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6日,戰鬥正式打響。日軍第18師團一部進攻泗安,另一部進攻長興、宜興。

楊國楨的第147師和陳鳴謙的第148師頑強抗擊。雖然日軍的數十架日機和幾十門重炮把兩個師的防禦陣地幾乎夷爲平地,甚至連第147師的楊國楨師長所在的後面的師指揮所掩蔽部也被小鬼的飛機投下的幾十公斤重的航空炸彈炸塌了。楊國楨師長乾脆就在這個大彈坑邊繼續指揮戰鬥。日軍攻擊了一天,在泗安寸步難移。

進攻長興、宜興的日軍第18師團另一部,也遭到了範哈兒的第181師和吳成德的第179師的猛烈阻擊。這兩個師的戰鬥力在劉湘所屬部隊中是較強的。兩師在長興一左一右,防禦長興、宜興一線,就像兩道閘門,抵禦着向南京以南地區似潮水般涌來的小鬼們。日軍在防禦陣地前遺屍遍野,仍是悍不畏死的源源不斷的蜂擁而上,掩護的火力也是空前猛烈。範哈兒、吳成德兩師的傷亡亦很慘重。

面對這種情況,潘文華副司令下了死命令:

“守到一兵一卒,也要堅持到底”

面對日軍飛機、戰車、重炮的狂轟濫炸,兩個在大潰退中損失不小(拖在後面,堵在路上,遭日機狂轟濫炸造成的)的川軍師也只好咬牙堅持着。前沿不少陣地,都是失去又組織兵力反擊奪回。反反覆覆、來來回回的,廣闊的陣地上橫七豎八躺滿了雙方官兵們的屍體。

川軍獨立旅協防廣德,主守廣德的是郭勳祺的第144師和饒國華的第145師。川軍獨立旅的陣地位於兩師的結合部,既是補漏,亦可隨時支援兩側的兩個川軍師的主陣地防禦。

川軍第144師的郭勳祺師長,是川軍中有名的拼命三郎。當年在川黔邊界的與紅軍的打穀場戰鬥中,差點使開完遵義會議剛剛獲得紅軍指揮權的毛太祖指揮的第一場仗就吃了大虧。幸好太祖見勢不妙,打不贏就跑了。否則中國後面的歷史全得改寫。可見此君的驍勇。

周大少團長派參謀來144師聯繫戰時的支援事宜。遭郭大個(郭勳祺在川人中身材高大,人稱郭大個)瞪着眼睛怒吼:

“支援個鬼啊,叫那個小娃兒自己把自己一畝三分地守好就行了”

(深切悼念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感謝各位書友大大支持)……

多到,地址 246章 新式火炮與三號陣地

聯絡的參謀又來到川軍第145師饒國華師長這,結果雖然沒遭像在144師遭郭勳祺一頓臭罵,還是客氣的,主要是因爲饒國華師長是成都壩子上的人性格沒有那麼火爆,但結果還是一樣,饒國華師長客客氣氣謝絕了。

負責聯絡的參謀氣鼓鼓地回來一說,周大少團長倒不生氣,他是知道郭勳祺和饒國華的,兩人都是直率之人,打仗都還是不錯的,在川軍中是比較有文化的人,所以自尊心自然強點。不願意接受支援就算了唄。可別到時死扛不吭聲,把部隊拼光了,老子還是得給你們堵漏擦溝子

南路的川軍第179師、第181師在長興、宜興一線已經打了兩天,川軍獨立旅的補給總算趕到廣德的戰火燃起來之前到了。已經在數場大戰中消耗殆盡的川軍獨立旅這頭獅子纔算又擁有了鋒利的尖牙利齒,恢復了戰鬥力。受重傷無法再戰鬥的數百弟兄們在醫護隊陪伴下隨着補給車隊返回蕪湖港,坐船回渝,對於這些弟兄們來說戰爭結束了。

這次隨補給船隊一起來到廣德前線的竟然有林湯圓父女倆林湯圓是自告奮勇擔任了重慶市工商貿各界慰問川軍前線將士團的團長,率領十餘名重慶市各行各業的代表人物來前線表達重慶市工商貿廣大老闆對爲國浴血奮戰的川軍將士們的親切問候。而林雪兒則是這次護送受傷川軍獨立旅弟兄們回渝的醫護隊的隊長。

周大少團長歡喜之餘又非常擔心,他是知道川軍這場廣德、泗安、長興阻擊戰的最後慘烈的情況的(川軍第23集團軍幾乎打掉了一半),問題是林湯圓、林雪兒從哪裏知道這十幾、二十天以後的事情嘛。所以一見面,周大少團長竟然催促兩人抓緊時間,該慰問趕緊慰問,該護送傷員趕緊護送走,把興沖沖來見周大少團長的林氏父女氣個半死。

林湯圓還以爲這個曉舟因爲又立下了赫赫戰功,在西撤途中三戰三捷,消滅了一萬多小鬼子,一時間在整個華中乃至全國抗戰軍民之中少年無敵將軍的聲名鵲起,有冉冉升起的新星的光芒了,是不是瞧不起商人等了?

