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會,我就有了重大發現了,我之前修煉陰陽極妙只修煉到了一股真氣,一動真氣有千鈞之力,可是那真氣似乎只能憋着,而一旦泄後就和平凡人一樣。

而我再看到陰陽命錄後,陰陽命錄裏控制氣息的辦法,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裏打通陰陽兩穴,從而獲得大量的陰陽兩氣,等修煉到了一定的程度後,不但擁有強大的神鬼法力,而且還可以“通陰陽二氣,走陰陽兩道,用陰陽兩法,延生避死享陰陽兩壽。”

這讓我想起了天心小童給說的那句話,我修煉的道法本就是通陰陽的,將來我能夠改變命數,可是根據之前的心法修煉的話,怕是得要花費數十年的苦功,才能翻騰一道浪花。

而現在陰陽命錄,不就是交給我用來活命的契機嗎?

看到這裏,我估計我此刻的眼睛都賊亮了,驚歎道,“我靠!有了這玩意兒,那我長生不死都有可能啊?那師爺爺爲什麼不早給我說?”

還剩下幾個段落了,我接着一口氣繼續往下看,陰陽極妙有陰陽八道氣,可是厲害的麻景陶短時間內就修煉到了五道氣,結果在桃花山下輸了鍾馗天師二十招後被斬首,五道氣就敢和鍾馗打?那修煉了八道氣後,豈不是要翻天了?

我又興奮了,繼續往下看,可惜我接着發現陰陽極妙雖能延生避死,但是卻危害不小,因爲一旦陽氣過重就會暴體而亡,而陰氣過重就算全身僵硬化成殭屍。

而且陰陽命錄對畫符的也有着最根本性的突破,麻門的大符咒完全可以用陰辰陽壽來畫!而且用陰辰陽壽畫出的符咒效果能增強數倍!這時,我想起了師爺爺給畫的那道太乙真身護體符,不就是用他的陽壽給我畫的嗎?

看到這些,我又倒吸了一口涼氣,終於明白師爺爺爲什麼不讓我看了,原來是這樣!

頓時我也懂了,爲什麼麻門道術沒有所謂的五弊三缺了,不是沒有,而是陰陽極妙本來就是充滿誘惑的大坑,一入陰陽深似海,從此生死兩道沾。

我陷入了兩難了,拖着額頭,冥思苦想,分析着其中的利弊。

期間老媽敲了我一次門,給我端了一些水果。

我吃着水果,又想了一會兒,想到我的爸媽,要是“謝老闆”來到家裏了,我爸媽還能活命嗎?

我的命不過23歲,也許是24歲,已經沒有幾年可活了,爲了老爸老媽,還有我的壽命,我何不拼一下?說不定,將來壽命無限,和師祖爺、師爺爺一樣活個兩百一百歲的!

那!這就麼定了,陰陽命錄,我就修煉了!

說什麼就做什麼!當即我就將陰陽命錄連同前面陰陽極妙的心法內容,一起看起來,而且我還準備花幾天背下來。

在通讀幾次後,我基本懂了修煉的法門。

修煉的時候需要找極陽極陰的地方,極陽的地方好找,十二點到兩點鐘的太陽下修煉就可以了,而極陰之地並不全是半夜十二點,而是午夜在墳墓聚集的地方!

因爲時間不多了,而且劉一抖還被關起來,那現在只有自己救自己了。

於是我揹着呢絨袋,換上一身衣服,t恤、牛仔、帆布鞋,然後趁着老爸老媽睡去偷偷的溜出門了。

在龍山縣城區不遠,離我家也沒多遠的有一道灣,那個灣叫千佛崖,崖下在很久以前是一個野戰醫院,死過很多人,最後都被埋在裏面。

而且那個灣,平日裏陽光都照不到,白天從那裏經過的時候都感覺一股子陰涼,所以我敢肯定那裏就是我要找的地方。

半夜了很少有出租車,我在大橋下攔了一輛出租車。

上車後,司機問我去哪裏,我說去千佛崖。

頓時司機就愣了一下,輕聲喃喃道,“今晚怎麼那麼多人去那裏?”

我一聽,問道,“怎麼了?”

司機笑了笑,“沒事兒,今晚生意挺好的。”

我一下覺得,有些奇怪,大半夜的除了我,誰去那個地方找晦氣?

