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景象着實讓他們有一點小小的詫異。

季唯亞和江佑赫都已經醒來了,可是,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似乎不太和諧。

季唯亞盤腿坐在病□□,纏滿紗布的雙手垂在身側,一雙眼,直勾勾的看着對面的江佑赫。

江佑赫呢,繼續用他那標誌性的不屑眼光對季唯進行一番詳細的打量之後,嗤鼻一聲,傲慢的別過臉,然後側着身子躺下,拉過被子蓋上,睡覺,完全無視季唯亞的存在。

季唯亞被他這一舉動氣得如同炸了毛的貓,如果不是他現在手動不了,他一定會立馬衝過去狠狠的揍江佑赫一頓。

當然,季人妖槓上江佑赫,永遠只有季唯亞捱揍的份!

不能揍人,那麼就使出他的看家本領之一:以眼殺人!

瞄!瞪!肅!殺!

……

一番擠眉弄眼之後,江佑赫依然毫無反應,可是他自己卻眼淚都快擠出來了!

他的絕招啊!竟然沒起到作用!

怒!

“江佑赫!”

陰森森的聲音冒着絲絲白氣從牙縫裏被擠將出來。

“怎麼?還嫌沒被揍夠?“

江佑赫輕輕翻了一個身,然後轉過臉來對着季唯亞。

“靠!你個混蛋,除了會仗勢欺人之外還會幹什麼?”季人妖怒了,大聲的咆哮。

“抱歉,季少爺,仗勢欺人我不會,我只會仗勢欺你!”江佑赫傲慢的說。

“你!”

季唯亞擡起被纏成木樁一樣硬邦邦的手對着江佑赫,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我什麼我,我先睡了,季少爺,有什麼瘋出去撒,別吵我睡覺!”^_^ 江佑赫笑着說着,然後裝模作樣的擡起一隻手輕輕拍了拍嘴,看起來一副真的很困的樣子。

“你TMD纔是瘋子!”

季唯亞氣得破口大罵!

江佑赫沒說話,只是靜靜的閉上雙眼,然後睡覺。

“靠!江佑赫,你要裝死嗎?”

季唯亞怒火沖天的吼一聲,然後翻身下牀,快步向着江佑赫的病牀走去。

“咳——咳!”

門口的季唯澤裝模作樣的咳嗽兩聲,季唯亞立刻愣在當場,然後猛地一回頭。

“哥?諾熙?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季唯亞整個兒一副驚訝無比的樣子。

“諾熙?”江佑赫一聽季唯亞的話連忙睜開眼睛,然後翻身坐起來。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江佑赫再次重複季唯亞的問話。

“來了一會兒了,只是你們兩人一直劍拔弩張的,沒有發現我們而已!”

季唯澤說着,然後扶着諾熙到季唯亞的病□□坐下。

“諾熙,你怎麼樣了,好點了沒有,頭疼不疼,腿怎麼樣了——”

屁股剛一沾到病牀,季唯亞立馬從江佑赫的牀邊跑過來,然後連珠炮一樣轟的諾熙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狠狠的瞪了一眼季唯亞,諾熙將頭靠着季唯澤的手臂,季唯澤先是一怔,然後連忙扶住諾熙的肩膀。

好累,好疼!

天吶!疼成這樣,要什麼時候纔好的了,會不會留疤什麼的?

不過,傷在頭上,就算留疤了也看不出來吧!

“季唯亞,我上輩子是不是虐待過你啊?”諾熙嘆息了一聲淡淡的問。

剛剛醒過來,諾熙不是一般的虛弱。

“嘿嘿!”

季唯亞傻笑兩聲,然後擡起木樁子一樣的手本來想撓下頭的,可是一看自己的手,就放棄了,連忙將手放下來,然後一臉尷尬的笑着。

“諾熙,你傷的那麼重,先回去休息吧!”

江佑赫從□□下來,然後來到諾熙的身邊坐下,下一刻,季唯亞一屁股將江佑赫擠了出去。

“季唯亞!”

江佑赫的聲音有點冰,有點冷!

反怒的前兆!

“這是我的牀,你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季唯亞不耐煩的朝江佑赫擺擺手。

“你無權干涉我的人身自由!”

江佑赫冷冷的說完,然後伸手拉住季唯亞的肩膀把他拖到一邊。

“江佑赫!”

季唯亞怒!

“怎麼?”揚起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傲慢的看着他。

我強我厲害,我強我做主!

“行了,別吵了!”

季唯澤不耐煩的打斷兩人。

兩個人同時回頭,齊刷刷的看向諾熙。

“算了,唯澤學長,我回去休息了!”

被他們兩個人看得頭皮發麻,諾熙連忙站起身來拉起季唯澤就要走。

“諾熙——”

“諾熙——”

兩個聲音響起,然後,聲音的主人互相瞪眼。

“回去了!”

—————————————————————————————————————————————軒夜專用分割線!

