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取其辱嗎?」

顧銘笑了一下,一隻手伸出,抵在陸明喆胸口,任他如何使力,都前進不得半分。然後,他抓上陸明喆的衣服,把陸明喆拎了起來。

「放開我!!」陸明喆一邊吶喊,四肢也在不停的揮動著,想要去打顧銘。

「老實點!」

顧銘是一點都沒有客氣,一腳踹到陸明喆腿上,陸明喆疼得嗷嗷叫。

他接著說:「陸明喆,今天的事情我得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都不好意思向周董提這種要求,你是活雷鋒,你是我的福星。」

「你……」

陸明喆肺都快氣爆炸了。

但是,顧銘沒有因此放過,繼續說著風涼話。

「我這人,知恩圖報,你今天幫我這麼大個忙,中午我都打算請你吃大餐感謝你。」

「我才不會請你的飯,死都不吃。」陸明喆倔強道。

顧銘數落道:「幾天不見,你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還是聽不懂人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沒聽明白嘛,我說的是打算請,現在我不打算請你吃大餐了,我要請你出去。」

「我不出去,我要跟素潔一起回家。」陸明喆嚷嚷道。

顧銘說:「別不識好歹,否則我連最後這點心意都沒有了,到時候,我可就不是請你出去了,而是轟你出去。」

「顧銘,我跟你勢不兩立,你不得好死,你生兒子沒屁~眼,終有一日,方雪也會給你戴一頂綠油油的帽子在頭上,讓你嘗嘗戴綠帽子的滋味。」陸明喆惡毒的詛咒道。

「陸明喆,你……」

方雪很生氣,這純粹是往她身上潑髒水。

沒錯,以前她是給陸明喆戴了綠帽子,可那也不能全怪她,誰讓陸明喆一連好幾個月不碰她。

她也是正常的女人,也有正常的需要好不好。

再加上,遇到被人下藥那種事情,稀里糊塗跟顧銘發生了關係,這才有了後面幾次深入的交流。

可是現在不一樣,光是顧銘一個男人她都應付不過來,被搞~得要死要活的,她還出去找個屁的男人啊!

至於以後顧銘不行了,她估計那個時候她早已經跟顧銘分開了,想給顧銘戴綠帽子都沒有機會。

陸明喆這是赤果果的污衊她。

顧銘安慰道:「雪兒,別生氣,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女人就行了,你沒有必要跟這種男人一般見識,你要是氣壞了身子,我心疼。」

周夢伊忍不住說:「顧銘,別在這裡酸了,我牙都快被你酸掉了,快把人轟出去,看到這種男人我就倒胃口。」

「得令!!」

顧銘調皮的說:「周董請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周夢伊:「……」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五更求票!!拜謝。 顧銘拎著陸明喆往外走,眼看著就要離開辦公室了,陸明喆裝不下去了,指著地上的支票說:「支票,我的支票,給我,給我。」

顧銘腳步不停的說:「一百萬支票而已,多大點事情,我相信憑你的本事,幾百個一百萬都能賺到,不差這一百萬。」

「顧銘,我……」

顧銘用手堵上陸明喆煩人的嘴,懶得聽他聒噪的聲音。

很快,他們離開。

戴素潔苦笑道:「夢伊,今天的事情抱歉,請你……」

周夢伊微笑著接話道:「你放心,我不會出去亂說的。」

「謝謝!!」

兩人聊起了其它話題,方雪見狀,說:「周董,要是沒事的話,我去收拾東西了。」

「這麼著急?」

周夢伊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去吧!!」

街道上,顧銘把陸明喆如垃圾一般扔到地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路人看到這一幕,對陸明喆是指指點點,好奇陸明喆幹了什麼,被別人如此對待。

