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誇張的說,在學校,也是能做到一呼百應的人。

當謝春華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班級裏,所有人,全部都站了起來,目光不善的看着趙天驕。

似乎,只要謝春華一句話,這些人,就會一擁而上,將趙天驕按在地上,暴走一頓!

趙天驕卻是渾不在意,反而看着謝春華,抿嘴壞笑,道:“你臉色昏暗無光,有色素沉澱,這是用腦過度,血液毒素堆積造成的。你啊,隨時都會有腦血管爆裂的可能,俗稱,腦出血。我勸你別激動,也別做劇烈運動,否則,輕則會有頭昏腦漲的暈眩感,嚴重一點,轟……腦血管爆炸!”

謝春華雙眼微眯,冷笑道:“你當我是嚇大的麼? 最佳贅婿 會被你三言兩語,嚇得對你唯唯諾諾?你當你是網絡小說裏的神醫主角麼,一眼就能看出人的疾病?”

趙天驕壞笑更濃:“你每次身體有劇烈行動,左後腦的位置,都會傳來針扎一樣的疼。晚上超過十點不睡覺,會出現間接性失明。還有,被強光照射,你會有頭暈的症狀……你應該去過醫院檢查,不過,醫療設備檢測出的結果,是腦神經受損。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謝春華懵了,因爲,趙天驕說的一句不假。

而這件事,他連自己父母都沒告訴,這個素不相識的小子,更不可能打探自己的情況。

難道,他真的是神醫?!

“媽的,你特麼嚇唬人還上癮了是不?我華哥身體健康着呢,你敢危言聳聽,還搶華哥女朋友……同學們,一起上,削他!”

嘩啦啦……

腳步震動,數十人一起朝着趙天驕衝了過來。

卻在這時,謝春華大吼道:“都給我回去!”

人羣懵了。

“呃……同學,神醫,不知你能不能幫我治病啊?”謝春華一臉討好的看着趙天驕。

趙天驕指了指一直都沒說話的小清新美女,道:“你的女朋友?我現在看好了,我要泡她,別再跟我嘰嘰歪歪的,等爺們有功夫了,就給你開一張藥方。”

生命和女人相比,當然是自己的命重要了。

謝春華連連擺手:“她不是我女朋友,不是的。神醫喜歡,大可去追。”

“你……謝春華你個貪生怕死的混蛋,我真是看錯你了!”自己的男朋友給自己賣了,讓得小清新美女非常生氣,當下,爲了氣謝春華一般,挎着趙天驕的胳膊,就道:“帥哥,走,我們開房去。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給你!”

趙天驕不置可否的一笑,摟着小清新美女的肩膀,便離開了。

直到這時,班級裏,纔有人想起來,驚呼道:“他……他不就是早上在食堂,挖了羅興新牆角的那個人麼?”

“靠,這人會醫術,可也不帶這麼明目張膽,到處搶女人的啊!還讓不讓人活了?!”

出了班級,趙天驕見四下無人,來到攝像頭死角的地方,勾着小清新美女的下巴,笑嘻嘻道:“我是該叫你美女呢,還是女鬼啊?”

小清新美女臉色大變:“你……你說什麼?”

趙天驕驅邪符拍上去,立刻讓小清新美女,露出了魂體狀態。

“原來……原來你是道士?!”

小清新美女大驚失色,轉身就要跑。

趙天驕嘻嘻一笑:“別跑啊美女,不是還要開房呢麼。不過,爺們現在沒空,就先讓你暫時獨守空房吧。”

說話間,趙天驕直接將這小清新美女,收進了域界中。

見趙天驕再次制服一個女鬼,李芷煙等人,圍了上來。

“小煙,你們幾個先去上課吧,人多也幫不上忙。”趙天驕道。

李芷煙問道:“你還要繼續?”

“當然啊,趁熱打鐵,一鼓作氣,將所有潛伏在人羣中的女鬼,都收了,免得時間長了,被她們察覺同伴失蹤,那就麻煩了。”趙天驕忽然湊在李芷煙近前,笑道:“媳婦,你不會吃醋了吧?”

