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我們也考慮過,但是,我們必須從長遠來看。”

工業部的解說員調出了另一幅圖像資料。

“根據戰略研究部門預測,伴隨着蟲族和普米加西亞的出現,我們朋族恐怕將直接跳過大多數宇宙文明都要經歷的孤獨期,直接進入宇宙社會。到那時,爲了確保安全,在全族鼓勵修煉提升個人實力的同時,我們也會建造更多更龐大也更厲害的艦隊……”

“有更多的艦隊當然更好,可是人呢?”

“這不是我們的職責,但結合當前我族技術的發展以及全族社會情況的變化,我猜測,未來的艦隊自動化程度會更高,甚至變成無人化。即便不無人化,那麼也有很大的可能會擴大非朋人船員的數量。”

衆人想了想,這些東西眼下都有趨勢顯現,所以都點頭表示認可。

很顯然,雖然靈雪她們的最高長老會還沒有下發命令,可聰明的朋人們大都已經看出了這種趨勢。

“既然作爲要塞,還是先說說戰鬥力方面吧。”

“是,這正是我要做的。”

解說員點亮了全息影像中的幾個或獨立、或融合的點,並將其放大:“這次母巢戰役雖然還沒結束,可是也試驗除了我方几個設計,天罰級和精神力震盪平臺的殺傷力顯然都讓人滿意,所以理所當然地作爲了要塞的主要攻擊單位……”

“精神力震盪平臺好說,可建造天罰級所需的晶體……”

“這,我們已經從技術部瞭解了情況,他們現在提出有兩種解決方案:一種是更換爲另一種人造晶體,產量不錯,只需要投產,一個工廠一年內就可以提供六艘天罰級的所需晶體……”

“真的!”在場軍事院官員頓時雙眼冒光。

“是真的,不過……威力上要小了一些……”

“小多少?”如果差別不是非常大,那麼還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是用人造晶體,天罰級的極限射程會縮短到1800公里,有效射程不變,但在有效射程上的能量強度不得不降低到14,000N。而且,單次攻擊的持續時間,也會降低到8秒,不過緩衝時間相應也縮短到二十分鐘。”

“這……有得有失,總體看來還算是得多。那麼很好,待會兒去技術部瞭解一下具體情況,如果沒問題就向最高長老院提出申請吧。”在場地位最高的軍事院長官急不可耐地下達了命令。

然後,他又期待地看向解說員:“那麼,另一個方法呢?”

“另一個算是不錯,但尚未有最終定論。在對母巢進攻時,對方不是表現出一種射線陣列麼?”

幾人點頭。

“隨軍的技術部成員發現,那種射線陣列建築頂端的晶體效果,極其類似於天罰級現用的自然晶體。而我們都知道,蟲族雖然採集資源,但並不會直接運用,而是會將其轉化形態。”

“所以,如果我們可以得到這種晶體的製作方法,那麼天罰級就能在不降低質量的情況下發展了。”

“即便得不到,以現有母巢表面出現的晶體數量,也足夠我們再建造21艘天罰級。”

“太好了!”

這真是一個好消息,比起尚不知能夠起多少作用的躍遷點要塞,實實在在拿在手掌的進攻型武器天罰級,顯然更符合軍事院這些傢伙們的胃口。

也是對此很瞭解,所以解說員纔會先說這些東西。

“另一種精神力震盪平臺想來就不多說了,戰鬥力高,製造方便,不過侷限性有,出其不意地對付那些剛剛躍遷出來的敵人,應該還是可以。”

※※※

“所以,建設要塞的資源竟然不夠?”靈雪意外地看着眼前的工業部設計人員。

Wωω¤ttКan¤¢〇

政府的改制也波及到了技術部,以往那個權力極大、掌控方面幾乎廣闊到所有朋人的技術部,理所當然地遭遇了拆分之難,有關營造建設方面的東西,被劃分給了工業部。例如空間站和要塞這些,當然也就全是工業部的責任。

“非常抱歉,由於不明原因,最近各地工廠工人的工作效率都有所下降,這造成整體發展速度減緩,以至於已經影響到很多工業計劃。”

“不明原因?”

靈雪直視眼前的設計人員,對方遲疑了一下,還是如實招來:“實際上,是由於大家的工作熱情都在開始下降,很多人覺得太累,政府卻暫時沒有取消強制兼職,於是……”

“於是就開始偷懶了是吧?”

