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槍手盲目地瘋狂朝前射擊,根本不管自己的子彈有沒有準頭。

龍雲沒給他們反應過來的機會,對於他來說,這些窩在機槍掩體中的塔利班士兵簡直就是幾隻待宰的羔羊。

低沉的槍聲過後,四個塔利班士兵一命歸西,而就在機槍位置前十米的地方,扶着兩個塔利班的同夥,竟然根本不知道後面的機槍位被人端了。

龍雲滾入機槍掩體,推開伏在機槍上的塔利班士兵,看了看這挺機槍。

果然是蘇制的裝備,NSV重機槍,更讓龍雲高興的是,掩體里居然有足足十來個彈箱,真可謂彈藥充足。

檢查了

了一下機槍,沒有任何問題。龍雲咔擦拉了一下槍機,槍膛裏跳出一顆子彈,槍膛也是完好的,沒卡殼。

將槍托頂在肩窩裏,龍雲開始由近及遠,朝伏在周圍的塔利班槍手們掃射,一個個點名。 雖然格格的領域製造了暴風雪,不過龍雲沒有受到影響,夜視儀是熱成像的,在寒冷的天氣中,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塔利班士兵就像樹在那裏的靶子。

子彈暴雨一樣傾斜在山坡下塔利班士兵的身上,在夜視儀中看到敵人被子彈掃成肉泥是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血剛淌出來的時候是熱的,在熱成像系統視野中形成一灘灘紅綠相間的圖案,像抽象派的恐怖畫作。

上百名塔利班士兵終於回過神來,發現屠殺自己的子彈來自於山坡的高處,那個本應屬於自己人把守的機槍掩體。

他們大聲用普什圖語嚷嚷着,一邊朝這邊瘋狂開槍,對面山坡上的機槍將火力集中起來,朝龍雲的位置狂掃。

突然,幾發火箭彈從下面打了上來,龍雲趕緊一蹲,曲捲起身體,儘量藏在掩體下面。隨着巨大的爆炸聲,強勁的衝擊波中幾乎將掩體的上半截削掉。

龍雲感覺有兩片彈片反彈在手臂上,熱辣辣地疼。扭頭一看幸好自己穿着防彈背心,凱夫拉背心和頭盔檔住了不少橫飛的彈片,只有兩枚漏網之魚造成了一點點傷害。

他咬着牙,伸手將刺入手臂上的兩枚彈片扯出來,血水從傷口處涌出,龍雲咒罵了一聲,悄悄露出半個腦袋往下一看。

此時他已經成了衆矢之的,這邊山坡上的敵人除了少數部分對付公路旁的殘餘美軍,其他紛紛像山羊一樣,靈活地在山坡的石頭間跳躍,不斷閃避向上衝鋒。

這些塔利班士兵雖然裝備不是最先進,但是從矯健的身手上看,絕對是久經沙場的老兵,十分懂得利用地形地貌,想猴子一樣靈活。

龍雲幾次射擊,除了撂倒一兩個之外,收穫並不大。

“喬恩!你們的空中支援呢!?”龍雲很清楚,要以一當百看起來是一件很英雄的事情,實際上在現實的戰場中難度是多麼大,如果不是格格製造出的暴風雪遮掩了自己的具體位置,自己早就被掃成了馬蜂窩。

“通訊頻道又出現故障了!接不通前線指揮部!”喬恩焦急的聲音從無線電耳機裏傳來,伴隨着炒豆子一樣的槍聲,看來他那邊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你們美國在軌道上有上千顆軍用衛星,怎麼關鍵時刻就不能調一顆能用的來!?”龍雲一邊抱怨,一邊抖落滿頭的黃土,剛纔的RPG火箭彈實在夠他受的,如果不是戴着降噪耳機,那麼近距離的爆炸肯定連耳膜都會被震穿孔。