林大小姐以爲他娃現在有權有錢,投懷送抱的自然大有人在,是不是有看上哪個了?周大少團長費口水解釋半天,兩人才半信半疑了。

林湯圓看着周大少團長領章上的兩顆金光閃閃的將星,打趣道:

“你總是一個有些神奇的人我很是納悶,你一個之前沒接觸過軍旅之事的半大小子何以如此通曉軍事,還成了百戰百勝的常勝之師了?漢武的霍去病也不過如此吧。你曾經跟人戲言:一年升三極。你是半年就升了三極嗬恭喜,恭喜哈”

周大少團長敷衍道:

“軍事跟工商貿之事也是有相通之處的,不是說商場也是戰場啥”

林大小姐管你是商場是戰場,還是戰場是商場,根本不理會這些。她一心只關心心上人是否消瘦了、是不是受傷了等等。啷個不擔心嘛:醫護隊負責接受那些陣亡弟兄們的身份標示和護送那些受了重傷的數百弟兄們,戰場的殘酷性那是活生生地擺在她和隨船來前線的醫護隊的人們的眼前的,真是比起蘭蘭妹妹所說的還要殘酷幾分啊。

“曉舟,對比其他川軍隊伍,你在川軍獨立旅的防護用具上化得精力物力不少,怎麼還是有不少弟兄們死傷啊?”林湯圓又問道。

“我的部隊槍彈傷亡少,敵人飛機、炮火造成的傷亡佔大部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小鬼子的飛機、炮火佔據優勢,像那些幾十公斤重的航空炸彈、大口徑的炮彈等,往往一彈下去,就是一個一、二米深,直徑數米的大彈坑。十幾、二十幾個弟兄就沒了。血肉之軀畢竟再怎麼防護都是無能爲力啊。

這些防護用具可是缺不得,如果沒有這些東西,林叔,傷亡可不止這點了,多上幾倍都可能不止。你再去慰問其他川軍部隊就知道了。光是西撤打那幾仗,這七、八千人的川軍獨立旅可能就會折損30以上的戰鬥力,不堪再戰了。”

林大小姐一邊聽兩人說話,一邊在一旁尋摸東西。原來關心則亂,林大小姐聽周大少團長說起小鬼子炸彈、炮彈如此厲害,一時犯起傻勁了,要再找一件防彈背心給周大少團長套上,這穿上兩套金剛防護馬甲就不怕了。(雙重防護哈)

周大少團長弄明白了,笑道:

“要得,不過是當忍者神龜個嘛雪兒姐,不過你不怕把我壓成駝背子啊?這可有二、三十斤重了。”

衆人都笑了起來。林雪兒也明白過來,臉都紅了。

這次周大少團長爲了安全撤退,把所有重火力炸燬扔光了。找重慶要些火炮,吳老瓶子於是把最新才搞出來的十門75mm山炮也隨補給船隊給周大少團長拉來了。

這種75mm山炮炮身採用了方工的第三研究所的新型稀土合金鋼,延展性好,使炮管壽命大大延長。還輕便靈活了不少。這種被吳老瓶子稱爲“胡辣湯”的75mm山炮(周大少團長的規矩:凡搞出新東西由主持研製的人取名。吳老瓶子於是給取了這麼個極具洛陽特色的炮名):管長2300mm(L31),重量較輕(1100kg),出膛初速達500米每秒。炮彈全重。配有高爆彈、殺傷榴彈(開花彈),燃燒彈(鋁質縱火彈)及特種煙霧彈等數種炮彈種類。

最值得一提的是,胡辣湯最遠射程竟然高達13000米左右,甚至比日軍一些100mm以上的野戰榴彈炮打得都遠,幾乎等於一般日軍師團配屬的野戰重炮兵旅團、聯隊裝備的日軍150mm左右的九六式野戰榴彈炮或者150mm的大正四式野戰榴彈炮(這正是針對日軍步兵壓制重火炮一般都是這兩種遠程火炮研製的,也就是說這種叫胡辣湯的輕型山炮可以與日軍野戰重炮兵對仗了真是夠辣啊)。

牽引則是採用了雙江機械集團的改進型大馬力貨運三輪,拉起這種重一噸左右的輕型山炮機動性非常強,對於火炮的生存能力提供了有效的保證。

難怪陳伯光接收到這種新式遠程山炮,是高興得一蹦八丈高,同炮兵分隊的弟兄們是親自上陣,裝得裝、卸得卸,歡天喜地地忙着裝配調試,就盼着仗打起來,好給小鬼子們一個大驚喜。

