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水這個人,我非常矛盾,但是不得不去承認,這是一個好人,一個比較糾結的人,現在他媳婦兒這樣兒說明了這事兒挺嚴重的,我騎自行車跟飛的一樣,一路飆到幾十碼的奔回了林家莊,到了家裏,剛好二蛋出了這個事兒,人還都在我家裏,大家一看到我帶回來個瘋女人,還有點納悶兒,林小妖的臉色馬上就變了,沒有人比她的印象還要深刻。

我喝了口水,又讓二蛋給她倒了杯水,對哭喪着臉的小妖道:“你先彆着急瞪眼,我是在路上遇到這個人的,你爸爸他,出事兒了!”

“我沒有那個爸!”林小妖一聽,臉色就變了,可是我知道,這個小丫頭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話雖然這麼說,人還是在這邊拄着。

“小阿姨,你說說,三水叔,他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兒?”我給這個女人倒了一杯水問道。

這個女人說話吞吞吐吐的,就不在複述,非常的難懂,後來我們琢磨明白之後,也算是清楚,林三水跟這個女人結婚後,也算是很恩愛,這個女人也不是完全圖他的錢,後來倆人真的也有了個兒子,日子還算美滿,林三水沒啥幹,就當起了泥瓦匠,就是給人蓋房子,這兩年賺了點錢,就在女人的村子,劃了一個宅基地,準備自己起個房子。

誰知道挖地基的時候,挖到了一個洞,林三水當時就讓幫忙的人走,怎麼說呢,林三水也算是一個有過見識的人,他當時就感覺到,是挖到了一個古墓,這些年林三水也是窮怕了,一看到這個,想着人生的機遇來了,這下就有錢了,晚上的時候,就一個人潛了下去。

這一下去,就沒有出來,這個女的想要進去看看,害怕,這事兒跟自己親爹說說吧,因爲林三水的事兒,這女的也跟家人鬧翻了,這事兒還沒辦法跟別人說,這可是盜墓。要坐牢的,沒辦法,她本身想的就是來林家莊這裏找我,陰差陽錯的在路上遇到了我。

我們聽完了這個事兒之後,林小妖的臉上寫滿了關切,我也知道,這事兒其實我都不用諮詢她的意見,她也肯定讓我去救人,但是說實話,我們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因爲這事兒放在外面的人來說,是了不得的大事兒了,但是放在我們這羣人眼裏,那真不算個事兒。

黑三是個盜墓的小王子,胖子更是一個紫府山真人。一個墓而已,裏面就是有殭屍,多大事兒啊。

“這事兒趕早不趕晚,我們先去看看?耽誤的越久,三水就越危險,我對他的印象,其實還是不錯的。”胖子說道。

我們幾個就浩浩蕩蕩的,馬上往林三水媳婦兒的村子趕,沒有什麼,比救人還重要,等我們到的時候,那個宅基地裏,已經圍滿了人,有幾個我還認識,跟我打招呼來着。

“怎麼回事兒?”我就問我認識的那個人道。

“這事兒,他孃的。”那個人就罵。

我們在人羣裏一問,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林三水的媳婦兒想瞞着人,可是哪裏瞞得住?別人發現了墓,也想要古董啊,馬上就有倆人下去了,可是也沒出來,這前前後後的,都下去十幾個人了,一個都沒有出來。

“這事看你了。”我看着黑三道。

“這不是墓。”黑三皺着眉頭看着這個墓。

“那是啥?”我也納悶兒道。

“這是封陰煞的地方。以前這裏鬧過災,封裏面的東西,你看這個。”黑三非常專業的拿起地上的泥土道。

“糯米摻土,這邊還有墨斗線的痕跡,他孃的。” 第二天一早許曜就帶著千秋暮雪一起來到了千秋集團,剛準備要上去的時候,就已經有保安攔在了前邊。

「不好意思我們的老闆曾經吩咐過,那個女的不能上去。」

這些保安所指的自然就是千秋暮雪,看來他們已經做好了防衛,就是不讓千秋暮雪有輕易反擊的機會。

「哦?你們知道我是誰嗎?」許曜拉住了千秋暮雪的手,將她拉到了身後,昂首挺胸的站在了他們的面前。

那幾個保安面面相識,他只覺得許曜異常的眼熟,卻不一時半會想不起來許曜到底是何種身份。

許曜指了指他們千秋集團大樓上的那一則廣告,自己的廣告還在上邊進行著輪播。

「許曜!沒想到他就是天天給我們洗腦的許曜!」

「對,就是他!我們集團已經連續好幾個月都在播放他的廣告了,我都快記得他口中所說的台詞了!」

那幾個保安突然恍然大悟,已經有些鬆動要放行。

這時其中一個保安突然說道:「不行!家主不是有過吩咐嗎?只要是跟這個女人來的,任何一個都不能放他們上去,不好意思你們請回吧!」

那名保安站在了許曜的面前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其他保安原本那動搖的立場又再次的穩定了下來,一直對外都看著他們。

