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定會來。」顧柒臉上一片認真。

穆南樞和顧柒的愛情模式和所有人都不同,顧浣本來也搞不懂,索性也就不理會了。

沒過多久,一個重磅消息在新聞上炸開。

有人準備在火山腳下修建城堡,準備花費天價進行投資。

此消息一出來,財經板塊都爆炸了。

多少人抨擊和嘲笑。

「這人想錢想瘋了吧,拿火山當噱頭,小心虧得血本無歸。」

「現在都投資商真是想盡辦法出風頭。」

「我倒是等著看他怎麼在活火山建城堡。」

顧柒點了一桌子的菜,聽到鄔湄聊到這件事,顧柒臉色一變。

「你再說一遍。」

「有人要在火山腳下建城堡,小姐,你說這人是不是瘋了?」

「是死火山還是活火山?」經年冷靜問道。

「活火山,隨時都可能噴發岩漿。」

顧柒突然想到了幾月前她才認識穆南樞的時候,穆南樞要她做自己的女人。

她提出一個要求,那就是在活火山建城堡,自己就答應他。

那時候她還不喜歡穆南樞,不過隨便找的一個借口罷了。

他說要送自己一份生日禮物,難道就是這個?

「小姐,你臉上的表情好難看,怎麼了?」

「新聞在哪,給我看看。」

「喏,你看吧,就是這個叫James的,這人是近幾年小有名氣的投資商。」

James?

上面並沒有他本人的詳細資料,唯一的消息就是他之前有幾處很成功的案例。

不過這一次算是鬧得人盡皆知,所有人都等著看他的笑話。

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顧柒蹙眉。

「對了小姐,最近在歐洲有個項目,你有沒有興趣?」鄔湄問道。

「賺錢的項目怎麼會沒有興趣,正好我手頭有些寬裕,去看看。」

「是,那我去安排一下,這個項目可是大投資,大收益,回報率高的。」

「嗯,這次經年和我們一塊兒去。」

經年有些驚訝,畢竟她現在只是剛剛學習了一點皮毛而已。

「柒爺,我也可以去嗎?」

「當然,最近你太辛苦了,順便帶你出去走走散散心。」

「謝柒爺。」

顧柒算了一下時間,從歐洲回來,正好就是她的生日,到時候就可以見到穆南樞啦。

他那個糟老頭子,顧家人一定會喜歡他的,想想顧柒就十分開心。

她安頓好了飛去歐洲,阿才阿旺也以保護她為由同行。

南宮離得到這個消息,「給我訂機票。」

「是。」

南宮收拾著行李,悠悠有些好奇,「少爺,你要離開嗎?」

「回歐洲一趟。」

「你要去多久?」悠悠有些著急。

「也就一個禮拜,怎麼?」

「我……我能和少爺一起去嗎?我不想一個人在家,再說我已經習慣了伺候少爺的一日三餐。」

「你想去……行吧,那就一起,我讓人給你安排。」

穿到男頻爽文里艱難求生 「嗯,謝謝少爺,我還從來沒有去過歐洲呢。」悠悠一臉笑容。

「那這次就帶你去好好看看。」南宮離摸了摸悠悠的腦袋。

「少爺,你對我真好。」

「說起來這個世上紫瞳的人不多,亞洲人普遍是黃皮膚黑眼睛,紫瞳顯然是國外的人才會有的,這次過去我好好查查,說不定會知道你的身份。」悠悠微微一笑,「我不要什麼身份,我只想和少爺在一起。」 阿旺看著懷中的小可愛,一雙藍眼睛看著他,大眼睛圓溜溜的。