陸明喆不甘心,想回去把那一百萬拿到手,可惜顧銘進去時已經交代保安,他進不去不說,又被保安轟了出去。

他不甘心的離去。

方雪辦公室,方雪坐在顧銘大腿上,顧銘的魔爪不安份的在方雪的美腿上滑~動,並且有往深處探索的意思。

方雪摟著顧銘脖子,嬌嗔道:「跟你談事情呢,又不安份了。」

「談啊!我沒說不談,這樣不是也可以談嘛。」

方雪:「……」

顧銘的手指都放到那裡去了,這讓她怎麼好好說話嘛,她現在只想叫。

可是,她不敢,她知道,一旦她叫了,那事情就不可能談了,顧銘指定立馬剝光她,然後蹂躪她迷人的身姿。

她強忍著酥~麻的感覺說:「顧銘,你覺得是我搬去你的辦公室好,還是你搬到我的辦公室來?」

「我無所謂啊!你喜歡就行。」顧銘忙活著說。

「那去你辦公室吧!那裡偏僻,少有同事路過。」方雪分析說。

顧銘樂了,打趣道:「想得挺周到嘛,是不是早就想在辦公室體驗一下了?」

顧銘這才想起,張勇幾天前讓王艷在他辦公室偷偷安裝了攝像頭。

虧得剛才沒有繼續,否則方雪就要被張勇給看光了。

王艷他不管,乃怕被張勇按在桌上干,他都不會介意,因為至始至終他都沒有把王艷當成過他的女人。

但是方雪不一樣,方雪現在是只屬於他的情人,豈能讓張勇那個狗東西看光。

正想著去辦公室把隱秘攝像頭給清除掉,王艷的信息又來了。

「來嘛,來嘛,人家有重要消息告訴你,你來了肯定不讓你後悔。」

「張勇又要動手了?」

「你來了我才告訴你,」王艷賣起了關子。

顧銘深吸一口氣道:「好,你等著,我馬上過來。」

他還是決定去。

前幾天,王艷告訴他,張勇已經猜到他有防備這件事情,還告訴他,張勇說過讓他生不如死這樣的話。

由此,可以看出,他遲遲不上當,讓張勇失去了繼續等下去的耐心,再次出手,可能就是殺招。

小心無大錯,他可不想陰溝裡面翻了船。

把手機收起來,他過去從背後摟住正在收拾東西的方雪,說:「雪兒,東西先別收拾了,今天你先繼續留在這裡工作,我有點事情要出去辦。」

「什麼事情啊?比干~我還要重要?」方雪不樂意的說。

好不容易來了興緻,顧銘卻要走,這不僅否定了她的魅力,還讓她很難受好不。

「非常重要,等我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以後你想讓我怎麼干~你,我就怎麼干~你,好不好?」

「不好,人家才不要你干呢。」方雪違心道。

「調皮!!」

顧銘在方雪翹臀上抓了一把,然後離開說:「我走了,晚上請你吃大餐。」

「好吧!!」

方雪無奈的點頭,同時還有一些好奇,什麼事情值得顧銘放棄到嘴的肥肉,簡直顛覆了她對顧銘的認識。

約會其她女人?打死她也不相信現在哪個女人的吸引力能有她高,畢竟她們玩的是辦公室誘惑。

不過她也沒有詢問。

顧銘要是想讓她知道,會主動講,不想她知道,問也白搭。

熟悉的酒店,熟悉的房間,等到顧銘敲門進去的時候,王艷已經洗完澡,裹著浴巾在等他。

等到他進來,把門關上,王艷已經洗好澡在等他。

顧銘也是不客氣,直接上前欺負起王艷來。

很快,動聽的王艷歌聲就從王艷嘴巴傳出,時間成熟,顧銘開始詢問王艷關於張勇的最新動作。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一更,求票!!!拜謝!! 王艷說:「剛才張勇在辦公室干~我的時候,手機放在桌上,我看到有人給他發信息,說什麼已經準備好,只要有機會,他們立馬動手,讓他把後續的錢準備好,別耽誤時間。」

「就這些?沒有更加詳細的信息嗎?」顧銘盤問道。

王艷搖頭說:「詳細的信息沒有,張勇的回信我沒有看到,不過今天張勇卻是問我,想不想當主管,她說我要是想,可以讓我當,但前提是跟方雪一樣,穿制服到公司,跟他在辦公室玩制服誘惑。」