當過了橋頭,這時候司機靠邊停下來了,然後他對着路邊問了問,“去哪裏?”

然後他又自言自語,“走吧,順路。”

見此我的左眼不禁顫了一下,不知道爲什麼,上次左眼大出血後,就成了一個血紫瞳孔的眼睛,而且我還奇蹟般的練成了一隻較爲完美的陰陽眼。

陰陽眼這個東西后遺症很大,師祖爺的陰陽睛一閉一睜,劉一抖的陰陽眼一隻人眼一隻狗眼,而我運氣算好的,就是瞳孔顏色不同而已,只有在非常仔細下才能看清楚和正常瞳孔差別在哪裏吧?

我的陰陽打開後,我就看到一個穿着白衣的女人,我準備叫司機立馬開走,我付兩倍的錢,可是白衣女人沒有腳透過車窗就一聲不吭的坐進了車。

然後又走一段路,司機又停了下來,靠在路邊,嘴巴都笑的發歪,“今晚去千佛崖的還真的不少啊!”

我這時又看了看路邊,只見一箇中年男子一臉呆滯的進了車,坐在我的旁邊。- ?我看着老頭,老頭看着我,我們也不說話,就這麼看着。

過了一段,這時,路邊有出現了兩個人,一個老的和年輕的,身上都有一些擦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一臉驚慌的樣子,急急的招手。

然後出租車司機停車靠邊,“怎麼了兩位?你們誰走,只有一個位置了。”

年老的和年輕的一臉急色,“快,帶我們回城裏吧?前面有東西!”

我這時詫異了,這兩人不用陰眼和陽眼或者陰陽眼,竟然也看的到他們,他們是人!

司機擺擺手,“不順路,我現在要去千佛崖,我車上滿了,你們等下一輛車吧!”

司機說完,車外兩人朝着車裏看了看,都看着我,然後年輕的對着司機罵道,“你才一個人就滿了?故意拒載吧?”

司機頓時就不爽了,“你們眼睛瞎啊?沒看到我車上三個人嗎?倆傻比!”

說完司機開車走了,而就在走的那一刻,我聽到身邊兩人,“詛咒你出車禍啊!和前面兩輛車一樣。”

我聞後皺眉,前面出車禍了?不過咱龍山人的素質嗎?然後搖搖頭,而司機也喃喃了罵了幾聲晦氣。

走了五六分鐘後,終於來到了千佛崖了。

千佛崖有一個站臺,我叫司機在那裏給我停車。

停車後,我就朝着千佛崖的裏面走去,因爲千佛崖是一個凹進去的大石壁,裏面長滿了雜草,以及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亂石堆。

就在我走了幾步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白影從千佛崖的另外一邊的山坡一下就撲到之前那出租車的後面,我連忙朝着一看,只見一個白衣人急速推着出租車走,速度很快。

最後,咔朝着護欄撞去!出租車進了護欄下,而護欄下是流淌的龍江!

“啊!鬼推車?”

有人說,很多時候出車禍,就是鬼推車導致的,一些鬼緊貼着車,將車推入懸崖或者是撞車!

我叫了一下,精神一振,頓時我回想到了之前那兩個要搭車的乘客了,之前兩個人急衝衝的招手要進城,身上還帶着擦傷,我估計他們是發現了什麼東西,才嚇的跑到了很遠的橋頭準備打車回家的。

我連忙跑了過去。

而這時候從護欄下一個白色的影子爬了上來,這時還有一個白衣鬼從一側飄過來。

“你們這些害人鬼!”於是我罵了一聲,連忙拔出袋子裏的太乙劍,以及一打急急風火符,朝天一扔,迅速的捏印走七星踏鬥步,然後扔飛雙重劍指,在念下捉鬼咒後,頓時兩根火繩子,立馬就朝着兩隻白衣鬼捆了過去。

一下就捆住了兩隻白衣鬼,我連忙跑了過去。

可這時候側邊一根肉狀的東西朝着我就噴了過來,我連忙閃開,接着只見一具很多舌頭從側邊射出來,將我捆住的兩隻鬼給卷着,似乎是想營救。

而我朝着那舌頭射來一看,只見一隻穿着藍色衣袍的人,面目猙獰露着血肉,正張着大嘴,裏面纏繞着好幾根長舌頭。

而這時被我捆住的兩隻白衣鬼,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沒有任何反應。

原來這是兩隻迷失小鬼,這種鬼一定是被人利用了的,留着無益,於是一咬中指,在太乙劍上摸着血,然後朝着藍衣鬼追去,看着藍衣鬼的舌頭就斬去,喝道,“你們這些害人鬼,我叫你們不得好死!”