冷笑一聲,靈雪的心中其實只有無奈而毫無憤怒。

“躍遷點要塞建設是重點,但既然有所減緩,那……先把主體建築和模塊結構準備好吧,攻擊性武器方面先將精神力震盪平臺安裝上去,一些常規武器可以直接從大氣層部隊抽調,反正他們也閒着沒事,一步步來。”

“是。”

看着狼狽離開的工業部設計人員,靈雪忍不住搖頭。

想了想,她通過隨時隨地聯通的朋族網絡,找到了在黑骨族的暗血和位於影族的楚霞。

“有什麼事嗎?”兩人詢問。

“只是想問問,影族和黑骨族方面的進度達到了什麼程度,現在族裏已經開始出現戰後的懈怠情緒,連非朋人中也有不少。看來,影族、特別是黑骨族那裏的建設必須加快了。”

“加快倒是沒問題。”暗血說道:“可是,總感覺這樣一來,我們反倒是在提前讓朋人進入無事可做的階段。”

“靈雪你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楚霞也有些擔憂地問道。

“其實很簡單。”

“我只是想要趁着大部分朋人還沒有因爲社會的漸變,而變得習慣於懶惰無所事事狀態之前,提前進入這種社會。”

她第一次在衆人面前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這樣的話,突然閒下來的人們,顯然會下意識地尋找些事情去填補空白,那麼這時候修煉之類的東西,就能讓還沒有徹底懶惰下來的人找到新的目標,進而提前完成我族的轉型,而不至於等到所有人都變成懶漢了,才提出轉型什麼的好吧。”

“而且。”靈雪的嘴角抽了抽,顯然想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大家都知道我們朋族的主意識是什麼樣子,朋人多多少少會受到他的影響,如果因爲不注意而導致全族都變成那樣,可就不太好了吧。”

回想起空幻那說好聽是淡然寧靜,說難聽就是懶到啥都不想做,啥不想去想的表現,無論是暗血還是楚霞都頓時滿頭黑線。

“好吧,既然如此,黑骨族方面應該能夠在半年內開始在基本工作上取代朋人。”

凌天戰神 “影族方面也很順利,其實需要的話,現在就可以開始取代大部分朋人的工作。”楚霞回答到。

“這樣……遁甲族方面的工作和朋人一直沒有交集,自動化的演變會漸漸讓他們也剝離出來,至於月靈人一直是底層技工……那麼,朋人只需要留下文化科研的工作了,剩下的人們,都好好修煉吧。”

幾句話,朋人的未來就在三位核心長老的討論中被決定。 此時,幾乎被遺忘的母巢戰役還在繼續中。

不過,我們還是繼續遺忘它吧,因爲那只是如白月一般的,依靠機械士兵的平推而已。

而作爲關係朋族未來的一戰,卻幾乎沒有人將之放在心上也是如此,包括此時位於新朋島的空幻,他過着那一如既往的平靜日子,享受着平凡舒適的幼兒生活,讓人羨慕嫉妒恨的同時卻也同樣糾結朋族的大方向。

這或許已經成爲主意識的本能,卻是怎麼都停不下來。

而相比起朋族這一個種族的主意識空幻,另外還有個傢伙,看似無存在感,而且經常掉線的人,卻在幕後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而且往往比空幻這個朋族主意識還更加積極地爲雙月星系而努力着。

這個人就是——8051。

此時,她正身處一個絕對無法被人想想到的地方。

※※※

蟲族指揮在朋人攻入母巢內部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全力思考該怎麼逃跑的問題。以至於所有指揮防禦任務,它都下發給了手下的幾個腦蟲,甚至許諾它們這次若是能夠成功擋住朋族,等母巢修好逃跑成功,就讓他們每一個都成爲獨立的領主,並獲得一個普通的行星。

雖然明知這樣的許諾實現可能性抵到極點,但對於腦蟲而言,就算不相信,它們不還是要努力戰鬥麼?

所以,這時候反而抱着一個希望去戰鬥,對自己而言更好些。

於是,朋族在突入母巢內部後,壓力越來越大,速度也慢了下來。

但腦蟲卻完全沒注意到,它們的老大,此時卻已經失去抵擋的信心,偷偷丟下它們,踏上了獨自逃跑的道路。

“以俺17級的強大力量,要逃掉應該是沒有問題。可是,也只能我自己能逃掉,失去了母巢、失去了腦蟲,已經成爲母巢指揮官而沒有了繁殖能力的俺,就算逃出去也什麼都算不上……可是,至少能活下去了啊。”

它這樣想着,此時則偷偷依靠母巢內部的肌肉蠕動,爲其開啓的特殊道路,向地表不斷接近,到時候找機會飛出母巢範圍,宇宙之大,朋族也不可能花大力氣找它一隻失勢的母巢指揮官吧。

不過,這具身體只是臨時的,作爲對外表現所用。

可現在,它卻已經將自己的大部分意識都投入了現在這具身體,實力已經達到了身體的容納極限。按朋族的算法,它現在這具身體擁有了陰神級巔峯,接近靈神級的實力。

但不同於朋族,由於是調製出來的身體,而且已經達到極限能力,這具身體所能達到的最高強度也就是現在的程度,以後毫無成長的可能,所以一旦有機會,還是需要重新找一具自然的軀體用來常用。

至於現在的身體,只是作逃跑,蟲族指揮官覺得還是足夠了。

只可惜,剩下的意識和努力那麼久的母巢基地,都將因爲朋族的進攻而化爲泡影,這讓蟲族指揮官對朋族的恨意陡然拔高,卻完全沒有在意那是自己的進攻所致,這卻是蟲族的本性。

“等着吧,朋族,俺一定會報仇的!”

