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就放心了。”他說道,伸手摸了摸謝柔嘉的頭。

謝柔嘉啊了聲這纔想起來最要緊的事,她請五叔來可不是說以前的委屈的。

“五叔,我找你來是想問問。你知道一本經書,叫赤虎經嗎?”她問道。

謝文俊皺眉想了一刻。

“是咱們家的嗎?”他問道。

謝柔嘉搖頭。

“我不知道。”她說道。“五叔從來沒聽過嗎?”

謝文俊又想了一刻搖搖頭。

“我讀的都是經史子集,家裏有些書,不是誰都能看到的,嘉嘉你說的。是不是你母親的書?”他問道。

如果是母親手裏的巫經,五叔絕對拿不到,更不可能來送給自己了。

那看來五叔說的是真的了。自己二嫁出門時他纔得到那本經書,所以現在五叔還沒有這本書。

“嘉嘉想看這本書嗎?”謝文俊問道。“我留意着,找到了給你送來。”

也許這一世能提前看到赤虎經呢。

謝柔嘉笑着點點頭。

“說實話來的時候還有些擔心。”謝文俊說道,“擔心你會哭的厲害,我怕我哄不了你,所以找了匹馬,也許能幫忙哄着你呢。”

謝柔嘉哈哈笑了。

聽到這邊的笑聲,邵銘清看過來。

“五老爺,時候不早了。”他說道。

謝文俊看了看天色。

“我是來給老夫人請安的,順便來看看你。”他說道,“我過幾日還可能出門,你要是有事找我,讓這小子去砂行留個信就行。”

謝文俊一直就是在外跑,所以直到死都還沒有成親。

“五叔,你要是成親了,我有事就可以去找五嬸嬸了。”謝柔嘉說道。

謝文俊一怔,旋即哈哈笑了。

自己如今已經二十五了,別的人這般年紀孩子都讀書了,他還混着不肯成親,父親母親過世了,大伯母謝老夫人從來不在子女婚事上糾纏,大哥雖然提過幾次,但他不願意也就沒強求,倒是二哥一直催着。

謝文昌倒不是多關心他一個人,而是更看重趁着謝大老爺和謝大夫人還沒生兒子,他們兄弟們多生養幾個,將來地位更牢固。

他就是覺得怪沒趣的,所以懶得成親。

現在看來大嫂不喜歡謝柔嘉,二嫂三嫂四嫂自然都唯馬首是瞻,謝柔嘉又是個女孩子,已經這麼大了,快要能說親嫁人的女孩子,沒有長輩女性的教導,就這樣漫天野地的瞎長着,將來也是個問題。

自己一個人有心照顧她也不方便,如果家裏還有一個人幫忙的話。

原來有時候一個人也不是都好,有個人作伴有商有量的也不是壞事。

“好啊,等我給你找個五嬸來。”他笑道。

那就好,希望五叔有了五嬸看着,而自己看着邵銘清,將來就不會再有毒丹藥,五叔也不會試丹而死了。

謝文俊和邵銘清告辭離開。

謝柔嘉帶着水英江鈴一直送。

“好了好了,別送了。”邵銘清擺擺手說道。

謝柔嘉看看天色,想到什麼。

“五叔你今晚住老夫人那裏嗎?”她問道。

謝文俊搖搖頭。

“我這就回去了,不住了。”他說道。

“還是住下吧,一會兒要下雨的。”謝柔嘉說道。

下雨?

謝文俊和邵銘清擡頭看天,深秋的太陽高高的懸掛在天上,半點雲彩也見不到。

是想要謝文俊多留一天嗎?

謝文俊笑了。

“好,我知道了。”他說道。

站在山坡上直到再也看不到謝文俊的身影,謝柔嘉才轉過身回來。

邪王寵妻無下限:王牌特工妃 “小姐,今晚真的下雨嗎?”江鈴忽的問道,看着院子裏晾曬的米。

謝柔嘉嗯了聲,看到樹下的小馬駒又興高采烈的圍過去了,水英跟着她過去,示範怎麼餵馬,江鈴則去院子裏開始將米收起來。

……………….

