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萬東很堅決的搖了搖頭,道「我們不能只為自己想,也要為徐家人想一想。他們知道這一切,該是一種怎樣的打擊?老王爺年歲大了,寧伯母又不會武功,我怕他們一時接受不了,會有個三長兩短,到時候,我的良心一輩子恐怕都無法安寧了。」

萬悠琪本來還有些失落,聽萬東這樣一說,立時沒了異議,點頭道:「你說的對!老王爺和寧大姐,都是好人!我們不能傷他們的心。只是小東啊,紙是包不住火的,任何事情總有真相大白的時候,你要早作打算才是。」 萬東神情苦澀的點了點頭,眼下也只能瞞過一時算一時了。

與萬東相認,萬悠琪的心中只剩下了喜悅,整個人也跟著輕鬆了下來,伸了個懶腰,道「好吧!那就先這樣吧,到時候給你爹他們一個驚喜,也不錯!呵呵……」

「姑姑,我本該跟你一起回國,共抗鐵戰王朝,可是我……」

不等萬東將話說完,萬悠琪便擺了擺手,笑道「行啦小東,你姑姑也不是傻子,難道還看不出來,你留在青雲帝國,遠要比回天都國的意義重大的多。沒有你,黃金,神兵,血鋼,陣圖,還有張青雲帝國不遺餘力的物資援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者,現在天都國的危機,絕不是多了一個大圓滿的強者,就能解決的了的。」

見萬悠琪對自己的選擇十分了解,萬東心頭一松,輕輕點了點頭。

姑侄倆兒有太多的話要說,萬東這一年多的經歷,萬悠琪這一年多的遭遇,還有萬豪雄,天都國所面臨的狀況,姑侄倆兒這一聊,竟是足足聊了一夜,不覺間,旭日已然東升。

「姑姑,您……您不會一夜沒睡吧?」上官雲珠從房間中出來,本想四處轉轉,呼吸呼吸新鮮空氣,卻一眼看到了花園中的萬悠琪,心中頓時一急,忙不迭的掠了過來。

來到跟前,上官雲珠才發現,原來萬東也在。急忙剎住身形,帶著幾分羞赧的沖萬東問了早安。

與萬悠琪相認之後,在萬悠琪的面前,萬東再也不能從容淡定的扮演徐耀庭的角色,總是覺得十分彆扭。向上官雲珠匆匆回了一句,萬東便道「那個……你們慢慢聊,我去看看早餐準備好了沒有。」

萬悠琪點了點頭,笑呵呵的道「小……哦不,耀庭,反正虎大人還要幾天的時間準備,這幾天就要麻煩你帶我們四處轉轉嘍。」

「啊?」萬悠琪的話讓上官雲珠吃了一驚。

她倒不是覺得萬悠琪不該向萬東提出這樣的要求,而是覺得十分奇怪。昨天晚上萬悠琪還是一副悲傷莫名的樣子,這才過了一個晚上,陰雲盡散不說,竟然還生出了這樣的雅緻,這變化未免也太快了吧。還有,萬悠琪臉上的笑容,比那春日的陽光還要明媚燦爛,自打萬東跳下了斷崖,她還是第一次在萬悠琪的臉上看到這樣的笑容,讓上官雲珠很是有一種久違了的感覺。

奇怪!這裡面一定有蹊蹺。望著飛掠而去的萬東,上官雲珠若有所思。

「雲珠,大清早的,想什麼吶?」萬悠琪回頭看了一眼上官雲珠,見她娥眉緊簇,忍不住張口問了起來。嗓音清脆歡愉,好像柳枝上黃鶯的啼唱。

「我……姑姑,你的心情好像很不錯啊。」

「當然不錯了!天氣這麼好,咱們要辦的事情也辦成了,我的心情能不好嗎?」萬悠琪長長兒的伸了一口懶腰,口中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濁氣,她已經很久都沒有這樣愉悅輕鬆過來。目光環掃四周,她眼中的世界,又變得色彩斑斕了。

「雲珠,走,給我梳個頭,今天我要好好兒打扮打扮。」

「啊?」望著滿臉笑容,一身輕鬆的萬悠琪,上官雲珠直發愣。

「啊什麼啊?今天耀庭要帶我們四處去轉轉,咱們當然要打扮的漂亮些,要不然豈不是丟了天都國的人?別愣著了,快走吧!」

「姑姑……」上官雲珠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萬悠琪硬拖著的,飛快掠進了房間。

雲中城的異國風情,的確別有一番滋味。可萬悠琪在乎的卻絕不是這些。她在乎的,是與萬東走在一起的感覺。再有趣的異國風情,也比不上她的大侄子。

失而復得,如果還不知道珍惜,那就真是天底下第一把棒槌了!