※※※

不過凡事都不會順利,特別是失敗者。

當蟲族指揮官在母巢的保護之下,獨自一蟲接近地表區域,正在一個小型臨時空洞中做短暫休息之時,母巢傳來的消息表明,朋族的部隊已經突破核心防禦圈,被最終攻破已經只是時間問題。

此刻,幾隻腦蟲和羣主都發來了詢問,但它已經沒有回覆的念頭,直接拋下一句‘俺正在努力’。

只有它自己知道,這句‘努力’是在‘努力逃跑’,而非‘努力抵擋’或者‘努力想辦法’。

但是沒多久,它也不得不面對自己的麻煩。

“你是什麼人!”

出現在眼前的生物與記憶中的朋族有些不同,看起來更像是蟲族獨有的全族共享記憶中的某些外星文明。但是很顯然,對方無論是誰,都不應該出現在這裏。

“我來,只是給你一個選擇而已。”對面的人影笑道。

轉過身來,任何一個認識她的人都會震驚,因爲這正是神出鬼沒的8051。

“莫名其妙,去死吧!”

蟲子即便有智慧,但因爲對本身實力的自信,加上一心想跑,又怎麼會與別人多做糾纏。所以在8051轉身的當時,它就發起了此身能夠發出的最強攻擊,然後掉頭就跳入母巢臨時爲它開啓的一個小通道,使得本打算裝深沉的8051計劃完全失敗。

當然,惹惱別人都可以,但惹惱8051……

阿彌陀佛

一個小時後,當朋族部隊還在突擊母巢核心,並追繳外圍的腦蟲和雙槍蟲時,8051幾乎戲耍老鼠一般將蟲族指揮官追了又放,放了又追。

然後,在8051第七次,突然出現在蟲族指揮官本來信心十足地讓母巢臨時開啓的道路前端,並一臉戲謔地看着它時,對方終於不逃了。

“說吧,你想幹嘛?”

“其實對你而言本來是好事,早早地這麼冷靜該多好?”

“哼。”

“這樣的表情也不好哦。”擺動手指,8051飄到對方面前,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引誘地蟲族指揮官眼神閃動,但最後都止住偷襲的念頭,這讓某腹黑的傢伙頓時露出遺憾的表情:“其實我想問的是,想活還是像死?”

“廢話。”

“想死?”

“當然是活啊混蛋,俺可不是那些沒腦子的炮灰!”

“啊拉,早說清楚就好了嘛。還有,注意素質。”

“那是什麼東西?”

“額。”蟲族,應該不知道文明的道德觀吧。

8051愣了一下,搖頭將這些念頭揮出腦海:“好吧,我這裏提供給你一個機會,作爲蟲族指揮官,你給雙月星帶來了災難和痛苦,如果只是簡簡單單地幹掉你,那太輕了。所以,你必須爲此而付出更多的東西。”

“你什麼意思?”

蟲族指揮本能地後退半步,已經開始思考與其生不如死,不如早點死掉的念頭。

但很顯然,在8051面前,它一隻小小的蟲族指揮官顯然也沒有反抗的餘地,因爲下一刻,8051的聲音直接在它的腦海想起。

“忘了先自我介紹了,我是空零,整個雙月星星系的意識。”

“……”

震驚地說不出話來了。

蟲族可不是孤陋寡聞的普通宇宙文明,它們在宇宙中活了那麼久,即便是共享信息庫中資料,也有着遠超高等宇宙文明最高圖書館的機密信息量。所以下一刻,它就翻出了星系意識的介紹:一種極其稀有的宇宙意識,論本質而言,甚至與創造了主宰的系統是一脈相承的。

而很快通過感知和各種分析確認這一點之後,蟲族指揮官已經完全拋棄了逃跑的念頭。

“那麼,這位星系意識,您的願望呢?”