許曜冷笑一陣后對他們說道:「我許曜想去的地方,沒有一個人能夠攔得住!」

卻見他指尖一揚,數枚銀針爆射而出,所有的人全都定在了原地,他們的身上都插著一根銀針,此刻竟已經全都被許曜給定了身。

許曜回過頭來對千秋暮雪說道:「看來他們已經設置好了重重的防禦,就是不想讓我們上去,既然他對我們不客氣,我們也不必對他客氣,直接硬闖上去吧!」

千秋暮雪想要開口問一問還有沒有別的方法,但是看到許曜已經一馬當先的走在前面,她也就只好一路跟了上去,看著許曜那霸氣的聲音,她不由得掩嘴輕笑。

「許先生還真是一個霸道而又溫柔的男人呢……還真是讓小女喜歡得緊呢……」

兩人就這麼一路的走上去,許曜先是抓來了一個工作人員,開口就直接問道:「這個公司的老闆在哪裡?」

工作人員一臉懵逼的看著許曜,隨後又看了一眼千秋暮雪,突然間就慌張失措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千秋暮雪走了上前,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悄聲說道:「放心好了,只要你老實回答,我就不會讓你捲入我們的戰鬥。」

原本那名工作人員確實是不想捲入他們之間的家業鬥爭,但是聽到千秋暮雪那溫柔的聲音后,也就不自覺的點了點頭指了指上頭:「老闆跟其他的高層部門管理,都在上邊進行會議。」

許曜得到消息之後便直接走到了電梯門前等著,這時千秋暮雪卻一把抓住了許曜的手。

「說起來我曾經告訴過你,千秋家族是守護華夏龍脈的十二支家族之一吧?難道你就不好奇,我們的實力嗎?」

許曜不知千秋暮雪為何對自己突然做出如此親昵的動作,只覺得千秋暮雪的手細嫩而白軟,握起來十分的舒服。

「我雖然不知道你們的實力如何,但我知道你們都打不過我。」

許曜說出這句話讓千秋暮雪無法反駁,她翻了翻白眼后對許曜說道:「沒錯我們確實是比不過你,但那僅僅是因為我們的功法並不適用於戰鬥,而是用於戰略行動。」

「戰略行動?」許曜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千秋暮雪,因為他已經隱約的感受到,千秋暮雪的身上開始湧出了一陣陣的靈力,似乎正在進行著施法準備。

權臣家有神醫妻 「沒錯,不知道安迪是否已經學習了我們家族的功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你對付他將會特別的棘手,所以現在我必須展現給你看……這套功法就是我們能夠位列於十二家族中,屬性為鼠的家族功法!」

當千秋暮雪說完這句話時,她的身體放出了一陣白光,這道白光很快的就覆蓋了她以及許曜,就在這時許曜看到了自己置身於一個異度空間之中,在他們的面前有一個洞在不斷的放大,這個洞里的場景居然是集團第十五層電梯,當這個洞將他們完全覆蓋的時候,許曜才猛然間反應過來。

剛剛他們居然如同穿越時空般,一瞬間就從底下的一樓穿越到了十五樓。

「不錯這就是我們家族的技能之一,那就是時空蟲洞……只要我們去過某些地方,並且腦海中所設想出那個地方的大概場景,只要能夠還原到一定的境地,就能在一瞬間穿越過去。」

千秋暮雪看到那無比震驚的目光笑了起來,她的手腕一翻,一把匕首竟然出現在了掌中。

下一秒千秋暮雪拿著匕首直刺許曜的雙眼,許曜向前一抓想要反制,而千秋暮雪卻突然靈光一閃消失在了許曜的面前,反而出現在了許曜的身後將匕首抵在許曜腰間。

許曜有些意外的轉過頭來,千秋暮雪笑意盈盈的說道:「特別小看了我們千秋家族,只要我們一個念頭就能將千軍萬馬運送到敵方的後方戰場之上,只要我們心念一動就能將自己的軍隊全部運送回來。」

