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防止敵人逃竄,妞還命令5個兵攜帶火箭筒,輕機槍等武器悄悄接近敵人。如果戰鬥打響,敵人頑固低抵抗,那就多方夾擊,一舉全滅他們。

作戰特種兵的他們,早已經等不及了。

消滅了這股敵人,就標誌着中**隊取得完勝。

這是最後一戰,也是生死一戰。能執行這樣重要的任務,特訓隊的兵們憋着一口氣,都想在戰鬥中有個好表現。他們訓練了那麼長時間,雖然執行過多次任務,可沒有哪次任務有這股敵人強悍。

這股敵人一看,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個個人高馬大,攜帶着實戰裝備,並且他們沒有花架子。一舉一動都符合實戰要求。

能跟這樣的敵人打仗,所有的兵都感到十分開心。

甜妻來襲:沈少,我不嫁 俗話說,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無論是生是死,作爲軍人,職業生涯中有這一次戰鬥,就知足了。

瑪麗跟妞通完電話,就把手機扔下了大橋。

她的這個動作讓敵人十分驚訝。

“瑪麗小姐,我們,可以動手了嗎?”

“一個個木頭,還站着幹什麼?安裝炸藥啊!”

瑪麗氣勢洶洶的走來走去,指揮幾個敵人爬上大橋的斜拉鋼纜上。

兩個僱傭兵很厲害,身輕如燕,飛檐走壁。

噌噌噌的抓住鋼絲繩,就上到鋼纜上。雙臂抱住鋼纜,雙腳鎖住鋼纜,身體一伸一縮,就攀了十幾米。

爬上鋼纜的目的,是想走到橋墩上面。

橋墩高几十米,兩根鋼纜從上面經過,拉着巨大的橋身。只要在上面搞點動作,安置炸藥,把兩個橋墩之間的橫樑炸斷,然後在下面把鋼纜炸斷,這座橋或許會倒塌。

做這樣的安排,是瑪麗精心計算的。

他們攜帶的炸藥不充足。並且炸藥的烈度還不夠。

這空山大橋的質量超出了人的想象力。結實的程度能抗擊一般的襲擊。如果不花點心思,找出這座大橋的弱點,是無法把這座大橋摧毀的。

三分鐘後,兩個敵人閃電般的爬上橋墩。站在幾十米的高空,朝下面的瑪麗發出手勢。

“可以安裝了嗎?”

瑪麗擡起手臂,做了一個“可以安裝”的手勢。

空中突然射來兩根白色的光線。隨即響起一聲槍響。

也不知道子彈是從哪裏射來的。兩個僱傭兵在空中被擊中了。像樹葉一樣從上面摔了下來。

遠遠看去,散開一粒粒血雨。

哐噹一聲,兩個兵摔在硬邦邦的橋面上血肉模糊。 857 大獲全勝

857:大獲全勝

“警戒警戒,有敵人,我們已經中了埋伏!”

瑪麗奔走着,呼叫聲,發出撕心裂肺的吶喊。用雙臂在空中揮舞,她想指揮十幾名手下躲藏起來,躲過敵人的攻擊。但已經晚了,四周響起了一陣陣激烈的槍聲,伴隨着猛烈的爆炸聲,大橋上火光沖天,硝煙四起。

最讓她恐懼的是,子彈貼着她的臉頰飛過,貼着她的身體飛過,就是不打中她,而是徑直飛向身邊的僱傭兵。

那些僱傭兵們雖然訓練有素,可在這種被動的情況下,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還是傷亡過半。

“小姐!敵人有狙擊手,有狙擊手!”

“給我幹掉他!”

“距離太遠,敵人的陣地很隱蔽,沒有條件幹掉他!”

“怎麼辦!”

轟隆轟隆!