“不是願望,只是一個偶然冒出來的遊戲念頭而已。”8051的笑容非常誘人,可惜對於蟲族的審美觀而言顯然有些偏差,何況這位指揮官只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了寒氣,所以對方依舊一臉冷漠加戒備。

無趣的8051,只得緊接着問道。

“要不要,轉世到朋族,成爲一名永世的朋人呢?” 朋族歷51年1月17日,歷時6天的母巢戰役,分白月和母巢兩個方面先後結束。至此,朋族完全清理了雙月星乃至雙月星所在恆星系內的敵人,正式宣告朋族社會迴歸和平的同時,也宣告了雙月星星系的統一。

這個消息雖然對朋族人而言,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但當勝利消息傳來之時,人們還是羣情激昂地走上大街,開始大肆慶祝。

對於這種擺明了藉機偷懶的舉動,最高長老會和長老院卻不可能反對,還得在各個方面都予以支持。

而此時的管理者們,卻已經完全陷入對戰爭結束後的各種繁瑣事務之中。

“戰時體制已經可以結束,但不能突然結束,必須有一個過程。”

“但這樣大家是否會有所不滿?”有人提出反對意見。

鬥鳳幃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先終止強制兼職政策?把這個作爲第一步的話,人們會更加認同吧。”

“這……”

如果說只是這個簡單的強制兼職政策,面對很多人已經開始懈怠工作的舉動,那麼的確應該取消,可是……

“現在還不行,如今我族人少,一人多職才能確保我族社會的穩定發展。要解決這種問題,必須等到非朋人工人和自動化進度的完成。到那時候,我能才能正式結束這個政策,否則提前解除,很大可能會造成生產生活體系的崩潰。”

“那好吧,可是,工商業註冊暫停,這總該結束了吧?”

“這是當然。”

由於人少,戰爭狀態下,除基礎生活資料相關的產業外,所有人,即便是非朋人也被髮動起來,擔任戰爭相關產業的工人和管理人員,乃至於直接進入軍隊。這保證了朋族任何一個人力資源不被浪費,但也極大地打擊了商業的自由發展。

所以,戰時體制一接近尾聲,重新活躍市場和工商業的提案,幾乎是第一個被擺在了靈雪的案頭。對此她所思最多,雖然立刻解除會造成更多的人對兼職等產生懈怠,但卻是不得不解開的。

“那麼,接下來是……”

※※※

“靈雪還真是辛苦啊。”坐在父親肩上,懷抱着小兔子靈韻,身旁跟着冥獄蝶楚玲的空幻,這樣感嘆着。

站在最高長老會不遠處的公園小山涼亭內,遙望着那一處對向所有民衆的辦公室,隱約間還能看見其中接受着幾名下屬彙報的核心族長身影。對於普通民衆而言,這是榮耀和感激,以及一絲佩服與羨慕,但對於空幻而言,卻顯然是感嘆和一種回味,還有一絲愧疚。

畢竟,幾年前,他其實也算是那個層次的人,而且一樣忙碌着,現在別人還在忙碌,自己卻悠閒了下來。

“不過,幸好我離開了。”對於自己的能力很清楚,空幻也不想壓制站在那裏,壓制別人的發展。

“什麼離開?”一旁的母親疑惑地看向空幻。

“啊,我是說很可惜月一、月二和月三他們三個離開家去上學,沒法來玩好辛苦,哈哈。”

不用懷疑,那龍套般的姓名,就是空幻的三位月靈人好友。也許是他們那亦父亦母的家人不習慣養兒育女,或者對方太習慣技工的數據生活,以至於給孩子取得名字都是直接數據化,讓人們好一陣囧然。

而由於發育方面不同於普通生物,月靈人其實在繁殖巢中出生時,就算是成年了。

我真不想努力了 只不過,剛剛組裝出軀體的月靈人,還需要經歷最初的穩定期才能正式開始學習生活,於是,政府就將這個穩定期,規定爲月靈人小孩的幼兒期。

但這個時期很短,只有五個月左右。

因此,時間一到,他們就開始不如少年,前往入學。

在全族開放月靈人家庭模式之前,這些學習都是在專門的月靈人技工學校進行。短則一年,長不過三年,這些達到基礎技工水準的月靈人就會畢業進入社會。不過現在,它們將會和所有朋族體系小孩一樣,在學校從小學開始體驗生活。

這一項政策,也同樣讓月靈人感到興奮而又感激。

“你說那三個小傢伙,放心吧,如果孔歡你願意,媽媽也可以讓你提前入學哦。”

“……”朋族中朋人小孩的入學年齡是五歲。

“還是算了吧。”空幻果斷搖頭。

“其實,以空幻的水平,上不上學都沒問題。”身下的父親孔源說道:“不過,學校可不只是學習的地方,還是見識社會和交朋友的地方。而現在街區裏面的三個月靈人小孩都上學去了,其他的又還是嬰兒,沒人陪你玩,要不要真的去試一試呢?”

“額,還是考慮考慮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