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點頭。將剛纔的時候,那些突然蹦入我的腦袋中的咒語跟雬月說了。

雬月點點頭,說道。“既然是逍遙道人的咒語。那逍遙道人是研究了許多年的咒語來對付老祖的,會不會這個地方人住的是老祖。”

老祖?

我現在不是很肯定,因爲剛纔救出幻珠的時候,只是看到了無數的金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能夠顯示這人就是誰。

這個時候軒轅上祁從地上站了起來,看樣子應該是比先前好點了,但是,臉色仍舊慘白不時的咳嗽一下。

“你這是傷到了魂魄了吧”這個時候幻珠開口問道。

軒轅上祁點點頭道,“正是。”

幻珠點點頭沒有說什麼,但是我看他的眼神總覺得他好像是有點擔憂的樣子。

我看了一眼軒轅上祁,蘇溫柔正在旁邊扶着他,他的臉上看不出來表情的變化,蘇溫柔則是一臉的期期艾艾。

“那邊有個山洞,要麼我們過去看看。”這個時候雬月開口道。

順着雬月指的地方我向前看過去,果然是一個山洞,只是那山洞有點大的出奇,不仔細看還以爲是山谷呢,而且在邊上是一層瀑布,猛地一看有點像是水簾洞的感覺。

“我先過去看看”這個時候幻珠開口道。

我點點頭讓他去了,雬月又從懷中拿出一個黑色的珠子,給軒轅上祁吃了道,“在這裏我的法力使不出來,剛纔的時候,我悄悄用神識看了一下那個山洞裏面雖然陰氣有點重,但是沒有其他的妨礙,到了哪裏先把你身上的傷弄好再說。”

軒轅上祁也擡起頭看過去道,“恐怕那裏有的不僅僅是陰氣吧,你能夠有把握?若是我的傷暫時治不好的話,那可都是你一個人撐着了。”

他的臉上不無擔心,雬月反倒是坦然的多,“有把握,而且現在來說沒有別的好辦法了,如果這裏面一旦有人襲擊我們,而且從這裏面現有的形勢來看,這纔是最讓人沒有辦法接受的。”

軒轅上祁嘆了一口氣點點頭沒有說話,正好這個時候幻珠也回來了,他給我們分析了當下的形勢,竟然跟雬月說的如出一轍,不由得讓我有些刮目相看了。

進入山洞之後,立即一股子的潮溼的陰氣迎面撲來。

幻珠一直飛在我的前面。

山洞很大,我們越過外面的瀑布,直接進入了山洞裏面,山洞的中間是一條小河,散亂着巨大的亂石,水聲很大,我們緊貼着山洞的石壁往裏走。

“裏面的地方有一個乾淨的空間,我們到哪裏去吧。”幻珠開口說道。

此時的幻珠讓我感覺跟先前的時候多少有些變化,就從我把她從黑色的珠子裏面救出來以後,發現她好像比之前的時候更更加的積極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把我們當自己人一樣,但願自己這次沒有看走眼。

到了幻珠說的那一塊空白的場地上面,蘇溫柔找了乾淨的毯子鋪在地上,讓雬月和軒轅上祁坐在上面,然後我們幾人就守在門口的位置給他們當戶法。

就在這時候,我聽到一陣古怪的聲音。

“好像是有東西。”蘇溫柔朝着我的方向湊了過來,她也聽到了那道聲音,現在聽來,那聲音好像是正在逐漸的朝着我們靠近。

“你知道是什麼嗎?”我問幻珠道。

幻珠搖搖頭道,“還不知道,你們先在這裏等着我過去看看,去去就來。”

我趕緊把幻珠攔了下來道,“現在最重要的是守着雬月和軒轅上祁給他們戶法,你在這裏守着,我過去看看。”

“這……”幻珠顯然有些不放心。

我笑着說道,“我又不會走遠,若是有危險的話,我就會趕緊的跑回來了,”

幻珠這才點點頭道,“要是有危險的話,你就大喊,我就會過去救你了。”

我衝幻珠點點頭,讓他照顧好蘇溫柔和雬月還有軒轅上祁,蘇溫柔大概是因爲軒轅上祁手上的緣故,我看她的臉上有些木木的,連我走,他好像都沒有意識過來。

我們現在的位置是靠近洞口的位置,而那古怪的聲音則是從山洞的裏面發出來的,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在門口的位置,因爲有外面的瀑布的聲音,所以很吵,但是到了裏面之火,瀑布的聲音漸漸消弭,只留下在山洞的路中間的額那塊溪水發出來的聲音,叮咚叮咚的,很是清脆,若不是這裏的氣氛有些詭異,這裏作爲一個旅遊的聖地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沒有瀑布的嘈雜聲,那古怪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了。

“咯吱——咯吱——”