還有一個驚喜:由於通用機槍雖然不錯,但也存在口徑小威力不足,對付小鬼子的裝甲目標和掩體工事等顯得無能爲力。吳老瓶子不愧是搞火炮出身的。他不知怎麼琢磨的,竟然搞出了一種20mm口徑的機關炮(這可比小鬼子0戰裝備的世界上首款20mm機關炮還早上一年多了所以周大少團長乍一眼還以爲是繳獲品)射程遠(1000多米),威力足(那當然,都是小炮彈嘛)。特別是穿甲能力更是得到了一個質的飛躍(基本上能夠打穿現在小鬼子幾乎所有裝甲戰車)。

作爲試驗品,也隨船送了三挺來,這可把周大少團長高興壞了。老子也有了先進武器了:想美軍在打伊拉克的沙漠風暴行動中,其部隊用裝載在悍馬車上的點50mm機關炮幾乎把伊軍打得潰不成軍(當然對付伊軍的坦克差點,不過不是還有武裝直升機對付嘛。但這個時候那小鬼子的薄皮戰車可是受不住哪怕點20mm口徑的機關炮的轟擊的)

雖然每挺點20mm機關炮重達36公斤,但是見識了機關炮的厲害非常的每個戰鬥營的營長們是喔兒翻天、臉紅脖子粗的搶着要。最後,周大少團長決定,哪個營上陣,就配屬給哪個營。其實周大少團長的意思是想集中試用一下這種大威力的先進壓制火器的,算了,這幾挺試驗品就讓弟兄們爽一下吧

怎麼周大少團長沒有撤銷西撤時臨時編組的戰鬥營編制呢?不是已經在廣德休整了這麼多天了,沒有恢復原先的編制?這是周大少團長與衆人商議後,特意保留下來的。

此次防禦作戰,川軍獨立旅的任務,主要是協防川軍第144師、第145師兩師的防禦主陣地,隨時支援堵漏。這就要求部隊具有較強的機動性,而原先的旅轄團的大編制不太適應當前的任務的特點。

恰恰幾百人左右的戰鬥營,既有一定的突擊力量又有較強的機動性,再加上週大少團長的川軍獨立旅的通信聯絡隨着無線通話器的普及也比較快捷方便,爲保證周大少團長等旅團部實時做到作戰信息的上傳下達和便捷指揮提供了現實性。

於是這種集了攻擊性和機動性爲一體的戰鬥營編制也就被大家接受了。幾個團長也漸漸接受了這種可大可小的,有時只指揮一個戰鬥營,有時又會指揮多達六、七個戰鬥營,隨作戰任務而定的作戰模式。

重新編組的戰鬥營,自然排除了原先的後勤技術保障等戰鬥力不強或者是非戰鬥人員(以作戰任務臨時配置這些專業分隊),人員更加精幹,軍備配備更加合理。編成的十一個戰鬥營都用了一個暱稱(周大少團長強調的:爲了增加部隊的榮譽感和凝聚力),自然兇猛的動物名稱用的多,像啥子“猛虎營”啊,“獵豹營”的,除了第三戰鬥營使用了“夜貓子營”的暱稱,連周大少團長都笑了,那個不知道夜貓子進宅無事不來嘛

另外,爲了適應新的戰鬥編成,周大少團長加強了旅團的參謀部的建設。

同林氏父女見面還沒有半天,戰火就燒到了廣德:南路日軍第18師團一部開始進犯安徽廣德,激烈的戰鬥隨即在防禦廣德左、右兩翼的川軍的郭勳祺之第144師和饒國華之第145師的陣地上展開。

在距離廣德主戰場十里外的一處小村子的一幢兩層樓的民居上,周大少團長喊工兵連又搭了一層,高度也達到了十一、二米。在廣德這種低矮的丘陵、平原地勢上能夠看出去很遠了。這裏就成了周大少團長的觀察指揮所,架設起高倍炮瞄鏡,能夠遠遠觀察到整個廣德主戰場的情形。

林雪兒跟隨醫護隊投入了緊張的後方野戰醫院的建設之中去了。在這個高處的觀察指揮所裏,林湯圓等重慶市工商界慰問團的幾個人也登高遠眺遠處的激烈的戰場。

看見一上午,日軍的飛機數十架分成幾個波次狂轟濫炸,一輪輪小鬼子的重炮猛烈地轟擊,戰車掩護着日軍衝擊,整個川軍的防禦陣地上是戰火硝煙瀰漫。林湯圓等人這才明白,仗確實如周大少團長所說的,在己方缺乏對空、對地的重火力的情況下,是非常難打的。

