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先皇也知道,就不用多說了。(w.uuanshu.com)”

贏祥見葉道星想說什麼,先一步開口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這件事早晚要讓秦樑知道,賈環先一步報信,也不算什麼。

讓秦樑先一步有個準備,後面也不至於太激烈……”

見葉道星和嶽鍾琪都皺起了眉頭,贏祥又道:“當然,賈環私自泄露軍機,總是要罰的。不然,日後怕他更沒規矩。”

隆正帝聞言,對這個說法比較滿意,點點頭,對蘇培盛道:“去,宣那個混賬過來,朕要問問他,到底長了幾個腦袋!!”

蘇培盛聞言,忙退下前往賈家宣旨。

蘇培盛退去後,隆正帝道:“太尉,朕已經和牛繼宗他們說過,要他們一定要率先保證太尉的五千重甲鐵騎,儘快開往西域。

戰馬,糧草,軍餉,所有一切軍資,務必率先保證重甲鐵騎的供應。

總而言之一句話,一切的後勤準備,朕都爲你做到了極致。

至於剩下的,能否在西域戰場上建立大功,樹立起大秦太尉之尊嚴,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望愛卿,莫要讓朕失望纔是。”

葉道星起身跪下,激動道:“臣願立軍令狀!若不得首功,願提頭來見!!”

……

ps:從二十五號的時候,就感覺快堅持不住了,這個月爆了三十五萬字了,歷史頻道比我還快的,寥寥無幾。

今天感覺頸椎疼,手指也疼,想着休息一天算了,可到了碼字的時候,總忍不住,一個人,閒着似乎也沒別的事做,結果不知不覺又投入到劇情裏,碼了這麼多。

我給自己點個贊,看看明天能不能休息一天,最後,求個訂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王李郭趙孫、於周古海楊、董佔黃。

三十年前,威名震天下,百萬軍中我稱雄的黑雲十三將,如今已經很少有人提起了。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李先聽到秦樑的稱呼後,僅存的一隻眼中,閃過一抹起伏,但隨即又恢復到古波不驚的狀態,他看着秦樑道:“是啊,我還活着……”

。”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國公爺爲國征戰,戎馬一生,不避生死艱難,不避流言蜚語,最終,功高蓋主,他的確死在了贏玄的出賣下。

你難道不知道嗎?”

秦樑面色慘白,怔怔的出神着……

他怎會不知道呢?

又有誰不知道呢?

不過是不敢認,不敢想,把頭埋進沙子裏,當笨鳥罷了。

先榮國已經戰死,只要皇家不打算斬草除根,只要皇家還優容賈家,他們就認了。

因爲,讀過史書,翻遍二十三史,他們也翻不出一個功高如賈代善,且不知避諱者,還能善終的人。

皇家……

皇家能優容賈家三十年,能包容賈環各種放肆。

他們……他們就認了。

否則,還能如何……

難道真要賠上九族成千上萬人的性命,去爲賈代善報仇嗎?

長呼一口氣後,恢復心神,正想再說什麼,忽地,秦樑心頭猛然劃過一道閃電。

他駭然的看着李先,脫口而出道:“寧至弒君,是你指派的?”

李先一隻眼平靜的看着秦樑,緩緩的點點頭,道:“是我們。”

秦樑的面色一瞬間難看到了極致,艱難吐出兩個字:“你們?”

李先呵呵一笑,道:“是,我們。

除了老夫以外,黑雲十三將,還有三人尚存。

惡魔情深:總裁是仇人 而且,國公爺的親兵,也還有十八人活着。

當日大軍行蹤被贏玄的死間出賣,陷入羅剎鬼重圍。

國公爺悲痛之極,卻以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因此率大軍強行突擊對方中軍,斃殺厄羅斯皇太子及三大公爵後,力戰而歿。

國公爺戰歿後,遺體落入被斬開的北海冰湖。

隨即,王古人扛着那面黑雲旗,又折身殺回,拼死爲我等殺出一條短暫的血路。

讓十八名武藝高強的親兵,護送我們四個傷勢稍輕些的黑雲家將逃出昇天。

秦小子,你可知,是什麼支持着王古人,和國公爺麾下的數千殘勇,拼死頂住了羅剎鬼的決死衝擊嗎?”

秦樑看着獨着一隻眼,面上也傷痕斑駁的李先,他緩緩搖頭。

李先呵呵一笑,依舊笑的平靜,他輕聲道:“是……報仇!”

……

上書房下毒案,讓本已經漸漸恢復平靜的宮廷大內,瞬間再次捲起驚濤駭浪!