聲音越清晰讓人聽着就越恐怖,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忽然“啪”的一聲,好像是什麼東西掉到地上了,緊接着那咯吱的聲音停頓了一下,我側耳聽了一下,難道是已經沒有了。

但是,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聽見,那個咯吱的聲音,想的更快了,好像是加速了,一樣。

“咯吱咯吱咯吱……”

聽的我有點瘮的慌,像是人的骨骼斷了的聲音,我心想,自己何苦給自己找罪受呢,索性就回去吧,省的在這裏嚇人。

想到這裏,我毫不猶豫就往回走。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的錯覺,我走的越快,後面的那咯吱的聲音也就跟的越快,走到一半的時候,我忍不住的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空無一物,但是等我在回過頭的來的時候,差點沒有被眼前的東西給嚇死。

一個站着一身白毛的,髒兮兮的體型看着像人的東西此刻正一動不動的站在我的眼前,正好擋住我的去路。

“你……你什麼人?”

我下意識的問道。他好像對我也感到十分的好奇,朝着我走了兩步,他走路的時候,就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我這才知道,原來那道聲音正是他發出來的。

這個時候,忽然又聽到了“啪!”的一聲,眼前的白毛怪物好像是被這啪的一聲給嚇了一跳。

“嗚嗚————”

他哇哇的發着聲音朝着我伸出一雙胳膊來,那胳膊粗的嚇人,上面也是長滿了白毛。

我被他的舉止給嚇到了,連連的後退。

他朝着我撇一眼,那一眼給我的感覺好像這個白毛的怪物也是一個人似的,最後,才轉身朝着洞口的位置跑了。

我頓時蹲坐在地上,剛準備休息一下,卻又聽到啪的醫生清晰的聲音,循着聲音往後看過去,我竟然發現後面有一層黑壓壓的東西正在朝着我所在的位置壓了過來。

根本來不及看清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拼命的開始往外跑。

想着,得趕緊告訴雬月他們。

“幻珠——”

我一遍跑,一邊大聲的呼喊。

但是那黑壓壓的東西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我根本就跑不過他,轉眼的功夫,他已來到了我的身邊。

這次我已經能夠看清楚了,這分明就是某種植物的黑色的樹枝,但是不知道是從哪裏來到額力量,他的枝椏飛快的往前攀爬,那樹枝到了我的身邊之後,毫不猶豫的就朝着我的身上爬了過來,我甚至能夠感覺倒那樹枝上面的纖維沾到我的身上的感覺,黏黏溼溼的,像是某種爬行動物爬到了自己的身上似的,讓我不由得打了幾個寒戰。

而此時,樹枝已經爬到了我的胸前,我感覺自己胸前的四面佛牌現在變得滾燙,而當樹枝接觸道四面佛牌的額時候,忽然發出一聲清脆的的斷裂的聲音,就是那種啪的聲音,我這才只掉,原來剛纔我們聽到的那個啪的聲音,是這顆樹的柔韌的樹枝被什麼東西給弄斷的額聲音。 接觸到四面佛牌之後,那樹枝上面的枝椏。竟然停止了繼續往我的身上爬的動作。

我的大半個身子此時已經被黑色的樹枝給圍住了。但是,此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身上四面佛牌的緣故。黑色的枝椏竟然停止了,我一動不敢動的盯着自己身上的樹枝子,其中一根樹枝子也從我的身上翹了起來,他不停轉動着,好像是在打量我一樣的。,但是這情景實在是太詭異了。一個樹枝爲什麼會大量人,我是見過食人樹。但是從來沒有見過聲勢如此浩大的食人樹。

那樹枝對着我轉動了半天,後來不知道爲什麼竟然從我的身上下去了,那一根樹枝下去之後,緊接着所有的樹枝都下去。一解脫了身上的樹枝的束縛,我就趕緊的往外跑去。

跑到雬月和軒轅上祁所在的地方的時候,見他們都安然無恙這才放下心來。

“怎麼樣了?”幻珠最先看到我。他上前關心的問道。

我將在裏面經歷的事情都告訴他們了,雬月緊攥着眉頭。道,“你是說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全身長着白毛的東西朝着門口的這方向跑過來了?但是我們根本沒有看到啊!”

沒有看到?

шωш▪ttκǎ n▪¢O

那麼大的一個白毛怪物。加上這些人的警惕性。沒有看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那唯一的可能是什麼,就是那個白毛的怪物根本就沒有從這個地方進過嗎?

那是怎麼回事兒,我明明看到他是從這個方向跑出去的啊。

而且在這個方向上來看,根本就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藏人,若是那個白毛怪物是果真存在的話,他唯一的可能就是朝着門口的方向去了,但是雬月他們卻說根本就沒有看到,那難道是自己的幻覺嗎?