特別是在白天,日軍的空中、地面上的猛烈轟炸、轟擊,川軍的防禦陣地幾乎都被翻了一道,夷爲了平地。川軍將士們只好在浮土中不停修築簡易掩體工事以規避敵人的炮火炸彈,用步槍、機槍、小鋼炮等輕型武器抵擋日軍在猛烈地炮火後利用戰車掩護髮動的一波*衝擊。

“報告旅長,144師主陣地的三號陣地被日軍突破,日軍正蜂擁而上”

戰鬥到下午,一個參謀在炮瞄鏡中看到這個緊急情況連忙報告了周大少團長。幾個重慶工商界慰問團的人一下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啥子啊,主陣地遭小鬼子突破啦急忙從炮瞄鏡中觀察參謀指點方向的三號陣地的情況。

只見幾面小鬼子的膏藥旗在三號陣地上分外刺眼,一些土黃色的小螞蟻般的鬼子兵正在迅速構築工事,以鞏固這個突破點。

此時,144師的郭勳祺師長正蹲在師指揮所的地下隱蔽部門口,身邊也不帶警衛參謀,一個人默默地抽悶煙。當三號陣地被小鬼子突破失守的消息傳來,驚得他跳了起來,把煙一扔,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纔打了大半天,自己的前沿主陣地就被小鬼子鍥入一塊:廣德左翼的防禦陣地生生被割裂成兩處。這打得啥子鬼仗嘛?

郭勳祺師長對着電話那端負責三號陣地防禦的211團劉團長怒吼:

“馬上給老子滾來師部見我”

不一會兒,211團劉團長滿身煙塵地跑了來。

“你給老子啷個守得,這才半天就把三號陣地丟了?”

郭勳祺摸着腰桿上彆着的小手槍劈頭就問。

“師長啊,你還不知道情況啊?自大場西撤下來,收容整訓未完。我這個211團至今還有三分之一的缺額。守三號陣地的五營說是一個營,實際上只有一個多連。 婚然天成:唐少的閃婚萌妻 這小鬼子在其他攻擊方向上用部分兵力牽制,集中了火力、兵力、戰車攻擊三號陣地。守衛的那個營啷個抵擋得住嘛,才退了下來,日軍這才佔領了三號陣地……”劉團長急忙答道。

“立刻回去把擅自退下來的五營長陣前槍斃。剩下的人組織好,你親自帶隊,等候命令反擊三號陣地,恢復主陣地的防禦態勢。”

郭勳祺揮手叫劉團長走了。反擊三號陣地刻不容緩,如果讓日軍鞏固了陣地,再想反擊奪回來就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郭勳祺師長命令以師的迫擊炮(大場潰退,也只剩些迫擊炮火了)集中轟擊三號陣地,兩側陣地的部隊及劉團長親自率領的突擊隊進行三面夾擊,一定要把這股突入三號陣地的小鬼子逐出去

正在這時,電話鈴響了,郭勳祺拿起來,還未開腔,電話裏傳來周大少團長的聲音:

“郭師長嗎?你是不是正在部署反擊三號陣地的行動。要不要我川軍獨立旅的炮兵分隊的炮火給予你師支援啊?”

郭勳祺也不是迂腐之人,這個時候客氣啥,大喜:

“周旅長,那就感謝了喲。只要給我五分鐘炮火支援,我一定把這股小鬼子趕出去”

“嗨,郭師長客氣了啥,都是四川老鄉嘛五分鐘是不是短了點?這樣子嘛,我準備三十分鐘炮火支援,你就叫弟兄們上去接收陣地吧”

話說完電話就掛了。把還喂喂的郭勳祺師長氣得鼻子冒煙:一個小旅長,財大氣粗的,比他**劉總都要橫啊

這邊電話沒隔下多久,那邊的炮擊已然開始。

周大少團長的陳伯光炮兵分隊早已經根據炮兵觀測小組報來的準確炮擊參數,進行了猛烈地炮火打擊。144師的川軍弟兄們一天就只見了小鬼子的炮火又猛又多,何時見到了自家也有這麼猛烈準確的炮火嘛,都是歡呼雷動。伴隨着飛過頭頂的炮彈像是下雹子似的砸向三號陣地。

陳伯光這新式胡辣湯炮第一次實戰炮擊,誠了心想好生試一試周大少團長手下的第一號的造炮高手吳老瓶子的手藝,那是急速射、定點射、覆蓋射……花樣整了一個遍所配屬的幾種炮彈:高爆彈、殺傷榴彈、燃燒彈(除了煙霧彈)等全部扔了一道。反正時間充裕得很,半大半個小時,都能咱弟兄們轉移三次火炮陣地重新再來三回的

結果,二十分鐘,郭大個子就樂得屁顛屁顛給周大少團長打電話:

“夠了,夠了三號陣地都成了一片火海了,我這都能聞見小鬼子燒肉的味道了。” 247章 神祕的電臺信號

劉團長帶隊伍上去恢復三號陣地的時候,幾乎就沒有大的戰鬥,零零星星消滅了幾個殘敵。

被周大少團長的陳伯光炮兵分隊覆蓋的三號陣地是隨處炸得都是彈坑,浮土中倒伏着小鬼子的無數的殘肢斷體,還有不少屍體被燃燒彈燒得蜷縮成了黑黑的一團。整個三號陣地上空許久都籠罩着一層煙塵不散,瀰漫着一股烤肉的焦臭味道。

川軍第144師211團的佔領三號陣地的弟兄們是目瞪口呆:自己的炮火都把數百人的小鬼子給消滅了啊?又有些惱火:這三號陣地都成了一片浮土,啷個修得起堅固的防禦工事嘛

第144師師長郭勳祺接到劉團長的電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頓兇猛的炮火就把丟失的三號陣地收復了,還硬是沒死傷一個弟兄,倒把這股突入三號陣地的數百名小鬼子兵給全部報銷了周大少團長的川軍獨立旅的炮兵也太兇了嘛就憑這個,就該人家細娃兒橫、狂,該升中將。

唉,打仗真的是燒錢啊:幾十、百把元的炮彈,人家川軍獨立旅的炮兵就像不要錢似的只管扔就是了。反正有個財大氣粗的周大少老闆旅長。二十分鐘,往老子一個營級防禦陣地就扔下了至少七、八百發炮彈。一顆炮彈就打50元吧,這就是三、五萬元啊,抵得上老子144師全師小半個月的軍餉了。

這個時候,財大氣粗的周大少團長正指着陳伯光的鼻子一頓猛訓:

“陳伯光,你叫陳敗光你娃想把老子整破產嘛?這回幾千裏迢迢的,又是船、又是車的,總共纔給老子好不容易運來了三千發炮彈。喊你打三十分鐘嘛,是叫你把三號陣地上的小鬼子的重火力點敲掉啥。你幾乎成了炮火覆蓋了扔掉了老子八百多發炮彈,不要錢啊?一顆就是好幾十元,你個陳敗光,一火色下來就敗了老子幾大幾萬元喲……”

陳伯光,不,陳敗光卻是一臉燦爛,插話道:

“團長啊,你是不曉得,吳老爺子用新型稀土合金鋼造的這批山炮確實太霸道了比這回在淞滬會戰打出彩的中央軍那兩個炮兵旅裝備的博福斯30同類型的山炮強上了好多喲。”

“真的?”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正在罵人的周大少團長竟然被轉移了話題,一說到技術問題,就勾了魂。

“是。這個博福斯山炮雖說是瑞典出產的。團長,你也知道哈:一戰以後《凡爾賽和約》限制德國,規定德國不能在其本土生產先進的火炮。德國火炮製造技術最好的克虜伯公司於是只好跑到瑞典開了家子公司生產這種75mm的山炮。所以還是德國的先進的火炮技術。

這次老蔣搞軍隊德械化,中國唯一組建的兩個炮兵旅也裝備了這種博福斯75mm山炮。在淞滬會戰中表現極爲出色,小鬼子的‘出雲號’旗艦就是被這種山炮炸的。

吳老爺子以博福斯75mm山炮爲藍本,採用了更加輕型堅硬的稀土合金鋼材料,使這批75mm山炮更輕,還極容易拆卸組裝。可以用貨三輪載着到處遊走佈置火炮陣地。

而且初速高,射速快,精度也高,故障率很低。射程就更不用說了,高達13000米,比得上小鬼子的150mm榴彈炮了(日軍野戰重炮兵的火炮裝備)。我現在都敢跟小鬼子的150mm榴彈炮較量一下了,別看老子的炮彈單發才重六公斤,小鬼子的150mm榴彈炮單發炮彈是36公斤。只要讓我抓住日軍重炮兵陣地的位置,一樣幹翻它這次炮擊,我基本上掌握了這種火炮的性能。這個吳老爺子的新式山炮的具體參數是……”

陳伯光蹲下來在地上就跟興致勃勃的周大少團長探討起來了。

11月29日,南京以南幾路激戰的硝煙徐徐地隨着初冬的朔風吹入了南京城。此時的南京城內達官貴人大多已經人去樓空了。而這些人的一舉一動猶如時局的晴雨表一般,再加上週大少團長和南京衛戍區司令唐生智聯手做局,大嚷要在南京實行焦土抗戰,南京城人心完全浮動起來:大批的普通南京市民於是終於拋家舍業,也加入了逃亡的狂潮,往西、往北去的人流晝夜不息、絡繹不絕。

只數天時間,尚剩的四、五十萬的南京市民幾乎十室九空,跑了個光。只留些寺院道觀的出世之人,不聞人間戰火硝煙。還有就是一些有辦法進南京各個外國租界的南京市民也有數萬人等。

整個南京城內就成了唐生智新組建的南京警備軍的天下了,熟悉作戰區域、構築巷戰工事、巷戰訓練,忙得是昏天黑地的。

在這種大戰將至的情形之下,最高領袖及第一夫人竟然還沒有走?日軍的飛機已經時不時空襲南京城了。此起彼伏的炸彈爆炸使南京戰慄不止。替罪羊也找到了,還不走老蔣真是小宇宙爆發了啊?