如今龍雲最盼望能有一架A-10攻擊機能夠過來幫忙,只要一架,就足矣搞定左右兩邊上頭上的所有塔利班。

潮水一樣的塔利班士兵開始衝擊龍雲的防線,所幸的是遠處的安德森槍法了得,將衝在最前面的塔利班士兵一個個撂倒,不然龍雲肯定要放棄掩體逃命。

“格格,你在哪裏!?”龍雲大吼兩聲,發現沒有迴應,冰山妞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不過周圍漫天風雪告訴龍雲,她肯定藏在某個角落裏伺機而動。

“看來莫利亞人也不是無敵的啊……”龍雲不禁感嘆。

長老會和光復會的那些變態的傢伙雖然論個人戰鬥力絕對比普通人類強大千百倍,但始終是蟻多咬死象,莫里亞和亞特蘭蒂斯後裔架起來都不足一萬人,而普通的人類有六十億,這是個很恐怖的比例。

選擇隱藏在世界的黑暗背面,是個很明智的選擇。

雖然自己也是個莫利亞後裔,也有所謂的精神系天賦,不過在戰場上龍雲發現這種精神系的天賦似乎作用沒那麼大,總不能現在衝出去揪住塔利班士兵的衣領,然後釋放“混亂”讓對方失控吧?

他想起了水手,這傢伙是土系的“鋼鐵皮膚”,在戰場上就比自己有用多了,如果這時候水手在,眼前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要不要我幫忙?”

身後忽然傳來銀鈴般清脆的聲音,龍雲不用回頭就知道是海拉那個……他都不知道叫丫頭還是叫老古董好,這傢伙幾萬歲,卻是幾歲的容顏,實在是個怪胎。

“行了,我夠忙的了,拜託你這個老古董就別來摻和了。”龍雲轉過頭,果然看到海拉坐在掩體外的一顆大石頭上,光着一雙漂亮的小腳丫,一晃一晃,目光投向下面亂作一團的戰場,十二分悠閒。

“我可以像上次在巴黎一樣,借我的力量給你。”海拉小手一揮,如同下面的兩百個塔利班就像沙畫上的圖案,只要她輕輕一抹,就可以輕鬆擦掉,“搞定這些傢伙是小意思。”

“謝了,我總覺得你這個人幫我是沒安什麼好心。”龍雲說,“上次在巴黎,我幾乎失控,最後連水手都差點幹掉了。事後,我想了一下……”

他環視周圍一圈,時間果然停止了。

於是爬出掩體,乾脆和海拉一起坐在石頭上,掏出夥計啪嗒地點了根菸,深深吸了一口。

“你想什麼了?”

“我總覺得你這樣做很有目的,只不過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龍雲虛眯着眼,盯着海拉嫩稚的臉蛋,想從上面找出點蛛絲馬跡。

“天可見憐啊!”海拉像受盡委屈的孩子,大聲喊冤,“我對你可是一片好心,畢竟咱倆用你那句話來講……什麼螞蚱……綁在一起……”

“是綁在一根繩子上的兩隻螞蚱。”龍雲不得不糾正死神。

海拉天真的一拍小手,“對啦!就是綁在一根繩子上的兩隻螞蚱,大螞蚱死了,小螞蚱也跑不掉。所以,我幫你就是在幫自己。”

“行了,別特麼裝好心了,我發現每次你借力量給我都沒好事。”龍雲說:“第一次在冥河上,趕走那條大蛇……”

“那個是我弟弟,耶夢加得,他小時候受了點委屈,所以性子一直有點暴躁,不過人的心地蠻好。”海拉及時糾正。

“我特麼管他心地好不好,反正那次之後,冰山妞就一直盯着我不放,經常恐嚇要有風吹草動就要幹掉我,就連監事會議那幫老頭,也盯着我不放。”龍雲說:“算了,我還是靠自己吧。”

“愚蠢,那些老傢伙纔不是因爲我才針對你,是因爲你自己,你本身,懂不懂?”

海拉笑了笑,伸出小指頭掐了一下龍雲,“好了,既然你不願意,我就先走了。”

龍雲吃痛,一痛就醒了。

耳機裏傳來喬恩的呼叫聲,“龍上尉!你在幹什麼!?快回答我!”