貌似很抱歉滴說,我熬了一個通宵的班,好不容易下班了,就忙着給人跑腿去了,本來以爲十點之前能回家,然後更文的,可是我到下午四點多才回家。

能想象嗎?一夜沒睡,白天踩着雙七公分加上墊跟將近十公分的高跟鞋跑六個小時,回到家的時候我只感覺兩腿發軟,兩眼冒星星。

這幾章是八號的章節,九號的中午或者下午再傳,具體的要看我什麼時候睡醒了。

哇唔!

困死了,一醒就碼字!

好了,拜拜!睡覺了——

呃!

想起來了,有條書評說我老是着重寫打架,男主和女主要什麼時候纔在一起。

這個問題麼,我本來不想說的,可是還是忍不住要嘮叨兩句。

現在文才寫到六萬多字,而長篇的最低篇幅是十萬字,一般的青春文大多是十幾萬到三十萬不等,當然也有上百萬的,所以,說到這裏也該明白了,男主跟女主在一起還早着呢!

說句實話,到現在我都沒想好女主最後應該跟誰在一起!

嘿嘿!

睡覺了! 以下是:

諾熙沒好氣的說完,然後在季唯澤的攙扶下離開。

“喂!走這麼快乾嘛?”

剛剛走到門口,身後就傳來了季唯亞的聲音。

轉過臉,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唯亞。

“留在這裏幹嘛,看你乾瞪眼?”

諾熙嗤鼻一聲,然後邁步走出病房。

季唯亞先是一愣,反應過來之後立馬屁顛屁顛的跟上兩個人的腳步。

季唯澤回過頭來,用冷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季唯亞。

“怎麼了?”

冷冰冰的開口,季唯亞卻忽然間咧嘴一笑。

“諾熙!”笑過之後季唯亞傻傻的開口。

“神經病!”

諾熙瞪了季唯亞,然後掙脫季唯澤的攙扶搖搖晃晃的走到客廳裏的沙發上坐下。

“死女人!”

季唯亞氣急,沒好氣的吼了一聲諾熙,然後快步跑到諾熙的面前,低下頭,仔細的看着諾熙。

不耐煩的瞪了一眼季唯亞,諾熙乾脆閉上眼睛小憩,好累!

“沒事了?”

猛地睜開眼睛,諾熙似笑非笑的開口問。

“本少爺福大命大,這點兒小傷,不算什麼!”季唯亞一挺胸膛,貌似很有男子氣概的說。

聽到這話,諾熙的嘴角微微一勾。

“唯澤學長,佑赫學長,唯亞同學說他沒事,也就是軍訓完全沒有問題咯,你們是不是應該將他送回學校去呢?”

靜靜的開口,然後閉眼,繼續閉目養神。

真的好累!

絕代天師 呃……

季唯亞愣在當場。

他只是爲了讓她不要擔心而已,她怎麼這樣說?

死女人,這個可惡的死女人!

“伊諾熙!”氣憤的大吼一聲。

“我也覺得應該把他送回學校去!”

一個冰冰冷的聲音響起,季唯亞猛的一回頭,江佑赫正倚在病房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更主要的是,季唯澤竟然也一副‘嗯,你說的很有理’的樣子!

不會真的把他送回學校吧?

不要啊!

心裏警鈴大作,季唯亞立馬收起剛纔那副裝出來的男子氣概,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我哪裏有好的,你們看,我的手都被纏成這樣了!這個樣子,怎麼可能去軍訓嘛!”

說着,他將那兩隻木樁子一樣的手伸到他們面前晃了一晃。

江佑赫和季唯澤對視一眼,笑了!

“咦?剛纔是誰說:本少爺福大命大,這點兒小傷,不算什麼!”諾熙學着季唯亞的樣子,一臉疑惑的說。

呃……

沒必要這麼拆臺吧!

“我說的,怎麼樣?”

一咬牙,季唯亞開口,一雙眼,狠狠的瞪了一眼諾熙。

“管你怎麼樣,我回去休息了!”

冷淡淡的說完,然後站起身,季唯澤連忙走過去扶住諾熙。

“等等!”

看到兩個人就要離開,季唯亞連忙開口。

“還有事?”

季唯澤回過頭來,一臉疑惑。

“呃……那個,我可不可以不要跟這個討厭的傢伙一個病房!”季唯亞可憐兮兮的開口,然後擡起一隻手指着門口的江佑赫。

江佑赫的眉頭不自覺的一挑。

“將就着吧!你們兩個住一塊兒方便一點!”^_^ 以下是:

季唯澤淡淡的說完,然後扶着諾熙離開。

季唯亞愣在原地。

方便一點兒?

方便那個死傢伙欺負他?

暴走中……

無比悲憤!

季唯澤是他哥哥嗎?他不由得這樣問自己。

靠!

他忽然間覺得季唯澤更像諾熙和江佑赫他哥!

咦?不對!季唯澤好像比江佑赫還要小一點兒!

哎!

幹嘛老是想這些亂七八糟的!

從思緒中回過神來,季唯亞一回頭,就對上了一張燦爛如花的笑臉。

猛然一驚,然後怒火沖天,當他忽然間想不顧一切揍他一頓的時候,江佑赫卻退到了沙發上坐下。

“季唯亞,給本少爺倒杯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