萬東說話算話,這兩天,帶著萬悠琪和上官雲珠,幾乎將雲中城所有好玩兒的地方,全都玩兒了一個遍。幾乎整個雲中城,都留下了萬悠琪愉悅清脆的笑聲。這樣的日子,別說是萬悠琪,萬東也同樣無比眷戀與珍惜。

相比起來,虎敬奇就有些不近人情了。你說你那麼雷厲風行幹什麼?只用了不到三天,就募集了一座小山般的物資,這動作快的嚇人。

虎敬奇準備好了,萬悠琪和萬東也不得不分手了。

站在雲中城外,一萬定山衛,陣列齊整,聲威震天!

羅霄,王陽德,烏央,虎躍,宗央,再加上宗清荷,巴玲兒,烏月,劉可兒,還有唐心怡,五個帥男,五個靚女,並肩而立,英氣勃發,直將無數人都看的呆了。

好在冷月翠,孫小雅沒有來,否則的話,那陣勢還更要嚇人!

「老大,你不跟我們一起護送萬將軍嗎?」終於能離開雲中城了,就像是脫去了韁繩的駿馬,就連沉穩的羅霄,眼中都流露出一絲難以遏制的興奮。

萬東搖了搖頭,道「我直接去神雷城!你們護送萬將軍到了天都國后,也不必再回雲中城了,直接趕往神雷城與我匯合。」

「是!」羅霄等人齊齊發出一聲應喝,直將那些個圍觀者震的耳朵嗡嗡作響。

烏央,虎躍,宗央三個小子,更是頻頻對視,眼中流露出的全都是無比的興奮。去神雷城,就是去白龍雪山,現在的白龍雪山,樂子可是多的很!

猛虎不能總是關在籠子里,否則早晚會失去野性!羅霄他們被圈了這麼久,也是時候放出去,撒撒歡了。由得他們去吧,就算是將天也捅個窟窿,又有何妨?

葉靈,岳忠和譚劍會護送著柳志和邱興的棺材,隨萬悠琪一同回天都國去。

葉靈的醫術已經大成,將起的作用自是不必多說。至於岳忠和譚劍,都已經掌握了聖劍道,眼下雖然還有些弱,可只要繼續修鍊下去,用不了多久,便會成長起來。

只是可惜了邱興和柳志,他們原本也應該成為天都國的棟樑,可卻因為何真何彥旭父子,而命喪異鄉。每次想到他們,萬東便會打心眼兒里感到痛惜。

望著那兩具火紅的棺材,萬東的眼中不禁又凝起一片濕霧,沖葉靈,岳忠,譚劍點了點頭,拍了拍棺材,痛聲道「這一路上,照顧好他們。」

葉靈三人的眼睛同時一紅,岳忠凝聲道「放心吧老大,我們一定會將他們……送回家的。」

萬東嗯了一聲,道「你們自己也要保重!兩年後,我們在天都國團聚!」

「老大,我們在天都國等著你!」岳忠流著淚的說道。

「耀庭,我就眉兒這一個妹妹,我走後,就拜託給你了。」葉靈走到萬東面前,垂淚說道。

萬東抬頭看了一眼已經哭紅了眼的葉眉,道「放心吧!雖然我不在雲中城了,可是沒有人敢傷葉眉一根汗毛。」

另外一邊,傳來了上官雲珠的哭聲。

雖然上官雲珠已經比過去堅強了許多,可此時面對著與萬悠琪的分離,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萬悠琪好一陣安慰,才讓她慢慢止住了哭泣。

萬悠琪安慰上官雲珠的時候,表現的很是堅強,一個勁兒的勸上官雲珠不要哭,可當她一回頭見到萬東,便什麼都忘了,眨眼間的工夫,眼眶便紅了起來。

「萬將軍,此次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相會,請您千萬保重!」萬東的鼻頭也不停的泛著酸意。分別神馬的,最討厭了。