「沒錯,我們千秋家族亦是如此,千秋萬代永不斷滅!」

聽到千秋暮雪的這句話,許曜的心中頓時就對他們的家族升起了敬佩的感覺。

果然不愧是為守護華夏龍脈的十二個家族之一,圖標被列為鼠也是情有可原,不僅是他這個時空蟲洞的技能跟老鼠挖洞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本身的性質也如同老鼠一般,讓敵人完全無法摸清楚他們的位置。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安迪他們應該是在會議室里,此刻應該正在與其他的長老討論怎麼樣應對我的回來。我若使用功法闖入他們必定會知道,我們從正面硬闖進去吧。」

千秋暮雪看向許曜詢問他的意見,許曜也是嘴角一咧自信的笑道:「好啊!那我們就從正面闖入!」 局勢是亂糟糟的,一下子那叫一個哭爹喊娘,而且有失控的跡象,開玩笑,敢下墓的,一般都是青壯年,在農村,青壯年就是家裏的頂樑柱,這一下沒了十幾個,剩下的女人,老人,孩子的哭聲不絕於耳。我們只能在外圍,甚至都擠不進去。我拉了那個我認識的村民,這個人算是我的高中同學,名字叫王九月,聽起來像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我把他拉到了一邊兒,道:“九月啊,你們村兒的管事兒的在不在?”

“你找管事兒的幹嘛?已經有人去請大仙過來了。”王九月說道,說完,他把我拉到了一邊兒道:“小凡,咱倆同學一場,也別怪我沒提醒你,你想找管事兒的?勸你還是在他來來的時候先跑路吧,村支書就是媛媛他哥,因爲林三水這事,現在看到林家莊的人就不咋待見。”

“啥情況?” 豪門暖妻:總裁的頭號新寵 我問道。

“你又不是瞎子,看不出來這兩口子年紀相差多大?現在媛媛的老爹,都不認這個閨女了,要不是現在有了個孩子,他能在村兒裏搞個宅基地?”王九月說完,一看那邊來了一個老太太,就捨棄了我,去找那個老太太去了,那個老太太看起來七八十歲的年紀,走路都是一個顫顫巍巍的一股風似乎都要把人給吹倒。但是一身的行頭相當的屌,穿了一身繪有八卦的皁衣,我一看也有印象,這老太太,在附近也算是比較有名望的過陰人。

農村這邊兒,出了什麼事兒,找一個大仙,這是傳統,這老太太似乎在王莊的威望不錯,這下整的我們幾個蠻尷尬的,等於說是同行撞到了同行,而且我們不受村民們待見還。我要說什麼,胖子擺手制止了我,道:“先看看再說,黑三說的對,走,既然有人暫時接下了這個事兒,我們就先轉轉看看,這個地方的風水,到底是個怎麼回事兒。”

等我們在這個林三水媳婦王媛媛的村子轉了一圈,因爲這邊的風水地勢並不是相當的明顯,風水,除了藏風聚水這個大家都知道的東西之外,還有一句更加耳熟能詳的話,山主人丁水主財,也就是說,依山則保人丁興旺,傍水則住財源滾滾,仕途通暢。但是王莊這個地形來說,跟林家莊類似,沒有什麼大的風水格局可言,沒大山,更沒大河,這地形如果在黑三眼裏,那絕對就一點兒,壓根兒不會來這邊倒鬥兒,沒名山大川,沒好的風水格局,就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的古墓存在,古人只要是有錢有權的,大多人都信這個。

所以說在轉了一圈之後,我這個並不是說特別專業的風水師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出來,不僅是我,黑三,胖子都沒看出來什麼東西,沒有大風水格局,就不會有什麼寶地,相對的,也不會有什麼凶宅。

“可能當時這邊有一個人鬧屍煞,路過的高人就修了一個地方把這裏給鎮壓了。也是隨便找了個地方,不是什麼時候,都要用風水格局來解釋一些東西。”黑三道。

我們也只能這麼解釋,轉了一圈毫無所獲之後,我們再一次回到了林三水失蹤的這個地方,只是這一次,這邊已經開始跳大神,就是那個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在那邊裝瘋賣傻一樣的跳來跳去,口中唸唸有詞,以前我看這些還挺像一回事兒,現在來看,完全就是搞笑,跟小孩子過家家沒什麼區別,一個人看一件事兒,其實還是要看本身的視野到底有多大。

