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清霜已經覺得有些亂了陣腳,早知道該跟他對下口供的。

可誰能料到這個第七策那麼在意她的事情。

腹黑總裁的蛻變情人 「大概是我以前上學的時候見到的人吧,時間長了有時候就記不太清楚。」

她想隨意地打個馬虎就過去,卻聽到他說的下一句。

「他說是出去玩的時候朋友想跟你搭訕才認識的。」

「……」

歐陽清霜只覺得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剛才還覺得發燙的身子這會兒渾身發冷。

她意識到坐在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真的相當陰險,自己不知不覺已經掉進套里了。

第七策始終沒側過臉,沒再吭聲。

許久聽見歐陽清霜小聲的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

該死的,這莫名其妙的內疚是怎麼回事?! 歐陽清霜到第氏集團參與品牌合作,全部的資金和廠家人手,全都是他們提供,自己只需要給出幾張設計圖就可以了。

而且第七策還給她開出不需要到公司上班的條件。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的信任基礎上。

她不知道他對別人是不是也這麼寬厚。

可到了自己這裡,他選擇了信任,她卻一直在撒謊。

這種不對等的關係讓她很難受,本來就發著燒,這下如坐針氈。

第七策發現了她的不安。

終於回頭,眼裡是前所未有的認真:「Crystal,我會讓你慢慢把事情說出來的,不急。」

最強特種兵之龍魂 「什麼……意思?」

歐陽清霜一生病腦子就不能想東西,一想就容易犯暈乎。

所以她沒有聽出來第七策話里的意思。

還以為他在介意自己的欺騙。

他說的餐廳不知道是在什麼偏僻的旮旯裡頭,開了快半個小時都還沒到。

歐陽清霜乾脆把腦子放空,靠著椅背睡去。

她是病人,需要休息。

這個時候就讓她用這個理由來逃避一下現實吧。

第七策再等第二個紅綠燈時候往旁邊看了眼,她眼皮已經合上了,順手拿了毯子蓋在她身上。

這個動作曾經是他反覆去做,現在也已經好久沒有做過了。

車子停下的時候歐陽清霜恰好也睡醒了,生病就是這樣,睡得快但是不踏實,一陣一陣的。

「到了嗎?」

「嗯下車吧。」

第七策把車子就停在了馬路邊上。

歐陽清霜環顧四周,這地方看起來很清凈,也不像是有飯館的地方。

他停好車之後跟她一起走到一個小房子前。

她有些懷疑地看著這個陳舊的房子:「這地方有餐廳嗎?」

「不是餐廳。」

第七策這才解釋了。

輕輕叩門,半天也沒見有人開。

歐陽清霜見他趴在窗戶上張望裡頭的樣子有些可笑:

「該不會是你被放鴿子了吧?」

「不會的。」

第七策的話有著莫名的自信。

挨著窗戶,雙手握成喇叭狀:「邵奶奶!邵奶奶您在家嗎?」

「誒?哎!」

裡面終於傳出了應答聲。

歐陽清霜看到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太太從裡面慢悠悠地走出來。

看見第七策她笑得很開心:「阿策來了。」

她把門打開,這才見到了站在門後面的歐陽清霜。

「額……老太太您好。」

她有些尷尬,大概這老人家以為只有第七策一個人過來才這麼開心的?

剛才她臉明明笑得很和藹,怎麼現在臉上跟要哭似的?

「要是不方便的話我還是另外找個地方去吃吧……」

她的手撐在門框,看樣子是不打算進去。

第七策還沒開口,邵奶奶先說話了:「還去哪裡吃!這裡方圓十公里你都找不著一個飯店!」

「……」

歐陽清霜無措地看著第七策。

對方一臉惡作劇得逞的樣子。

「我們扯平了。」

歐陽清霜靠近他,用只有兩個人聽見的聲調說話。

虧她還內疚了一下呢,真不該!

這說話的時間,邵奶奶就已經把她拉進屋裡。 「過來,讓我好好看看你。」

錯遇小甜心 歐陽清霜還奇怪這老太太怎麼這麼自來熟。

剛見面就滿臉淚水地盯著她看,還老伸手摸她腦袋。

「阿策,菜我做好了放在廚房裡,你幫我去端一下。」

「好的。」

第七策少見地被人驅使著幹活。

這倒是新鮮。

「老太太……您沒事吧?」

她看著這麼大年紀的一個老人家看著自己哭怪不好意思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欺負她了。