李芷煙白了趙天驕一眼:“纔沒有呢。”

說完,李芷煙和沙樂還有宋雅琪,率先回到了自己的班級。

趙天驕心思一動,叫寧思靜挨個班級查看,並喚出了獨孤勝寒作陪。而他,也是回到了班級。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上課的時候,趙天驕拿出紙筆,開了一張藥方,遞給後座的沙樂,低聲道:“一會下課,把這個給剛纔的那小子送去。”

快下課的時候,卿伶過來了。

“天師,在藝術系教學樓裏,又有新發現了。

趙天驕目光一亮:“藝術系……這次的類型,應該是文藝範的女神了吧。”

趙天驕低聲嘟囔了一句,忽然,感覺腳下傳來劇痛。

低頭看去,就見李芷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腳……還踩在他的腳上。

“媳婦,你別吃醋了,這不也是事出有因麼。”趙天驕苦笑道。

李芷煙好整以暇:“我又沒說什麼。”

是,你是沒說什麼,可你直接動腳啊!

趙天驕和卿伶離開班級,便朝着藝術系大樓走去。 然而,趙天驕不知道,經過這一早上,他的種種駭人之舉,已經在東華大學,小有名氣了。

並且,被人起了個雅號……牆角哥!

專門挖人牆角,而且百發百中,沒有失手的時候。

使得,凡是有女朋友的男生,對他是咬牙切齒。

來到藝術系大樓,正巧趕上下課。

使得立刻就有人,認出了趙天驕。

“握了棵草,這不是牆角哥麼?他咋來咱們藝術系了啊?”

“完了完了,怕是有哥們要倒黴了啊。”

“媽的,這牆角哥是有病吧。好好的單身女生不去追,偏偏喜歡,挖人牆角。那麼喜歡當接盤俠,小心喜當爹!”

卿伶臉色古怪:“天師啊,其實我們完全可以動手將女鬼逼迫現出鬼體的,您何必紆尊降貴去追求呢?”

趙天驕嘻嘻一笑:“這樣纔有意思嘛。”

“呃……”卿伶無語了。

趙天驕正色道:“如果直接動手的話,就會驚動其他人了,到時候,自然會打草驚蛇,那樣對我接下來引蛇出洞的行動就不利了。”

卿伶這才恍然。

藝術系,三樓,古典樂器教室門口,被男生堵死了,就連走廊,都出現了擁堵的情況。

一個個伸着脖子,朝裏面張望。

彷彿,裏面有個絕世美女一般。

卻在這時,走來一個男生。

二十出頭,一身名貴休閒西裝,神色帶着一股子與生俱來的高傲。

身材修長,長相英俊。

再配上他那不俗的氣質,便知此人,非富即貴。

只見,他手中拿着一捧玫瑰花,嬌豔欲滴,香氣四溢。

令得見到這一幕的人,自動的,給他退讓出一條路來。

此人名叫王超,是省城四大家族王家的公子。

王超目不斜視,徑直走入教室,對着裏面,那個正在手扶古琴的窈窕背影,笑道:“珊珊,已經下課了,幹嘛還這麼認真刻苦呢?如果你喜歡,我可以聘請全國最有名的演奏大師,單獨對你授課。”

那窈窕背影,回眸一笑,螓首蛾眉,膚白勝雪,一雙秋水盈盈的眸子,宛若繁星一般炫目,長髮如瀑,順着挺直的脊背,披散而下。身上,穿着一件印花旗袍,將她玲瓏有致的嬌軀,襯托的完美無瑕。

這是一個美女!

而且,還是一個極具古典婉約氣質的美女!

“王少,又讓你破費了。”古典美女,手捧鮮花,當真是人比花嬌,美不勝收。

卻在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哎呀,這年頭泡妞還送鮮花,俗不俗啊!”趙天驕一臉賤笑的,走了進來。

圍觀之人,見到趙天驕,立刻有眼尖的將他這個名聲大噪的牆角哥,給認了出來。

“我滴個乖乖啊,牆角哥來了,這是要和王少搶女人麼?”

