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凌走後,他把門關上,然後入找澋軒。

澋軒已經把自己脫得精光泡在池子里,見澋煜進來,便向他招手。

「澋煜你快脫了衣服下來,這溫泉泡著太舒服了。」

「你別泡太久了。」

澋煜說完把散亂到處丟的衣服撿起來擱在池邊,然後轉身走了。 「澋煜,我睡哪間房?」

暗黑流放世界 澋軒泡好出來,看南面有一間房間門是開著,就走進去。

澋煜正在收拾書架那邊,聽到澋軒的聲音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告訴他。

「隔壁房間。」

澋軒去隔壁看了一眼,很快又跑過來。

「我能跟你一起睡嗎?」

「不能。」

被拒絕的澋軒眉頭一皺,沒有說什麼的轉身去了隔壁。其實兩間房間差不多,就是他比較懶不想收拾,而澋煜已經收拾得差不多。

澋煜了解澋軒,知道他是懶得收拾才想過來擠一個房間,但不是一天兩天,所以拒絕了。

澋軒也知道他說一不二,所以沒有繼續糾纏。

葛凌採辦了很多東西,大概天快黑的時候回來,澋煜看太晚便提議出去吃。

三人到酒樓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還是那家酒樓。

小二見他們三位出來了,吃驚的看著他們三位。

「你這般吃驚的看著我們做甚?」澋軒問小二。

「三位客官不是被拓跋小姐抓走了嗎?」小二覺得奇怪。

根據以往,拓跋麗麗抓走的人沒十天半個月是出不來,有些甚至一輩子出不來,最後人影都沒了。

有人懷疑被殺了,還有的就是說被拓跋麗麗藏起來了……總之各種猜測。

而眼前這三位,上午被抓走,這會兒就出現,想必是大人物,小二猜想。

「抓走就不能放出來嗎?」澋軒反問小二。

「可以。」小二訕笑,然後詢問,「三位是住店還是吃飯?」

「吃飯。」

「那三位是包間里吃還是樓下吃?」

「樓下吃。」

澋軒正要說包間里吃,可澋煜卻比他先開口,而且還是樓下,這讓他詫異。

小二把他們安排在裡面位置,這樣吹不到門外的冷風,畢竟有兩個孩子,而且還這麼好看,凍著就不好了。

「澋煜,我們為什麼不在樓上包間里吃?你不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嗎?」剛坐下,澋軒便問澋煜。

「現在喜歡,可以嗎?」澋煜反問澋軒。

澋軒無語,然後道:「你是大哥,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一旁的小二看著他們,問:「三位吃點什麼?」