更搞笑的是,這個老太太在跳了一會兒之後,忽然大聲的慘叫了一下,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了起來,我一看到這個,差點就笑出來了,這基本上是鄉下巫婆神漢慣用的辦法,跳跳大神啊,小病的話,熬一下就可以了,大病的話,就假裝小鬼難纏的樣子,估計這事這老太太處理不了,乾脆就裝作暈倒的樣子。這類人有沒有真本事就不說了,起碼演戲的功夫絕對是上乘。

“別笑,不對勁兒啊。”胖子看着那個老太太道。

“怎麼不對勁兒?”我納悶兒,這種事我是在是見的太多啦。

“那老太太死了!!。”胖子一下臉色就不對了,就這樣對着人羣就衝了進去,他現在可是林二蛋的身體,依舊是力大如牛,我甚至懷疑這就是胖子遲遲不想跟二蛋換魂兒回來的原因,他搶佔了身體的同時,把那份天賦異能一樣的神力也給搶了過去。

他扒開人羣,一路上狂奔,直接衝到了那個老太太的身前,使勁兒的掐着老太太的人中,似乎沒用,胖子乾脆直接把這個老太太背了過來,用膝蓋頂住老太太的肚子,在她的背上擂了起來,一拳比一拳用力,三拳下去,剛都昏迷不醒的老太太就這樣趴在林二蛋的身上哇啦哇啦的吐了起來。

吐出來的全部都是黑水,那叫一個臭,我們幾個站在外圍,都聞到了這個味道,這是比屍臭都難聞的氣味兒。

胖子臉上寫滿了沮喪,這樣的忙碌之後,臉上也掛滿了汗水,道:“不行了,救不過來了。”

在我們的眼裏,胖子這一次是當雷鋒呢,跑過去想要救一下這個裝神弄鬼的老太太,誰知道,在胖子說完這句救不過來之後,人羣中忽然開始說起話來。

“這傢伙是誰啊?”

“草!好像是林家莊的林二蛋,我見過這廝。”

人羣中有一個人,梳着一個大背頭,穿着一身不是很得體的西裝,這身行頭,在農村人眼裏也是個光棍的人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忽然站了出來,他對着人羣大叫了一聲:大家看到了,就是這個人,三拳擂死了王老太。大家別讓他跑了。

我他孃的一看這事兒不對勁兒啊,人羣在這個人叫了一聲之後,馬上就磨刀霍霍向胖子而去了,我一看又急又惱,在路邊提了一把鐵鍬就衝到了人羣中,在那個大背頭的猝不及防之下,一鐵鍬把他拍在了地上,我舉着鐵鍬像拿了一把砍刀一樣的橫眉怒對着剩下的村民罵道:“誰他孃的敢過來?!”

之前林家莊也跟別的村子幹過架,我知道在農村的打架鬥狠中有兩個策略,一是氣勢上的完全壓制,第二種,就是擒賊先擒王,比如說以前的林家莊,誰把林三水乾倒了,就等於勝了,別人誰還有膽子往前衝?我一下子把這兩條都給佔了,本以爲可以完全壓制,可是意想不到的我的囂張氣概還沒發揮出來呢,後腦勺就被砸了一下。

“草!林家莊的人什麼時候也敢跑到王莊來欺負人了!”村民們轉眼就一哄而上,那個王媛媛在那邊大聲的叫,可是誰會聽一個婦道人家的話,轉眼,混戰起。

看到這個混戰的黑三和那邊的林二蛋也馬上加入了戰鬥,在場的男男女女也有三四十號,王莊算是一個大村子,但是人多,也架不住我們這邊的人猛,特別是胖子,以前林二蛋是空有一身蠻力的寶庫卻發揮不出來,現在身體被胖子掌控,那在人羣之中一個左衝右突,直接把這一羣犢子打的那叫一個落花流水,就算村子裏不停的有人加入戰鬥,還是我們這邊完全的勝利,直到後來警察來了,四個人竟然單挑了一個村子,打的他們報了警。

來了一輛警車,下來一個胖警車,一個瘦警察,一看到警察來了,那些被我們幹倒的村民們就開始鬼哭狼嚎,恨不得別人不知道他們被我們四個人打的抱頭鼠竄,想要公平公正的人民警察來主持公道。

“嘿,王哥。”我老遠的就對這個人打了個招呼,他叫什麼我還真不知道,就知道林三水曾經叫過這個人王哥,我也不能叫王叔不是?農村的輩分兒,壓根兒就不好算,一看到是這個人來,我也放下心來,九兩現在還在我家裏呢,我還會害怕鎮派出所的警察?

