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九頭鳥依仗山谷的數千妖獸,覺得不用害怕楊嘯和他帶過來是一百侍衛和兩百妖獸,今天是九頭鳥第一次當選妖獸之王的日子,它是不能退縮的。

恰恰相反,如果九頭鳥利用今天這個機會擊敗楊嘯,甚至殺死楊嘯,那麼,從此以後九頭鳥必定震動整個紫源星,奠定自己真正的妖獸之王的地位。

九頭鳥想到這裡,信心大增,冷笑道:

「楊嘯,你是光復族的首領,我給你三分面子,好言跟你談判,既然你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今天這妖獸谷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九頭鳥說完,百米多長的巨大的雙翼猛然一扇,一道百米長的狂暴風刃呼嘯而來。

狂暴的風刃帶著驚天的炸雷,整個山谷都能夠感覺到那隆隆的雷聲。

楊嘯的瞳孔猛然一收縮,左手青銅神劍,右手斷虹劍,一起揮舞而出,對著那狂暴的風刃劈去。

兩百二星神兵爆發出來的驚天殺氣自然非同小可。

楊嘯長劍劈出,兩道百米長的殺氣分別劈開虛空,直接劈在了九頭鳥的風刃之上。

「咔嚓!」

一聲巨大的脆裂聲在山谷中炸響,

山谷中的妖獸驚訝地發現,九頭鳥那狂暴的風刃,居然脆弱的不堪一擊,直接就被楊嘯神兵的殺氣給劈碎了。

所有妖獸的內心都是震撼不已:好狂暴的殺氣!

即便是九頭鳥自己,也是愣住了。

楊嘯一劍劈碎自己的風刃,這絕對超出了九頭鳥的理解能力。

「卧槽,這個楊嘯居然如此恐怖,我以前聽說他連帝級境界都沒有突破啊,現在這樣子,恐怕是連帝級高級境界都突破了吧?」

站在不遠處的烈焰巨狼驚嘆道。

一旁的雙頭巨鱷也是心生畏懼,低聲說道:

「情況不妙啊,如何是好?」

楊嘯一出手便鎮住了山谷內的所有妖獸,他並不急於攻擊九頭鳥,而是笑道:

「九頭鳥,你既然被推選為妖獸之王,相比也是有些本事的,拿出來讓我看看,如果你真有這個本事,我可以封你做妖獸之王,以後聽我的命令,嗯,就好比我養的一條狗那樣,如何,哈哈……」

九頭鳥聽了,憤怒地狂叫一聲,

「哼,楊嘯,不要得意,我會讓你跪下求饒的。」

九頭鳥說完,龐大的身軀衝天而起,九個腦袋中的一個張開大嘴,對著楊嘯噴射出一條火龍。

「哼,一條火龍也想贏我?」

楊嘯說著,直接隔空一拳轟了過去。

狂暴的殺氣猶如海嘯一般對著火龍席捲而去。

「轟!」

九頭鳥的火龍直接被楊嘯震碎,瞬間消失在半空之中。

楊嘯也感覺身體一震,胸口一悶,一股氣血衝上來,趕緊強行壓制住。

楊嘯現在畢竟只是帝級初級,而九頭鳥已經是帝級中級,並且妖獸天生的神力,在戰力上有一定的加持效果。

楊嘯能夠一拳碎九頭鳥的火龍,完全是依仗自身獨特的戰力加持效果,即便如此,楊嘯還是感覺有些吃力。

這九頭鳥果然是有些功力的。

九頭鳥被楊嘯一拳轟碎了火龍,內心也是一震,當即長嘯一聲,三個腦袋同時張開大嘴,噴射出了三條火龍,一起對著楊嘯呼嘯而來。

三條火龍距離楊嘯還有上百米遠的距離,楊嘯就感覺到了一股炙熱難當。

「好,我就再硬接你一招!」

楊嘯一聲怒吼,使出了橫掃虛空的魂技。

「轟!」

百米多長的怪獸巨尾破空而出,所過之處,虛空破碎,對著三條火龍橫掃而來。

三條火龍突然火焰一漲,一起撲了過來。

「轟!」

一聲巨響,三條狂暴的火龍和楊嘯的橫掃虛空對撞在一起。

山谷震動,地面的妖獸感覺大地在顫抖。

只是一瞬間,三條火龍便成為了碎片,向四周飛濺而去。

這一次,楊嘯並沒有太多不舒服的感覺,畢竟魂技的威力要強大太多。

九頭鳥則是全身一震,一股熱血衝到了咽喉處,難受極了。

三條火龍都壓不住楊嘯?

