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唐寧護著表姐不怪她,但是能不能別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他不還好,一楊喬更覺得心情不舒服,指著前面道:「麻煩,將我放在前面路口下車就行了。」

「你不是要回家嗎,我送你回去。」葉雄道。

「我坐公交車回去就行了。」

「我送你回去。」葉雄堅決地道,聲音中有不容拒絕的語氣。

楊喬沒再話。

唐寧被葉雄一吼,不敢再什麼,心情很不舒服。

表姐夫居然為了一個女人吼她,這在以前從來沒出現過。

這讓她心情很不舒服。

表姐夫是表姐的,誰也不能搶,想到這裡,她掏出手機,悄悄發條微信出出去。

很快,葉雄的電話響了起來。

葉雄掏出手機一看,是楊心怡的電話。

「聽唐寧,你差不多到了,我已經在公司門口了。」電話那邊,楊心怡道。

葉雄本來想將楊喬送回去,再回來接楊心怡的,但是來回至少要半時,唐寧提前發信息告訴楊心怡,那分明就是讓他難看。

現在,要麼他將楊喬放下來,再去接楊心怡,要什麼帶著楊喬過去接楊心怡。

這樣的話,楊喬就會跟楊心怡見面了。

葉雄轉過身,狠狠地瞪了唐寧一眼。

唐寧害怕得不敢正視他的目光,因為他的目光太嚇死了。

「唐寧,你讓我很失望。」

葉雄完,這才對楊喬道:「不好意思,心怡剛好下班,我順路過去接她,再將你送回家去。」

楊喬了頭。

兩女坐在後排,各坐一邊,中間隔得老遠,顯然心裡都看對方不順眼。

唐寧害怕楊喬搶了她表姐夫,而楊喬對她的行動很不恥,相互看得不對頭。

葉雄將車往心怡集團開去。

他跟楊喬之間清清白白,又沒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有什麼好躲閃的?

再了,就他跟楊喬有什麼關係,那又能怎麼樣?

他跟楊心怡根本就沒結婚。

想到這裡,他就釋懷了。

不到十分鐘,車子停在心怡集團門口。

楊心怡已經在那裡等侯了,見車子過來,拉開門車。

她馬上就看到車子里多了一名氣質不凡的美女,頓時愣了一下。

「表姐,這位是楊喬,我的師姐,也是表姐夫的朋友。」唐寧介紹。

楊喬這個名字,楊心怡不是第一次從唐寧嘴裡聽過。

唐寧已經好幾次跟她過,花都大學有個叫做楊喬的女生,在學校人氣爆棚,是平民校花,對葉雄有意思,原來就是眼前的女孩子?

葉雄把她帶來接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到這裡,楊心怡頓時緊張起來。 剛收到通知,明天中午十二,本書就要上架了。

歷時三個月十五天,免費字數六十四萬,沒幾本書免費這麼多字數,但是我做到了。

上架之後,肯定會有人罵我,但是沒辦法,這是網站操作的,作者也要吃飯,如果沒有一收入,作者有什麼激情寫下去。

看過這本書的讀者應該都知道,這本書前期可能不是很好,但是從三十萬字之後,開始好看起來。

因為,我很認真寫了,一個局一個局地寫,寫得很辛苦。

每天,我用筆在白紙上,布出一個又一個的局,怎麼寫才能好看。

人物,情節,布局,怎麼才能讓大家看得爽,可以,我每天花幾個時的時間在想情節。

寫了幾年書,我從沒試過寫得如此認真的。

即使這樣,我依然一天三更以上,更多的時候是四更,甚至五更。

因為,我怕讀者看得不高興。

上架后,肯定會有讀者選擇離開,我希望不喜歡看的讀者,離開的時候直接就行了,別在書評里罵了,大家都是文明人,沒必要罵是不是,就算你覺得我寫得不好,那畢竟是我一個字一個字,熬了無數時間敲出來的,花費了我大量精力。

它,是我的孩子。

有條件的讀者,我希望還是訂閱一下,畢竟我是全職寫作,這關係到我的生活,關係到我能不能更加投入寫下去,寫出最好的作品給大家看。

一個月,一包煙錢,就夠了。

接下來的情節,會更加好看,主角會創立勢力,跟獸組織一比高下,那時候又是一番驚天動地的龍虎鬥了。

死神隊滅亡的幕後黑手,也會漸漸浮出水面。

但是,死神隊的人全都死了嗎?