其實老蔣還真是捨不得離開南京。他是很留戀金陵古城的:這個江南古都的繁華、紫金山的秀美、秦淮河的嫵媚,一種獨特的韻味總是使老蔣回憶起家鄉溪口的山山水水。

老蔣至今不走的是因爲一個不爲外人所知的重要原因:他要在南京城等德國大使陶德曼(逃得慢?)。衆所周知,現在英美這兩個昔日的“鐵哥們”把老蔣甩了。最高領袖接到部隊報告說,竟然在日機在南京城投下的炸彈皮上都發現有美國製造的英文字樣。據說,美國一批批軍火正裝船運往日本。(這就是美國的中立?)

如今,最高領袖的唯一的希望,就是企盼陶德曼能夠帶來一個救命符。由日本的盟國德國月6日,德國、意大利、日本正式簽訂同盟條約,是爲軸心國)出面調停中日之間的這場全面大戰,就很有希望與日本進行和談,這樣一來,南京城不就能夠從岌岌可危之中挽救回來嗎?(世事弄人的是:一直心中都有以打求和的想法的最高領袖,最終卻被日本宣佈爲不以其爲和談對手,否則真難以想象最高領袖如何把這麼多年的抗戰堅持下來,其間他是反反覆覆不知道多少次,特別是最困難的時候這個中國與外界的聯繫竟然只剩下緬印空中通道了。感謝日本人,在這個問題上,把他逼到了無路可退的死衚衕裏了,只能拼死一戰)最高領袖就能繼續在南京城當“真龍天子”、做最高領袖:想當年他正是在南京取得了國民黨最高領導權的,也是從這裏東征西討,打敗了各路軍閥,而一統天下的,南京城簡直稱得上是老蔣人生中最輝煌的聖殿。

再說南路的川軍第23集團軍各部激戰了數日,以特有的川軍的韌性抵擋住了日軍的南路攻擊部隊第18師團及隨後增援上來的第五師團的國琦支隊四萬多小鬼子的猛烈進攻。但北路、中路向南京向心攻擊的日軍華中方面軍的數個師團則進展順利,無錫、江陰要塞等重要要點相繼失守。

南路左邊的據守廣德一線的川軍第144師、第145師是最晚發生戰鬥的。進攻的是日軍第18師團之步兵29旅團上野勘一郎少將旅團長率領的第18、第35聯隊共八千多人,另加強了一個野戰重炮兵第三聯隊(擁有100mm以上火炮三十餘門,特別是有二十幾門150mm的榴彈炮)、一個戰車中隊(五輛)及第五師團的國琦支隊的兩個大隊二千餘人。

上野勘一郎少將第一天上來的試探性進攻就驚出了一身冷汗:步兵第18聯隊(高橋賀一郎大佐)之一個多中隊,在順利突入中國守軍陣地後,隨即遭到中國守軍的猛烈地炮火,最後竟然被“強大的”中國炮兵的炮火給殲滅了?

一次遭中國軍隊的炮兵消滅三百餘人,這是無法想象的:什麼時候中國軍隊也有了這樣的炮火?難道是中國軍隊中唯一的那兩個炮兵旅的部分力量加強到廣德一線了?這仗就不好打了,必須先消滅這些中國炮兵

上野勘一郎少將決心動用自己的寶貝心肝鋒刃

鋒刃(瘋人)是由參謀北島宗雄少佐率領的第18師團直屬的一個特種作戰分隊,這次被牛島滿中將派到了第29旅團。鋒刃分隊只有三十餘人,上野勘一郎少將命令北島少佐連夜率鋒刃潛入中國陣線以後,找到並偵察中國炮兵陣地的情況,爲飛機轟炸或野戰重炮兵第三聯隊消滅這支中國炮兵作指示。

北島宗雄少佐,日本四國地區岐山縣人,剛從德國留學歸來,學得就是特種作戰。這支第18師團的鋒刃特種作戰分隊就是由他牽頭組建的。初次在淞滬會戰中亮相,就立下了奇功:我們前面提到的胡宗南的第17軍團司令部被小股日軍偷襲,司令部及警衛連幾乎被全殲,只有胡宗南隻身逃脫的那場戰鬥,就是由北島少佐率領的這支鋒刃特種作戰分隊幹得,很漂亮的一票