「你們這有什麼好吃的?」澋軒問。

「我們酒樓的招牌菜都在這上面,三位可以看看。」小二拿出一份菜單放在桌子上。

澋軒拿著看了看,指著芙蓉燉魚頭。

「這個。」

澋煜看了一眼點了一份干鍋,葛凌點了一份紅燒肉。

小二紛紛記下來,然後詢問:「幾位喝點什麼?」

「一壺羊奶,一壺酒。」這次葛凌決定。

不用問,奶肯定是給澋軒澋煜喝,酒是他的。

澋軒撇了一下嘴巴。

「你也喝奶,不準喝酒。」

正要走的小二看著他們。

「不用理會他。」葛凌對小二說。

小二明白的點了一下頭,轉身走了。

澋軒氣呼呼的瞪著葛凌。

葛凌瞥了他一眼,說:「你正在長個,喝奶正合適。」

「那你還不是在長,你怎麼不喝?」

「那你想喝什麼?」葛凌反問。

澋軒被噎住了,似乎除了羊奶就是酒,然後就是茶水,比起茶水還是奶好喝點。

「小心你長不高。」

葛凌看著自己一米七八的身高,表示很滿意,笑道:「無所謂,現在這樣挺好。」

澋軒覺得沒話說了,轉頭看向別處,看著門口剛進來的人,他微微皺眉,覺得很眼熟。

「那個人好眼熟。」

澋煜回頭看過去,葛凌則是抬頭看了一眼便認出來此人是誰。

「那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舅舅?」澋煜問。

「沒錯。」葛凌回答。

赫連煜感覺有幾道目光看向自己,抬眸看過去,看到其中一個孩子的臉,他愣了一下,然後走過去。

跟著赫連煜的兩人見他向角落那邊去,連忙詢問。

「赫連煜,你去哪裡?」

赫連煜走到澋煜的面前停下來,問澋煜。

「你叫什麼?」

「劉澋煜。」澋煜回答。

「你母親劉小禾?」赫連煜再次詢問。

身後的二人看這桌的兩個孩子跟少年都長得好看,特別是赫連煜面前的這個孩子,長得也太好看了,忍不住伸手去捏他的臉。

澋煜掃了這個想捏他臉的傢伙的一眼。就這一眼,生生讓那人收回了手。

收回手的男子尷尬的笑了笑,小聲在赫連煜耳邊道:「這孩子眼神真可怕。」

澋煜自然聽到了,沒有理會他,而是對赫連煜點了一下頭。

赫連煜的棺材臉露出了一絲笑容,問:「你娘可來了?」

「沒來,就我們三。」

一聽這話,赫連煜擰眉,道:「這不是胡鬧嗎?她怎麼能讓你們三個孩子出這麼遠的門。」

「我除外。」葛凌出聲申明。

「你才多大?」剛才要捏澋煜臉的人問。

「十六。」葛凌回答。

「嗯,可以娶媳婦了,你不是孩子。」

赫連煜回頭瞥了好友一眼,然後看著他們三個。

「跟我上樓。」

「哦。」澋煜應了一聲,然後起身。

澋軒跟葛凌見了也紛紛起身。

赫連煜向澋煜伸手,澋煜把手放了上去。

五皇子牽著澋煜,看了澋軒一眼,然後伸出另一隻手,想必這個孩子是當初小禾撿的那個,想不到也是個好看的人兒。

澋軒本來是拒絕,但是他還是把手放了上去。

就這樣,五皇子一手牽著一個上樓去了。

小二見他們上樓,便詢問:「那客官你點的菜還要嗎?」

「要,上到三樓甲子包間。」赫連煜的好友道。

「好嘞。」小二笑著應了。

到了包間里,大家都坐下后,唐志明便對澋煜挑了一下眉頭。

「澋煜小朋友你好,唐叔叔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澋煜看這個人跟那個想捏他臉的傢伙很像,便知道這個姓唐的應該是那個人的兄弟。

他點了點頭:「你問。」

「你跟赫連煜是什麼關係?」

「舅侄關係。」

「買就是說你娘是公主?」唐志偉驚道,也就是剛才想捏澋煜臉的傢伙,這傢伙驚呼后又皺眉,「可是我記得天啟沒有叫小禾的公主。」

「小禾是我認的一個妹妹。」赫連煜出聲解釋。

「哦,認的乾妹妹,我就說天啟什麼時候有個叫小禾的公主。」唐志偉說完盯著澋煜,「他娘一定長得很好看。」

唐志明見弟弟那想入非非的模樣,抬起手就給了他頭一巴掌。

「好看也不是你能夠褻瀆的人。」

「哥,你怎麼老打我頭。」唐志偉摸著被打的頭,瞪了大哥一下,然後解釋,「我又沒想什麼。」

我在古代當夫子 赫連煜瞥了唐志偉一下,然後問澋煜。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疆城?」

「今天上午。」

唐志偉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連忙道:「那拓跋麗麗抓的三個人是不是你們?」

澋軒連連點頭:「沒錯,抓的就是我們,不過我們半天就出來了。」

說起這個,澋軒一臉得意。

唐志偉覺得這個孩子比那個孩子好玩,便問:「你叫什麼名字?」

「劉澋軒,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聽這個孩子叫自己哥哥,唐志偉更加喜歡這個孩子,直接把坐在他旁邊的葛凌抓起來。

「我們換個位置。」

葛凌不滿的掃了一眼肩膀上的爪子,不過還是跟他換了一個位置。

唐志偉心驚肉跳,覺得這三人就劉澋軒算正常。

這邊,赫連煜自然知道他們為什麼半天出來,因為拓跋麗麗被送進宮中學規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所以沒有詢問他們怎麼出來,而是詢問他們的落腳處。

「那你們現在住在哪裡?」

「城西最邊。」澋煜回答。

一聽城西,赫連煜跟唐家兩兄弟都皺起眉頭。

「你們怎麼住那邊?」

「有什麼問題嗎?」澋煜眨了眨大眼睛。

「那邊鬧鬼,你們沒發現城西人煙稀少么?」唐志偉說。

「哦。」澋煜就應了一聲然後沒有下話了。

唐志偉以為他沒聽明白,再次重複一次:「城西鬧鬼。」

「我沒聾。」

「那你怎麼沒反應?」 作死 唐志偉問。

澋煜看著他,反問:「那你想要我有什麼反應?」

「你們小孩子聽到鬼不應該是很害怕嗎?」唐志偉說。

「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

「噗。」

唐志明沒忍住笑出了聲,他覺得這個叫澋煜的孩子對自家弟弟有很大的成見。

莫非就是因為樓下的時候,自家弟弟想捏他的臉?

就是因為這個,這個孩子才對自家弟弟如此?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對的了。

唐志偉瞥了自家大哥一下,然後問澋煜。

「我好像沒有得罪你吧!」

「有,你想捏他的臉。」 狼王總裁,嬌妻受寵若驚 旁邊的澋軒替澋煜回答了,說完便解釋,「他不喜歡別人碰他,特別是臉,樓下的時候你想捏他的臉,那就是觸碰了他的大忌。」

唐志偉噎住,那他也沒捏到呀,怎麼還這樣對他充滿敵意?

「雖然你沒有捏到,但是他還是不喜歡你。」澋軒又補充。

唐志偉轉頭看著身邊的澋軒:「你怎麼跟我肚子里的蛔蟲似的,都知道我在想什麼?」

聽到這個人把他比作蛔蟲,這麼噁心的蟲子怎麼能跟他相比?

「葛凌大哥,你還是坐回來吧。」澋軒對葛凌道。

話剛落,葛凌便把唐志偉提起來然後擠開,兩人又換回了剛才的位置。 唐志偉開始懷疑人生了。

唐志明抬手拍了拍自家小弟的肩膀一下,表示安慰。

「城西的宅子你們別去了,稍後你們跟我回去。」赫連煜對他們三說。

澋煜卻拒絕了:「那裡挺好,我們就住那裡。」

唐志偉正要反駁被自家大哥掃了一眼他便把話吞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