我看了一眼軒轅上祁,看他的樣子好像是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他也看了一眼山洞道,“這個山洞邪門的很,我們還是走吧。”

雬月看了軒轅上祁一眼,又看了我一眼,忽然他好像在我的身上看到了什麼東西似的,伸出手來從我的身上摘下來一點東西道,“這是什麼?”

我低頭一看發現竟然是剛纔蔓延到我的身上的樹枝留下來的額渣滓。

“對!就是這個東西,剛纔有大片黑色的樹枝在山洞裏面蔓延,速度可快了,要不是因爲我身上帶着四面佛牌,恐怕現在就沒有命了。”

現在想起來我還有些心有餘悸呢。

雬月將樹枝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了看道,“你看這個樹枝像什麼?”

雬月這話是對着軒轅上祁說的,軒轅上祁看過之後,也是略一沉思道,“你還別說,這個東西還是個好東西呢,你是在哪裏看到的,我們可以過期看看,現在還不確定。”

看他們兩個人一說一和的,好像這個東西真的有很奇妙似的,我就吧剛纔發生的事情又細細跟他們說了一遍。

雬月給我解釋了這個樹枝的來由,在很早之前有這麼一個說法,就是仙界有人不小心在人間的撒了一顆樹苗,從那以後,那樹苗就一直在人間生長,但是那畢竟是仙界的東西,所以那長出來的樹苗也是帶着仙氣兒,若是有人碰到了這種樹,然後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可以昇仙。

昇仙?

一棵樹可以讓人昇仙?我表示極度的懷疑,但是看雬月軒轅上祁甚至還有幻珠的臉上那種熱切的神情,我開始選擇相信了。

“我們現在去看看。”雬月提議到。

這個時候,軒轅上祁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們起身朝着山洞裏面走去,到了樹枝將我整個人困住的地方,我看了一下,發現竟然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你就是在這裏被困住的?”雬月問道,

我點頭道“是的,當時那些樹枝碰到我的四面佛牌的時候,就突然停住了,接着他們就走了,我因爲害怕就趕緊的走了,沒有注意他們往哪裏去了。不過看樣子應該是往裏走了。”

我們繼續往裏走。

蘇溫柔從地上撿起一個樹枝道,“這個東西就能夠昇仙嗎?我不要求她能夠昇仙,能夠讓我增加點法力就行了。”

她一邊說着一邊將一根樹枝撿起來放到自己的身上大概是因爲軒轅上祁這會兒身體已經恢復了,蘇溫柔整個人也變得開朗了,大家都被她幼稚的動作給逗笑了額,她都是非常認真的解釋道,“我是說真的,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山洞越往裏走,就越陰暗,有種壓抑的感覺,不像是有仙物的樣子。

“我們確定要繼續往裏走嗎?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啊,這麼陰暗的地方呢會有仙物嗎?”

我問道。

雬月卻笑着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吧,越是有仙物的地方,越是容易有這些污穢的東西,因爲時間萬物,不管是什麼,都會有一顆想要昇仙的心。”

原來是這樣,似乎這樣解釋也能夠解釋的通。

“小心!”

幻珠本來是一直在前面給我們探路的,這會兒忽然嚇得蹭蹭的飛了回來。

幻珠回來的同時,我看到了在他的身後正跟着一羣嗡嗡亂飛的蜜蜂。

我也害怕了,連忙朝着雬月跑了過去。

兒幻珠則一下子變成七彩琉璃珠藏到了我的懷裏面。

雬月快速的唸了幾句咒語,將我們幾人都保護在結界裏面,但是很快我就發現這些個蜜蜂好像非常的不一般。

他們竟然知道結界的存在,在第一次沒有進來之後他,他們選中了一個地方,前仆後繼的朝着一個地方往裏進。

“什麼鬼?”我吃驚道。

雬月解釋道,“多半是寄居在那顆仙樹下面的蜜蜂,應該是跟普通的蜜蜂不一樣了。”

就在雬月的話音剛落地時候,就聽到翁的一聲,那些蜜蜂已經捅破了結界飛了進來,想不到連一個蜜蜂都能夠破掉雬月的法術呢。

看來雬月和軒轅上祁說的沒有錯,那樹就是不一般。

我嚇得一下子撲在雬月的身上。

“再放肆,我可就不客氣了啊。”雬月厲聲喝到。

那些蜜蜂好像是能夠聽懂雬月的話似的,猛地愣在了原地的,我心中剛要放鬆,但是隨即看到那羣蜜蜂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我飛了過來。

“啊!”一個蜜蜂的針顯然是扎到了我的皮膚,這接觸了仙氣的蜜蜂果然是跟普通的蜜蜂不一樣,疼的要命,我一邊慘叫一邊往另一邊跑去。

雬月只能夠在後面一邊追着我跑,一邊用軟劍挑死那些跟在我後面的蜜蜂。

那蜜蜂聰明的很,見已經陣亡了那麼多同夥,所以都高高的飛到了角里面,看來是想要伺機行動了。

我們雙方就這樣對峙着,幻珠這時候也從我的懷裏面深處了腦袋,看到我額頭上面打包的時候,叫到,“不會有毒吧?”