這支特種作戰分隊的三十餘名小鬼子,軍事素質不用說了,都是軍曹以上就沒有兵。人人還能整一口中國話(當然由於第18師團在東北呆久了,這些老兵的中國話裏面都有那麼一股子大豆高粱的味道),如果讓他們穿上中國軍隊那雜七雜八啥子色都有的軍服,還真是不好分辨到底是中國哪處地方的軍隊了。(淞滬抗戰中,就有十多個地方部隊的中國軍隊,軍服顏色全不一樣中央軍那身周大少團長甚爲厭惡的靶子黃亮軍服就不擺了,甚至黔軍中還有一支由黔東南當地的苗寨民團組成的一支千多人大多數還扛着火銃的少數民族兄弟抗日武裝,那是一襲肥大的黑衣黑褲,他們出發時還是七八月份的盛夏啊把看到他們在冷風中瑟瑟發抖的周大少團長感動得連忙白送了千多套冬季軍服,纔算救了苗胞們的急)。

川軍第144師、第145師的兩個師長,可以不買周大少團長這個小旅長的帳,卻不能不賣前來廣德前線慰問川軍將士的重慶市工商界慰問團的各位老闆子的薄面子。再加上今天的戰鬥也算是總體上表現得不錯,有驚亦無險了,心情自然不錯。在郭勳祺師長和饒國華師長的親自率領下,第144師、第145師的師、旅、團級以上的軍官們齊聚小沈村。也就是周大少團長的川軍獨立旅的旅團部所在地。

你想嘛,周大少團長的名義上的老丈杆子林湯圓既然做了這個重慶市工商界慰問團的團長,那自然公私兼顧啥,小沈村也就成了慰問團慰問前線川軍將領們的所在了,不奇怪的。

郭勳祺師長一見到周大少團長,抱拳感謝下午的炮火支援,連呼打得好饒國華知道了周大少團長有這麼一支炮兵分隊,也笑稱到時候要支援老哥一把哈周大少團長連稱那是、那是。

慰問嘛,就是一句話慰問肚子(吃頓大餐)、慰問口袋子(塞些紅包)。周大少團長喊旅部的廚子兵整了不少的正經川菜,讓這些川軍將領們是吃得舒服安逸巴適慘了。

自從川軍第23集團軍九月初出川江抗戰,就沒有正兒八經吃到起真資格的川菜,還真是思念得很啊那豆瓣味那麻辣味……特別是熬鍋肉、水煮肉片、肥燒白等,是隻見這些人一口就是一片(老子,都是半個手掌那麼大一片啊),吃的那個一個歡

倒把慰問團的十幾個老闆子驚得目瞪口呆:老天爺,弟兄們真的是遭潮到起了(川渝方言很久沒吃非常想念的那種感覺的意思)主要也是周大少團長講究吃喝,旅部的廚子兵都是按現在的話幾乎都是一二級川菜廚子菜那是很地道的。

等衆人過足了癮,林湯圓代表重慶市工商界各位同仁及廣大的川人向這些英勇奮戰在衛國第一線的川軍將領們及手下弟兄們表示了最親切的問候,鼓勵川軍將士們爲川爭光、爲川人爭臉、爲國家民族浴血殺敵,再立新功也略微表達一點“小”意思:每個師慰問現洋五萬元慰問品若干。

饒國華代表各位前線將士,非常感謝家鄉父老鄉親們的深厚的情意和關愛,表示一定率部多殺小鬼子,不負川人重託、不負國家民族期望。衆人席間杯盞交錯,十分融洽。一直到夜裏九點多鐘,川軍衆將領們才紛紛告辭各回防區。

周大少團長的旅部的廚子兵頭頭,是炊事班長樓大爺(其實才四十多歲,卻做了三十多年廚子),一邊在廚房裏收拾着自己精心爲這次大餐準備的唯一一道徽菜(竟然只有周大少團長和林湯圓兩人吃了),一邊很不開心的嘀嘀咕咕的。

走進廚房,奉了周大少團長之命準備給才忙完野戰醫院的事情的回來的林大小姐、蘭蘭妹妹等尋摸點吃的勤務兵萬朵花聽見了,問道:

“樓大爺,啥子山豬兒吃不來細湯?”

樓大爺一指蒸籠裏的十幾個蓋碗,努努嘴巴說道:

“那不是,我就做了一道菜清蒸石雞,原想露個手藝,可倒好,幾乎沒人動”

萬朵花打開一個蓋碗一看:清湯寡水裏飄着四五片白色的肉塊,連個油花花都莫得!就說道:

“樓大爺,你這個清水煮肉啷個會有人吃嘛?別的就沒有啥子了啊,林總、蘭蘭妹妹幾個纔回來晚飯還沒有吃呢?”