“這牆角哥瘋了不成,搶羅花心的女人就算了,竟然還敢和王少搶,他是嫌自己命長了麼?”

“王少是省城四大家族王家的公子,王家那在省城可是首富,資產數百億,人脈通天……搶王少的女人,那不就等於打王家的臉麼?”

譁……

人羣再次將門口堵死,就連窗戶上,也都爬滿了人。

一個個眼中帶着不可置信,同時,還蘊含了興奮。

牆角哥挖王少牆角,這比任何大片都要精彩好看!

另外,衆人也是愈發好奇,這個牆角哥,到底能否續寫傳奇,挖角成功!

王超自然也是聽說了趙天驕這個奇葩,不過,他完全沒將對方放在心上。

他是偌大省城,屈指可數的高富帥,他自信,他看中的女人,沒有人能搶走。

趙天驕對衆人的議論,置若罔聞,徑直來到古典美女近前,騷包的眨了眨眼:“美女,我有個朋友就是音律高手,不如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見見我朋友。讓她指點你一二?”

“趁我沒有生氣,滾。”沒等古典美女說話,王超神色帶着倨傲,乜斜看着趙天驕,似乎都不屑用正眼去看他。話語,也是言簡意賅。

古典美女,卻是淺笑吟吟,不言不語。又似乎,很享受男人爲她爭風吃醋的樣子。可雙眼中,卻是帶着一抹厭煩和冷意。

趙天驕卻連看都沒看他,繼續道:“美女你別不信……這樣,你聽聽她彈的曲兒。”

趙天驕直接拿出他的蘋果9,然後找出樂夫人爲他彈奏的那首曲子。

環佩叮咚般的曲子,緩緩傳出,令得古典美女雙目一亮,一臉興奮的看着趙天驕:“這位彈曲子的人,真的是你朋友?”

“當然了,這還有假。”趙天驕收起手機,認真道。

見女神動容了,王超立刻道:“珊珊,你別聽他胡說,隨便從網上下載的曲子而已。”

隨即,王超雙目陰鷙的看着趙天驕:“剛纔讓你滾,你不滾。現在想滾,都沒有機會了。”

說話間,王超嫺熟的打了個響指。

接着,從門口走進來一個三十出頭的青年。

這青年龍行虎步,氣息綿長沉穩,太陽穴高高鼓起,眼神冰冷,隱隱還泛着殺機。

而他,自然是王超的保鏢。

此人一進來,速度快若疾風,瞬間臨近趙天驕,一張抓向趙天驕的頭頂。

手中,風聲呼嘯,讓人頭皮發麻。

這是古武功夫鷹爪功,有着分筋錯骨,斷劍裂石的效果。

若是被抓實了,趙天驕的腦袋會如西瓜一般,瞬間被抓爆。

王超不屑冷笑:“和我搶女人,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趙天驕看也沒看對方,微微側了側身子,擡手將對方的手腕,牢牢抓住。

“想殺我?”趙天驕這才轉頭,臉上帶着壞笑:“那爺們就廢了你!”

咔擦一聲,那保鏢的手腕,頓時應聲而斷,被趙天驕直接捏碎!

“嗷……”保鏢發出淒厲至極的慘叫,剛纔的氣勢土崩瓦解,反而一臉驚懼的看着趙天驕。

“你……你是誰?”

趙天驕壞笑更濃:“想知道我的名字,然後找人報復?無所謂了,爺們叫趙天驕,做事百無禁忌。嗯……爲了讓你記憶深刻一些,那隻手,也給你廢了吧。” 咔嚓,保鏢的另外一隻手骨,也被趙天驕給捏碎了。

那保鏢之前還氣勢洶洶的,此刻兩隻手都被廢掉,疼的臉色蒼白無比,眼睛一番,立刻暈死了過去!