萬悠琪幾乎用上了渾身的力氣,才沒讓眼中的淚水滾落下來。緊咬著嘴唇的沖萬東重重點了點頭,嗓音微微哽咽的道「你……你也是!一定要好好保重!」

說罷,便猛然轉過了身去,雙肩不停的抽搐輕顫。

過了好一會兒,萬悠琪才平復了下來,又向徐文川,虎敬奇,烏金魂等一干前來送行的大臣作別。盡了禮數之後,萬悠琪這才翻身上了馬背。

回頭望了一眼,浩浩蕩蕩的車隊,萬悠琪的心中一陣恍惚,腦海中浮現出了當初從天都國出發時的場景。哪兒里有這樣的熱鬧?有的,只是濃的化不開的悲壯。人世無常,世事如棋,果不欺人!

「烏央,烏月!」見萬悠琪上了馬,羅霄驀然發出一聲大喝。

「在!」烏央烏月姐弟二人,一絲不苟,應聲出列!

「帶三千人馬,當前開道!」

「是!」

烏央一擺手,定山衛中立時分出一部,旗幟鮮明的掠到了隊伍的最前方。

「萬將軍,是不是可以上路了?」羅霄恭敬的沖萬悠琪問道。

萬悠琪輕輕點了點頭,道了一句「有勞羅將軍了!」

羅霄嗯了一聲,右手一擺,浩浩蕩蕩的車隊立時啟動,聲音動天的向天都國開拔。

萬悠琪轉過身,沖徐文川,虎敬奇,烏金魂他們抱了抱拳,又深深的看了萬東一眼,這才猛然一揚馬鞭,啪的一聲,絕塵而去。

「姑姑!您可一定要保重啊!」望著萬悠琪飛奔而去的身影,萬東心中滿是不舍,喃喃低語了一句。

一旁的上官雲珠和葉眉二女,早已相互依偎著,哭在了一處。

「老大,咱們神雷城見!」羅霄他們倒是沒有什麼離愁別緒,沖萬東高喊了一聲,一擺手,率領定山衛,隨即開拔。 「呵呵……這幫小子一撒出去,那就是蛟龍入海啊!」 侯門毒妃 徐文川笑眯眯的說道,神情中對羅霄他們甚是滿意。當然,對自己的寶貝孫子,那就更不用說了,徐文川歡喜的腸子都要打結了。有了這樣一群兄弟,何愁大業不成?

「是啊,我有個感覺,咱們青雲帝國未來的國運前途,似乎全都系在他們的身上了。王爺,咱們可得站好這最後一班崗,將他們扶上馬,再送上一程才行。」虎敬奇望著虎躍的魁梧身形,樂呵呵的說道。

徐文川瞥了他一眼,撇嘴道「你放心!老頭子我的年紀是大了,可我這身子骨兒卻是結實的很,別說送一程,就算是兩程三程,那又如何?倒是你啊驚奇,沒事兒的時候,也修鍊修鍊,要不然,你可未必能活到我前面去。」

徐文川話音剛落,虎敬奇的神色陡然變得異常鄭重嚴肅,霍的轉頭看向徐文川,說道「老王爺,您說的真是對極了,實不相瞞,我也正有此意。王爺您是頂尖兒的武者,深諳修鍊之道,到時候,還要請您多多指點才是。」

看著虎敬奇那一臉嚴肅的神情,徐文川不禁啞然失笑,「你小子是故意給我下套兒是吧?」

虎敬奇面色一窘,這話題他還真不是隨口提起來的,向徐文川拜師學藝的事兒,在他的心裡,已經轉悠了不是一天兩天了。

原本虎敬奇對修鍊一道,並不感興趣。 婚法三章 總覺得這武道乃是匹夫所為,只能打打殺殺,上不了檯面。可是隨著虎躍的表現越來越搶眼,虎敬奇對他的未來,也越來越期待。

為了能看看自己的寶貝兒子,到底能成就一番怎樣的大業,慢慢的,虎敬奇開始對武道產生了興趣。不求別的,只求調養身體,能多活上幾年。

「王爺說笑了,敬奇不敢!」

徐文川拍著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著道「敢也沒關係,你有這份心,我真是替你高興!我知道你們這些文人的脾氣,可這諾大的帝國,只靠你們這些文人,不那是守不住的。以文興邦,以武定國,這才是王道!只要你能靜得下心來,潛心苦修,雖然不能像耀庭他們,征戰天下,但調養身體,多活個三五十年,卻是不成問題。」

