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雲傅愣了。

坐在下面的眾人也愣了。

秦真人?他是什麼鬼的秦真人。

一個毛頭小子,一個保鏢,一個醫生,還跟所謂的算命先生掛上鉤了?

這小子全能不成?

「鄭老爺子,抱歉了,實際上我並不打算告訴你們那麼多的,實在是迫不得已。」秦毅有些無奈的笑笑。

他都不知道吳震功怎麼突然就來了,看到吳震功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的能力無法隱藏了,他的身份只怕是也會隨之被挖掘出來。

果不其然,這個吳震功進門就是一口秦真人,讓秦毅有些無奈。

不過也無所謂了,他本就沒有想過刻意去隱藏什麼。

走入都市,尋找修真突破的契機,當修真境界走入大道之後,他的名字必然會被天下人知道,他要證道,就要擁有一顆堅定卻不畏懼的心。

畏畏縮縮,反而束縛了他自己。

想開了的秦毅嘴中吐出一口濁氣。

「這這這!我怎麼感覺我這老頭子暈了,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鄭雲傅皺著眉頭,他不解的看向秦毅,看向狼爺,最後看向吳震功。

下面鄭家第二代第三代幾個人同樣面色疑惑,感覺就像是在打啞謎一樣。

吳震功哈哈大笑。

「老鄭啊,秦真人才是真正的真人不露相,我們當初只是把他當成一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實在是不知道有多麼可笑。」

聽到吳震功這麼說,鄭雲傅更疑惑了,難道不是么?難道秦毅不正是一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他的種種出色,鄭雲傅都看在眼裡,對於秦毅的未來,他還真不懷疑。

「哈哈哈。」

看到鄭雲傅這種表情,吳震功更是哈哈大笑起來,這老傢伙,跟他當初一樣,他才認識到秦毅真面目的時候何曾不是這種震撼?

戀空:索情甜心情人 可笑那次他還打算讓秦毅去見識見識海外高手,殊不知人家本身就是縱橫江南的高手,舉目無人。

「老鄭,你是不知道,這一次若不是秦真人,我真的要交代在那了,龍堂將我金衡市地下世界盡數攻下,所有盤口都受到致命打擊,他們派出的高手我根本沒法抵抗,這一次龍堂就是抱著必然吃下我金衡市的打算來的。」

「可惜啊可惜,他們棋差一招,沒想到秦真人這種存在竟然就在我金衡市中,竟然會幫我吳震功,哈哈哈。」

吳震功現在心情非常好。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鄭雲傅心中震撼。

怎麼聽到吳震功的語氣,竟然是因為秦毅才力挽狂瀾的?

他一個青年,能夠在這種恐怖的爭鬥之中出什麼力?

關於龍堂的恐怖,鄭雲傅還是知道一些的,否則之前他也不會這麼絕望。

「嘿嘿,秦真人以一人之力擊潰龍堂所有高手,逼得龍堂所有潛伏在我們金衡市周圍的線人、卧底臣服歸順,龍堂的計劃自然功虧一簣。」狼爺嘿嘿一笑。

吳震功點了點頭。

「確實如此,這一次龍堂算是栽了,短時間內都不會有什麼動作,而且我金衡市勢力還能進一步擴張,那齊海市的潘海雄現在都歸附在了我這邊。」

「嘶~」滿堂震怖。

如同聽神話故事一樣。

「這不可能!這小子能打得過龍堂高手?」鄭曉志下意識的吐出這句話。

作為混跡黑白地帶的紈絝,鄭曉志對龍堂這種勢力還是有一些耳聞的,畢竟那個勢力已經被傳成了神話。

九幾年被驅逐去華國,與整個華國地下勢力為敵,如今捲土重來勢必掀起一番大風浪。

這小子算什麼東西?他也能阻止龍堂的腳步?