“不住就不住吧,這荒山野嶺的,沒意思。”

謝老太爺看着牽馬走出來的謝文俊低聲說道。

“我聽說珍寶樓來的新人,國色天香呢。”

謝文俊哈哈笑了。

“大伯父,不如你送我進城。”他挑眉擠眼說道。

謝老太爺搖搖頭。

“不行,這不是在家裏,荒山野嶺的,我要是不在家,你大伯母都不敢睡。”他說道。

謝文俊哈哈笑了,翻身要上馬,想到什麼又停頓了下。

“有雨披嗎?”他問小廝。

小廝愣了下搖頭,看看天邊的霞光,不到半夜就能到家了,還用準備雨具嗎?

“拿上吧。”謝文俊說道。

……………..

夕陽最後一絲光消失的時候,謝柔嘉拿着一根樹枝在地上劃來劃去,看着樹下拴着的小馬駒。

看一眼小馬駒,就笑一笑,笑一笑就再看一眼。

“小姐你寫什麼呢?”江鈴問道,看着地上的亂亂的線條。

謝柔嘉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無意識的寫的是赤虎經。

五叔一定會留意赤虎經,會記掛着給自己找來,只是自己已經知道了經文,如果自己寫下來偷偷的給了五叔,五叔再給自己,那到底是五叔給了自己經文還是自己給了五叔經文呢?

巔峰玩家 謝柔嘉不由笑了,她站直身子,將手中的樹枝握緊,在地上開始寫起來。

“南山之東,有山也,土如赤,形如虎……”

江鈴看着她越寫越多,不由後退幾步,忽的頭上被什麼敲了下,鳥屎嗎?她忙擡頭,又有兩三點水砸了下來。

下雨了…

“下雨了!”江鈴喊道,“真下雨了!”

伴着她的話音,大滴大滴的雨水砸了下來,地上的黃土濺起。

謝柔嘉置若未聞,還在揮舞着樹枝,似乎已經寫的入神,門前的地上密密麻麻的已經一大片都是字。

雨水密密麻麻的砸了下來,將這些寫好的字砸亂。

謝柔嘉的衣衫很快就被打溼了,但她依舊寫着,腳步移動越來越快,手裏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一個字飛快的出現在地上,又瞬時被雨水打散,濺起的水霧騰騰。

大雨中木屋前,渾身溼透的女孩子揮動着手臂,在地上飛快的移動着,而地面上有大大的字好似天書一般,忽現忽隱忽隱又忽現。

謝柔嘉默誦完最後一句話,手下的樹枝也勾完最後一筆,五篇一百六十九句經文在門前的地面上曾經出現又瞬時消失,化爲水澤一片。

謝柔嘉擡起頭被雨水沖刷,一聲大喊將手裏的樹枝揚天拋了出去。

空中炸雷頓響,站在屋檐下的江鈴和水英不由抱頭蹲下。

邵銘清也將頭從窗邊收回來。

“真下雨了?”他嘀咕說道,“蒙的還挺準。”

謝謝謝謝。() 十月的鬱山更顯得冷清了。

礦還是沒有開,監工們懶洋洋的坐在草棚下說天說地。

“看來今年是開不了。”一個監工說道。

“管它呢少不得你的工錢。”大監工說道,“大夫人說了,咱們鬱山這邊一切照舊,不就是錢嘛,老夫人喜歡玩就玩吧,謝家還在乎這幾個錢。”

是啊,工錢是沒少,但礦工們不幹活,他們就得不到額外的油水啊。

“熬吧熬吧,這次陪老夫人玩的高興了,將來大夫人不會虧待咱們的。”大監工安慰他們道。

話是這樣說,但鬱山本就是廢礦,現在連廢礦都停了,看起來也沒什麼以後了。

監工們看向山上,一個老婦人正帶着幾個人在山上走動。

那是謝老夫人,她還是常常來礦上,還不顧僕婦下人的勸阻上礦山。

老夫人到底要玩什麼?