「這孩子可真漂亮,看樣子是像姑爺了。」

阿才也有些喜歡,「姑爺有二分之一的混血,小少爺就是四分之一了,遺傳到姑爺的藍眼睛。」

「你看,小少爺一點都不怕生。」

「你們先送錦小姐回房休息,我們將小少爺抱過去給先生看看,先生一定會喜歡的。」

藤椅上,穆南樞閉著眼睛在曬太陽,穆七的皮膚很白,而他和穆七相比也差不多。

遠遠看去,他閉眼沉睡的畫面是一副十分唯美的畫面。

他的模樣看上去也就三十歲,誰也不知道其實他已經五十。

「先生,我們將小少爺接回來了。」阿旺開心的抱著錦諾進來,一時都忘記了敲門。

穆南樞半睜眼,神情慵懶,「抱來我看看。」

「是,小少爺可真乖,一點都不吵不鬧的,大眼睛溜溜的轉,彷彿在認人呢。」

阿旺將孩子抱到穆南樞懷中,穆南樞很少抱孩子,那樣小小的一團,他生怕自己重了就捏死小糰子了。

打量懷中的錦諾,長得並不是很像顧錦,「哼,居然像那個混賬東西。」

穆南樞一想到司厲霆就討厭,連帶著看司錦諾都不順眼了。

司錦諾彷彿感覺到他是自己的親人一樣,對著穆南樞咧唇一笑,笑容如同三月春風化開春寒。

他笑起來的時候便像極了顧錦。

「先生,快看,小少爺在對你笑了。」

穆南樞心情好了起來,伸手想要拍拍小諾諾的腦袋,但他又怕自己太用力,把小腦袋拍歪了怎麼辦?

他只好伸手拍了拍小錦諾的肩膀,男人嘛,拍完才發現肩膀小小的一點。

司錦諾也不怕生,伸手就朝著他的頭髮抓去。

「小少爺,可使不得……」

看著小錦諾伸手抓向他系在發尾的一根精緻的紅色髮帶,阿才想要抱住司錦諾。

這根髮帶還是顧柒在的時候親手給他編織,他一帶就是二十幾年,可寶貴著。

「無妨。」穆南樞淡淡開口。

司錦諾抓著頭繩把玩。

經過二十幾年,這頭繩也都變得很脆弱,斷過好幾次,都被穆南樞給修復好。

「先生,小孩子沒輕沒重,要是弄壞了……」

「弄壞一根,等小柒兒醒了就讓她給我編一百根。」

穆南樞輕輕捏了捏司錦諾的臉,「你們可要給我作證,是小壞蛋弄壞的,與我無關。」

先生到底還是腹黑的,太太還沒有蘇醒就開始算計了,先生到底還是那個不肯吃虧的先生。

「先生,接機的時候被錦小姐發覺不對,保鏢們只好將她弄暈了帶回來,錦小姐還要過一會兒才能醒。」

「嗯。」

穆南樞饒有興緻的看著小東西,眼中興味十分明顯。

「當年他也是這麼大吧。」他突然說了一句話。

兩人想了想才反應過來,「先生是說南滄少爺?他應該比小少爺還要小一點。

畢竟那時候才出生,先生見他血型和太太不匹配,生氣惱他,也就出生那會兒抱過他一次。」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是啊,要是先生當時不是那麼討厭南滄少爺,太太也不會將他送回顧家了……」

那時候穆南樞對孩子沒有一點好感,尤其是看到懷孕的時候顧柒時不時會流露出對孩子的疼愛,甚至和肚子自言自語說話。

他覺得孩子出生了一定會分走顧柒的愛,孩子還沒有出生他就很討厭。

顧柒見他那麼不喜歡顧南滄,也都害怕他會那天暴躁殺了顧南滄,只好將孩子送回顧家養大。

本來是想要多陪陪孩子,穆南樞又威脅她回到自己身邊。

他說,她要不回來,他就毀了顧家,讓她無家可依。

後來因為三姐妹,以及顧柒身上的毒,她逃離了自己身邊,逃到一個他永遠都不可能找到的地方。

穆南樞經過這些年也想通了很多事情,當年的他實在太極端。

換了一種心境,懷中的小糰子不但不討厭,反而很可愛。

司錦諾讓他想到顧南滄,那個本該和他一起長大的孩子。

後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覺得對顧南滄的虧欠,還是其它什麼原因,他收養了穆塵。

見穆南樞的表情又變得深遠,知道他在回憶過去。

「先生,太太很快就回來了,你放心,到時候你不要再將她氣走了。」

「阿才,若小柒兒不愛我了……」

「怎麼會,太太要是不愛先生,就不會給孩子取名叫顧南滄,顧安南。

她們的名字都帶著一個南字,這不是太太一直在思念先生你嗎?」

穆南樞吃疼,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司錦諾,他玩膩了頭繩,居然開始拉扯他的長發。

