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綠!」

顧銘淡淡一笑。

「帝,帝王!」

田靜和胡敏兩人已經驚的合不上了嘴。

很快拍賣會結束了,後面的原石里,除了一塊里是冰種外,其餘也都不是太出奇。

所以顧銘並沒有出手。

參加拍賣會,他還是更願意到那些展區去。

「恭喜恭喜,你們可是全場花錢最少的一個競拍者。不知道這次又能開出什麼來呢?不過,三千萬一塊消耗料,也就只有你們才能幹的出來。哈哈哈……」

苗老闆走了過來,大聲嘲諷著。

「我們花三千萬買了消耗料,但是總比有的人花六千萬買了一塊廢料要強!」胡敏冷哼。

剛才發生在展區的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但是也有一些人知道。

雖然拍賣會結束了,但是大家都沒有離去,互相交流著賭石經驗。

一些不知道情況的,不由的尋問起來。

「到底是什麼情況,我感覺好像錯了什麼?」

「這個苗老闆剛才在展區花了六千一百萬買了塊廢料,而那個小夥子,開出了帝王綠和冰種。」

「天呀,那為什麼不買下來?」

「他們也是干珠寶的,人家要自己留著。」

頓時,大家開始議論起來。

苗老闆在賭石界也算是有頭有臉的。

被眾人這麼一議論,頓時面子掛不住了。

「哼,不知道胡董有沒有興趣比一比呀。我剛才也拍了一塊原石,要不咱們發著大家的面,切開如何?」

苗老闆壓下怒火,微笑的看著胡敏。

胡敏皺起眉頭,看向了顧銘。

「苗老闆,不知道你想怎麼比試?」 霸道男戀上絕色女 顧銘淡淡的問道。

「比誰開出的品質更高更好,輸的一方,支付給對方十億,怎麼樣?敢不敢?」

苗老闆笑著,他的笑容看上去,有種陰冷。

「才十億嗎?以苗老闆的身價,拿十億做賭是不是太小瞧自己了,你們大家說是不是呀?」

顧銘大聲喊了起來。

「是!」眾人一同回答。

反正看熱鬧不怕事大,輸贏也不是他們的錢。

邪王狂妃:囂張大姐大 只要有熱鬧看,就算他們把命壓上,他們才高興呢。

「好,既然大家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壓的大一點。我這裡有五十億,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拿的出來呢?」

苗老闆掏出銀行卡,舉了起來。

「不就是五十億嗎?我們當然能拿的出來。不過,我們要找公證人,我怕你輸了,反悔!因為你的人品不好!」顧銘微微一笑。 「這樣吧,由我和楊家家主,以及在場的各位給你們做公證人怎麼樣?」

這時,謝玉龍和楊頂天兩人走了過來。

「當然沒問題,就是不知道胡董他們是否同意呢!」

苗老闆微微一笑。

「我們同意!」

顧銘淡淡一笑。

「那好,兩位先把五十億打到公盤的帳號里,然後開始解石!」

謝玉龍微笑的說道。

苗老闆聽后,不由的看了謝玉龍一眼,但是什麼也沒說,把銀行卡遞了過去!

寶貝兒,咱不離婚 「他們怎麼不用轉帳?」

苗老闆見謝玉龍並沒有找顧銘轉帳,頓時不解的問道。

謝玉龍和楊頂天笑了笑,楊頂天冷哼:「這次的公盤,顧先生是主辦方之一,所以他的資金由公盤承擔。」

「什麼?」

苗老闆很是吃驚,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行,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后,苗老闆頓時大笑起來,得意的看著顧銘。

「哈哈……,那就開始吧!我沒想到你會是主辦方之一。不過,這不影響咱們對賭。」

顧銘看著苗老闆那得意的樣子,冷冷一笑。

看來他已經得手了。

與此同時,顧銘的手機也響了。

「主人,已經按照你的安排,讓他們把車子開走了,我們已經鎖定了位置。」電話里傳來耶熊的聲音。

「什麼?好,我知道了,一定要抓住他們,竟然敢搶我的車!」

顧銘故作非常憤怒的樣子,直接將電話掛掉。

「顧銘,怎麼了?」胡敏急忙問道。

「我們的車被搶了!就在樓下,車上那兩塊玉石也被搶走了。別讓我知道是誰幹的,敢搶我的東西,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顧銘大聲嘶吼,表情更是十分猙獰。

「什麼?怎麼會這樣!」

胡敏頓時愣住了。

那可是冰種和帝王綠呀,就這麼被搶了。

不對!

廢后靈心 胡敏突然意識這裡有問題。

顧銘的行為很反常,就算是被搶,他也不可能表現的這麼憤怒。

那麼原因只有一個,他在演戲。

可是他在演誰看呢?

胡敏暗中觀察了一下,發現苗老闆眼中閃動著激動的神情。

又是他!