賈環率領數百如狼似虎、煞氣騰騰的御林軍,直撲御膳房。

控制慾 將御膳房內上百宮人悉數捉捕,然後開始篩選問責。

很久,就將範圍縮減到了專門負責御書房供茶水的三人。

看着三人幾乎唬掉魂兒,還懵懂不覺的模樣,賈環便懷疑其中有異。

再三審問後,問出的答案,卻讓賈環輕吸一口氣。

宮中爲貴人飲用的水源,並非是井水,而是來自玉泉山的泉水。

保存嚴密,絕無輕易被動手腳之理。

最容易出岔子的地方,便是負責煮水的尚宮局這邊。

按規矩,這裏絕不容外人進。

可規矩是規矩,總難免有人闖進來,或要茶水,或者乾脆找在這裏負責的黃門聊天……

本來尚宮局裏的小黃門還想隱瞞,但被賈環一通威嚇後,便透露出了“祕密”,竟是太后宮中的劉女史,之前來尋他說話。

劉女史算是太后宮中的家生子,她母親便是爲太后梳頭梳了幾十年的劉昭容。

再也不乖 得到這個信息後,賈環便帶着這個小黃門,直撲慈寧宮。

皇宮內從來沒有祕密。

賈環之前一氣之下帶人撤離了慈寧宮,雖然周遭依舊有不少“宮人”晝夜不停的在附近打掃衛生。

可也不再禁止慈寧宮的宮人們出入。

因此,上書房內石破天驚的投毒案,也極快的傳入了恢復耳目的慈寧宮。

皇太后聞之,說不出是什麼心思。

有點迷茫,有點不安,還有點……失望。

但等到看到賈環帶人強闖入宮後,她便只有驚怒了。

“賈環!你好大的膽!敢硬闖哀家慈寧宮?”

皇太后震怒的看着殿內的賈環,聲音尖銳刺耳的怒斥道。

賈環抱拳道:“太后,就在剛纔,有人往御書房中的茶水中下劇毒,以妄圖弒君謀逆,甚至盡誅內閣大臣。

此舉着實駭人之極,若不能查出兇手,皇宮內再無寧日。

因此,臣若有不恭之處,還請太后體諒。”

皇太后聞言,面色攸然一白,三角眼中閃過一抹畏色,聲音雖然依舊尖銳,但底氣卻沒那麼足了。

她尖聲質問道:“與哀家何干?”

賈環一揮手,韓大和趙虎二人親自帶了尚宮局那名內侍上前。

賈環指着早已唬破膽的內侍道:“此人乃尚宮局中,專門負責爲陛下煮水泡茶的太監。

就他所招,今日只有慈寧宮的劉女史,身爲尚宮之外的人,去過尚宮局。”

太后聞言當真驚怒交加,她猛然轉頭,一雙三角眼看向身側一角的那名面色慘白的年輕昭容,怒斥道:“賤婢,你去尚宮局做甚?誰派你去的?”

那年輕昭容面色愈發慘白,唬的雙腿一軟跪倒在地,嘴脣顫抖着,說不出話來。

兩股間的裙裳處,一抹溼意漸現。

看到這一幕,皇太后幾乎氣昏過去,厲聲道:“來人,給哀家掌嘴!”

“慢着。”

見兩名教誡嬤嬤面無表情的上前,那劉女史也幾欲昏厥,賈環忙喝止住。

皇太后眼神一下盯在賈環臉上,寒聲道:“你敢攔哀家肅清宮闈?”

賈環呵呵笑道:“太后,這已經不是宮闈中事了,如果這劉女史被太后的鳳威嚇死,太后您想想,這件事,您還能脫得了干係嗎?”

“你!”

皇太后聞言,氣的渾身顫慄,卻也不得不承認,賈環所言不差。

若這該死的小賤婢真的有個萬一,她必然會成爲名臭千古的女賊。

念及此,皇太后緩緩點點頭,強忍着殺人的怒意,道:“賈環,你說該如何?這件事,和哀家絕無半點干係。若有人想栽贓哀家,哀家也絕不容他。”

賈環點點頭,道:“這等事,自然和太后無關。 七扒壞老公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不過,還等臣問完這劉女史的話吧……”

皇太后又陰狠的瞪了賈環一眼後,寒聲道:“你問,就在這裏問。”

在宮裏活了大半輩子的皇太后,經歷過不知多少陰謀。

屈打成招,構陷她人的事,皇太后不知見過多少,也不知做過多少……

又怎會栽倒在這種小伎倆身上呢?

賈環面色淡淡的點點頭後,看着早已唬的沒有半點定性的劉女史,直接問道:“是誰指使的你?據說你是在宮中長大的,如何取人口供,想來你比本侯還要熟悉。

本侯實在不願用虐刑對待慈寧宮的人,畢竟,到底你都是皇太后的人……

說出來,是何人指使的你?”

劉女史哪裏還能說出話來,眼睛都快僵住了,上下牙齒也不停的再磕絆。

賈環轉頭對一名教誡嬤嬤道:“勞煩端一盞熱茶來。”

換個人,教誡嬤嬤肯定是面無表情的理也不理。

可賈環如今這等身份,容不得她們再端着架子。

其中一人看向了皇太后。

皇太后怒聲道:“去。”

那教誡嬤嬤便去取來了一盞熱茶,交給賈環。

賈環端着茶,又遞給劉女史,道:“來,喝一點,暖一暖身子,慢慢想。”

劉女史整個人早就沒了主意,她仗着她孃的身份,自幼在宮中過的比一般的公主郡主還體面。

雖不說刁鑽蠻橫,但也趾高氣昂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