「那……那也就是說,王爺您答應傳授我武道嘍?」虎敬奇驚喜的問道。

徐文川大笑著說道「青雲帝國太需要像你這樣的好官了,我不答應,帝國的百姓也不同意啊!哈哈……既然小虎已經離開雲中城了,你也是一個人住,不如就搬到我那裡去,方便!」

「恭敬不如從命!」虎敬奇哪兒有拒絕的道理?忙不迭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爺爺,虎伯伯,你們說什麼,這麼高興?」送走了羅霄他們,萬東腳步輕盈的走了過來。

徐文川笑了笑,道「沒什麼,就是你虎伯伯,決定要隨我一起研習武道。」

「好哇!這可是好事,早該如此。」萬東一面為虎敬奇的決定感到高興,一面又有些不好意思。

這個時候,他應該拿出一大把仙丹靈藥,送給虎敬奇,為他打下堅實根基,這在道門大世界中,簡直已經成了慣例。

根據玄天大明神的記憶,道門大世界中的那些個豪門子弟,在開始修鍊之前,都要服用大量的仙丹靈藥。這些仙丹靈藥一來可以祛除人體內的毒素雜質,淬鍊經脈,使得日後的修鍊可以事半功倍,二來甚至可以直接提升修為。就連萬東,都是一心的羨慕嫉妒恨。

道門大世界中的那些個所謂神仙,說白了,不也是兩個肩膀頂一個腦袋,憑什麼,就比凡俗中人高出一等,還不就是因為他們佔據著凡人無法想象的龐大資源嗎?

如果這樣的仙丹妙藥,凡人也能得到,料那些道門大世界的人,也牛B不起來。

可惜啊,玄天大明神的記憶太過龐雜,萬東進入明神魂玉的此時又太少,並未接觸到玄天大明神記憶中關於煉丹的一部分。另外,玄天大明神的鑄劍術造詣那麼高,萬東並不確定,玄天大明神是不是也一樣精通煉丹術。玄天大明神的天賦和精力雖然過人,但如果他對煉丹術完全不感興趣,那天賦再高,精力再旺盛也是白瞎。

「耀庭啊,如果日後有機會,你可不能藏私,要多多教我!」虎敬奇一臉真誠的對萬東說道,並沒有因為萬東是晚輩,而有任何尷尬。

虎敬奇這樣一說,萬東就更是不好意思了。心中暗暗決定,說什麼也要想辦法將煉丹術學到手。這要想快速提升自己和兄弟們的修為,煉丹術絕對是一條不可錯過的超級捷徑。

「那是當然!」萬東很是爽快,自己兄弟的父親,和自己的父親一樣!

「好!」虎敬奇喊了一聲,越發的信心滿滿。

兩個圓滿之境的超級強者給自己做師父,虎敬奇這待遇,在凡俗小世界,也算的上是絕無僅有了。

「耀庭,你這也要啟程了嗎?」見萬東牽過來了一匹駿馬,馬背上拖著鼓鼓囊囊的行李,烏金魂張口問道。

萬東點了點頭,道「是!白龍雪山的事情,還是早一點兒探查清楚,心裡才會踏實。」

烏金魂嗯了一聲,叮囑道「一切小心!」

萬東謝過烏金魂,轉頭向徐文川的身後張望,沒有見到寧珊的身影,心中略略有些難過。

徐文川見了,笑道「你娘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這一來,非哭個天昏地暗不可,徒然讓人難受,於是我讓她留在了家裡,這樣你娘不會太傷心,你也可以走的輕快些。」

萬東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這就上路了。虎伯伯,烏伯伯,眉兒和雲珠還要勞煩你們兩位多加照顧。」

「放心吧!你交代的事情,我們什麼時候怠慢過?再者,就憑你的威名,誰敢動她們一根毫毛?哈哈……」烏金魂不輕不重的拍了一把萬東的馬屁。

與眾人一一別過,萬東正要翻身上馬,一聲清脆的呼喊,突然由遠而近的響起「等一等!」

眾人回頭望去,神色齊齊一變,來的人,不是旁人,竟是公主白蝶。

徐文川主張成立軍機閣,將白震山架了起來,徐家和白家已經算是決裂了。白蝶此來,該不會是有什麼圖謀吧?