兩枚紅色的炮彈突然飛來,落在十幾米的地方,瑪麗親眼看見,兩個兵在火光中被滾燙的洪流撕成兩截。

一截衝上天空,一截落在地上,咕嚕嚕地滾着,在橋面上滾着,奔跑着,身體的軀幹淌着汩汩的血水。流了一地的血。

另一個僱傭兵更慘了。像氣球一樣爆炸。骨頭連着破碎的肌肉向四周擴散。

啪啪啪!

幾塊人體的肌肉濺在瑪麗的臉上,讓她目瞪口呆。

“撤跳橋!”

在這千鈞一髮,瑪麗做了一個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的決定,她像沖天的小鳥從橋面上高高躍起,跳下了50米高的空山大橋。

下面是奔騰不息的空鼓河。人跳進波濤洶涌的河水中,凶多吉少。當瑪麗跳下大橋後,剩下的4個僱傭兵也朝橋邊跑去,也想仿照瑪麗的樣子跳橋逃走。

僱傭兵們還是晚了一步。四周響起了一陣陣激烈的槍聲,有七八個穿灰綠色迷彩服的中人從橋下翻身而上。

中人的動作很麻利,幾乎是眨眼功夫,就攀上了大橋。

一個僱傭兵全然不顧,衝到橋邊,像大鳥一樣沖天而起。人在空中,毫無防備,一排排密集的子彈就飛過去了。那個僱傭兵的身體急劇墜落,還沒入水,身體就捱了十幾發子彈。

噗的一聲。那個僱傭兵落水之後,渾濁的河水隨即變了夜色。泛起一股股紅色的浪花。

最後的三個僱傭兵不敢再跳了,他們咬緊牙關,趴在地上,舉起自動步槍朝靠近的中人射擊。

結局可以預料,最後的三個僱傭兵也被中人打死。而攻擊的中人也負傷幾個。

特訓隊的軍人們打掃戰場,發現了13名敵人的屍體,經過搜查發現,有兩個敵人的身上攜帶着高烈度的**。幸虧來的及時,否則大橋就危險了。

這場戰鬥太激烈了。士兵們一個個提心吊膽的,生怕大橋有個三長兩短。擊斃敵人後,他們心中的石頭就墜了地。

士兵們休息的時候,又發現一個令他們驚訝的事情,帶隊的領導居然失蹤了!

是周嫺,他們的隊長!

趕緊通過無線耳麥呼叫。

周嫺在那邊傳來粗粗的喘氣聲。周嫺說:“我得走了!我得去追那個敵人。她纔是策劃這一惡性案件的主犯。不抓住她,我不甘心!”

士兵們吼:“隊長,等着我們,你在哪裏?”

周嫺在那邊笑。“你們傻!就一個敵人,需要那麼多人嗎?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保衛空山大橋的安全!等待我們的部隊過來!”

“我們不放心啊!”

“沒什麼不放心的,難道你們忘了,我們是幹什麼的?這是我的命令,你們堅守大橋,等着部隊過來,把這裏的事情告訴給他們!這纔是你們的任務!”

7308突擊隊趕到空山大橋後,我們對特訓隊的士兵進行了詳細的詢問。他們衆口一詞,都說他們的隊長去追敵人了。至於去了哪裏,我們無從知曉。

我命令直升機升空,對方圓200公里的範圍進行細緻的搜索,搜索的結果很沮喪。沒有發現地面奔跑的人,也沒有發現瑪麗。

後來我想,無論是瑪麗,還是妞,都有着過人的軍事能力,她們又怎麼會被我們發現呢?

我的前妻和我的愛人互相追殺,跑進了茫茫的原始森林。這對於我來說,是一個無法接受的事實。

但不管接不接受得了。都得學會適應。在這短暫的生命長河中,有許多東西足夠殘酷,我們不想接受,但必須去接受。

空山大橋的橋面,有着被子彈薰過的黑煙,通過戰場上的痕跡與死傷的雙方人員,可以判斷這裏發生過激烈的交戰。

有幾處我感到費解。

一是瑪麗。

千里迢迢來到這裏炸大橋,她那麼聰明,那麼機靈,還在犯罪集團擔任要職,去過多個地區作戰,爲什麼破壞大橋最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

攜那麼點**,並且**的標號都不對。

炸橋的時候,動作完全可以迅速一點,爲什麼要滯留在橋面,還要耽誤時間?