雬月要瑤瑤頭道,“我剛纔已經試過了,沒有毒。”

幻珠聽後又伸出腦袋來朝着上面的蜜蜂看了一眼道,“我們跟他們談判不好嗎?這樣對峙着也不是辦法啊。”

幻珠說的對,我們也想要他談判,但是我們有不能夠個跟他們溝通,怎麼知道他們想要什麼呢。

“談判什麼,待我將他們全部都定住。”

雬月突然說道。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有幾十張的符紙從他的手中迅速的朝着那些蜜蜂飛了過去。

那蜜蜂一開始還準備跑的,但是卻抵不過那符紙的速度,最後毫無例外的都被雬月用符紙給定在了原地。

“好厲害!”幻珠在旁邊喊道。

“你看瑤瑤的臉上好像有變化了”這個時候,蘇溫柔突然指着我的臉開口說道。

臉?有變化?我一時間沒有想明白蘇溫柔的話,但是,隨機想起來我臉上頂着的還是別人的臉呢,那現在又有什麼變化了,難道是變成另一個人了?

“怎麼了,又變成了什麼了,是不是更醜了。”我擔心的看向雬月問道。

雬月臉上有些許的驚訝,他正在一動不動的看着我,那表情看着有些奇怪,我問他話,他也沒有回答,好像根本沒有聽見似的。

“怎麼了?”我又着急的問道。

蘇溫柔上前來拉着我的手說道,“瑤瑤你的臉已經變回到了原來的樣子了。”

我的臉?變回道原來的樣子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是,現在也沒有鏡子可以照一下,但是想來雬月和蘇溫柔他們都是不會欺騙我的,我也覺得這驚喜來的太過意外,本來我都已經不好希望了,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竟然被這寫個蜜蜂給治好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是蜜蜂體內的毒起到了什麼作用?”軒轅上祁說道。

雬月也正仰着頭看那些已經被定住的蜜蜂,這個時候幻珠在旁邊說道,“你們說有沒有可能這些蜜蜂體內根本就沒有毒,而因爲他們平日裏都是採的仙樹上面的花,所以他們自己的體內也沾染了仙氣,所以纔會讓莫瑤體內的毒氣消失的。”

雬月點點頭道,“不無道理,那我麼還是趕緊去找那顆樹吧。” 我們發現我們進入的山洞裏面有仙樹的存在,然後就繼續往裏走。因爲據雬月和軒轅上祁的說法。仙樹是可以幫助凡人成仙的。

但是,在我看來。成仙這種事情都是傳說中的事情,只有我的師傅在圓寂的時候,我覺得像我師傅那麼偉大的人才有可能會成仙,像我們這種凡人成仙有什麼用呢。

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和蘇溫柔對於成仙的事情都不感興趣,就像蘇溫柔說的。能夠給她自己一點法力他就知足了。

但是,雬月軒轅上祁還有幻珠則不然。他們對於成仙這件事情非常的感興趣,大概他們是知道成仙的好處吧。

“雬月。成仙就那麼重要嗎?”我開口問道。

躲過了蜜蜂的那一劫之後,山洞裏面暫時的安全了。

雬月笑着看我道,“這你就不懂了吧,成仙有很多種。像那種待在天界上面爲官爲職的是一種,但是另一種就是飄落在人間各地的隱士,雖然他們也是神仙。但是他們就待在某個地方過着自己想過的生活,就像我們現在一樣。若是我成仙了的話,那我們就不用冬藏喜多,也不會保護不了小狐狸了。”

我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的日子的確要好過的多的,但是,成仙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山洞越往裏走崎嶇了,潮溼的氣息也也越來越重,而且帶着一股子的腥味。

山洞的小路上都是一些亂石,因爲潮溼的緣故上面長滿了苔蘚,走起路來十分的滑溜,我就有好幾次差點沒有滑到。

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

石洞轉過彎之後,水流的聲音開始變大,而且看到水裏面好像還有不少的魚,隨便一隻魚躍起來感覺都要有十幾斤重的模樣。

“好大的魚啊,”蘇溫柔這個時候,突然喊道。

我扭頭看過去,發現蘇溫柔的眼睛有些奇怪,正在直愣愣的看着水裏面的魚,而且身子也在逐漸的往河邊移過去。

當時,雬月和軒轅上祁正在商量事情,沒有注意我們兩個,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爲蘇溫柔只是因爲好奇那些大魚而已,後來越發覺得不太對勁,因爲她的眼神都直了已經。

我上前想要將蘇溫柔給攔下來,沒想到蘇溫柔的力氣竟然很大,一下子就把我給桑到一邊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