龍雲從海拉的幻境中剛出來,有些犯糊塗,不過一種巨大的轟鳴聲在空中傳來,一個黑影從山的那頭鑽了出來,在天空中展開了巨大的身影。

直升機!?

援兵?!

龍雲有些喜上眉梢,還沒等他高興完,直升機下的騰出道火光,兩枚不知型號的對地導彈朝自己的機槍掩體撲來!

“我艹!這是什麼鬼!”龍雲驚呼一聲,想都不想,從掩體處翻身跳出沒命一樣朝十多米外的一顆大石後面撲去。 猛烈的爆炸掀起的氣浪龍雲震得飛了起來,整個人被落下的碎石和土塊埋了厚厚一層。

“龍上尉!發生了什麼事?”喬恩的聲音在無線電頻道里吼叫。

龍雲感覺暈頭轉向,就像在班寧堡的營房裏被沃克中校扔的震撼彈炸到一樣,胸前密密麻麻的子彈夾壓在胸口上,疼出了一身冷汗。腦袋撞在了地上,所幸在性能良好的PT頭盔保護下,只是有些暈而已,並沒有受傷。

“我艹……怎麼會有直升機,塔利班有直升機?”龍雲從土層下鑽出來,渾身上下黃橙橙一片,抖了抖土,他靠在大石頭後面大口地喘氣。

“好像是一架米-24‘母鹿’武裝直升機!”喬恩說:“蘇聯佬留下的東西。”

龍雲這纔想起,據聞塔利班也是有空中力量的,並非一無所有。

當然,他們的飛機基本上性能十分落後,都是和前蘇聯軍隊作戰時候繳獲的,還有在蘇軍撤退的時候沒來及毀壞的,不過數量並不多,其中包括30架米格-23戰鬥機,以及80架米格-21戰鬥機,還有數量不超過10架的米-24“母鹿”武裝直升機。

也許因爲巴格拉姆空軍基地如今被82空降師和第10山地師的部隊連同北方聯盟士兵在進攻,所以那些戰鬥機難以起降,加上開展之初,美軍的巡航導彈就已經對各個機庫和基地進行精準打擊,唯獨寫着容易匿藏的米-24武裝直升機還能使用。

“喬恩,怎麼回事,你們的同事難道運的是核彈!?”龍雲大聲叫道:“這些塔利班絕對是精銳部隊,壓箱底的好東西都拿出來了!”

“我不清楚!和先前指揮部聯繫不上,沒法子獲得最新的情報。”喬恩很無奈。

“捲進這攤混水絕對是個餿主意。”龍雲說:“你趕緊聯繫上前線指揮部,塔利班的飛機都來了,我們的空中支援到哪去了?”

一邊說,龍雲一邊從石頭後面伸出半個腦袋,剛伸頭就看到兩名塔利班士兵已經衝到了石頭前不足兩米的地方。

也許以爲龍雲已經重傷,倆名塔利班有些肆無忌憚,沒了剛纔那種到處跳躍躲藏,借地形躍進的小心,嘴裏喊着“阿拉胡阿克巴”,端着槍朝龍雲的位置掃射。

子彈將石頭打得石屑飛濺,龍雲趕緊縮回腦袋,一片小石子打在護目鏡上,啪一聲響。

龍雲趕緊扯下一顆M57式殺傷手榴彈,扯掉拉環後等待了一秒多,然後迅速將它從石頭後扔向兩名塔利班士兵所在的方向。

轟——

爆炸聲響起,倆名塔利班士兵慘叫着,順着山坡滾了下去。

知道龍雲沒死,其他塔利班士兵馬上小心起來,放緩了進攻的速度。

轟鳴的發動機聲朝這邊撲來,龍雲看到夜空中那架米-24“母鹿”就像一個絕大的熱源,發動機部位在熱成像儀中散發這橙紅色的光芒。

下意識地摸了一把背後,卻只摸到一支AK47,龍雲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小分隊根本沒有對空武器,這次是乘坐MH-60飛往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的,三角洲分隊在出這種任務的時候根本沒考慮到要裝備對空武器,何況在阿富汗這種地方,遇到塔利班飛機的機率比中六合彩還難。