她跟妞打什麼電話?難道是想通知對方嗎?

還有妞。

完全有能力射殺瑪麗。

還要留着她。

結果其它的敵人全被打死了,而瑪麗卻逃走了。

這個結果雖然有些殘酷,但終歸有些安慰的地方。起碼兩個女人現在安全。

事後,總部對這次任務進行了聲勢浩大的表彰活動。

表彰參戰部隊卓有成效的行爲。表彰各個部隊敢打敢拼敢於打勝仗的作風,表彰各指揮員各參戰士兵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

軍區和軍區都在這次任務中有不俗的表現,因此記集體一等功一次。軍區邊防團記集體二等功一次。阿拉古山一連記集體一等功一次。雪狼突擊隊、總部特訓隊、7308突擊隊記集體一等功一次。

我和衛進前、洋康、雷諾、艾十三、周嫺等人記個人二等功一次。

藍雪被授予“見義勇爲好警察”的光榮稱號。

死去的周政委、郝師長,包括阿拉古山邊防連犧牲的那些軍人也分別獲得各自的榮譽稱號,及記一等功一次。

總部施行這樣的表彰,標誌着我們的工作告一段落。說明我們在跟敵對勢力的鬥爭中取得完勝。

我們需要這樣的承認來鼓舞自己。 858:老爺子

敵人失敗的消息像陰霾一樣吹向遠方,吹到非洲一片貧瘠的土地上。

巴波爾島,藍色的海洋,背後是褐色的土地。

褐色的土地偶爾長着幾株植物。植物上的幾片綠葉可憐巴巴的垂在枝椏上,頂着刺眼奪目的陽光。

非洲的天太熱了!

即使沐浴着五六級的海風,仍然感到天氣的炎熱。

一個老人站在海邊的岩石上,頂着呼呼的海風,頂着炫目的陽光,眺望着遠處的漁船發呆。

藍色的海啊!藍得像熠熠發光的綢緞。藍色的綢緞蒙在一望無垠的大海上,如同童話裏的世界。

這個老人白髮蒼蒼,穿着一身灰色的長衫站在岩石上,站了很久。他始終以一個動作眺望着,彷彿一座雕像。

如果不是海風吹起他身上的衣衫,周圍的人還真以爲他是雕像。

這個老人的年齡很大了。

看上去有70歲,甚至是80歲。臉上的皺紋層層疊疊,佈滿了溝壑。他的眼睛暗淡無光,他的皮膚充滿着古銅般的顏色。他的身材萎縮的厲害,兩條腿像麻桿一樣細,海風一刮,渾身微微的顫抖。真有點擔心會不會被風帶進海里。

