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王只是一個剛從地球來到修真界的人,怎麼可能懂得烈火劍陣跟真猿九變這麼厲害的法術跟體術,肯定是有人暗中傳授於他。」赤晨繼續說下去。

「我剛從地球來的不假,但是你也是剛從其餘星球來,既然我不可能會這兩門神通,那麼你又是從何處得我這兩門神通的名字?」葉雄冷冷地反問。

「我們波羅星球,是南域赫赫有名的星球,我在典席上聽說過這兩門法術。」

「既然你們星球能知道,你憑什麼說我們星球沒有?到底是誰告訴你的?」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稟部長,我覺得江南王跟楊心怡一定有問題,還請部長明查。」赤晨作揖。

「此事等比賽之後,我慢慢再派人調查,先把人帶下去。」

格林不想讓事情鬧得更大,連忙將命人將屍體搬走,恢復正常秩序。

……

皇城,帝皇殿。

冷酷上司別誤會 牆上,掛著十幾個大屏幕,其中一個大屏幕,正播放著黑暗森林中的一幕。

這裡是南域最神秘的情報接收中心,所有訊號,由最神秘的南情局專員發送回來。

提到南情局,整個修真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那是南域最神秘的組織,沒有人知道有多少人,是什麼身份,什麼境界,只知道,這是一群只聽命於南帝的組織,幾乎深入整個南域各個領域。

戰爭,經濟,資源,腐敗,幾乎所有的領域,都有南情局的情報人員。

正是由於南情局的存在,讓整個南域的所有高層都如履薄冰,不敢做過格的事情。

愛羅莎雙手抱胸,目光炯炯地看著大屏幕,將所有的事情看在眼裡。

突然,外面敲起了敲門聲。

南帝將屏幕關掉,在長椅上坐下來,這才說道:「進來。」

「殿下,你要的的牛奶。」

助理晴音走進來,將牛奶放到桌面上。

南帝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問道:「這幾天是不是新人賽?」

「是的殿下,現在正在進行著,估計快要結束了。」晴音回道。

「完了之後,做份報告給我。」南帝命令。

「是的,殿下。」

見殿下沒什麼吩咐,晴音轉身退了出去。

南帝將牛奶放下,走到屏幕前,將屏幕打開,再次看了起來。

……

黑暗森林。

一場意外變故被處理之後,恢復正常秩序。

周圍的人,紛紛朝自己心怡的學院去報名。

葉雄跟幽冥站在一起,雙雙神色嚴肅。

「有沒有感覺陰謀的味道?」幽冥小聲地問。

「何止陰謀,這簡直就是陽謀,赤果果地跟老子過不去。」葉雄看赤晨一眼,冷冷道:「他想跟我玩,我就陪他玩,等去皇城學院,看我怎麼玩死他。」

「你別看皇城是南域首都,表面上平靜,沒有戰事,實則危機四伏,不知道有多少的分裂勢力跟各域眼線潛伏在這裡,恃機動亂。你要記住,在修真界,沒有真正的和平,任何時候,提高自己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我會小心謹慎的。」

「去報名吧,就此分別。」

幽冥說完,朝北疆學院走去,準備報道。

看著她的背影,葉雄目光露出不舍之色。

終究,還是到了分別的時候。

「弟弟,這邊。」趙圓圓遠遠地朝他大喊。

葉雄準備過去跟她打個招呼,雖然他不想報天靈學院,但是他也不想得罪趙圓圓。

看到他走到天靈學院,周圍的學院都慌了。

特別是皇城學院,直接就坐不住了。

作為南域最好的學院,如果丟掉第一名,這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麼尷尬的事情啊!