“喬恩,你們帶了對空導彈沒有?”龍雲還存在一絲幻象。

“沒有!這是D類任務,不會帶對空導彈!”喬恩的回答打破了龍雲的幻想。

叮——

空中響起一聲金屬碰撞聲。

龍雲擡頭一看,米-24的機身上爆開一串小火花,在夜空裏顯得十分顯眼。

叮——

又是一聲。

這下子龍雲明白了,是狙擊手安德森在用他的那支M200狙擊槍連續射擊米-24。其實M200的口徑倒是屬於大口徑,,威力其實也很不錯,但是米-24從設計之處就已經定位是武裝直升機,十分注重抗戰損性,加壓的駕駛艙和運兵艙是一體的,具有核生化防護功能。飛行員座有裝甲保護,駕駛艙側面和發動機罩也有裝甲保護,加上毛子貨一向都是硬大粗,米-24身上的防彈板能夠抵禦口徑的彈頭攻擊。

安德森的冒險行動很快招來報復,米-24機頭一點,放棄對付龍雲,朝安德森的狙擊位置撲過去,機頭下部的吊塔上安裝的一挺12.7毫米的四管加特林機槍冒出瘋狂的火舌,龍雲看到山坡頂上掀起一股巨大的煙塵,黃土漫天飛起,籠罩了安德森的位置。

“安德森!”喬恩大聲在無線電裏呼叫自己的隊友,不過安德森那邊沒有迴應,也不知道出了什麼狀況。

“好吧。”龍雲從戰術背心裏抽出一個新的彈夾,裏面裝的是裝備部愛迪生的得意之作——高爆彈。在裝備部的實驗小靶場裏,龍雲親眼看到愛迪生用它輕鬆轟開了一件三級的防彈衣,要說這威力還是十分恐怖的,更重要的是,這貨裏頭裝了愛迪生自制的高爆藥,米-24的螺旋槳下有兩個巨大的進氣口,如果能將子彈從那裏射進去,也許能損壞掉它的發動機。

說幹就幹,時間不等人。何況那架米-24顯然認爲安德森已經失去威脅,在空中劃了個大圈後又朝龍雲飛過來。

在戰場上被人盯着猛打既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同時也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

驕傲的是對手認爲你是個牛逼的人物,首選要幹掉你,那是看得起你;悲催的是,你將會承受比別人多幾倍的集中火力,尤其是一架武裝直升機盯上了你,那絕對是悲催中的悲催。

“*的,就看老子好欺負是吧!”龍雲咬牙將特製的高爆子彈推入膛中,這種研製用來對付神僕和近衛士兵的特殊彈藥,龍雲起初根本不想拿出來使用,畢竟誰知道去到聖堂附近還會不會遭遇什麼稀奇古怪的種族?自從跟天幕這些變態混在一起之後,龍雲覺得自己出任務就算碰到一隻哥斯拉也不是什麼值得奇怪的事情。

米-24已經在空中掉過了機頭,螺旋槳下的兩個發動機進風口在夜視鏡中發着比其他區域更高溫的紅色。

“就是你了!”龍雲趴在石頭後面,深深呼吸一口空氣,將心率降下來。

他在等着那架米-24進入最佳的射成。一百米,一百米是最佳的射成。遠了怕威力不夠,近了飛機一下子就掠過頭頂,根本沒法子瞄準。

對於一架高速飛行的武裝直升機來說,一百米只要不到兩秒的時間就可以完成。

要把

握住這個稍縱即逝的機會,必須做到一擊即中,這是對龍雲槍法的巨大考驗。

心臟沉悶地通通地跳,龍雲很清楚,只要一次失手,自己沒機會開第二槍。米-24機頭下的高射速12.7口徑四管加特林機槍會在瞬間撕碎藏身的石頭,將自己掃成一堆爛肉。 四百米……

