪子,向著路南的臉上抓去!

路南閃躲不及,被小丫頭抓了一下,俊臉立馬就出現一條紅痕。

路南的俊臉,立馬黑了。

這哪裡是自己上輩子的情人啊!明明就是小冤家,好不好? 路南看著懷裡的小人兒,嚴肅的表示,自己很生氣。

他瞪著路紫蘇。

路紫蘇也不服氣的睜著眼睛,瞪著他。

她那小表情,好像在說,有本事你抓回來啊!

你敢抓嗎?信不信我媽咪和姑姑群毆你!

路南忍不住腦補著那個畫面,趕緊搖搖頭。

自家的小傢伙,實在是太邪惡了。

"聽話,以後不許抓人了,知道嗎?抓人是不對的,你看你把爹地的臉,都弄毀容了!"路南一本正經的說道。

蘇北"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路南,你別逗了,什麼毀容了,你趕緊把小丫頭抱過來,我最近都沒有抱過她,估計小傢伙是想念我的懷抱了!"蘇北笑著說道。

路南看著蘇北。

"那我就更不能讓她過來了,那是屬於我的福利,小丫頭需要好好教育一下,現在都敢抓人了,以後還不得上天!"路南憤憤不平的說道。

為毛這個小傢伙,誰都不抓,就抓他呢!

蘇北一聽到路南說,那是屬於我的福利,她的臉上,頓時閃過一抹不正常的紅暈。

路西西還在這裡呢,這個男人,要死了,到底在說什麼啊!

怎麼一點都不顧及場合。

蘇北白了路南一眼。

"你想多了,她只抓你,自從出生到現在,你是第一個被抓的人,你應該感到榮幸!"蘇北幸災樂禍的說道。

路南無語。

"感情我被小丫頭抓了,你很開心是吧,以後小寒和小凜不在,你們兩個,是不是要合起來,欺負我啊?"路南聲音中帶著一絲笑意。

"嗯,我們合起來,把你趕出去,你說對不對啊?西西!"蘇北轉身,笑著對路西西說道。

路西西頗為贊同的點點頭。

她剛點頭,電話就想起來了。

蘇北一看,路西西的臉,立馬紅了。

蘇北幾乎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靳東打過來的電話。

路西西出去接電話了。

蘇北轉身看著路南。

"快別鬧了,將小丫頭抱過來,不然她一會該哭了!"蘇北說。

路南搖頭。

"以後你不能抱她了,不然慣出毛病了,以後不要我抱抱,只能讓你抱抱,要是把你累著了,我可是會心疼的!"路南面無表情的扭曲著事實。

蘇北轉身看了他一眼。

"路南,你確定你不是自己想抱小丫頭,故意找出來的爛借口!"蘇北似笑非笑的說道。

路南堅決搖頭。

"怎麼可能,我要抱她,直接就抱走了,不用通知任何人的!"路南大言不慚的說道。

蘇北挑了挑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