鄭曉志自然是不信。

「你找死!」狼爺見到這白麵皮小少爺居然還敢對秦毅不敬,眼中怒意爆起,上去就要踹他。

不過秦毅卻是先了一步。

他已經不想再在這件事情上面浪費時間去解釋什麼了。

他伸手一捏,屋中溫度急速上升,眾人如同置身火爐。

「咔~」隨即秦毅屈指一彈,一道三尺長炎甩在地面,從堂內一直延伸到堂口,溝壑駭人,剛好從鄭曉志身邊劃過,若是再近一寸,他便被那長炎覆蓋,淪為火屍。

「你覺得我這火炎斬在你身上,又是如何一番景象?」秦毅淡淡說道。 不是你說沒有就沒有的。

葉靈一一指出問題,唐紫欣無法反駁。

「你都考完了,還記得這麼清楚?」唐紫欣略帶懷疑。

一旁的夜路塵想幫她說。

葉靈卻自己開口:「知識學進去了就是自己的,你不放它走它就不會走。」

總裁的致命情人 「怎麼會?很多人說考完高考,高中讀的啥都不知道了……」

「哦。也可能。」

「就是呀~」

「如果是堆砌起來然後死記硬背,自然一放下就會忘。」

唐紫欣啞然,大多不就是這樣的么。

「知識是活學活用的,能用起來,就不會忘。就算不是時時刻刻記得,但到要用的時候,總會想起來。」

「比如你要計算這個杯子可以裝多少水,你就可以用公式算出來。」

「直接裝呀,有誰那麼無聊還去算?」唐紫欣就會抬杠。

葉靈一時無語。

唐紫欣就得意的挑下巴。

葉靈聳肩:「那好吧。就不舉例了。」

「沒話說了吧?」

「比如說,我們要煮四個人吃的飯,該下多少米多少水……」

「這也要算?不是,這也能算?」

「當然能,體積容積,你沒看見外國人做飯都是計算過的嗎?」

唐紫欣不信,讓葉靈計算了一遍。

葉靈沒什麼壓力。

一旁的夜路塵也探頭過來。

還真的能運用所學的知識得出數據來~

「呵呵,今晚的飯不熟就說是你煮的。」

「沒問題呀。」

兩姐妹交流得多了,反而是一旁的夜路塵有些沉默。

葉靈注意到這一點。

趁著讓他們休息的時間,葉靈問了他一些問題。

問到他朋友的時候,夜路塵有些不想說。

倒是一旁的唐紫欣開口:「姐,你忘了,塵哥在學校有一班朋友的呀~」

以前不是很愛學習的時候,時不時就和他那些朋友走在一起……

似乎是想到什麼,唐紫欣向夜路塵望去,看見他臉色果然不是很願意,大概是不想提舊事?

唐紫欣不說下去,夜路塵怕葉靈誤會,就自己補充:「現在很少跟他們來往了。」

「有朋友是好事。」葉靈猜他們可能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可能是把自己放在老師的位置,像查崗一樣?

她表明自己態度:「每個人都需要朋友的,所謂知己難求,有好朋友是件好事。」

說完,大家都沉默了。

「姐你有知己?」

葉靈有些尷尬的整理桌面:「暫時還沒有。」

夜路塵抬頭把她看了又看,她是不是有些傷心?