可是我的劍並沒有斬斷那舌頭,不過那藍衣鬼的舌頭卻是猛的一縮,他有些驚愕的看着我,然後猛的消失在一側的黑暗之中。

我看着逃走的藍衣鬼也不再去追了,看着兩隻眼前害人的迷失鬼,我覺得他們留着只能被人利用,而且又不能投胎,只有殺了!

於是我一跺腳,再念道,“天靈靈,地靈靈,殺鬼天師快顯靈,今有牛鬼來撞門,弟子殺鬼請神方,天師殺鬼令!急急如律令!”

唸完朝着兩隻迷失小鬼一刺一劃,頓時就如同被蒸發的雪球似的,數秒鐘就被蒸發乾淨了。

處理完了兩隻鬼,我跑到欄杆邊一看,剛纔被推下坡的出租車竟然還在?

而且並沒有落到龍江裏,不過我的左邊眼睛卻看到兩個白影,一個女人以及中年男子,發着一臉詭異的笑,然後一點點的推着出租車的後面。

他們想把車推到龍江裏?

我靠!見此,我立馬指着他們大喝道,“你們這些渣渣鬼,竟然敢害人?”

兩隻鬼一聽到我的聲音,驚恐的朝着我看來,只見他們死相很慘,滿臉的血跡。

這時,女人看着我,嘶啞的解釋道,“我們也是剛纔被害死的,我們的身體被衝進了龍江,現在我們只有找兩個活人推進龍江我們纔有機會投胎啊!”

而我一聽,眯眼眯成了一條線,這是所有鬼的通病,然後呵斥道,“屁話!跟着我來,我會超度你們投胎,你們不能靠着以害人而試圖投胎,不然我今天肯定會將你們打的魂飛魄散!”

說話的同時,我的手中太乙劍同時也指向了他們。

兩隻鬼一聽渾身一抖,面面相覷一番,然後朝着我飄過來,然後我從呢絨袋子裏摸出一個玻璃瓶。

等到他們過來,我將瓶子按在他們的腦袋上,然後摸出一張很小的紙條——小封印符,念道,“急急如律令!封印!”一下就將他們收了。

接着我看着出租車,裏面司機似乎收了很重的傷,我找了一個平緩的路下去,然後花了一番苦勁將司機給拖了出來。

然後我憋着一股真氣,將司機背到路上,然後放下。

司機腦部正在流血,我拿出一張靜心鎮定符給他貼上,爲他止住了血。

我能幫他的就這麼多了,然後我從他的衣服裏摸出手機撥打了龍山縣人民醫院的電話,說了地址後,我將其他的手機放回,然後離開。

接着我進入了千佛崖的亂石堆亂草之間,一進入這裏我就感覺有一些冷了。

我堅持着進入到裏面,是一個凹口,我粗略的看了一下,沒有任何人工開鑿的痕跡,是天然生成的,而且所有的陰冷之氣從凹口外流動而走,而有一股子陰氣卻長期憋在這凹口裏。

所以凹口這裏,正是我修煉的好地方,說着我就席地坐下,雙手中指和大拇指相接,其他手指伸展,右手朝天,左手掌部託着右手,此手印是全真教王重陽接先天之氣的手印,最後被很多道門沿襲,對修煉很有幫助。- ?修煉了一會兒,我看到路上一輛急救車以及兩輛警車開來,他們應該忙着救那司機以及車禍現場的封鎖的。

我看了一下然後閉上眼睛繼續修煉。

我發現我丹田的那股氣,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我估計我已經修煉到了陰陽極妙裏的一道氣,看來這修煉起來,還是很有效果的。

一直修煉到凌晨三點鐘,我才準備回家補瞌睡,說實在的昏迷了七天,瞌睡都被睡的差不多了,並沒有感覺有多困,反而在修煉了陰陽極妙後感覺身心暢通,然後就回家去。

第二天,我準備去上學,來到學校班上後,大夥都看着我,畢竟都過了一週才上學,而我經過魏晗的座位的時候,我看了看她,而她也看着我抿抿嘴,突然伸手她纖白的手,手裏有一個紙團。

上次我在班上大聲說我沒有追過她,她當時的表情是很失落的,現在又給我紙條,是什麼意思?