「公主殿下!」再不對路,這表面上的禮數,也不能荒廢,這關係到人品和威望,尤其是當著雲中城這麼多百姓的面兒。烏金魂,虎敬奇等一干官員,都對白蝶拜了下去,就連徐文川和萬東,也不例外。

「大家快快請起!」白蝶倒是一點兒也不擺架子,趕忙擺手,免了眾人的禮數。

隨後,白蝶直接來到了萬東的面前,身旁還跟著一位宮女,端著一個放著酒壺與酒杯的托盤。

「徐侯爺,今ri你便要啟程,去神雷城赴任,我父皇特意命我帶著美酒,來為你踐行。」說著,白蝶公主親自拿起酒壺,滿滿的斟了一杯,然後雙手遞到萬東的面前,脆聲道「請少年侯滿飲此杯!」

白蝶這樣一來,徐文川,虎敬奇,烏金魂等人的眉頭齊齊皺了起來,大家都鬧成這樣了,這酒里該不會有毒吧?

萬東也是有些遲疑,雖然覺得不大可能,可也保不住白震山被bi急了,來個魚死網破,雞飛狗跳什麼的。

「我記得少年侯您可是海量啊,沒理由為一杯酒發愁啊?」白蝶的臉上帶著微笑,萬東想要從她的臉上看出點兒什麼來,最後卻是徒勞。

就在萬東遲疑著,要不要喝這杯酒的時候,白蝶突然向前一湊,沖他眨了眨眼,帶著幾分俏皮的低聲道「莫非少年侯懷疑這酒中有毒?」

白蝶這樣一說,倒是將萬東直接給頂到了牆上,有些下不來了。

「放心吧!我就算是有一千個膽子,也不敢在你的酒里下毒。其實,這杯酒與其說是為你壯行的,倒不如說是我對你的一片謝意。昨天晚上,心怡來找過了,對我說了很多,我很感激你!我知道我這個人,表面上什麼都不怕,其實怯懦的很,又沒什麼主意,可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說著說著,白蝶的眼中閃爍起了淚光,看上去,楚楚可憐,很是惹人疼惜。

萬東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嘆息了一聲,道「其實你也是身不由己,我不怪你。」

「謝謝!」白蝶望著萬東微微點了點頭,眼中的淚水,終於還是無聲的滑落了下來。

萬東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了,一把將酒杯接了過來,仰脖灌了下去,隨後說道「軍機閣成立后,皇上應該會清閑很多。你要有時間的話,就多陪陪他,免得……免得將來留下什麼遺憾。」

「遺憾?你的意思是……」萬東的話讓白蝶有些揣摩不透,可內心深處卻隱隱的升騰起了一股極度不安的感覺。

可萬東似乎沒有要解釋的意思,神色一振,笑道「我也想和你繼續做朋友,可恐怕很難。君就是君,臣就是臣,你我要是成了朋友,豈不亂了朝綱?公主殿下,請您多多保重,耀庭告辭了!」

說罷,萬東翻身跨上駿馬,目光從徐文川,虎敬奇和烏金魂他們的身上一一掃過,隨後一拍馬臀,揚起一片塵土,飛速消失在眾人的眼中……

【作者題外話】:聖誕節到啦啦啦!

飛舞激揚在這裡恭祝大家聖誕快樂!

嗯!一定要快樂! 離開雲中城,不光羅霄他們有一種出了牢籠的感覺,萬東也是一樣。

單身獨騎,望著眼前廣闊無比的曠野,萬東心中也是激動連連,一種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的豪情,不停的在其心頭澎湃涌動,激蕩著萬千浪花。

這青雲帝國地大物博,廣袤萬里,每一處的風情,都與雲中城不同。說白了,萬東剛剛才二十歲,也只是個剛長成的孩子,儘管已經經歷了生死,可心中的那份好奇與玩心,卻依舊存在。

這走一路,玩一路,處處風光皆不同,萬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唯有一點兒遺憾,如果能有慕蓮陪在身旁,那一切就更加完美了。