洛可兒整個人從座位上站起來,跑到場下,擋在葉雄面前。

見洛可兒擋著自己,葉雄愣了一下。

洛可兒還沒說話,那邊的趙圓圓就不依了,急忙走過來。

「我說小姑娘,你懂不懂規矩,有你這麼攔人的嗎?」

她將洛可兒推到一邊,走到葉雄面前,說道:「弟弟,我就知道你會選天靈學院,你放心,到那之後,姐姐一定會好好關照你,不會讓你吃虧。」

「江南王,你可想好了,皇城學院可是整個南域第一的學院,開學典禮的時候,南帝還會親臨演講,這是咱們學院唯一的待遇,歷屆黑暗森林大比,從來就沒有前三名不選皇城學院的。」洛可兒說道。

「你們學院天才太多,資源不可能給我弟弟,天靈學院就不同了……」

「左一聲弟弟,右一聲弟弟,你害不害躁,攀關係的人我見得多,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洛可兒罵道。

愛上你中毒 (本章完) 「我說你這個小姑娘懂不懂禮貌,什麼叫做不要臉,咱們都是地球人,是老鄉……」

「我跟江南王也是老鄉,同一個宇宙的人。」

洛可兒一把拉住葉雄的手,拖著他往皇城學院那邊走去。

「走,別被這個妖女誘惑了,你是來學習的,又不是去看胸。咱們皇城學院,比她胸大的學姐多了去。」

噗!

葉雄忍不住笑了。

膽大的女生他見過,沒見過這麼膽大的。

再說,她是個女孩子,這樣拉著自己的手,合適嗎?

「洛洛小姐,你能不能放開我的手?」葉雄咳了一下。

「不放,除非你跟我去皇城學院。」洛可兒一點害羞都沒有。

「這個小姑娘怎麼就這麼不懂規矩,還有沒有禮貌。」趙圓圓當下就不爽了,遠遠朝胡夫大聲喊道:「老胡,你們皇城學院這是招人還是搶人啊,有你們這麼強搶的嗎?」

全場嘩然,那些人看著葉雄,羨慕嫉妒恨。

被學校轟搶也就罷,現在居然有羅莉跟御姐在拉著搶,這福利,羨慕死人了。

胡夫被點名,拉不下臉了,遠遠喊道:「洛洛,你又去胡鬧什麼,快回來。」

洛可兒不甘地看著葉雄,甩開他的手,罵道:「不選皇城學院,你一定會後悔的。」

說完,她這才翹起嘴回來胡夫身邊。

周圍的人,看著這個無法無天,沒有規矩的女生,一臉碉堡。

這女生也太強悍了吧!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洛可兒朝周圍的人吼。

「長得還行,可惜是個男人婆。」

「一點女人味都沒有。」

「誰惹上誰倒霉。」

周圍傳來竊竊私語。

嚴宗明有點尷尬了,忍不住說道:「咱們的洛洛小姐,你能不能消停一下。」

「從現在開始,我不說話,也不動,什麼都不幹,行了吧?」洛可兒雙手抱胸。

趙圓圓見洛可兒走了,這才笑道:「好弟弟,你的選擇是正確的,寧做雞頭,不做鳳尾……」

「姐姐,其實我是想過來跟你打聲招呼告別的。」

「告別?」趙圓圓笑容凝固了。

「我雖然很喜歡姐姐你,但是我夢想之中的學院還是皇城學院,希望不會因為這個決定,讓咱們之間起隔閡。」葉雄認真地說道。

趙圓圓怎麼說也是一間學院的導師,這樣的人,葉雄不想得罪。

聽葉雄這麼說,趙圓圓臉上露出遺憾的表情,嘆了口氣:「好吧,既然弟弟這麼選擇,我也不好強求,假期的時候,有空來探望姐姐一下。」

「一定,姐姐如果有空來皇城,也來找我一下吧,畢竟在這裡,地球人不多。」

兩人聊了會之後,葉雄正準備離開,趙圓圓突然喊道:「等一下。」

「姐姐,還有什麼事情嗎?」

「這個靈獸環姐姐送給你,就當見面禮。」

趙圓圓遞過一個手鐲狀的東西。

「謝謝姐姐。」葉雄大喜。

幽冥那個靈獸環,就讓他無比羨慕,現在自己終於也有一個了。

比起儲物戒,靈獸環貴得多,這可是能讓活物進去的空間,價格非常昂貴。

要是讓自己賺錢,不知道要賺多久,才能買得起。

「我走了。」趙圓圓轉身,扭著細腰肥臀離開了。

葉雄朝皇城學院那邊走去,還沒到那裡,突然發現一道熟悉的人影。

「她怎麼會在這裡?」

見朱雀在報名台上,葉雄有些奇怪。

他扭頭朝大屏幕看去,赫然發現,朱雀居然以四百五十分,排在總榜第十,恰好到達皇城學院的排名。

他又看了一下雷神跟冰川女神的排名。

雷神排在五百七十名,冰川女神已經到了七百多名。

按道理,以朱雀的實力,不可能拿這麼高的分數啊!