「我沒事,有事今天也是遇見的喜事,甜甜,你在外面過得好嗎,怎麼這麼久沒來看我了?」

「噢!我明白了……老太太,我不是……唔唔唔……」

還沒把話說完,她的嘴巴已經被端菜出來的第七策給捂上了。

把她拉到一邊,小聲在她耳邊說:「老太太之前受了刺激,神志有些不清楚了,你少出聲。」

「原來是這樣。」

歐陽清霜聽到「甜甜」兩個字的時候就明白過來了。

也湊到他耳邊。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那個老太太剛才把我當成你妹妹了。」

第七恬,這個已經在她生活里消失了四年的名字,沒想到會在她踏上G市不久就再次出現。

歐陽清霜有時候會覺得很奇怪,明明是素不相識且陰陽兩隔的人,怎麼會因為各種巧合出現在她的生活里。

林思翰,韋琪琪……到現在的這個邵奶奶。

那個女孩好像是離開了,可卻從出現在她生活的那天起就交織進來。

第七恬,第七策,她怎麼就沒早點想到呢。

「麻煩你幫個忙,不要刺激到邵奶奶。」

第七策才不管她心理活動有多豐富,心裡早就有了答案的。

「甜甜,過來吃飯。」

「誒好。」

歐陽清霜很快地入戲應聲。

第七策忍不住看多她兩眼,眼神溫柔。

邵奶奶對她很熱情,出乎意料的是,她做的飯菜也特別對歐陽清霜的胃口。

「這個雞翅好吃,魚也是!」

老人家年紀大了,味覺也漸漸在消退。

這次做菜放油放鹽全是憑著以前做菜的感覺。

歐陽清霜的捧場讓她心情大好。

飯畢又從冰箱里掏出兩個黃色果皮的石榴,上面沁著兩片紅色,看著是熟透了。

「甜甜,你可真會挑時間來,剛好前兩天有個人推著小車在這賣石榴,我還念叨你喜歡吃就買了兩個,誰知道你還真來了。」

歐陽清霜接過她遞過來的果子,沉甸甸的,壓在手上很有份量。

「謝謝奶奶。」

邵奶奶還要拿著水果刀給她切開,歐陽清霜擔心她劃了手:「還是我來。」

拿了個石榴,上下切了皮,中間划兩刀剖開。

就露出裡面累累的紅寶石般的果肉。

「顏色真漂亮。」

歐陽清霜把石榴分成三份,遞了一瓣給旁邊的第七策。

自己的那份找個小碗,在果皮上敲,果肉就都掉進了碗里。

邵奶奶一直看著她開石榴,到把果肉剝下來的時候,她失望地說:「甜甜,你以前都不是這樣子吃石榴的。」

她記得小姑娘總是小心地一顆顆地掰下來放嘴裡。

一個石榴她能吃好久。 歐陽清霜拿著碗,突然有種不知道該不該放下的感覺。

只好看向第七策,他開口替她解圍:「邵奶奶,她去國外上學去了,那邊學回來的。」

「噢。」

邵奶奶點頭,語氣里卻難掩失望,轉身進了她的書房。

「抱歉。」

歐陽清霜戳著碗里的石榴籽,看裡頭流出紅色的果汁。

第七策注意到她的變化,把她手裡的碗拿過來。

「應該是我說抱歉才對,奶奶太想她了。」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

她小聲地問。

語氣很委屈。

一隻小貓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裡鑽了出來,看到生人也不覺得害怕,親昵地蹭蹭歐陽清霜的鞋子。

讓她的心情突然回升。

小貓抬頭盯著她,額頭上有棕色的花斑。

眼睛又大又圓,像一對發光的寶石。

「你真可愛。」

她伸手過去,小貓居然也伸出一隻爪子搭在她手指上。

「你好聰明!」

她驚呼。

第七策看著一人一貓的互動沉默不語,腦海里還在回憶她的問題。

起因太複雜,故事裡還有他不知道的部分,所以也說不清楚為什麼就想把她帶到邵奶奶家。

「它叫阿正。」

「阿正?」

歐陽清霜重複了一遍:「為什麼取這個名字?」

「希望它為人端正。」

「……」

就連第七策都忍俊不禁:「邵奶奶,它是只貓。」

「是貓怎麼了?貓也不能出去偷出去搶,家裡有它吃的。」

「說得也對。」

歐陽清霜表示贊同,手放下去,小貓很自覺地把爪子給收了回來。

一疊書信伸到她面前。

「這是?」

邵奶奶的語氣恢復了和藹:「怎麼忘了?以前奶奶答應了,你要是到十八歲,這個就給你的,你現在也不小的了,可以談戀愛了。」

「怎麼……怎麼突然說這個?」

歐陽清霜接了她手裡的一疊書信,目瞪口呆。

這老太太的思維太跳躍了,她都有點跟不上。

邵奶奶看著她一臉吃驚的樣子:「傻孩子,奶奶希望你以後都能幸福快樂。」

「謝謝你,邵奶奶。」

答腔的人是第七策。

歐陽清霜翻看了下手裡的書信,大致地看了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