我回到座上,打開紙條一看,原來是叫我,晚上在校門口等她,她有話要說。

我就不明白了,雖然我暗戀她很久了,我們之間交流從來都是傳紙條,而私下見面的機會一次也沒有,不過今天是怎麼了?難不成霍飛把她甩了?她又來找我?

看了看她的背影,我覺得有些奇怪,不過等她就等她了。

到了中午,回家吃飯後,我又開始修煉陰陽極妙,我來到我家樓頂上,坐在太陽底下修煉,好在我家所在的這棟樓夠高,周圍樓層的都看不到,不然別人肯定會覺得我是二筆。

等兩點半我回了學校,林老師找我一次,叫我好好複習,而我也說將那件事兒給處理了,至於什麼事兒呢?就是林老師爲了救我而謊稱是我女朋友的事兒。

另外林老師還告訴我陳慶三個人已經正常出院了,而且已經回到了學校。然後林老師並沒有說叫我小心之類的,而是叫我只要陳慶找我麻煩的就立即給她打電話,看來林老師這陳慶很不感冒。

我點點頭後回到了班上,等到晚上十點下課,我按照約定等着魏晗。

等了一小會兒,我卻在門口看到一輛龍山縣都罕見的車,一輛白色奔馳,至於什麼款的,對不起,我對這些東西不怎麼好奇,我一般就看看社會新聞,罵罵社會不平的現象,罵完然後屁事兒都沒有了。

.tt kan .C〇

我走了幾步,接着就聽到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聲音傳來,我好奇的看過去,只見高挑的女人邁着小碎步跑到奔馳車而去。

我看着那女人,露肩紅色晚禮服,露着長長的白腿,無比的性感,說不定是被人包養了的,於是道,“現在的女人啊~”

當女人上了車後,從我旁邊慢慢開過去的時候,我再看了一眼,說實話身材這麼好的女老師,學校還真沒有幾個。

可是看着女人的側面後,我傻了,尼瑪那女人不就是林老師嗎?

而那開車,戴着一副眼鏡,文質彬彬,這不是那個眼科醫生李捷嗎?

他們這就約上了?

不知怎麼的,這時,我的心酸酸的,而這時候我背後一個人把我撞了一下。

我回頭一看,只見我曾夢寐以求的女孩,一臉通紅的看着我,“對不起,我。。”

這女孩不是別人,正是魏晗。

魏晗看着我很是害羞的樣子,我微微一笑,“沒事兒,呵呵,你想說什麼事兒啊?快說吧,你家住的遠,一會就沒人同路的人了。”

雖然魏晗是一個大美妞,但是家境很一般,住在城區一條馬路邊的一棟小平房裏,我曾長期尾隨她,而每次都要走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到她家。只不過只從她承認了他和霍飛的關係後,我就沒這樣了。

魏晗看着我,咬着嘴脣,美極了,“楊道靈,我……”

我挑挑眉笑了,“說吧。”可是魏晗朝着周圍看了看,然後抿嘴道,“跟我來吧。”

魏晗就走到我前面,快步走起來,走的時候微微側臉看了我一眼。

我感覺奇怪,什麼事兒不能當面說?於是我就跟上了。

魏晗引着我去往了一條很小的巷子,這巷子平時很少人來的。

“啊!”

突然走了幾步,魏晗叫了一聲,然後“喵!”一隻貓都驚走,顯然是魏晗踩了它。

“沒事吧~”見此我就要走過去。

可是這時候,魏晗手裏出現了一把電筒,一下射到我的臉上。

然後她猛的退後幾步,大喊一聲,“來了!你們出來!”

突然我周圍,幾個黑影從周圍牆外翻進來,然後我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很高的人的影子。

這時我聽到一道鋒利的刀鋒聲,在魏晗電筒光線的照耀下,高大的人影手裏刀鋒一亮,然後那人說道,“你先回去,錢明天打你卡上。”

“魏晗!你!”這時的臉色我估計都鐵青了,沒想到,我暗戀的,朝思暮想的女孩,竟然爲了錢出賣了我?不過,她要錢幹嘛?

接着魏晗繞過我就走了,同時還側臉看了我一眼。

“楊道靈!沒想到吧,我會在這裏收拾你!”