實話,我不擅長寫感情,我更擅長寫鬥爭,寫陰謀,我喜歡那種激烈大戰的情節,喜歡那種澎湃的感覺,才是我最喜歡的,就像寫主角跟骷髏打鬥那一場。

幾個女主的跟男主的關係,也會漸漸明絡。

楊心怡,杜月華,羅薇薇,鳳凰,楊喬,何夢姬,安家姐妹,唐寧這些都會有安排。

主角選那一個,收哪一些當後宮,看下去就會知道了。

胡亂寫了這麼多,在此再次懇求一下各位能支持訂閱,支持正版。

現在一章存稿都沒有,哪怕今晚通宵碼字,明天至少六更,上架以後,每天不會少於四更。

謝謝大家! 「你好,我叫楊心怡。」楊心怡反應很快,打著招呼。

「楊總,久聞大名。」楊喬回道。怕她誤會,連忙解釋:「我們在學校門口巧遇,阿雄順路送我回家。」

「沒事,花不了多少時間。」楊心怡回道。

上車之後,楊心怡坐到車頭,解好安全帶。

車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沉悶起來,誰也沒有話。

「表姐,你們公司還招不招人,師姐剛剛畢業,一時之間找不到好的工作,想去你那裡工作。」唐寧突然道。

「可以啊,喬是阿雄的朋友,只要她願意,我可以在公司給她安排個合適的職位。」楊心怡道。

由於不清楚葉雄跟楊喬之間發展到什麼關係,所以楊心怡沒有拒絕。

對她來,安排一份工作再容易不過。

再,如果楊喬進了公司,她就更清楚楊喬跟葉雄的關係了。

「我都不用了,工作我自己會找,不用別人幫忙。」聽到唐寧再一次拿工作的事情來奚落自己,楊喬心裡更加不好了。

楊心怡不明情況,不過她聽楊喬聲音有些變,不敢再什麼。

心怡集團離楊喬家裡很近,不多久;車子就到了那間水餃店。

「喬,到了。」葉雄停下車子。

「謝謝。」

楊喬從車上下來,往水餃店走去。

她離開的過程之中,唐寧一直看著她,直到她遠去,這才道:「表姐,那個狐狸精終於走了。」

葉雄本來就壓了一肚子火,現在聽唐寧這麼,當下就發火了。

楊喬離開時候,那身影本來就有些蕭條,楚楚可憐,這已經讓他心情不好受了,唐寧這句話等於火上澆油。

「你誰是狐狸精了,人家有得罪過你嗎,你用得著這麼奚落人家?從上車開始,你就一直工作不停,來去,就是想讓人家沒面子。人家都不用了,你還。剛才我已經忍你很久了,非得讓我發火是不是?」葉雄從車上下來,憤怒地喝道。

唐寧嚇了一跳,她從來沒見過,表姐夫發這麼大的火。

就連楊心怡也蒙了,印象之中,葉雄一直都很好話,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就突然發火了呢?

難道是為了那個女人?

想到這裡,她有些不高興地:「你吼那麼大聲幹什麼,唐寧不就是而已。」

「她是而已嗎?她那壓根就是陰謀,背地裡給你發信息,平時沒見你這麼早下班。我跟楊喬之間,根本就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你們知道那些話給人的感覺是什麼嗎,會讓人家覺得自己在當三,還要接受你們的施捨,換在你們是她,會怎麼想?」

「我沒這種意思,我只是聽唐寧她找工作,出於好心,才答應給她找工作的。」

見葉雄誤會自己,楊心怡心裡突然很疼,感覺眼淚都快出來了。

「難道在你心裡,我是那樣的人?」楊心怡眼睛濕潤了。

「你們去吃飯吧,我沒胃口。」

葉雄狠狠將車門關上,這才朝馬路那邊走去,攔了一輛的士,呼嘯而去。

看著他離開的背景,楊心怡的眼睛濕潤了,淚水流了下來。

印象之中,這是她第一次跟葉雄吵架,以前的時候,兩人從來沒有這麼吵過。

車子停在路邊,楊心怡呆了很久,都沒有話。

唐寧這才知道闖禍了,連忙道:「表姐,對不起,我沒想到表姐夫會發那麼大的火。」

楊心怡擦乾眼淚,道:「唐寧,你將剛才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訴我,如果你敢欺瞞,被我發現,以後表姐也不理你了。」

哦!