九頭鳥剛才和烈焰巨狼戰鬥的時候,使出了三條火龍就打敗了烈焰巨狼。

看來,楊嘯這個光復族的首領稱號不是白撿來的啊!

此時此刻,九頭鳥已經沒有退路了,當即把心一橫,咆哮道:

「楊嘯,是你逼我的,那你就試試我的『九龍在天』吧!」

九頭鳥說完,九個腦袋的眼睛全部睜開,張開巨嘴,各自噴射出一條火龍。

「轟隆!」

九條火龍破空而出,天空一片赤紅。

楊嘯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能夠感受到來自九條火龍的強大威壓。

楊嘯現在才算明白,九頭鳥為什麼能夠打敗別的妖獸,奪得妖獸之王的稱號。

憑藉九頭鳥的九龍在天,這份戰力已經可以比肩帝級境界高級的妖獸了。

在紫源星,除了野人王和極少數的野人之外,楊嘯還沒有看到過突破帝級高級境界的妖獸。

九條火龍染紅半邊天空,整個山谷的氣溫陡然上升,彷彿連空氣都要被燃燒了一般。

很多妖獸紛紛後退,一面被傷及無辜。

原本和妖獸群戰的阿豹和黑金剛等,也都停下來,看向遠處的楊嘯。

對方的妖獸也都紛紛撤出戰鬥,遠遠看著九頭鳥和楊嘯的戰鬥。

對於雙方來說,這一戰都至關重要,

九頭鳥能否成為真正的妖獸之王,楊嘯能否鎮壓住妖獸對抗的野心,全憑著一戰的結果。

阿豹,青木,黑金剛等站在一起,神色緊張。

楊嘯離開紫源星的時候只是王級巔峰,連帝級都沒有突破,楊嘯雖然厲害,他們還是沒有底,甚至有些擔心楊嘯。

山谷內的數千妖獸都盯著半空中的戰鬥,氣氛異常緊張。

楊嘯一聲呼嘯,手持雙劍,迎著九條火龍沖了過去。

兩把二星神劍,同時刺出,天山劍法連綿不絕,化著萬千劍影,帶著楊嘯沖入了火龍之中。

「啊!」

現場所有的妖獸和光復族的侍衛們都驚叫起來。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不絕於耳,猶如炸雷在天空滾滾而行,山谷振動。

只是一瞬間,楊嘯的單薄的身影便被九條火龍吞噬,://./8_8308/ 打了幾十個回合之後,北漠的氣息突然下跌了不少

臧霸見狀,眼中精芒一閃,連連衝刺進攻,打的北漠是應接不暇,摻雜的幾道重槍讓北漠吃了不少暗虧

台下朝廷方的玩家們見狀,也是有些擔憂了起來,尤其是那些之前派紫品歷史武將上陣被殺的玩家,更是擔憂

看這陣勢,似乎北漠落了下風,難不成他也要被臧霸給捅死了?

那自己這積分豈不是沒有了?

臧霸太強了吧?

聽說賀翎最喜歡開掛了,不可能見死不救的吧,隨手開個掛解決掉這個臧霸多好~

十大家族的人馬都是面色憂慮的看向戰場之上,這次自己參戰的紫品歷史武將無一生還,對家族來說都是不小的損失,若是能有積分補償就好了,起碼他們死的還有些價值,可若是這臧霸把北漠都殺了,就代表玩家中無人可敵了

npc一旦接手,積分什麼的就跟自己等人沒有關係了,最重要的還是這次正是玩家們向朝廷爭取地位,官職和尊重的時機,若是被一個臧霸打的無人能敵……

相對於十大家族,趙青舒卻是很淡定,賀翎一向都是出人意料的存在,越是死局,他越是能製造驚喜,上次公告天罰怒雷,那對任何一個勢力來說,都是無法匹敵,無法對抗的存在,肯定是死翹翹的,可這天雷碰到的是賀翎,這個變態,聽說還把天雷給打了回去,甚至叫出了神龍~

像臧霸這樣的武將,若是如此就把北漠給打死了,賀翎丟了臉面不說,也失去一個得力幹將,可看人家賀翎,多淡然,還在那裡發獃,擺明了早就知道這場一定是臧霸敗,北漠勝啊

「文謙,準備上場吧!」

曹操目光複雜的看了眼還在那裡發獃的賀翎,莫不是被臧霸的出奇表現給驚呆了,以至於連他的手下北漠都懶得搭救?