“又是你,咋回事兒?”王哥假裝生氣的問道。

“借一步說話王哥。”在村民面前,我也屬於惡作劇的心態,直接遞了一根菸兒上去,拉着這個警察走到了一邊兒,把來龍去脈說清楚,並且額外的說:“九兩還在我家呢,估計馬上就過來,王哥你等等,中午一起吃個飯唄。”

“你是說三水在裏面,裏面還栽了十幾個人?”胖警察道。

“對,要不說我生氣呢,你沒看到那個胖子?在林家莊您又不是沒見,本來是我請來的神仙當雷鋒呢,結果我們卻差點被打,能不生氣嗎?”我道。

“那也不能把一個村子的男的都打趴下,算了,這事兒當王哥我求你,我叫你小凡哥成不,千萬把這事兒處理好,十幾條人命呢!你要是爲老哥好,這事兒處理漂亮,以後老哥一定有重謝。”胖警察對我抱拳道。 然而千秋家族的高層集團們,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早在齊非倒下后,他們就正襟危坐的在會議室里,正討論著怎麼樣對付即將要來到的許曜。

「沒想到那個叫做許曜的醫生,居然有如此強大的能力……」安迪心中有些忌憚,他看向了的會議室里的其他長老。

這群人基本上都已經很被自己給買通了,所以他並不害怕千秋暮雪想要回歸奪取位置,因為這裡的長老都是自己的人。

原本安迪以為自己想要融入這種古老的大家族非常的困難,後來他才漸漸意識到,原來這裡的所有長老其實都已經厭倦了這種模式。

他們已經厭倦了千秋家族固有的中藥經營模式。

千秋家族自古以來就秉承著與世無爭的心態安定下來,因為他們家族的千秋功法使得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避開亂世的糾紛。

上古時期,千秋家族就保持著極其低調的身份,如果不是曾經的漢王將其請出山門,以用於保護華夏龍脈,他們可能會一直隱居下去。

世人皆知晉朝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卻不知道的是,其中的桃花源家人,就是他們千秋家族。

曾經他們家族隱居於絕密桃林之地,一日一位漁翁誤入他們的領地,當時的家主不想惹是生非,並且也想要了解外地情況,故而讓其他人善待漁夫。

然而漁夫在離開了村落之後,卻沒有聽從他們家族的話,出去之後,不僅泄露了行蹤,甚至還要帶人前來尋覓。

迫使他們不得不進行一次大規模的轉移,並且這一次消失,就直接在數千年歷史上失去了蹤跡,所以有關他們家族的記載少之又少。

然而低調了那麼久,他們也在數千年的休養生息之中,養出了野性。

他們不甘心繼續低調下去,因為在修道凋零的時代,修真者已經越來越少,他們的能力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大。

世界上已經難得一見修真者,而他們作為與常人所不同的人,不僅擁有著與平常人不同的能力,甚至沿襲了數千年的傳承,有著龐大的基業。

此刻很多人已經無法再保持當日的低調,他們迫切的想要登上時代的舞台。

若是再按照以往的經營模式去發展中藥店鋪,總有一天他們的家族會被時代所淘汰。

所以他們在得知安迪是白家派遣而來的人時,居然展現出了巨大的歡迎,甚至與白家的計劃一拍即合。

因為與其繼續發展已經沒落的中醫,追隨新時代才是王道。

但是以現在家主千秋煙火的個性,是絕對不會允許長老會作出與白家進行合盟的決定。

所以他們自然就會將千秋煙火作為主要的目標,先將其擊潰,隨後進行奪位。

千秋煙火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家族,團結了那麼多年,居然會在今日大規模的聯結外人對付自己。