察覺到旁人的目光,葉靈笑笑:「只是沒遇上,應該會有的。」

夜路塵咬咬唇,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

另一邊的唐紫欣歪著腦袋:「我目前最好的應該是小琪吧?」

葉靈點頭:「小琪還可以。」

唐紫欣話一開頭,就數了她班上交往的女生,說誰算朋友,還順便吐槽了一些人。

葉靈有些好笑:「朋友不少呀。」

「那當然~」唐紫欣得意到。

「有男朋友不?」

唐紫欣一噎:「姐!~」

「男的朋友呀?」葉靈表示是她想歪了。

唐紫欣斜她兩眼:「沒有。才不跟男的玩。」

「為什麼?」

「男生總是想歪呀,特別是我們學校,你要是跟哪個男生走得近一點,就會說你跟誰誰誰怎樣怎樣,煩死了,幹嘛要跟男生,女生玩不好么?」

葉靈表示沒問題。

「而且,你知道我們班上有個,整天混在男生堆里,跟這個是好朋友那個是好朋友,所有女生都不喜歡她~」

「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她裝呀,整天在男生那裡發嗲,聽得我們都~嘔~」

唐紫欣的聲情並茂。

「也不一定是裝吧?」

「你是不知道……」唐紫欣本想儘力吐槽,才發現旁邊有個男生在,擺擺手:「回去再跟你說~」

葉靈暗笑,嗯了一聲。

身邊的夜路塵感受到她的愉悅。

她的注意力也一直在妹妹身上,看自己的時間很少,他拿筆的手有些用力,他也很想這樣了無顧忌的跟她聊天,有說不完的話……

他以為自己有了手機的話,會好很多,面對面說不出的話,可以發成文字。

可是他發現自己做不到。

他在她面前束手束腳,想說的話不敢說,想做的事不敢做,只能獃獃的看著她,守著她。

她大概,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無趣的人吧。

她和自己聊天,沒有這麼開心的笑過。

她對自己,像是完成任務一樣。

任務內的事她很盡責,可是其它的,她不會提起,不會涉及,也不會關心……

自己好像,除了補習之外,便與她無關了一樣……

心臟有些難受,這種此尺天涯的感覺,像山一樣壓著他。

「怎麼了?」

她的聲音靠近,是在關心他嗎?

咬著唇,抬頭看她,卻又怕自己的眼泄露心底的秘密。

他搖頭,話都不敢說。

不遠處的唐紫欣卻冒出一句:「你不問問路塵哥,他長成那樣,一定有女生喜歡~」

「沒有!」夜路塵急急的否認。

葉靈看了他一眼,然後笑道:「有沒有都好,只要不影響學習。」

「真的?姐不會打小報告?」

葉靈哭笑不得:「我什麼時候打小報告了?」

唐紫欣給她個自行體會的眼神。

葉靈無奈一笑,有些事父母有知情權,那算小報告嗎?

「行吧。我保證你們沒同意前不告訴家長可以了吧?」

唐紫欣滿意的點頭。

「可以說了吧?」葉靈好笑的看著她。

「說什麼?我說了,我沒有呀~」唐紫欣疑惑了一下,估計她問的還是之前的問題。

「我也沒有!」夜路塵一副要發誓的樣子。

「沒有就沒有。」這麼緊張做什麼?葉靈表示並不計較。

夜路塵看著她信了的表情,終於鬆了口氣。

總裁溺愛:無巧不成歡 「雖然沒有,但我猜路塵哥一定有喜歡的人。」唐紫欣突然神秘兮兮的說。

嚇得剛鬆口氣的夜路塵握了握拳:這裡是他家,他能把某個人趕出去嗎?

葉靈的目光在夜路塵的身上掃過,更讓夜路塵雙倍的緊張:難道自己真的露出了什麼蛛絲馬跡,要被揭穿了?

如果被揭穿了怎麼辦? 唐紫欣瞎猜了一些校花之類的人物,自然都一一被夜路塵否認。

否認的同時,看見葉靈只是眉眼帶笑的看著他們,夜路塵的心慢慢低沉。

沒有察覺的葉靈把他們的討論當作休息時間,三人的補習相對來說有些瑣碎的流失,但是觀察唐紫欣的狀態,卻是學進去了的。

這種模式是否可取,葉靈有待考察。

葉靈回去之後,想了想,就詢問了一下夜路塵的意見。

夜路塵好一會才回復她。

「聽你的」。

葉靈眨眨眼,高高瘦瘦的男生很乖的樣子,總是讓她覺得放心。

「小欣也快高三了,她現在跟上,就不會太吃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