我正想着那人的聲音傳來,聲音聽着我覺得耳熟,不是別人,正是霍飛的!而且用腳趾頭想,現在學校想要對付我的除了霍飛,就是陳慶了,而他兩人又是穿着同一條褲子。

高個霍飛緩緩靠近我,“那天我在林子裏看到你,還有你們班上的長毛小子,還有一個獨眼龍老頭,在林子裏神神叨叨的,就是我報的警。”

我一聽原來是這樣?這混蛋霍飛,簡直卑鄙啊!不過這也是辛二十三娘惹的麻煩,把混蛋霍飛給打得的破相,人家向來靠臉吃飯。現在弄的霍飛不爽找麻煩,我也不爽,加上林老師和眼鏡醫生約會我就覺得很不舒服,接着暗戀的魏晗騙我,現在還被霍飛擺一道,心裏就更不舒服了,想要發泄一下,於是冷冷問道,“你想要幹嘛?”

“呵呵!”而霍飛笑了笑,頓時就怒了,變得有些歇斯底里,“楊道靈,我這麼帥的臉,竟然被你個醜比給毀了,說!那那天在我臉上做了什麼?不然的話,今晚我要你死!”霍飛此刻拿着砍刀指着我咆哮道,而他說話的同時,我周圍不遠的幾個也拿着刀指着我。

☢ тTk án☢ ℃ O

而我看着掃視了周圍人後,其實此刻我不會暴露我已經修煉了真正的陰陽極妙,控制氣息,這道兩米不到的牆,我可以一下就翻過去,我笑了,“哈哈,死?你以爲我楊道靈是被嚇大的嗎?”

霍飛一聽,一揮砍刀,“瑪德!都給上!砍掉他一根手指一萬塊!一條手臂十萬塊!”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霍飛話音剛落,周圍的幾個小子,提着刀就衝過來。

而如今的我學會了陰陽命錄裏面控制氣息的辦法,以前一動的話就難憋不住氣兒,而我現在已是今非昔比,我敢說控制氣息的辦法,絕對是我的一個分水嶺。

看着幾道刀光襲來,我朝着一旁的牆壁一踩,然後又朝着另外一堵圍牆一踩,輕鬆的躲過了他們的一番攻擊。

然後我落在兩人的身後,一手就抓住他的褲袋,一憋氣力大如牛,舉起了其中一個人,然後朝着另一個人扔去。

幾乎同時,我從褲袋裏摸出一張零的急急風火符,朝着他們一扔。我換褲子的時候,很習慣的就將東西掏出來放在新換的褲子裏。

轟!

頓時一道火光就閃亮了整個巷道!所有人都住手了。

“老大,這三班的楊道靈果然會邪術啊!”

“哈哈哈!”,霍飛一看,接着猛的擡頭一笑,“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點邪術,所以老子就先試試你的身手,接下來,老子今天爲你請了一個好朋友!看看誰更厲害!”

然後霍飛讓開,一個很瘦很矮長的就像是老鼠的人出現了,那人走路慢慢悠悠,在霍飛讓開後,“神說神厲害,鬼說鬼厲害,現在的年輕人喲,哎,小子今天我拿了這家少年三萬陽錢,那我就得爲他辦事了,聽說你會點道兒,不知道你敢不敢和老爺子我握握手,比比誰的手勁大?”

那矮子說的這話,連霍飛一聽,都氣的三尸暴跳,“喂!老東西,不是說整他嗎?你握個幾把毛的手啊?”

而我一聽,差點沒讓老子笑噴了,“哈哈~你這膿包,你都說了你會蠱術,我特麼還和你捂手呢?呵呵。。”

笑着笑着,突然矮子猛的一跳,手裏像是扔出一個什麼東西,一下就扔進了我的嘴裏。- ?不過我的反應很快,一下就含住了那東西,頓時感覺滿嘴的苦澀發麻。

我連忙拿出來一看,只見一根紅頭黑背的蟲子,仔細一看,尼瑪,竟然是蜈蚣!

蜈蚣蠱?苗疆一代盛行的蠱術,怎麼出現在巴蜀了?不過看這人竟然是扔蠱,我的警覺心頓時減少了不少,這和傳聞能殺人於無形的養蠱師相差甚遠啊?

眼前的這矮子我估計就是會點三腳貓蠱術,摸不準他就是一個養殖昆蟲藥材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