三百米……

一百米……

米-24駕駛艙內塔利班飛行員的樣子已經清晰映入視線,加特林機槍開始噴射出長長的火舌,龍雲前方二十米的地上,子彈打在上面將泥土濺起一米多高。

呯——

改裝過的G36準確度果然精準,米-24的發動機入風口出閃出一團火花,飛機搖晃了一下,入風口處的金屬護罩被高爆彈頭炸開了一個缺口。

龍雲幾乎沒有停頓,接着就是一個點射。

三發高爆彈穿透進風口上的損口,直接打入機體內部。

入風口立即爆出一團大火,米-24機身劇烈搖晃了一下,飛機開始失去控制。 我只是個小歌手 加特林機槍由於機身不穩定,頓時打偏,全部落在龍雲藏身的石頭旁邊。

子彈打在地上的撲撲聲和劃破空氣咻咻聲讓龍雲驚出了一聲冷汗,米-24像個醉漢一樣,拖着黑煙搖搖晃晃掠過龍雲的頭頂,飛出幾百米後一頭朝地上的黃沙地上栽去,劇烈的爆炸聲讓龍雲覺得地皮都震了一下,火球從地上騰起,將周圍照得如同白晝。

“幹得好!”

“龍上尉牛逼!”

“NICE!”

三角洲的那幫傢伙一個個驚詫龍雲的槍法之餘,又對龍雲手裏的槍十分感興趣。

“你是用什麼東西把它轟下來的?”喬恩很不明白,連安德森手裏的M200都打不下的米-24,竟然栽在了手持步槍的龍雲手裏。

“G36。”

“這……太科幻了吧!?”喬恩顯然不相信龍雲的解釋,但又找不出其他的理由。

沒等龍雲享受完這幫世界一流特種部隊士兵的奉承,藏身的地方又開始被彈雨覆蓋,子彈將周圍打得泥土亂濺,龍雲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曳光彈的彈道從自己身邊劃過,彈頭上的高溫帶來的熱度都能感覺得到。

“格格!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你特麼死哪去了?”龍雲扯着嗓子喊着。從戰鬥打響的開始,這個冰山妞除了釋放一次“霜”,製造了一次暴風雪領域之外,就沒見她開過一槍。

龍雲甚至不能不多心地想,她是想借着塔利班的手收拾掉自己,反正她一直都看自己不順眼,認爲自己是亞特蘭蒂斯的奸細。

沙沙沙——

嘈雜的腳步聲混雜在槍聲中,越來越近,顯然一波塔利班士兵正在接近自己藏身的位置。

龍雲手持G36,在不露出任何身體部位的情況下朝石頭外面一陣盲射。沒想到竟然傳來兩聲慘叫,這完全靠聲音大概猜測方位的盲射竟然能夠撂倒倆人,龍雲背上驚出了一身冷汗,這不是自己的槍法好,而是石頭外面的敵人太多了,估計是一片一片朝自己這裏爬上來。

“喬恩,我被火力壓制了,幫我看看我附近有多少敵人。”龍雲只能在無線電裏求助喬恩。

“FUCK!”對面山坡的喬恩很快傳來答覆,“龍上尉,你被包圍了,外面至少有四十多人……四點、十點、十二點和兩點位置上都有敵人。”

一邊說着,耳機裏一邊傳來M4A1連射的槍聲,顯然喬恩在試圖幫龍雲壓制那些圍上來的塔利班士兵。

“我幫不了你了,我也被包圍了。”喬恩顯得愛莫能助,“你的同事呢!?她不是你的後援嗎?”

後援個屁!龍雲心裏暗暗罵道,那丫頭恨不得我死呢!

媽的,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裏了?龍雲腦海裏不禁劃過一個念頭,對了!可以向那個小古董求助,讓她把力量借給自己,只要拿到海拉十分一的力量,就足夠搞定這些塔利班。

不過有一件事讓他猶豫不決,上次在巴黎,海拉的力量似乎讓自己完全喪失了理智,之後發生了什麼事自己完全沒有記憶,只是時候水手和隼都說自己變成了一個“恐怖而六親不認的傢伙”。

而格格卻是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認爲龍雲就是奸細。

巴黎那次的意外,龍雲至今沒猜透到底是哪出了簍子,他失去意識之前,依稀記得身體裏似乎有一種隱藏在深處的可怕力量蜂擁而出,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甚至他能夠感覺到,那些根本不是從海拉那裏接來的冥界之力,到底是什麼,自己都說不清。