王超這下傻眼了。

他的這個保鏢,可是花了重金,從古武門派中聘請的。

尋常人十幾二十個也都會被虐殺,甚至連熱武器都傷不了他這保鏢。

可是,被他當做武林高手的保鏢,卻是被一個土鱉,談笑風生間,就輕易的廢掉了!

“你……你是誰?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即便你身手不俗,但是,在這個社會,沒有錢權人脈,你就是個莽夫。對付莽夫,本少有很多手段,會讓你痛不欲生!”王超經過最初的慌亂,已經平復下情緒,看着趙天驕,一臉傲然。

王超用高高在上的口吻,道:“你若是此刻滾蛋,本少可以原諒你的過失,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就連你的家人朋友,都要爲你錯誤的行爲,付出代價!”

趙天驕看着王超,一臉戲謔:“嘿……你還沒搞清楚形勢呢?現在,你的生死,在爺們手中,收起你的臭臉子,別耽誤爺們泡妞撩妹!”

趙天驕雙目一瞪,泛着森寒殺機。

“你……好!你給我等着!”王超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

剛走到門口,一股陰風打着旋的吹來,將王超刮的原地轉了半圈,然後雙膝一軟,朝着趙天驕就跪了下去。

“哼,敢威脅天師,真是找死啊!”若非寧思靜不允,卿伶都是一道陰風,弄死這傢伙了。

趙天驕看的真切,忍不住笑道:“滾吧,不用跪安了。”

圍觀之人不明所以,以爲王超是被趙天驕嚇成這德行的。

使得對趙天驕愈發好奇的同時,對這一幕,也是忍不住想笑。

王超臉色漲的通紅,不僅當衆丟臉,更是在自己看中的女人面前,沒了尊嚴,這讓他幾欲發狂,臉色陰沉,無比怨毒的看了眼趙天驕,這才起身離開。

叫珊珊的古典美女,感受到陰風,立刻警惕的皺起了眉頭,疑惑的看着趙天驕。

“這位同學,我今天還有事,改日再敘。”說着,珊珊美女起身,也要離開。

趙天驕不由分說,伸手就將她抱了個滿懷,抿嘴壞笑,低聲道:“怎麼,怕了?看來你和那個什麼黎璃她們都是一路貨色啊,別聲張,我帶你去見她們,否則爺們讓你頃刻間,魂飛魄散!”

說話間,趙天驕的雙手,彌散出絲絲縷縷的靈力。

這靈力,在珊珊美女感覺,如同烈火炙烤在身上一般,令得她臉色蒼白,乖乖的跟着趙天驕離開了教室,去了龍騰尊府別墅園,將她也收進了域界。

之後,趙天驕也也進了域界,分別對小清新女鬼,和珊珊女鬼,再次進行搜魂。

這回得到的消息,要全面一些。

那個背後的女鬼,在東華大學,只有這三個手下,不過在其他學校,也是有着女鬼手下,保守估計,一共加起來,也在十多個女鬼以上。

而這個背後的女鬼,道行深不可測,還能煉丹,會治療鬼疾,使得這些女鬼對她都是言聽計從。

另外呢,這個女鬼會在週末,召集所有手下開會,會議大概內容,就是各個女鬼,剷除了多少個負心薄倖之人,然後表現好的,會予以褒獎,比如對道行有助益的陰陽草什麼的。

趙天驕微微一笑:“有意思,竟然還有組織有規模的作案殺人……也好,週末,爺們就親自會會這個女鬼!”

趙天驕剛返回學校,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李芷煙打來的。

“天驕,你攤上大事了。”

電話一接通,對面就傳來了李芷煙有些哭笑不得的聲音。

趙天驕一愣,問道:“啥大事啊?”

“你到處挖牆腳,得罪了人,現在學校領導都被驚動了,要開除你呢。你先不要來學校了,我給我爸打電話,讓他解決。”李芷煙道。

趙天驕輕哼道:“搞沒搞錯,爺們這也是爲了學校的安全啊。不要錢白出力不說,竟然還想開除我?真是活人慣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