當千秋煙火中了劇毒后,他們就開始策劃讓安迪上位,並且讓他來安排千秋家族與白家的合作。

只是沒想到千秋暮雪年紀輕輕就已經修鍊成了時空蟲洞,在危急時刻帶著自己的父親離開了江陵市,而他們在追蹤了一定的時間后,卻也是完全失去了蹤跡。

而今天是安迪的入家儀式,只要參與了儀式,那麼他就成為了本家人,並且名字將正式改為「千秋暮安」。

因為按照輩分安迪是暮字輩,而名字也起個開頭的「安」,所以加入本家后,族名會改成千秋暮安,並且在這之後繼承家主之位。

「現在,我將千秋暮安,列為新一任的千秋家家主,其他人誰有反對的意見?」

大長老拿著千秋家族標記的印章舉了起來,台下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出來反對。

因為支持千秋煙火的族人早就已經被他們清除乾淨,現在所留下來的人,全都是支持長老會的人,可以說他們的家族現在才算是團結起來一致對外。

「願輝煌永存於世,千秋家族歷經千秋萬代,也是時候在現在崛起了!」

重生星中有你 千秋暮安將印章的接了過來,那一瞬間,所有人都低頭臣服視他為家主。

在經過了第一輪儀式之後,千秋暮安才對餘下的人交代道:「雖然我們是守護龍脈的十二家族之一,但是其他的家族從來就沒有正眼看過我們!」

「他們只知道我們是老鼠,什麼叫做老鼠?那就是過街人人喊打的對象!我們是最弱的一族,但我們也是最強的一族!」

千秋暮安舉著自己手中的印章喊道:「家族的復興,就由我來承擔!家族的夙願就由我來繼續執行!」

「好啊!支持暮安家主!支持暮安家主!」

「家族復興,支持家主!」

「加油!復興家族!」

一陣陣的呼聲此起彼伏的響起,所有的人都高舉著千秋暮安的大旗,一陣陣的騷動,就連長老會的人也都開心的暗自點起了頭。

千秋暮安看著自己的這群族人,心中也是一陣的洶湧澎湃,自己此刻已經是千秋家族的家主了,他決定先與白家進行合作。

只有與強者合作才能在短時間能增強實力,而也只有白家才能讓自己的實力快速提高。

千秋暮安拿著話筒對台下的人說道:「謝謝大家的歡迎,但是我們現在不得不面對一個問題,我剛剛得到了消息,千秋暮雪前任家主的女兒,找到了強大的幫手,她們想要捲土重來。」

其他人聽到之後紛紛發出了驚嘆之聲,甚至再次議論叫囂了起來。

「是誰那麼大膽?居然敢插手我們千秋家族的事情!」

「是誰啊?我們千秋家族可是歷經千年傳承的修真家族,居然還有人敢找我們麻煩!」

「哼,作為前任家主的女兒,還敢來孤身一人來對抗我們家族嗎?就算是其它幾個家族,也都沒有辦法插手我們的事情吧!」

千秋暮安揮了揮手,讓他們安靜了下來,隨後清了清嗓子。

「而且……」千秋暮安的話語停頓了一下並且將語句加重,其他人都集中了注意力,側耳傾聽。

「千秋暮雪所帶來的人……正是我們江陵市的鬼手神醫許曜!」

「什麼?怎麼可能!」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跟炸了鍋似的紛紛討論起來。 「什麼?居然是許曜!居然是被稱之為鬼手神醫的許曜!」

「前幾天還看到他的相片在我們公司上掛著呢,他可是唯一承接了我們藥店廣告的人。」

聽聞此言所有人都不淡定了,或者說直到現在他們才開始害怕。

他們可都是聽說過許曜的名字,許曜在他們這一帶可非常的有名,如果與許曜做對的話難保他們千秋家族的名聲被毀。

「要知道這個許曜可不簡單,相傳他的實力可是達到了先天之後。你們之中有誰的實力能夠抵達先天的嗎?」

千秋暮安將雙眼掃向了底下,其他人紛紛將目光避開了他,不敢與之對視甚至於不敢多看他一眼。

他們都在討論著該如何應對這場危機,這些都是修道之人自然知道修真者的境界每差一分就如同天地之別,只要比自己的人多高出一個境界的差距,那就不是用數量能夠彌補。

千秋暮安雖然早就已經想到了千秋家族的戰鬥力不多,但是沒想到居然會如此膽小。

以至於在他面前連頭都抬不起來,以至於在聽到「許曜」這兩個字,在得知了許曜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后卻,只能瑟瑟發抖的坐在會議室中。

「諸位有什麼應對的方法嗎?此刻已經是我們家族最危機的時候,大家有什麼方法不妨說出來吧。」

千秋暮安看著底下的幾位長老,他們此刻全都沉默不語的盯著自己眼前的桌面,彷彿自己剛剛所說出來的事情並不關他們的事,有一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