萬東遊遊玩玩,速度卻是一點兒也不慢,快馬奔了十天,便已到了青雲帝國的西部邊疆。連綿起伏的白龍雪山,已經映入了眼帘,神雷城倒還不見蹤影,不過距離也不會遠了。

這白龍雪山,號稱東玄大陸第一山,果然是名不虛傳。雖然隔的尚遠,可那蜿蜒起伏,猶似龍蛇遊走般的雄霸氣勢,已經是那般的震撼人心,令人敬畏。

既然神雷城就在眼前,萬東就更不著急了,眼見四周綠樹成蔭,芳草成席,風景十分秀美,萬東索性躍下馬來,信步而行。

身軀徜徉在這如畫美景之中,周身不斷的有習習清風吹過,那種愜意,直讓人輕飄飄的好像立於雲端一般。這神雷城雖然是青雲帝國的邊城,卻完全沒有邊城的荒涼,倒是讓萬東十分意外。原本以為這會是一個苦差事,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萬東之前所想的那樣。

萬東正迷醉的欣賞著周圍的美景,眼前一道清影猛然一晃,隨即一股香風,便向著萬東沖了過來。

「這是哪個冒失鬼?」萬東微微皺了皺眉頭,身形輕輕一晃,便已如鬼魅般的滑向了一旁,輕巧至極的躲了過去,大圓滿之境的他,這點兒反應還是有的。

然而萬東還是大意了,他光顧著自己,卻忘記了他還牽著一匹馬。他是讓開了,可那馬卻還立在那裡。只聽砰的一聲,那道清影不偏不倚,正正的撞在了馬身上。

「哎呦!」

「希津津~~~」

清影和駿馬幾乎同時喊了起來,一者清脆,一者狂野,兩者匯於一處,竟別有一番韻味。

那清影分明是個女子,身形單薄,如何撞得過駿馬?哎呦一聲,直接便倒在了地上,屁股落地,跌了個結結實實。一時間,哎呦哎呦的shenyin聲,響個不停。

萬東心中好笑,這曠野之中,無遮無攔,那女子竟然能與他的駿馬撞在一起,也算的上是奇事一件了。

萬東低頭望去,只見坐在地上,不停哎呦的女子,也就十**歲的樣子,生的倒是俊俏,極為水靈,大眼睛小嘴巴,彷彿藍田美玉雕成的瓊鼻,堪稱點睛之筆,為這女孩增添了無窮美感。

系著一個又長又黑又粗的馬尾,伴隨著少女的shenyin,不停的來回擺動,讓那少女顯得格外的俏皮可愛。

在這如畫的美景中,與這樣的一位美麗少女,以這樣奇特的方式邂逅,萬東的心情更加愉悅了。

「喂!你這個人有毛病啊?撞了人家不道歉也就罷了,還在一旁笑個不停,有沒有公德心啊?」那少女不等站起身來,沖著萬東便是一串連珠炮。

萬東臉上的笑容更盛,敢情還是個小辣椒!

「你還笑?你這個混蛋!看你長的人模狗樣,沒想到為人卻是這麼可惡。你再笑,信不信本小姐踹斷你的狗腿?」少女越說越氣,捂著翹臀直接從地上蹦了起來,飛起一腳,便要踢萬東的腿。

「都給我麻利點兒,別讓那臭丫頭給跑了!」眼看著少女的腳,便要落在萬東的腿上,從那少女剛剛躥出來的樹林子里,陡然傳來了一陣粗獷的怒吼聲。

「該死!這些討厭的東西,就跟狗皮膏藥似的,怎麼也甩不掉。」少女低聲咒罵了幾句,狠狠的瞪了萬東一眼,這便要轉身繼續逃。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獵獵的破風聲陡然破空傳來,一道身影,猶如蒼鷹般的從樹林中急掠而出。萬東眼尖,看出來人是個中年男人,修為不錯,真氣八重,在這邊城,怎麼也算的上是高手了吧。

萬東回頭看了一眼那少女,只有真氣三重的樣子。以她的年紀來說,也算的上是天賦異稟了,可是對上這中年男人,卻是一點兒機會也沒有。

萬東本以為少女會很緊張,可他卻發現,事實並不是如此。那少女的面色的確是不大好看,可卻只有厭惡,並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恐懼的意思。

難道這少女有所依仗?萬東皺了皺眉頭,決定看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