「小少爺。」

這一頭頭髮穆南樞可寶貴的不得了,錦諾拉他的頭髮這不是找死嗎。

兩人提心弔膽,生怕先生拽起小東西就給扔了。

然而穆南樞只是手指點了點他的鼻尖。

「小壞蛋。」

錦諾咯咯笑起來,揚著手就要去抓穆南樞的手指。

聽說你曾愛過我 穆南樞也溫和,便將手給了他,任由他啃來啃去。

司錦諾還沒有長牙,咬著一點都不疼。

「先生可真溫良。」兩人這才鬆了口氣,還好先生變了太多,換做以前的性子,這小子哪裡還有命。

「我以前很可怕嗎?」穆南樞看向兩人,自己不過和小孫子玩玩,他們就嚇得這個樣子。

兩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都說虎毒不食子,他連對自己孩子都能下得了手,更不要說一個孫子了。

「先生以前的性格……過於偏執了些。」兩人說的很委婉。

他們不敢說,穆南樞也都明白,「所以將小柒兒都嚇跑了。」

「先生……」兩人正想要安慰。

「如今我將她的女兒和孫兒都抓來,她不想回來也不行。」

兩人:「……」

先生就是先生,骨子裡的強硬還是不會變的。

得知太太就要蘇醒,他卻怕太太不肯原諒他,所以才費盡心思將顧錦和小東西都抓來。

被顧柒藏了這麼多年的女兒,她肯定會很在意的。

「七丫頭怎麼樣了?」穆南樞一邊和錦諾玩,一邊問道。

「七小姐還是沒有醒,不過身體倒是比先前要穩定多了。」

「下去吧,錦丫頭要是醒了帶她過來。」

「是。」

兩人見他這麼溫柔,也不再擔心他會對一個小孩子下手。

房間中只剩下穆南樞和司錦諾,一大一小,四目相對,司錦諾很愛笑,一逗他就笑了。

穆南樞覺得自己心都融化了一般,如果當年他沒有那麼極端排斥孩子的存在,是不是他和小柒兒也會這麼開心和孩子玩耍。

小柒兒和孩子玩耍的樣子一定很可愛吧。

想著想著穆南樞覺得自己這輩子錯過了太多,他決定了。

等小柒兒醒了,他一定要讓她再懷孕一次,這一次他會好好對她,不會像以前一樣只會讓她恐懼。

「小壞蛋,不知道你奶奶什麼時候才醒呢?」

司錦諾也不會說話,感覺到他似乎情緒很低沉,便輕輕用小手拍了拍他的手。

「你是在安慰我?」

錦諾大眼睛眨巴眨巴,分明是和司厲霆一樣是藍眸,卻是給人顧錦的感覺,清澈純凈。

「這雙眼睛倒是生的好看。」穆南樞輕喃道。

二十幾年前,要是他這麼對人說話,那人就得擔心自己的眼睛會不會被他給挖了。

顧錦醒來的時候手腳仍舊沒有力氣,身體軟綿綿的,幾秒鐘之後她有了意識。

「錦諾!」她猛地從床上起來,發現自己並沒有被人挾持,而是躺在一間很漂亮的古香古色的房間。 阿才正在給穆南樞彙報顧柒的動向,「先生,顧小姐準備去歐洲。」

一聽說要去歐洲,穆南樞向來溫和,然而此刻卻顯得有些著急。

「好端端她去歐洲做什麼?」

「小姐說歐洲有個項目,我想還有一個原因,那個邁克現在就在歐洲,先生你現在有空嗎?要不要過來?」

穆南樞眉頭緊皺,「那個人這些年在歐洲活動對吧。」

「是。」

想著小東西那張臉,穆南樞似乎有些糾結。

「她去了哪個地方?」

「巴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