胡敏斷定,一定是苗老闆安排人乾的,而顧銘也是在演給他看的。

周圍的人也都愣住了。

田靜也皺起了眉頭,疑惑的盯著顧銘。

楊頂天聽后,立即咆哮道:「顧先生,您放心,我們一定第一時間把搶車的人抓回來了。竟然敢在公盤上搶東西,不管他們背後是誰,我們公盤一定會給您一個說法。」

說著,轉身離開。

「看來你們公盤的安保也太差了吧,車子停在下面,就被人搶了?開始解石吧,我還要回去處理公司業務呢!」

苗老闆呵呵的笑著,心情無比的舒暢。

「解石!」

顧銘冰冷的說道。

這時,兩個解石師傅被帶了過來。

「不知道這位先生想怎麼解?」其中一個解石師傅看著苗老闆問道。

苗老闆笑道:「不用那麼麻煩,直接從中間切開就行了。」

眾人一聽,點了點頭。

這是最直接的辦法,也節省時間。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解石師傅開始操作大型切割機對苗老闆那塊原石進行切割。

第一刀下去,石沫便飛出了綠色,一點點綠光不斷的冒了出來。

出綠並不稀奇,因為今天拍賣會上的原石個個都能出綠。

此時,所有關心的是到達能夠開出什麼樣的水種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解石師傅仔細的切割著。

二十分鐘后,整塊原石一分為二。

重生種田生活 「天呀,竟然是糥種!」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么大的糥種!」

「這下苗老闆發了,這塊糥種最少也要出價百億了。」

「誰說不是,我記得他好像花了四億多拍下的!」

……

眾人無不驚嘆。

苗老闆更為激動,如果把這塊近二千斤的糥種處理了,最少能夠給他帶來百億的利潤。

「你們還解嗎?直接認輸算了!」苗老闆放聲大笑。

「解,為什麼不解呢!」

顧銘冷哼,隨後看向站在一旁的解石師傅,「師傅,這塊原石不用切,你找一個大鎚來,往上砸,每砸一錘換個地方,錘與錘之間的間隔在三十厘米左右,你每砸一錘,我給十萬!」

「什麼?」

不僅解石師傅傻住了,在場的所有人都懵了。

這小子瘋了嗎?還是說他根本不懂得賭石。

竟然用大鎚砸原石,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

「哈哈!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比了,你已經準備不要這塊原石了,想來裡面也沒有什麼好東西。我看你們直接認輸吧!」

苗老闆放聲大笑。

「認輸?我們為什麼認輸?」

顧銘微微一笑,「我讓解石師傅砸開,那是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我還要去找搶我車的人,車裡可是有一塊冰種一塊帝王綠呢。」

「砸,砸吧!反正才花了三千萬,這點錢胡董根本不放在眼裡。」

胡老闆呵呵冷笑。

解石師傅見顧銘不是在開玩笑,轉身跑去找了個大鎚回來。

「十萬!二十萬!……」

解石師傅也不客氣,按照顧銘的要求,每間隔三十厘米左右就砸一下,隨後就換地方。每砸一下,嘴裡還大聲數著錢數。

令所有人不解的是,每一錘砸下,原石並沒有石沫濺飛,只見原石表面迅速產生裂紋,裂紋越來越多,十分密集。

就好像是鋼化玻璃被砸碎后,沒有解體時的樣子。

終於,解石師傅砸完了最後一錘。

他一共砸了六十七下,一錘十萬,解石師傅一下子掙了六百七十萬。

雖然累了一些,但是也值得了。

顧銘直接讓胡敏給解石師傅轉帳。

周圍的人群目光緊緊的凝視在原石上面,臉上無不露出嘲諷之色。

「謝老闆,他們已經輸了,請你把那一百億打到我的帳戶上來吧!」

此時的苗老闆非常激動,不僅得到了顧銘之前開出來的兩塊原石,而且現在還贏了他們五十億。

就算他明年什麼也不幹,也夠本了。

謝玉龍疑惑的看向顧銘,他也沒搞明白顧銘為什麼要這麼做?

「輸?誰告訴你我輸了!苗老闆,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顧銘冷哼,大步走到原石前,抬手在上面輕輕一拍。 嘩的一聲!

只見那塊原石表面的裂紋瞬間向周圍擴散,隨後脫落。

「玻璃種!」

「這是真的嗎?」

「誰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夢吧?」

眾人驚訝的張著大嘴,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塊近二千斤的玻璃種帝王綠。

苗老闆頓時傻眼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顧銘竟然能夠開出玻璃種帝王綠來。

完了,就算他搶了顧銘之前開出的那兩塊玉石又能如何。

他還是輸了五十億。

不過,當看到自己那塊糥種時,心情多少平衡了一些。

「苗老闆,你輸了!」顧銘微微笑道。

「輸了就輸了吧,五十億而罷了,我這塊糥種雖然比你的差了很多,但是賣上百億還是不算問題,算下來了,我還是掙到了。」

苗老闆瞥了顧銘一眼。

隨後,他抬起手,看了下時間,微笑的說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苗老闆,別急著走!我們有點事需要你來證實一下。」

這時,楊頂天回來了。

他的臉色冰冷,語氣十分生硬。

「楊家主有什麼事需要苗某的,儘管開口就是,只要小弟能夠做到的,一定做。」

苗老闆絲毫沒有意識到楊頂天的態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