他可以不救,自己可不能放棄這個拉攏武將的機會啊

一看北漠就是難得的好苗子,只要他的忠誠度沒有達到名將效果,那麼自己還是可以挖牆腳的……

「是!」

樂進戰意盎然的上前一步,手中的長槍泛著點點寒光~

剛剛那些武將都被臧霸殺了,自己就想直接上去一戰之時,玩家們卻是不肯放棄,非要叫出那個賀翎,讓這北漠上了場

雖說這北漠有些實力,但在自己眼前,卻是不夠看的!

菜雞互啄,待自己上場,那才是真正的戰鬥!

……

「叮!鑒定完畢!」

【紫鐵血令】——特殊唯一寶物

功能:

紫金現世:擁有此令牌,可獲得紫金鐵騎的絕對忠誠!且擁有每月免費招募100名紫金鐵騎的特權!

紫金分令:可分化出一枚分令,擁有分令也將擁有紫金鐵騎的擁護,且每月可以免費招募一名紫金騎,購買10名紫金騎!

每月可免費招募100名紫金鐵騎,如果當月沒有使用招募,則自動積累!

當前已經使用分令一枚!

鑒定后得知進階條件為:50枚紫品歷史武將武魂珠,500個紫月靈株,5000金幣,紫金鐵騎可進階為紫月羽龍騎,紫鐵血令進階為紫月令

……

鑒定結束了,賀翎連忙看了一下,暗叫無數卧槽

這個進階條件有些恐怖啊,雖說這個紫月羽龍騎的名字酷炫吊炸天,肯定是很牛逼的存在,但這進階條件也太苛刻了,五十個武魂珠啊,自己上哪找五十個武將啊?

還有五百個紫月靈株…什麼東西,自己聽都沒聽說過啊,一聽也不是凡物的存在

甚至這5000金幣

怕是張亮要在自己面前吐血,也不一定能有啊

整個人瞬間都不好了

賀翎的面色變得憂愁起來

看的趙青舒臉色也隨之變化,心中暗嘆:他不會真的沒有招,準備讓北漠送死吧?

賀翎看向戰場之上,突然看到了那一地的屍體,瞬間兩眼放光,喜笑顏開,嘿

這不是一地的紫品歷史武將嘛,自己還愁,陣前的屍體都二十多個紫品歷史武將了,這就是二十多個紫品歷史武魂啊,再加上之前自己奪取各個縣令,北漠等人收集回來的十個,那麼這一多半的紫品歷史武將武魂,自己其實已經是得到了的

他這麼一笑,又讓遠處正盯著他的趙青舒隨之憨笑一聲

看到賀翎的一笑,趙青舒感覺這傢伙肯定有底牌,不可能讓北漠這麼死了的:

「這傢伙要開掛了!」

……

陣前

北漠漸入下風,這臧霸的加成似乎是被動技能一樣,一直觸發,本身又是紅品巔峰的存在,倒是把自己壓入下風,手中的長槍揮舞之間,必須要盡八分力,才能擋住人家隨意一槍

若是人家重槍一出,自己就必須要全力應對

可臧霸又是練槍的高手了,輕一槍,重一槍的,混雜一起讓人應接不暇,這可讓北漠難受了,關鍵的是,臧霸還沒有動用武技呢!

「猛擊!」

趁機,北漠率先動了武技,手中鐵槍猛地撲朔而去

讓臧霸措手不及,只能連忙側身回槍!

「噌!」

兩柄槍身幾乎是擦身而過,發出摩擦的刺耳聲音

臧霸面色微變,額間青筋暴起,手中的長槍發出一聲顫鳴,立刻就如同一條餓虎,瘋狂的刺向北漠!

「不好!」

北漠暗叫一聲,卻是來不及了

手中長槍連忙回身一橫,堪堪抵住了這一槍!

不等北漠暗喜

「嘭!」

暗勁爆發,北漠的身體隨聲后飛倒地!

狠狠的滾落了幾圈才止住勁氣,這招暗勁實在是沒有料到,北漠面色狼狽,連忙站起身來,手中長槍一挺,剛剛被暗勁轟中了一下,胸口氣息有些不穩了

看來這臧霸的確是強,但自己可不能死在這裡,辜負了主公的軍令

若是執意求死,那就是憨憨了

「喝!」

臧霸趁機,連忙繼續挺進,一槍就朝著北漠的頭顱捅去!

「好!」

黃巾軍陣營之中,不少玩家連連叫好

就連張遼,也在心裡為臧霸叫了聲好,這北漠必敗無疑!

可呂布卻是一臉凝重的起身,緊了緊手中的長槍,自己是真不想面對賀翎,可臧霸不能死!

只能硬著頭皮了,當下左右歪了歪頭顱,骨骼作響之際,淡淡開口:

「吾得救下臧霸才行!」

「嗯,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