葉雄回想朱雀的種種近況,自從在天涯海角小島中進行升仙大會之後,他就覺得朱雀有點不同,但是到底哪裡不同,他一時之間又說不出來。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間,朱雀已經辦好手續,站在皇城學院身後。

葉雄走過去,洛可兒見到他過來,目露喜色,但偏偏又裝作一副不在乎的模樣。

那樣子,真是搞笑。

「江南王,歡迎你加入皇城學院。」胡夫臉上笑開了花。

「能加入皇城學院,是我的榮幸。」葉雄淡淡地笑道。

接下來,就是搞手續之類的,搞好之後,葉雄走到人群之中。

這一次,皇城學院招收的新生是十名,除了朱雀之外,還有剛才對他心懷不軌的赤晨,也在十人名單之中。

葉雄走到赤晨面前,盯著他,冷冷地說道:「我不管你對我有什麼企圖,我在這裡警告你,如果你再惹我的話,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沒幾個人,敢當著導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這樣狠的話,但是葉雄說了。

不是證明他有多強,而是證明,他問心無愧。

赤晨臉色很難看,但是依然回道:「我問心無懈,我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南域聯盟好。」

「時間會證明一切。」

葉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這才走到一邊。

「給大家十五分鐘準備,十五分鐘之後,咱們起程回皇城學院。」胡夫吩咐。

當下,十人散去。

葉雄離開,來到幽冥身邊。

分別在即,他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

「記得打電話給我,別忘記了。」葉雄說。

「我會的,好了,我準備出發了。」

比起葉雄,幽冥對這些分別,酒脫得多了。

也許對於她來說,分開這點時間,根本就不算什麼。

畢竟她上輩子可是活了千年之久,時間對於她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接下來,幽冥跟著北疆學院的人離開了。

雷神跟冰川女神也過來,紛紛告別。

畢竟都是來自地球的人,雖然為了升仙大會戰鬥過,但那是過去的事情了。

跟兩人告別之後,葉雄回皇城學院當中。

那裡已經停著一架飛船,其餘的人全都上去了,就等他了。

葉雄走上飛船,飛船慢慢升空,朝皇城飛去。

飛船飛行了幾個小時,終於回到了皇城學院。

雖然早就知道,皇城學院會很雄偉,但是親眼看到,葉雄還是被震撼到了。

本章完 皇城學院建在南面一座叫做赤焰山的山上。

赤焰山是皇城的唯一的一座山,四周被一望無際的樓閣包圍,一眼看過去,有種會當凌絕頂的感覺。

火焰山地勢不平穩,有裂谷深澗,到處都可以看到拱橋,渡橋,地勢非常險峻。

就在這樣險峻的山上,建了數十幢各式各樣的樓閣,有些甚至建在山崖邊。

換在一般人,看著這些搖搖欲墜的建築,甚至都不敢踏進去。

這些建築跟地球上的高樓大廈不同,外表看來有些像歐式風格,但是比歐式風格的建築最有氣勢。

葉雄在飛船上看過,整個南域城,這一類型的建築很多,應該是修真星球比較普遍房屋設計。

飛船停在半山之上,那裡有一個很大的平台,停著數十艘各種各樣的飛船。

有大有小,各種種類,眼花繚亂。

這些大部分都是鍊氣期學員的,築基期可以御空飛行,根本就不需要這些飛行器。

「宗明你跟洛洛先帶他們幾個去報到,報到之後,再帶他們將這學院走一趟,了解一下學院的情況跟一些規矩,我還有事情先忙了。」胡夫說道。

「好的,導師,你先走吧!」

「導師慢走。」

胡夫離開之後,兩人帶著十名新生去辦手續,辦好手續,每人得到了一張身份銘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