這個弱不禁風的老人剛剛從東南亞國家而來。

來的時候很匆忙,只帶了七八個人。

帶來的人大多是保鏢。個個身手矯捷,手拿先進的自動步槍。

這些保鏢有黑人,白人,還有黑眼睛黃皮膚的東亞人。

現在,老人站在岩石上,眺望着東方。就是期待着一個人突然出現。

他站在這裏已經三天了。

三天,整整三天,都沒有消息。

那個人始終沒有出現。

如果海面有一艘船,老人會目不轉睛地望着船。周圍的保鏢看後,一聲嘆息。

明明不是那個人,老人非要欺騙自己。以爲是那個人。

直到船走了,消失在無邊無垠的大海中,這個老人才知道,計劃又落空了。

人沒有回來,就標誌着計劃落空。

這對於老人來說,是一記重擊。

三天前,他病倒了,發着高燒。在睡夢中還說着胡話。

幸虧同行的隊長照顧他,用土法子治療他,才把他救回來。

他患了痢疾,上吐下瀉,身體掏空了。

痢疾在非洲,是一種很嚴重的病。每天在這裏,都有成千上萬的人爲此送命。在缺醫少藥的巴波爾島,居然有個人還會治療這種病,不得不是個奇蹟。

爲此老人說,這是上天的垂憐。是老太爺看見他孤苦伶仃,獨身了一輩子,奔波了一輩子,特此派個人來幫助他。

隊長叫駱駝。叫他老爺子。

所有的保鏢都叫他老爺子。

駱駝是他—–老爺子精心物色的人選。一個月前,這個叫駱駝的僱傭兵還是個微不足道的角色。

如果不是原來的隊長深受重傷,恐怕他也不會想到把這麼重要的職務放在駱駝肩上。

可他沒有辦法了!

該用的人,全部用上了。有的負傷,有的死亡,還有的了無音訊,更有的,莫名失蹤。

沒有辦法,他不得不使用這個並不瞭解的人。

不瞭解,是因爲不知道他的身世。其它的人,倒是非常瞭解。

比如駱駝今年32歲,原來是中**隊一名特種兵,經過策反纔來到這裏。

一直以來,他認爲中**隊是鐵板一塊,沒有人會投降。直到駱駝的出現,才讓他改變看法。

原來中**隊也有意志薄弱者。 假愛真情替身妻 並不是特殊材料製成的戰士。

他爲此歡欣鼓舞。覺得離自己的目標又前進了一步。

他大膽使用駱駝,重用駱駝。很大方面是因爲駱駝出身於中**隊。

駱駝或許比自己更瞭解對手。

看見老爺子一直站在岩石上,那個叫駱駝的亞裔族僱傭兵走來了。經過旁邊警戒的僱傭兵時,還叮囑他們注意點,要防止部落武裝靠近。

巴波爾島表明上十分安靜,其實是個危險的地方。

巴波爾島原住民只有兩百多個,以前屬於法國管轄。作爲法國的殖民地有幾百年。

30年前,法國離開了這個地方。從此,這個國家陷入了混亂之中。多個勢力趁機崛起,組成了自己的武裝組織。

爲了保護自己的居民不受侵犯,各個部落也着手準備了自己的武裝部隊。真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才幾年功夫,這個非洲小國就誕生了幾十個武裝力量。

爲了爭奪地盤,佔領戰略要地,多個武裝組織經常摩擦,發生大的武裝衝突。直到今天,這個非洲小國在戰火中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了20萬人。

巴波爾島其實有自己的武裝的,不過非常弱小。由於人數不佔優勢,再加上經濟十分落後,所以這裏的武裝非常羸弱。

那些持槍的巴波爾人,平時只是負責維護治安,並不能擔負起守衛小島的職責。他們手中的武器還是三十年前的步槍。爲半自動步槍。根本不能跟外面的武裝集團相抗衡。

一個星期前,幾十個神祕武裝分子駕着大船來到這裏,四處亂放槍,還殺死幾個平民。

神祕的武裝分子警告巴波爾人:“識相的,趕緊歸順我們。否則,就把巴波爾島炸成一片焦土。”

敵人的警告還在耳邊迴響,巴波爾人已經慌神了。他們焦急不安,四處奔走。都想逃出這個世代打漁的小島。

三天前,駱駝按照老爺子的吩咐,來到巴波爾島。一下船,就聽到神祕武裝會侵佔這裏的消息。

爲了防止偷襲,也爲了避免擾民。駱駝找了個偏僻的地方安營紮寨。每天都要檢查哨兵數次,不允許任何僱傭兵思想麻痹。

駱駝和老爺子爲什麼會流落到這裏?

說起來就話長了。

一個星期之前,老爺子還在一千多公里的美麗島上發號施令,進行內部集團的整治活動。

由於集團下面的公司居多,人數也多,大部分公司都在世界各地盤踞。格羅布爾擔任集團總裁以來,想方設法拉攏人心,搞小山頭,意欲與老爺子分庭抗禮。沒想到還是被老爺子除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