不過龍雲從未打算將這件事告訴別人,包括芬奇,這種事情根本沒法說清,只會越描越黑。能做的只是往後小心些,不能在別人的面前陷入這種失控的狀態,否則會招惹不必要的大麻煩。

正當龍雲躲在石頭後面左右爲難之際,周圍的暴風雪忽然變得更加肆虐,龍雲看到身邊的砂礫上竟然結出了一層霜,在微弱的月光下閃爍着亮晶晶的白光。

“霜”!龍雲一喜,這丫頭看來就在附近,她在加大自己的能量釋放,領域似乎在不斷擴大。

摸到龍雲藏身處十多米外的一羣塔利班士兵忽然發現周圍的氣溫急劇下降,身上的長袍彷彿被凍住了一樣,就像蠟紙似的硬梆梆,被狂風一吹,發出嗤啦嗤啦的響聲。衣服中的汗水忽然被凍住了一樣,皮膚就像被針刺一樣疼痛。

“怎麼回事……”一名塔利班士兵忽然發現自己的腳已經不聽使喚,“好冷……”

他試圖向前邁出一步,卻聽到腳下傳來清脆的聲音。

咔——

已經和地上的冰層結在一起的右腳小腿上,一道裂紋從中橫過,如同碎裂的瓷器。

他的腿竟然生生地斷了……最令他感到恐懼的是,自己居然沒有任何感覺,彷彿在看着別人的腿斷成兩截。

細微而密集的驚恐從心底裏鑽出,不可抑制地蔓延上來。他張開口,想尖叫出來,卻最終什麼聲音都沒發出,張開嘴的一剎那,溼潤的口腔中所有唾液和水分在瞬間就被凝固,在他的臉上出現一小片霜斑,然後在迅速在全身擴散。

他哈出最後一口熱氣,整個人變成了一座純白的雕塑,活生生站在原地,再也不動。

這是“霜”天賦的最強狀態,尼伯龍根家族的拿手好戲,那些生活在冥界之國旁的冰雪荒原中,尼伯龍根皇族的祖先們就是用這種強大的天賦將整個國度變成了冰天雪地,禁錮着那些被流放到這裏的神和惡魔。

其他塔利班士兵發現事情不妙,目睹了同伴的慘狀之後甚至沒來得及反應,許多就在短短几秒鐘內成了冰雕,部分走在後頭的想逃跑,結果沒跑兩步就被強大的冷霜凝固在原地,摔在地上

,由於強大的低溫,他們的身體變得和玻璃一樣脆弱,直接摔成了幾截。

“我艹!這冰山妞真夠恐怖的,真是沒人敢娶了。”龍雲從石頭後面擡頭望去,自己前面三米之外全部成了冰雪之地,靠近自己的幾十個塔利班士兵在風雪中就像一個個冰雕一樣,栩栩如生又讓人打心底地泛起一種恐怖。

強大的尼伯龍根皇族天賦,莫里亞純血種的強悍威力!

這是神才能擁有的力量! 無限的驚恐和畏懼恍如潮水般在每一個塔利班士兵的心頭上蔓延,衝在最前面的傢伙目睹了自己同伴的慘死,而且那種死法簡直是超出了人類的極限想象力。

“阿拉胡阿克巴!阿拉胡阿克巴!”他們呼喊着心中的主,覺得自己一定是遇見了傳說中的魔鬼。

在戰場上,恐懼往往就是最可怕的傳染病。掉頭逃命的塔利班士兵顯得失魂落魄,很多人甚至因爲腳發抖而踩空,在山坡上像葫蘆一樣滾下去。

羊羣效應在塔利班士兵中發酵,看到了發生什麼事的人拼命逃,後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人糊里糊塗跟着跑,混亂的叫聲在山谷中此起彼伏,龍雲的夜視儀中看到漫山遍野都是雜亂的光點。

丫頭,惹定你了! “怎麼回事?”喬恩驚疑地在無線電頻道中叫道:“塔利班撤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