“喲,那我馬上弄幾個菜嘛,你喊她們稍等一會兒就好哈”

樓大爺也不嘀咕了,連忙招呼幾個廚子兵忙碌起來。

正同林大小姐、蘭蘭妹妹等人說話的周大少團長聽萬朵花回來說,林總等的晚飯樓大爺正在做,一會兒就好,順嘴說道:

“剛纔,我在席桌間吃那清蒸石雞還不錯,就沒有剩下幾隻啊,叫老樓頭全蒸上給林總她們也嚐嚐徽菜的精品啥”

萬朵花聞言笑了起來,“樓大爺正在爲這個清蒸石雞慪氣喲。除了團長你和林老闆吃了,其他人嫌是清水煮肉,動都沒人動,樓大爺還嘀咕是山豬兒吃不來細湯。”

周大少團長一拍大腿,

“嗨,我是覺得這道清蒸石雞差點啥子喲走,去廚房雪兒姐、蘭蘭你們幾個在這稍微等待片刻哈。”

周大少團長來到廚房,親自動起手來:把上好的浙江金華火腿切成了小片子,把香菇也改成了薄片子。然後一股腦地分別加進那十幾個湯碗之中,蓋上蓋碗,上蒸籠用大火猛蒸。

這裏說的石雞,其實是產於安徽的一種蛙類,其味道似雞肉,故名“石雞”,非常鮮嫩。這次老樓頭在這個季節爲了弄到這些可是費了點神的。

老樓頭一見周大少團長的做法,馬上就明白了:火腿添了鹹鮮,香菇增了清香,這原汁原味的清蒸石雞就不再是清水煮肉了。頓時鹹鮮適口,香氣誘人,是比自己原先弄出來的要好上許多。

果然,給林雪兒、蘭蘭妹妹等人端上去,衆人稱非常好吃啥。一時間,十幾盞清蒸石雞全見了碗底。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電訊參謀急匆匆進來,附耳在周大少團長耳邊,就聽得周大少團長小聲說道:

“陳伯光的炮兵分隊陣地附近出現神祕的電臺信號?糟糕,小鬼子的偵察隊已經潛過了前面的川軍防線了,目標正是老子的炮兵分隊”

(感謝各位書友大大支持)。.。 200 248章 覆滅

驚聞後方腹地出現了一個神祕的電臺信號,周大少團長等幾人匆匆來到了川軍獨立旅的電訊處。

專門負責敵情電訊偵測的川軍獨立旅電訊處副處長劉波介紹了具體的情況:原來就在剛纔十時許,監測敵情電訊的偵測電臺上出現了一個持續了不到兩分鐘的電波信號,隨後就消失了。正在值班的劉波副處長立刻敏銳地意識到這是一個新的電波信號,不同於這幾天的敵我雙方的已有的電波信號源。更重要的是,與在另一處的電訊處另一部偵測電臺發現的同一電波信號一交叉,竟然所在位置是位於川軍獨立旅的陳伯光炮兵分隊所在的西流鄉附近。

“不用多做猜想了,這已經能夠說明問題了。陳伯光的炮兵分隊這處火炮陣地距離前線在六、七裏多。小鬼子可是盯上了這裏。怪球了,小鬼子是啷個滲透進來的呢?”

周大少團長自言自語道。這可要穿透幾道防線啊。

“不會是我們內部有日本人的間諜吧?”

軍情處倪副處長說道。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的。但是隨身攜帶一部小型電臺當間諜,也太招搖了點吧”周大少團長有些不大敢相信。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把西流鄉這一帶嚴密合圍起來,然後細細地梳理,一定得找到這個神祕的電臺信號。

周斌參謀長等也同意,必須立刻割除這個在川軍獨立旅腹地的毒瘤,要不然,這就像小鬼子在川軍獨立旅心臟地帶埋下了一個定時炸彈。正如周大少團長所說,這個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針對川軍獨立旅的陳伯光炮兵分隊去的。

“馬上通知陳伯光,炮兵分隊進入戒備狀態。而且要外鬆內緊,不要讓敵人一下子瞧出異常出來。另外通知技術保障分隊的鷹眼小組帶上紅外夜視裝備,配合第一到第八戰鬥營,從四面悄悄合圍這個西流鄉的地方,一隻耗兒都不能放過去了”

周大少團長隨即採取了措施,先把這一片地方控制住再說。一個多小時以後,八個戰鬥營悄然到達指定位置:以西流鄉北側的陳伯光的炮兵分隊陣地爲中心,在外圍圍了一個很大的包圍圈。數千弟兄們等候着周大少團長下達最後的清剿行動命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