「學得挺快的!」

調侃了一句,顧銘疑惑道:「可是他哪來的權力讓你頂替趙光文的位置?」

別看張勇是銷售經理,但是在人事這塊,壓根沒有任何權力,可不是他說讓王艷當就能當上的。

「這我不清楚,但他的確是這樣對我說的,還說不會讓我等太久,就最近這幾天的事情,讓我早點把衣服準備好。」

顧銘的大腦飛速旋轉起來,很快想到,張勇可能又想對周夢伊下手,唯有如此,他才有資格說這樣的話,也才有膽子在辦公室跟王艷玩制服誘惑。

張勇具體怎麼操作的他不清楚,但是從王艷一開始透露的信息來看,這一次張勇來勢洶洶,周夢伊又有危險了。

很生氣,可生氣有什麼用?張勇不會因為他生氣就善罷甘休,行事反而會更加激進。

必須想個辦法除掉張勇,讓他失去興風作浪的資本,也就是錢。

一旦張勇沒錢了,他壓根找不到亡命徒給他辦事,而讓張勇沒錢的關鍵,就是讓張勇出軌,凈身出戶。

想起剛才王艷給他的信息,一個計劃出現在他腦海,但具體行不行,還需要確認一下。

他問道:「王艷,剛才你說張勇通過監視器看到我和方雪在辦公室親熱,就迫不及待的叫你去辦公室了?」

「是啊!」

王艷說:「你不知道,那傢伙一邊看你們玩,一邊干~我,別提多得勁了。」

顧銘臉上露出笑意,喜歡看是吧!那讓你看個夠,不過得做好被人現場抓~奸的思想覺悟。

不在猶豫,顧銘把他的計劃告訴王艷,作為當事人,還對他不錯的女人,他不想欺騙王艷。

「這樣我不也被抓住了嘛,以後我哪好意思繼續待在夢家啊!」

王艷拒絕道:「不要,你不能這樣做,你答應過我的,不把我跟張勇的特殊關係告訴其他人。」

顧銘說:「就是因為我答應過你,所以我現在才徵求你的意見。」

他繼續勸道:「王艷,不是我說話不算數,而是張勇現在做事越來越狠毒,不把他作惡的資本拿掉,搞不好最後會鬧出人命來,難道你捨得看著我死?」

「我不捨得你死,可是我怎麼辦?你有沒有替我考慮過?」王艷傷心道。

她那麼幫顧銘,顧銘最後卻要出賣她,她的心都碎了。

顧銘說:「我替你考慮過,怕張勇事後報復你,所以沒有讓你站出來指認張勇。」

「但是這次不一樣,你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張勇叫你的時候快點進去就行了,張勇不會懷疑是你出賣的他,只會恨我這個抓~奸的人。」

「當然,我知道這種事情發生以後,你無臉待在夢家,不過你放心,我會彌補你的,你把卡號告訴我,我馬上給你轉五百萬過去。」

「五百萬?你……你哪裡來的那麼多錢?」王艷驚丫的說。

顧銘沒有解釋,說:「錢我哪裡來的你不要管,你只需要知道它們都是乾淨的錢就行了。現在,你只需要回答我願不願意。」

「你真要給我這麼多錢嗎?」王艷確認道。

五百萬啊!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她跟了張勇一年多,張勇總共花在她身上的錢還不到五十萬,五百萬需要他跟張勇十年。

這顯然不可能,張勇玩不了她那麼久,最多三年就會膩。

而現在,她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要點個頭,就可以得到五百萬,傻子都願意,更別說喜歡錢的她。

至於失去工作,有了五百萬還要什麼工作,夠她瀟洒很久了。

她唯一擔心的就是顧銘騙她,畢竟五百萬不是一筆小數目,先不說顧銘有沒有,事後舍不捨得給她也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

「你卡號多少?」顧銘直接問道。

「我卡號是……」

王艷正準備把她的卡號報出來,顧銘阻攔道:「等下,我拿手機記一下。」

顧銘想把王艷放下找手機,王艷不樂意,雙腿夾得緊緊的。

沒有辦法,他只能這樣去找,拿出手機后,讓王艷自己把卡號輸到他手機上。

等到王艷輸好以後,他說:「我現在就去給你轉賬,一分不少的把五百萬轉給你,這樣你總不需要擔心我事後耍賴了吧!」

「真的吖?」王艷驚喜萬分的說,沒有想到顧銘如此痛快,現在就轉錢給她。

「真的,你先下來,我去去就回。」

「好!!」

事關五百萬巨款,乃怕再不捨得分開,她也要分開,可憐兮兮看著顧銘,可憐兮兮說:「那人家在這裡等著你回來繼續干~人家。」

「嗯!!」

顧銘一邊穿衣服一邊點頭,穿好后,立馬離開酒店房間。

王艷躺在床上,一邊安慰著自己,一邊拿著手機,期待銀行簡訊的到來。

心情有些忐忑,還有一些緊張,她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她會收到一筆如此巨大的資金。

等了十幾分鐘,終於等到簡訊的提示聲,她點進去一看,瞬間興奮了。

五百萬,整整五百萬,顧銘沒有欺騙她,真的給她轉了五百萬過來。

語言已經無法描述她此刻的心情,她現在只想等那個男人回來,給他、她可以給的一切。

很快,敲門聲響起,早已經站在門口的王艷,迫不及待的把門打開。

然後,顧銘就傻眼了,王艷居然一絲不掛的站在門口。

如果僅僅是這樣還好,可是王艷連門都等不急關,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撲到他懷裡,如同發瘋一樣的親吻著他。

顧銘:「……」

他把門關上。

也就是這會時間,王艷已經按耐不住。

然後……

【作者題外話】:求票!!拜謝!! 顧銘又和王艷滾到了一起,不過這一次,兩人沒有隻幹事,還在商量如何更好的做好這件事情,確保萬無一失。

這是王艷主動提出來的。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點覺悟他還是有的,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替顧銘辦事了。

收穫滿滿,他今天當真是不虛此行啊!激動不已的顧銘沒有平常那麼給力,四十分鐘不到,就把自己給交代出去。

Leave a Comment