謝老夫人扶住一個丫頭,剛要喘口氣,就聽咚的一聲,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看着從前方的山石上跳下來的女孩子。

謝柔嘉也被嚇了一跳,邵銘清衝她瞪眼。

沒想到謝老夫人也會爬到這麼高的地方來。

雙方都一陣沉默,謝柔嘉擡腳從她們身邊跑過去了。

“山上危險,要不跟柔嘉小姐說一聲,別亂跑了。”一個僕婦試探給謝老夫人低聲說道。

謝老夫人哼了聲。

“有危險也是她自找的,活該。”她說道。

這就是說不用管了?僕婦不敢再問。

“安哥兒,你過來。”謝老夫人招手說道。

“老夫人,人家叫安哥俾。”邵銘清笑嘻嘻糾正道。

“都是暱稱,一樣。”謝老夫人說道。

暱稱……

站在最後邊的安哥俾遲疑一下走過來。

“你跟我來。”謝老夫人將手搭在他結實的胳膊上說道。“帶我走走。”

安哥俾應聲是邁步,丫頭僕婦護衛們要跟上,邵銘清擡手製止了她們。

“老夫人和安哥俾有話說。”他說道。

都說是這小子及時示警了礦坍塌,所以得了老夫人的青睞,這幾日老夫人來礦山,總是喚他來作陪。

丫頭僕婦護衛們停下來沒有跟上前。

謝老夫人又往上走了幾步,扶着安哥俾站住腳。

“安哥兒。你是怎麼就察覺到礦要塌了?”她問道。“真的是因爲那幾句經文嗎?”

聽起來這話似乎在質疑他還知道些別的而隱瞞沒說,安哥俾卻沒有絲毫的惶惶。

“是。”他答道。

謝老夫人環視四周,安靜的山谷只有風聲迴盪。

“真是奇怪。我怎麼什麼感覺也沒有呢?”她說道。

“大丹主,不可能總是有礦坍的。”安哥俾說道。

那倒是,謝老夫人笑了,扶着安哥俾繼續向上走。她臉上的笑漸漸的凝重。

當然不會總有礦坍塌,按照經文來說。安哥俾知道的那幾句經文是說礦坍時的反應,所以當有礦事故的時候能察覺到,那其他的經文便是說其他的事,只是她在山上走了這幾天了。自己的和老海木給的經文都爛熟背記在心,可是什麼感覺也沒有。

囂張皇后:本宮的男人要你管? “大丹主,要找什麼?”安哥俾聽到了謝老夫人的自言自語。便問道。

謝老夫人沒有回答他,此時他們正走在一段狹窄的山路上。謝老夫人停下腳,將手放在崖壁上。

“安哥兒,你對這礦山熟悉嗎?”她問道。

他從小在這裏長大,雖然後來就去別的礦上挖礦了,但對這裏還是很熟悉。

安哥俾點點頭。

“它對你也熟悉。”謝老夫人說道,“所以它纔會告訴你它不舒服,要坍陷了。”

這樣嗎?

安哥俾愣愣。

“可是它對我不熟悉。”謝老夫人的手撫着粗糙的崖壁,似乎是自言自語,“它不理我。”

“大丹主多來幾次就熟悉了。”安哥俾說道。

謝老夫人笑了。

神脈至尊 “不,不,這不是多來少來的事。”她說道,“還要看它願不願意。”

她說着話,將身子貼上崖壁,臉和手都感覺着崖壁的粗糙冷冰冰。

“…….南山有靈,邪福在下,奉天知食,不以我,不以我,與誰也……”

……….

江鈴跑過來時,就看到謝柔嘉將耳朵貼在山崖上。

“小姐?”她仰着頭看着山崖上的謝柔嘉,不解的喊道,“你幹什麼呢?”

謝柔嘉轉頭看她,笑着伸手一拍崖壁撐起身子。

“聽它說話呢。”她說道。

跟鳥跟野雞跟花草說話還不夠,現在還要跟石頭說話了。

可憐的小姐,在山裏還是太寂寞了。

江鈴嘆口氣。

“快下來,怪涼的。”她又揚起笑臉招手道,“該去遛馬了。”

現在每天跑完山謝柔嘉不會覺得無聊了,小馬駒成了她最大的寶貝。

謝柔嘉屈膝一跳。

這可是半山腰!

“太高了!”江鈴尖聲喊道,心跳停止。

話音未落就見謝柔嘉抓住了下方一棵樹的樹枝,搖搖晃晃一蕩才落在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