唐寧當下弱弱地將剛才的事情了出來。

當楊心怡聽,先前楊喬已拒絕了兩次,唐寧還第三次提到工作的事情,讓楊喬難堪,她當下就明白為什麼葉雄發那麼大的火了。

「唐寧,我怎麼你,你話就不能給人留面子,你這話多傷人自尊心你知不知道。別是楊喬,就連我也被你氣死了。」楊心怡罵道。

「表姐,我又闖禍了。」唐寧苦著臉。

「何止闖禍,那是闖大禍。」

楊心怡深呼吸,這才恨鐵不成鋼地道:「你表姐夫為你做了多少事情,救了你多少次,給你錢花,帶你玩,已經對你夠好,你就不能省省心,別老惹他發怒?」

聽她這樣,唐寧嗚嗚地哭了起來。

「我知道表姐夫對我好,他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我也不想惹他生氣,可是我一看到楊喬跟他話就不舒服。表姐夫分明對那個楊喬有感覺,才會吼我,我是怕她把表姐夫搶走才這樣的,我也是為了你好。」唐寧嗚嗚地哭了起來。

「你這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就算被搶走,那也是我應該擔心的事情,關你什麼事啊?好了吧,這下越幫越忙了。」楊心怡氣道。

「表姐,現在怎麼辦,要不要我打電話向表姐夫道歉?」唐寧聲問。

「不能打,他也是內心有鬼,這才發火的,如果他不是對那個什麼楊喬有感覺,在乎她的感受,我才不相信他會發那麼大的火。」

想到這裡,楊心怡又心疼起來。

自己上輩子,不知道造了什麼孽,才愛上這個情場浪子。

只怪自己倒霉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辦了。

葉雄坐在的士車子里,腦海里老是浮現楊喬離車之前那個傷心的背影,心裡覺得特別不舒服。

估計她現在正傷心著吧!

不可否認,葉雄心裡一直對楊喬挺有感覺的。

她是那種特別漂亮,漂亮得能瞬間吸引住男人的目光,讓人無法忘懷的女生。

葉雄身邊,讓他動心的女人很多。

楊心怡,杜月華,羅薇薇,何夢姬,鳳凰這些女人,每一個都有獨特的魅力吸引著他,讓他心裡生起擁有的渴望。

相比起這些女人,楊喬差得遠了,要能力沒能力,要智力沒智力,要性格沒性格,她唯一的一,就是漂亮。

然而這一,已經足夠……

加上她那倔強之中,帶著楚楚可憐的模樣,很容易觸動葉雄的心。

不可否認,葉雄就是被她這吸引住的。

原本他以為,可以將她忘記,但是他錯了,剛才那離開前那個身影,就讓他一直無法釋懷。

哪怕被人罵作花心,他也顧不起了,因為他就是對這個女人有感覺。

他騙不了自己的心。

「師傅,調頭,在我上車的地方,將我放下來。」葉雄對司機道。 車子在水餃店門口停了下來,葉雄下車之後,朝水餃店走進去。

由於是晚飯時間,裡面的客人很少,很少人會在晚上吃水餃的。

楊喬的媽媽楊大娘正在櫃檯里數錢,見他進來,問道:「要吃什麼東西?」

「我想找一下楊喬。」葉雄道。

「你找喬?」

楊大娘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眼睛一亮:「咦,你不是以前來過,我還給過喬的電話號碼你的那個帥哥嗎?」

這楊大娘,記憶力也太強了吧!

「你記憶真好!」葉雄道。

「你是唯一一個,肯花一百塊錢買我女兒手機號碼的男人。」楊大娘出真相。

葉雄臉一黑,感情她是把自己當成凱子,所以才記得這麼清楚。

「喬呢,她在哪?」

「店裡沒什麼客人,我讓她回家了。」楊大娘道。

「她家在哪?」

楊大娘伸出右手,拇指跟食指搓了搓,那個財迷的動作,葉雄可是記憶猶新。

掏出錢包,抽出五張百元大鈔,遞過去。

葉雄笑道:「大娘,祝你摸麻將的時候,大殺四方,一家贏三家。」

「伙子,有前途。」

楊大娘哈哈大笑起來,從旁邊拿起一支筆,寫下一個地址,遞給葉雄,聲地道:「告訴你一些秘密,喬最喜歡吃的零食是薯片,最喜歡的菜是番茄炒蛋,最喜歡男人是軍人。因為她爸以前被混混欺負過,有個軍人出現幫了她爸,在她心裡留下了美好的回憶,如果你想泡她,一定要自己當過兵。」

「大娘,你誤會了,我跟喬,只是朋友關係。」葉雄道。

「少跟大娘來這一套,見過我女兒,不喜歡的,除非不是男人。」楊大娘對自己女兒的相貌,無比自信。

「大娘,謝謝你了。」

手裡拿著那張紙條,葉雄順著地址找過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